阅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王首辅 > 正文 第1402章 身份暴露
    徐晋微笑着反问:“你们望江楼有什么招牌特色菜?”

    店小二顿时被搔到了痒处,如数家珍般道:“咱们望江楼的特色菜可多了,有剁椒汉江大鱼头、秦岭野鸡炖蘑菇、天麻炖猴脑、脍熊掌、鹿唇炒嫩笋、酱爆野鸭舌、汉江大甲鱼汤、清蒸河豚……”

    徐晋不由暗道一声罪过,打断道:“怎么都是些野味啊?”

    店小二得意地笑道:“公子有所不知,这野生的才更美味啊,咱们望江楼的名气之所以大,正因为咱们的菜品用料都是纯正的山珍海味,味道那是一绝的,包你吃过之后赞不绝口,回味无穷。”

    “那就给我们来一盆剁椒鱼头,野鸡炖蘑菇,酱爆鸭舌和甲鱼汤吧。”徐晋虽然并不抗拒吃野生动物,但猴脑、熊掌、鹿唇什么的还真的下不了口,有点重口味。

    “好哩,还有吗?”店小二显然有点失望,估计是因为本店最贵最有名的几道硬菜徐晋都没有点。

    徐晋看了一眼王翠翘,微笑道:“你们店里有没有清淡一些的家常菜?”

    王翠翘不由心中一甜,作为一名歌唱家,她平时在饮食上很自律,很少吃煎炸油腻的东西,饮食以清淡为主。

    店小二连忙道:“有的,红烧豆腐、清炒萝卜、蒜香排骨……等等。”

    徐晋又点了三个适合王翠翘口味的家常菜,这才挥了挥手道:“够了,另外两桌也招呼一下,他们都是些无肉不欢的家伙,你们酒楼的熊掌猴脑鹿唇有着落了。”

    店小二眼前一亮,立即屁颠屁颠地跑去招呼赵大头等亲卫。

    徐晋这次一共带了二十名亲卫,加上二牛和宋大眼便是二十二个人,此时挤一挤,正好坐了两桌。

    “嘿嘿,既然大……帅,咳咳,大老爷请客,那咱们就不必客气了。”赵大头那货搓着手嘿笑道:“先给咱们上一盆脍熊掌,再来一份天麻炖猴脑……”

    赵大头这货还真不客气,把望江楼的招牌硬菜几乎都点了个遍,还是一式两份,这一顿下来估计得花费一二百两银子。

    店小二那张脸乐得像盛开了的菊花,而那一桌士绅更是膛目结舌,暗暗猜测徐晋的身份,此人什么来头啊,竟然舍得让下人如此挥霍,家里有矿不成?

    嘿,别说,以徐晋现在的身价,还真相当于家里有矿,身为郡王的年俸就多达五千石,再加上家里的几位夫人都有诰名在身,也是有俸禄领的,一家子的年俸加起来就超过七千石。当然,俸禄什么的都是小头,现在徐府名下的产业和分红才是大头,年入几万两那是轻如易举的。

    徐晋本来对钱银就不太看重,再加上对待下属又相当优厚,花上几百两银子请下属吃饭就再正常不过了,但在外人眼里却是匪夷所思,毕竟再有钱,舍得花一二百两银子请下人吃一顿饭的人并不多见。

    大家点完菜后,店小二对徐晋是越发的尊敬了,点头哈腰,忙前跑后地上菜,如果徐晋肯收留他当仆人,估计这小子能当场炒老板的鱿鱼。

    话说后厨的效率还是相当高的,很快,徐晋这一桌的菜肴就上齐了,店小二站在一旁笑兮兮地道:“公子,您们的菜上完了,请慢用,如果还有其他需要,尽管吩咐。”

    徐晋摇了摇头道:“没有了,你忙去,不用在这里侍候着。”

    “好哩!”店小二习惯性地在围裙上搓了搓手,转身便欲离开,却被领桌的宋大眼一把扯道:“等等,跟你打听个事。”

    店小二陪连忙陪笑道:“您请讲。”

    “我家公子准备买舟东去,你们这哪里有船买?”宋大眼问道。

    店小二闻言笑道:“这个容易,南门出城不远就是十八铺码头,哪里有客船到直达汉口,你们人多,可以包船的,倒是不必浪费钱银买船。”

    宋大眼喜道:“那就最好,谢了。”说完放开了手。

    店小二暗松了口气,一边转身下楼,一边甩了甩被宋大眼抓得有点发麻的手腕,暗忖,这蓝眼睛的家伙手劲可真大呀。

    哐当……

    一只酒杯从桌上掉落,幸而地板是木的,并没有摔碎,徐晋皱起剑眉转头望去,只见刚才站起来那名士绅面红耳赤,脚畔一只酒杯还在滚动,酒水了一地,同桌三名肥头大耳的家伙也是一脸的尴尬。

    原来,刚才王翠翘吃饭时摘下了幂篱,露出了那张风华绝代的俏脸来,那四个家伙当场就惊艳得失魂落魄的,王姓士绅手一抖,竟把杯子给也打翻了。

    “呵呵,惊扰到公子了,实在对不住哈,告辞!”王姓士绅谄笑着拱了拱手,又向三名同伴使了个眼色,然后脚步飞快地下了楼,那腿脚的灵活程度与体形严重不符。

    同桌的三名士绅面面相觑,有点不明所以,但此时也不好多留,也站起来下楼离开。

    “你们怎么才下来啊,可吓死鄙人了。”王姓士绅在望江楼门外等了一会,才见到三名同伴出来,不由埋怨道。

    三名同伴却都面色不善,其中一人黑着脸冷问道:“王员外,你刚才跑哪么快干嘛?那小子是阎王不成?”

    王姓士绅拍了拍胸口夸张地道:“哎呀,我的赵主薄呀,那人只怕比阎王还要厉害呀。”

    另外三人均面色微变,连忙问:“此话怎讲?”

    王姓士绅抬头看了看望江楼四楼,这才讳莫如深地低声道:“那人极有可能就是北靖王徐晋——徐砍头!”

    另外三人同时一个激凌,赵主薄脸都青了,咬牙道:“老王,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吧,北靖王在西域领兵,又怎么可能跑到咱们汉中来呢?”

    王姓士绅认真地道:“你们刚才没听那几名书生聊天吗,皇上两个多月以前已下旨召北靖王回京了,北靖王正在回京的路上,估计是顺路跑咱汉中来了。”

    “放屁,什么叫顺路?从西域回京根本不用经过咱们汉中府。”赵主薄黑着脸道。

    王姓士绅砸了砸嘴道:“谁知道,反正那人十有八九就是北靖王徐晋。”

    “你有什么根据?要是吓唬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赵主薄恼火道。

    王姓士绅连忙道:“那女子鄙人当年在金陵见过啊,正是那三届江南花魁得主王翠翘王大家,鄙人又不是闲得没事干,为何要吓唬你们?”

    赵主薄浑身一颤,吃吃地道:“老……老王,你确定没有看走眼?”

    王姓士绅立即赌咒道:“鄙人绝对不会认错的,就是她,这天下美女虽多,但像王大家如此绝色却是鲜见,她那把天籁般的嗓子更是独此一份。”

    赵主薄不由倒吸一口冷,难怪那个青年的气场如此之强大,敢情竟是鼎鼎大名的北靖王徐砍头,我的个乖乖呀!

    王翠翘当年的名气很大,当然,徐晋的名气就更大了,所以王翠翘当年三夺花魁后花落徐家的事也是人尽皆知。

    如今既然王翠翘出现在这里,又当众叫那名青年为夫君,那么那名青年是谁?只要不是傻子,自然都一清二楚了。

    赵主薄四人此刻都两股颤颤,一想起刚才用目光“非礼”过北靖王徐砍头的女人,都怕得要死!

    “幸好,这个北靖王徐砍头虽然气场极大,但似乎比传说中要好相处,要不然咱们几个恐怕已经脑袋分家了!”王姓士绅心有余悸地道。

    赵主薄狠狠地盯着王姓士绅,警告道:“北靖王出现在城中的事,你们谁都不准说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另外三人连忙保证不乱说,开玩笑,像北靖王这种大人物突然出现在汉中,天知道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他们可不敢乱说,免得受到惹祸上身。

    赵主薄抬头看了一眼,挥了挥手道:“都散了吧,记住不许乱说。”说完便转身快步离开,直奔汉江府府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