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祸害 > 第1917章 变幻9无常
    林海已经年近二十,皮肤显得黝黑,眼睛多了几分坚韧。经过这些年的成长,脸上明显褪去了稚气,成为了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p>

    花映容让那个侍女在楼梯处把风,自己则是坐到了林晧然的身旁,并贴心地伸手帮林晧然整理被吹乱的头发。/p>

    林海大步地走了过来,显得恭敬地施礼道:“十九叔,宫里刚刚传来消息,郭朴已经成功入阁了!”/p>

    夏风不停地吹着,倒是将那团乌云继续吹向西边,令到天空又变得晴朗起来。/p>

    林晧然虽说在这北海子游玩,但却知道宫里今日会发生很重要的事情,甚至关乎他的前途,故而亦是一直在这里等待最新的情报。/p>

    在听到郭朴入阁之时,他悬着的心亦是落了下来,知道自己的挑衅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便是淡淡地询问道:“我呢?”/p>

    “徐阁老想让你挂兵部尚书衔出任宣大总督,但皇上并不同意这个方案,而是提出想要你出任兵部尚书!”林海将刚刚从宫里所得到的消息认真地转述,将其中的细节亦是透露了出来。/p>

    林晧然不仅有意让自己出任兵部尚书,而且皇上竟然想要让自己入阁,心里不由得猛地一跳。只是仅是高兴片刻,他便是苦笑地摇了摇头,知道这其实是皇上对徐阶的一种试探。/p>

    虽然嘉靖喜欢用平衡的帝王心术,但徐阶对嘉靖可谓是有求应求。无论是修承天皇宫,还是修显陵,亦或者是修紫宸新殿和馀姑殿,徐阶可谓都是言听计从。/p>

    若不是真的有什么事刺激到嘉靖的神经,亦或者徐阶做了什么忤逆他意愿之事,嘉靖恐怕不会让自己这么早就入阁。/p>

    林海将关于林晧然的事情说完后,又说起徐阶推荐高仪接任礼部尚书一事,然后郑重地说道:“十九叔,另外还发生了一件大事!”/p>

    “什么事?”林晧然听到这话,当即警惕地询问道。/p>

    虽然他早已经推演了一切,而事情亦是按着他的预期般发展,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再如何缜密的计划,总会难免会出现一些变数,这就是吴道长时常挂在嘴边的天意。/p>

    花映容在听到这话后,亦是好奇地扭头望向了林海。/p>

    “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林海先是给出安心丸,这才接着说道:“平常姑姑上疏弹劾吏部尚书胡松的家人借着灾情囤积居奇,而胡公子公然殴打来安知县陈吾德,皇上已经勒令胡松闲住!”/p>

    “啊?”/p>

    林晧然的眼睛一瞪,却是不由得愣住了,同时一阵狂喜袭上心头。/p>

    现如今,不说自己根本无法取代徐阶,甚至想要除掉徐阶很艰难。在他的规划中,仅是联合郭、高跟徐阶分庭抗礼。/p>

    即便如此,徐阶一手牢牢地掌控内阁,另一手则是他的心腹胡松代为执掌人事大权,自己这边根本没有跟徐党叫板的资本。/p>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最重要的关口,那个野丫头竟然捅了胡松一刀,让到他们这边看到了更大的曙光。/p>

    林晧然暗暗地咽了咽吐沫,知道这已然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不过很快恢复以往的平静,便是抬手将林海打发离开。/p>

    天空的乌云已经飘向了西边,一缕阳光重新落在北海子上,这里又是呈现着夏日的风景。/p>

    花映容给林晧然倒了一杯茶,亦是知道这个事情对朝局造成极大的影响,便是认真地询问道:“相公,胡松此次会倒台吗?”/p>

    “你觉得平常会撒谎吗?”林晧然伸手接过茶盏,却是反问一句地道。/p>

    花映容的脸上露出微笑,显得很肯定地摇头道:“如果其他人妾身不敢保证,但平常妹妹肯定不会撒谎!”/p>

    “既然这些指控都是真,哪怕徐阶再如何得到皇上的信任,亦是不敢包庇于胡松。胡松可不是无关紧要的小官员,而是手握百官升迁的天官,各方势力又岂能会允许他占着这么重要的位置!”林晧然轻呷了一口茶水,显得很是肯定地回答道。/p>

    大明官场便是如此,一旦某位官员身上出现了污点,那么再高级的官员亦是要面临着下台的命运。昔日严嵩下台,正是染上了“溺爱恶子”的污点。/p>

    只要这个事情是真的,那么胡松倒台不过是时间问题了。/p>

    花映容的眼睛微微一亮,便是来了兴致地打听道:“若是胡松辞官,那么会由谁人有机会接替吏部尚书的位置呢?”/p>

    八卦跟美丑无关,只要是女人,似乎对这些事情都会感兴趣。/p>

    阳光照在画舫前面的护栏处,林晧然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显得语出惊人地道:“若是按常理,那么应该是为夫了!”/p>

    啊?/p>

    花映容一直为着胡松的倒台而窃喜,却是完全没有往自家相公身上联想,不由得微微地张开嘴巴,显得惊讶地望向了林晧然。/p>

    林晧然看到花映容吃惊的反应,便是微笑着解释道:“如果郭朴没入阁,那么理应是由郭朴接任!只是皇上的金口已开,且徐阶不会轻易将位置让给郭朴,所以反倒是我这位户部尚书最为接近了!”/p>

    官场便是如此的奇妙,当一个人突然倒下,往往会产生的连锁反应。却是比很多人预测得要更为复杂,且这里会充满着很多变数。/p>

    在失去吴山之后,林晧然已然是处于朝堂的边沿,甚至最近成为诸多官员所攻击的对象。但谁能想到,现今他却成为最接近吏部尚书的那个人。/p>

    “相公,你真的能出任吏部尚书?”花映容虽然已经听到了解释,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求证道。/p>

    “比较困难!”林晧然又喝了一口茶水,然后进行分析地道:“别看我跟郭朴已经组成联盟,但他恐怕不会乐意看到我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何况高拱应该会盯上这个位置!现在岳父已经去世,这阁中没人帮我说话,我上位的可能性只能寄望皇上搞搞平衡!”/p>

    “相公这么厉害,我相信相公一定有办法!”花映容知道林晧然的处境确实不佳,但却是充满着信任地道。/p>

    林晧然将茶杯轻轻地放下,显得苦涩地回应道:“我自然要努力争取一把,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次真的只能看天意了!”/p>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外面明明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但天空却飘下了一片雨水。/p>

    几天后,胡松收到滁州老家传来的消息,只是他第一时间并不是设法营救他的儿子,而是到了徐府一趟,然后上疏向朝廷请辞。/p>

    堂堂的吏部尚书胡松突然上疏请辞,令到整个朝堂当即掀起了轩然大波。/p>

    /p>

    /p>感谢访问 A 5 小\说\网! 请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