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技术型工种(快穿) > 正文 第434章 第 434 章
    身处监狱之中, 纪墨已经知道自己这一次该如何离世了,那么,也不必真正等到那一刻, 可以考试了。

    【第一阶段学习结束, 是否接受考试?】

    “是。”

    古代的监牢啊, 还真是不怎么好受的滋味儿, 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了,纪墨深吸一口气, 平静地面对呈现在面前的试卷。

    【第一阶段理论考试,时间十分钟——请简述蛊师技艺的特点。】

    “特点么?”

    对蛊师来说, 这项技艺的特点是明显区别于普通医毒的, 不是医治专用,就连那毒, 不是植物毒,不是矿物毒, 不是普通的生物毒, 而是仿佛蕴含了一定玄学的“虫定胜天”的蛊虫的毒素,高级感仿佛一下子就因为这样的曲折而出来了, 但,这份高级感却并不是适用于救人的。

    以毒攻毒,只是一种手段,还不是必成的手段, 纪墨只是无奈之下选择如此利用蛊毒,认真说起来, 蛊师这项技艺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害人。

    跟道德无关, 甚至跟善恶也无关, 如果一开始是为了保护自身而使用蛊毒当做武器, 那么,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一种肆意张扬的筹码了。

    没到衰亡之时,却已经能够看到那必然的落幕会是怎样的寂寥。

    适用范围太窄了,即便是黑衣女子所制出的控制类蛊虫,除了害人的时候打打辅助,还能做什么呢?□□标配?

    纪墨微微摇头,收敛了心神,尽可能全面地写上了有关这项技艺的各种特点,他总结出来的不过几点,言简意赅,实在是对这项技艺不是很看好,起码,在他知道的那种未来走向之中,蛊师是早就在传说中的不知真假的存在,并不具备更多的现实意义。

    很快完成的卷子被收走,下一个选择又来了:

    【请选择考试作品。】

    “作品啊!”

    呈现在眼前的光点若干,其中有一本书,却并不能算完成的作品,没有本命蛊的种种,这实在是他的知识盲点。在书中,纪墨记录了各种毒虫的特性,一些蛊虫的配方,再有一些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此外,就是一句告诫,不可以之害人。

    可,这样的告诫,又有谁会听呢?

    想到被耳提面命的无忧最后还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纪墨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也许,他的确不太会教人吧,技艺之外的三观,总是无法正确地传递。

    又或者,这个世界淡薄的法律意识,导致所有人都对犯法一词没有任何真实概念。

    那一条条人命,在无忧的眼中是什么?是背叛她应该付出的代价吗?

    纪墨想到了很多,想到小时候总是放在床头的那个骷髅头,想到了寨子之中的一地尸骨,想到了丽对镇上那些人的态度,想到了… …太多太多,都化作了那夜色之中浓重的黑,若从门口看到那一地躺尸的心情,压抑而沉痛。

    罪如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可总有些人,能够在其中轻松行走,如那走出门时表情轻松愉悦的无忧,如平淡谈起那些过往的丽,如黑衣女子明澈而无愧的双眼… …

    人和人,总是不一样的。

    他无力去改变这个世界,同样,也无力去改变旁人,哪怕那个旁人有着他一半的血脉,可说到底,他的这具身体这身血脉又有什么值得珍稀的呢?在这个世界的他,只是这个世界而已。

    还有一些光点在闪烁,是蛊虫,每一种纪墨制造出来的现在还活着的蛊虫,都是一个光点,乍一看,竟也像是繁星密布,令人欣慰。

    可惜,蛊虫的寿命太短了。

    纪墨一个个光点看过去,没有看到本命蛊,这是当然的,哪怕这种蛊虫在他的体内,理论上来说是他的,可,并不是他制造出来的,自然不会归属于他的作品行列。

    有些失望,本来还想着离去前,找找本命蛊,到底有没有,又是什么样的,总觉得所有玄妙似乎都系于此蛊,在专业知识点未满百之前,纪墨还想过,说不定最后的那一点专业知识要从本命蛊身上来,哪里想到… …

    “最终还是不得见真容啊!”

    似有些遗憾,决定很快定下,还是选择这本书吧,比起寿命在三五年间的蛊虫,书总应该流传一下的吧。

    随着他的决定做下,其他的光点消失不见,书本成了唯一呈现在眼前的光点。

    【请选择时间,五十年,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 …】

    “五十年。”

    纪墨早已过了那种盲目跳跃的少年期,如今更显沉稳,每一次考试的时候都愿意用一步一个脚印的感觉来走过每一个时间历程,希望看到所有的能够看到的碎片,从中拼凑出完整的历史印记。

    茫茫然若魂出躯壳,被一股牵引之力带向高空,空中蓝天白云,一片晴朗,仿佛能够洗刷掉身上沾染的尘埃,把所有都化作虚无,抛之一空,一身轻松。

    “怎么就死了?”

    “谁知道呢?真是想不到啊,纪大夫竟然会做出这种事儿来!”

    “这谁知道呢?要是有人这样欺负我女儿,我也忍不得啊,不过,杀了别人一家,也有些过分吧!”

    “是啊,那家人总有些无辜的吧,连婴儿都不放过,真是… …”

    “好像还有怀孕的妇人,那可是一尸两命啊!”

    “真是没想到,平时看着人挺好的啊,怎么突然就… …”

    “对了,见过纪大夫的女儿了吗?”

    “没见到,不知道在哪里了,估计是吓坏了吧… …”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家人不止骗了他女儿,还悄悄杀了,这才… …”

    各种各样的猜测甚嚣尘上,从监狱之中被抬出的一卷草席,孤零零被送到了义庄之中,这,就是终局了。

    似有风在助力,把纪墨送到了一个房间之中,这是哪儿?举目环视,考试作品就在书架之上摆放着,一同在书架上的还有若干手抄本。寨子里是不会教授文字的,为了学习文字,纪墨便去抄书,那些大众读书人的首选书籍,总会有人在说其中的词句,对照着,方便自学。

    学好之后就要写,既然是要写来传承的,当然不能太差,否则,后人都看不清楚文字,真的就让他们直接看配图当连环画吗?

    这些都不是白来的,必须要自己一点点学习才行,在专业知识点满百之后,纪墨的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是在这些文字之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每次穿越都能锻炼自己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他感觉自己学得特别顺手,明明是不认识的文字,看上一遍就会写了,如同他出生后学习不同音的语言一样,简直是毫无难度。

    这份增强的学习能力,在纪墨看来就是个很大的金手指了,若是回到现代,别的不说,仅凭这份“语言天才”的能力,当个翻译家什么的,都是很容易的事情,应该也不用发愁什么毕业就失业了。

    偶尔对现代生活畅想一下,似乎就能从沉重的现实之中稍稍脱离出来,感受到一些快乐,不得不说,蛊师听起来神秘感十足,可真正学了之后,才不得不承认,实在是有悖三观,随便用人试毒什么的,虽然纪墨每次都尝试救回来,但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试的过程中,总有些损耗是无法被弥补的。

    那些人命,哪怕找了恶人来试,也不过是安慰自己的良心罢了。

    甚至因为这种对良心的安慰,还曾发生过总是被救回来的恶人以为自己是试药人,不愿再受折磨,而跪地恳求痛快一死的事情。

    法律意识的匮乏,再加上文化教育的缺失,这些普通的恶人,对自己的性命都谈不上多么看重,更有所谓的江湖义气,为了朋友一死什么的,真是热血上头,百死不悔。

    他们,轻贱着他人的生命,能够对着老弱病残拳打脚踢,见血而嬉,却也同样轻忽自己的性命,能够为了兄弟朋友的一句话,拼得一死。

    是善是恶,本不应该由他评说,不过为了找人试毒,与其找那些勤勤恳恳老实求生的老百姓,还不如这样的混混,少了一个说大了似乎也算是为民除害,至于他们自己,他们的家庭,是否会因此受损,就是不得不回避的问题了。

    人无完人,纪墨也无法兼顾所有人,在丽还在的时候,他能说服丽去用恶人试毒,已经是煞费苦心,丽不在了,他之后再做的蛊毒,倒是少有找人尝试,多半都是用小动物替代了,哪怕所得结果不会太精准,但,终究是能够让自己安心省心的。

    连教导无忧的时候,他也是让她用小动物试毒的,一直以来,无忧都做得很好,她开朗大方,活泼爱笑,仿佛永远不会有什么阴霾将她笼罩,哪里想到只是一次被骗,一个渣男而已,就让她大变态度,做出了这等草菅人命的恶事来。

    是他没有教好。

    是他的错。

    也许,他不应该带着无忧生活在镇子上,若是回到山中,无论哪个寨子里,无忧都会过得更为单纯,蛊师的身份,足够让她受人敬畏了,不会有人轻易招惹她的,更不会有人冒死欺骗,也就不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