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10章
    餐桌上。

    姜颜吃了点麻辣烫,吃了口水煮鱼,吃了块排骨,喝了口奶盖。

    小孩才做选择,天秤座全都要。

    如果非要问为什么她一人吃三人份,那只能说,这是对选择恐惧症的自我医治。

    就在姜颜美滋滋地享受着她近期宠幸频率最高的美味套餐时,突然,她脑子里悠悠飘过一个声音……

    江迟修:“夏天快到了。”

    “快到了……”

    “到了……”

    “……”嘴里的肉,它突然就不香了。

    静止半晌,姜颜慢慢放下了筷子。

    埋头吃饭的姜辰抬眸:“姐,你不吃啦?”

    姜颜眼神涣散,幽幽一叹,开始犯愁——

    体重,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

    “你吃吧。”她最后看了眼热腾腾的食物,狠心起身离开,眼不见为净。

    “???”姜辰觉得不对劲,这还是他人称姜觅食的姐姐吗?

    一人解决3+1的量,死法那么多,姜辰是被撑死的。

    *

    晚上六点。

    沅山日料。

    c市最正宗的日本料理店,沅山当仁不让,环境清幽,精致典雅,非常正统的日式装修,连桌子都是用的日本当地的纯天然桧木。

    高级不喧嚣,低调不奢靡。

    嗯,很适合洽谈生意,或是交流感情。

    1号包厢。

    男人靠着椅背,一身深色高订西装,领带端正,双手习惯性相叠在腿上,气质矜贵,但那股君临天下的气概却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他脸庞的线条凌厉,清寒如冰凌,此时俊眉微锁,正在听着蓝牙耳机,想也不必想,一定是在听公司里枯燥的工作汇报之类。

    而坐在里侧的江迟修同他大相径庭,他搭着腿,慵懒随意,圆领宽松卫衣清闲简约,干净的手指在手机横屏上灵活触动。

    拳皇97ol。

    他方才忽然来了兴致,玩了把春丽,比起那日在理发店时那小姑娘如饿狼扑食的暴躁,他的操作从容不迫且有条不紊,却能将对手死死按压在地上摩擦。

    这大概就是拳皇高阶玩家和低阶玩家的差距吧。

    就像vip用户和普通用户,乍一看都是用户,但道上却只流传“跟vip用户说话请注意”的表情包。

    普通用户:告辞。

    “把项目报告做出来,最晚明天下午。”丝毫不留情面地说完最后一句,男人直接摘下了右耳的耳机,捏了捏眉心。

    “一天做出十亿项目的完整报告,江大总裁未免太欺压下属了。”落在屏幕的视线不移,江迟修唇角微翘,打趣。

    江辰遇斜睨他一眼,他这弟弟人前清冷寡淡,却独爱对他扯嘴皮子,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没有过多的情绪,反倒有了哥哥的姿态,“等会儿别当着人姑娘的面玩游戏。”

    江家世代传承的君子之礼,仪态教养。

    江迟修关掉了已显示“game victory”的手机,随意扔在桌上,抿出一丝淡笑,“江总说的是。”

    “这是礼貌。”

    ……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

    沅山日料店门口,姜颜和姜辰姗姗来迟,在穿着和服的服务员指引下进了店。

    “姐,你这大翠绿装,真的神似我校服!”姜辰一路上都在吐槽她的穿搭,可见对自家校服的厌恶程度之深。

    姜颜一身绿色运动套装,肩袖和裤腿两侧夹着白条,和小白鞋倒是配上了,柔软的长发被分开两股编成了麻花辫。

    素颜纯情。

    连鬼见了都得惊呆:你青春活泼到我了,赔钱!

    当然,主要是靠颜值撑的,否则就是喊你一声翠花儿你敢答应吗?

    姜辰有点忐忑,这样去见爸的合作伙伴,妥当吗?

    姜颜淡定自如,一句“男人对幼稚女人产生不了兴趣”直接将他噎死。

    快到二楼包厢时,姜颜低声严谨,提醒他,“该说什么别忘了,任务没完成,这个月生活费减半!”

    “……”姜辰陡然臣服,“您就请好吧!”

    我办事你放心,他不会跟钱过不去的。

    这边,江迟修抿了口茶,漫不经心地问:“哪家的姑娘?”

    江辰遇:“姜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叫姜颜。”

    捏着茶碗的手一顿,江迟修侧眸,“叫什么?”

    是他想的那个?

    “你好,我是姜颜。”

    女人清甜的声音传来,兄弟俩循声看去。

    “……”江迟修一怔,默不作声,显然是被她一身闪耀的绿光给震慑到了。

    这颜色挑的不错,不愧是你。

    多年商战沉浮,江辰遇并无任何波澜,只是觉得这姑娘年纪真小。

    他从容起身,抬手和她绅士一握,“你好,姜小姐,我是江辰遇。”

    我擦,这回的确实是有够帅的,姜三藏还真没忽悠她,但如果此时此刻修神坐旁边,她还是会毫不犹豫选择自己的男神!

    忠贞不渝,绝不爬墙!

    假笑姜颜上线:“江总,这是我弟弟。”

    姜辰顺口接话:“哥哥好!我叫姜辰,和你的名字很像!”

    话音刚落,他就被姜颜暗中掐起一块肉。

    姜颜:老子不是让你来套近乎的!

    姜辰面目扭曲,也不忘保持微笑。

    说了些客套话,又商业互吹了两句后,才总算是坐下了。

    这一坐下,她才看见江辰遇身后的位置还坐着一人。

    四目相对,姜颜倏地瞳孔放大,刚沾上椅子的臀部如同被针扎了一般,骤然惊呼弹跳起身。

    那一刹,她心脏猛得一抽搐,迎上江迟修意味深长的目光。

    姜颜打了个哆嗦,倒抽一口凉气。

    “修、修神?!”

    这个世界上,两个人相遇的可能只有百万分之五,而在这微乎其微的概率下,她恰巧遇到了他。

    那个人还是自己粉的爱豆。

    且自己此刻的土味打扮绿到发慌。

    这该是什么样的缘分,才能如此。

    泪目,她翻车了!

    修神现在一定认为她是沙漠|之鹰,是撒哈拉沙漠最精妙绝伦的雕,雕者,鹰也。

    简称最沙雕。

    江迟修淡然收回视线,慢条斯理放下茶碗,似笑非笑,“姜小姐品味独特。”

    姜颜:“……”又在她心口捅刀子。

    “啊啊啊啊啊!”

    姜颜发誓,这声嘶吼不是她。

    只见姜辰扯着姜颜的绿袖子,激动到原地花式蹦跳,“修神?!你是修神!啊啊,姐!我的头快裂开了,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姜颜被他拉扯着微微晃动,明眸静垂,努力让自己淡定,压着嗓子:“别喧哗。”

    亢奋之后,姜辰忙在江迟修对面的位置坐下,宛如粉丝见面会现场。

    江辰遇也不意外,看来是不用他介绍了。

    姜辰秉着本能的崇敬:“修神,我可以……叫你哥吗?”

    江迟修淡定如斯:“可以。”

    姜颜险些心梗,已经顾不上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垂着头,进退两难地在姜辰边上缓缓坐下。

    她想要跟江迟修解释这只是权宜之计,自己的真实品味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但又怕江辰遇觉得自己是在故意针对他,影响了双方未来的合作。

    她又要经历一次追星史上的滑铁卢了吗?

    “迟修哥!”姜辰欢脱,“虽然我知道tg的基地就在c市,但我还真没想过能在c市偶遇你!啊啊啊啊啊……”

    前三声是激动到跺脚,后两声是被姜颜狠狠踩了一脚。

    姜辰噤声。

    如果你身边某个聒噪的人突然安静了,那他一定是经历了生命中极大的痛苦,请多给他一些温暖吧。

    姜辰感受到姜颜的警告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此番是身负重任的,于是等菜上齐了,开始了他的主线任务。

    这是依照他姐的要求,独家定制的一套劝退痴汉指南。

    姜辰得意,绝对男人听了劝退,女人听了不敢睡!

    姜颜一直低着头,以吃化解尴尬,根本不敢去看侧前方的江迟修,她只想赶紧结束了这顿饭,回去蜕个皮,重新做人。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去厕所,将这一头土掉渣的麻花辫拆了时,旁边的人开始作妖了——

    “辰遇哥,迟修哥,我给你们来段bbox吧?”姜辰正儿八经。

    对面两人投来疑惑的目光,姜辰小手一舞,这就开始了。

    “哟,我的姐姐是神仙!”

    姜颜嘴角一僵,心中生起不详的预兆……

    “明明有吃的,哟!非要叫外卖,嘿!订了三人份,嗯!全部一人食,啧每样吃一口,啊!剩下我解决!”

    姜颜瞬间领悟了他所谓的作战计划,飞快暗中怒踹了他一脚,眸光一睇:够了!闭嘴!

    姜辰get到了她的眼神:我还有,稳住,我们能赢!

    “哟,我的姐姐是神仙,浪费的体质要成仙,遇上我这个小节约,天生绝配骂骂咧咧,嘿!精神、上天!”(姜辰:手势不能少)

    姜颜牙床紧绷,想提刀。

    要不是面前还有两个男人在,姜颜一定会扑上去手撕了他,她咬牙低声提醒:“姜辰……”

    不是我,我不认识他……

    弟弟行为,勿上升姐姐……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位我滴老姐!哟,她唱歌有点辣呀,她笑得有点嗨!”

    姜颜不动声色瞪他:赶紧闭嘴,不然老子neng死你!

    姜辰无所畏惧,一句连着一句:“噗嗤噗嗤,tuner来点音乐,哟,我的姐姐她……”

    噗通一声巨响,mc突然消失在了视线里。

    世界突然清静了。

    姜颜若无其事收回脚,默默将一屁股摔到桌底下的姜辰扶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坐稳了。”

    说完姜颜还贴心地帮他将飞出两步远的椅子挪了回来。

    姜辰奇怪,怎么好好的椅子突然后移了?

    他抓了抓头发,“……有点上头。”

    姜颜“温柔”一笑:“吃吧,别说话了。”(意大利炮警告)

    她忍住撕碎姜辰的冲动,优雅回眸一笑,“不好意思,我弟他还小,不懂事,让你们的耳朵受惊了。”

    打扰了。

    江辰遇抿唇笑了笑,“很可爱。”

    沉默了好一会儿,气氛极致诡异。

    生活不易,姜颜叹气。

    为什么,她风评被害,总能被修神逮个正着?

    挽尊……还来得及吗?

    江迟修唇边的笑痕似是在隐忍,他没有多言,只是淡定从容地夹了块三文鱼,娴熟地在碟中轻轻一蘸,不疾不徐放入口中。

    举手投足间尽是慵懒的性感。

    他的双唇沾染了些许滋味,若有若无的笑意下,舌尖自然地略微一舔,隐约透着一丝斯文中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