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章
    她闭眼平复:姜颜,你要忍住,眼光放长远一些。

    绝情了数秒后,门又打开了。

    姐妹们的笑靥如花再次入眼——

    “可以啊我颜,终于肯舍弃你那头飘逸马尾了?”

    “颜颜你今天真好看,妥妥一个小仙女儿!”

    门再次关上。

    别跟她提这个,去特么的仙女!

    餐布餐具高端典雅,规整地摆着鲜美的米其林三星法餐,鹅肝慕斯,黑松露蘑菇汤,炙烤银鳕鱼,惠灵顿牛排……

    写尽了高级。

    三人惊叹。

    安然:“姐们感动了。”

    夏夏:“颜颜,你搁我那工作室果然是在寒碜我。”

    秦路歌:“这红酒……不简单。”

    姜颜很坚强,抿出笑痕:“laromanée-conti,法国最古老的葡萄酒。”

    她祭出了年产千瓶,有钱也难买的绝世好酒。

    所以,她男神呢?

    嗯???

    难受,人生大起大落不过如此,姜颜暗自失落叹息。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好在大家都是自来熟,一顿晚餐就聊开了,姜颜大约也摸清了秦路歌的底。

    从未上过场的tg替补中单,还算是个实诚的小伙子,外表不太儒雅,但骨子里憨憨的,呸,是忠厚。

    安然能抛弃纨绔公子哥,换个口味,真的不容易,这兄弟能为爱遇人不淑,姜颜也很欣慰。

    小聚结束。

    离开前,秦路歌站在门外,遥望一圈,忍不住感叹:“这地段真不错……”

    星河湾,是c市最佳的花园楼阁,位于市中区的繁华地段,占地很广,却只有寥寥几栋,因而完全不会被市区的喧嚣影响。

    清雅静谧,夜风吹拂在脸上,温凉舒服。

    他望着对面那栋别墅,摸了摸下巴,“对面那栋……没人住的样子。”

    安然挽着他的臂膀,红唇一弯,“以后咱们也住这儿。”

    秦路歌深情看住她:“嗯,我努力赚钱给你买!”

    “谢谢亲爱的!”

    呵,新欢蜜恋,新鲜的酸臭味。

    姜颜送他们到门口,幽幽一句:“空到现在也不见有人住,跟鬼屋没差了。”

    姜颜的嘴,煞风景的鬼。

    夏夏:“……闹鬼的房子,会降价吧?”

    “没人住……”秦路歌突然若有所思了起来,“这一栋别墅贵吗?”

    “不贵。”姜颜毫无波澜。

    秦路歌舒了口气继续听。

    “四千万吧。”

    秦路歌脚底一滑——

    他颤抖着手,当场发了条微信。

    【你大秦哥(秦路歌):多好一别墅,可惜四位数(实物图·jpg)】

    【你大秦哥(秦路歌):明儿个我去别地帮你看看。】

    一分钟后……

    【cox j:麻烦,就这个了。】

    秦路歌彻底摔了。

    传说中的有钱任性吗?他身边都是些什么魔鬼富豪……

    他突然就坚信了一点,修神在这游戏圈,真的只是为了梦想。

    一千万和九千九百九十九万,都是四位数,我兄弟秒定不带考虑的,啥也不说了,他可以吹一年,不,十年。

    “叮铃铃铃——”

    沉睡的人如梦初醒。

    姜颜揉了揉凌乱的长发,从床上坐起,晨曦透过白色纱帘,落在她清透的脸蛋。

    迷迷糊糊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屋子里这才恢复了清净。

    “喂……”

    电话里头出了个声,姜颜停顿三秒,睁眼看了下手机屏幕——唐僧。

    她爹,姜皓,唠叨如唐僧。

    挂断。

    那人像是早有预料,忙不迭喊:“等等,别挂别挂——”

    她无奈叹气,将手机放回耳边:“三藏,现在才七点,你是想让我起来打坐还是背经书?”

    电话里的男声浑厚阳刚,语气却温柔至极,“颜宝还睡着呢,辰宝呢?”

    姜颜捏捏眉心:“能关心下你儿子吗,今天周五,上学呢。”

    “噢……颜宝啊,有个事……”

    “爸,”他的小伎俩,姜颜心明得很,“再让我相亲我可就挂了啊!”

    “你听爸爸说,你也不小了……”

    唠唠叨叨听得姜颜有些不耐,下了床,掀开窗帘,在阳台的软长椅上闭眼靠了下来。

    烦躁的情绪被晨间清新的空气安抚了些许。

    “爸爸保证,这回你绝对会喜欢的,江盛集团你一定知道……”

    姜颜抿了抿唇,睁眼正要回绝,像是看到了什么,倏然睁大了眼,挂在嘴边的话硬生生止住了。

    她凝望着远处,愣愣坐直了身子,不可思议地搓揉了下惺忪睡眼。

    那边还在继续:“爸爸前不久和江盛的董事长合作了个项目,我们很聊得来,他们家孩子我也见过了,比你大个四五岁,俊得很,重点是年纪轻轻就是江盛总裁了,还能独当一面,是真有本事,明天他就在c市,你说这不是巧了吗,颜宝啊,明天你们抽空吃个饭聊一聊,你要是不喜欢,就当是替爸爸招呼客人了,你说好不好?”

    他劝说连篇,可姜颜却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她只是静默地凝着,神情怔愣,眸光停滞在对面的阳台。

    此刻她眼中唯有一人。

    江迟修……

    他双手随意搭在白玉雕栏上,倚着半个身子略微前倾,轻风吹动了他的发,和他休闲的白衬衫。

    耳边握着手机,他在通电话。

    也许是听到了不太顺心的事,他眉眼轻皱,略有些烦躁地单手解开了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似有若无的性感。

    落入眼底,男色……无边。

    不知是晨间的雾气未散,还是她没睡清醒,姜颜只觉得眼前薄薄淡淡的一层朦胧,如梦幻泡影。

    前几天还在为和他的错过愁闷,一觉醒来,他竟出现在空无人住的对幢阳台……

    她是在做梦吗?

    “颜颜……颜宝?”她太久没回应,那头又喊了两声。

    姜颜已经无法思考别的,只想快些打发了,“知道了挂了。”

    说完直接掐掉了电话。

    耳根子清净了,她的腿也有些抖。

    真的是江迟修!

    这距离,说近不近,他全然没有注意到她,说远也不远,她能将他看得清楚。

    惊喜之余,姜颜猛然反应过来,她此时蓬头加睡衣,甚至都没有洗漱。

    绝不能被他看到自己这模样!

    于是姜颜倏地大步闪回了屋。

    十分钟后,她再次出现在阳台,这次的穿着打扮,端着规整清雅。

    可是,她笑容有些僵。

    她眼前的阳台空空如也。

    人呢?

    莫非那栋还真是鬼屋,迷惑了她的心智……

    她男神在那,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就是鬼屋也要拼了命探个究竟!

    于是姜颜没多想,一路跑到他家门口。

    她深吸了口气,伸手敲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