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11章
    纯粹是男性魅力的勾引。

    恰巧瞟到这一幕的姜颜不自觉吞咽了下口水。

    他的一举一动,一颜一笑,如塞纳河畔的春水,流淌过焦灼的心田。

    第一次和男神共进晚餐,就被姜辰这二愣子抖了一地黑料。

    挽尊。

    必须挽尊。

    姜颜平复了一下情绪,以茶代酒,官方抬手:“江总,今晚我是代替家父来的,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江辰遇:“姜小姐不必这么见外,江盛和贵公司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过程非常愉快,姜董和我们也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想必今后会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这边说着客套话,那边姜辰摩拳擦掌,很是昂扬。

    “迟修哥,你们拿了春季赛冠军,是不是就直接晋级全球总决赛啦?我到时候一定和我姐一起去现场,给tg助威!”

    闻言,江迟修抬眸,话还未出口,姜颜抢先扼杀了他们对话的苗头:“你要上学。”

    她不动声色瞪了姜辰一眼:你别口嗨了!还嫌我丢的脸不够多吗!

    感受到了熟悉的生命威胁,姜辰这才安分了下来。

    而江迟修唇边笑意淡而不见,镇定自若地品尝,偶尔翻看手机,全程几乎没说话。

    终于,捱过了被命运扼住后脖颈的一顿晚餐。

    作为东道主,姜颜是打算要去付钱的,但又怕她前脚一走,后脚姜辰这傻逼又要造孽,于是很顺其自然地将手机递给他,美其名曰小朋友要多接触社会,笑容背后的潜台词是——“滚去付钱”!

    姜辰捧着手机愣了一会儿,是不是应该先告诉他支付密码和二十七张卡刷哪张?

    不过,还有两个金贵的男人在,是不存在让女士买单的。

    服务员将刷付好的卡恭敬送回给江辰遇后,姜辰忽然脑子飞速转动了一下——

    他都地域黑到这地步了,辰遇哥这么高级的男人,应该不可能看得上他姐这大绿翠花了。

    他对自己今天的表现很满意。

    就在要散场时,姜辰无意碰亮了姜颜的手机屏幕,低头扫了眼,惊呼:“妈耶?姐,你这手机屏保是迟修哥哇?!”

    刚才没去买单,差点错过这惊天秘事!

    明亮的手机屏幕上,是男人神情慵懒,唇角略勾的特写,没有一个app的隔挡。

    春季决赛她亲手截的图。

    还不太要脸地在他右脸p了个唇印。

    全宇宙独一张。

    耳边嗡嗡两声,姜颜一激灵,蓦地抽回手机塞到口袋最深处,“你看错了。”

    心直口快的姜辰:“不可能,决赛我看了,那个明明就是……”

    “是崽崽,tg的中单!”姜颜豁了出去,绝不能再火上浇油,让修神以为她是个低俗的舔颜花痴脑残粉,否则,她这就不是滑铁卢,是终局之战了。

    江迟修下意识眸光淡淡掠过她,是谁昨晚一路追着他,还说要一起开黑?

    大型爬墙现场。

    他突然觉得这姑娘身上的颜色怎么那么晃眼呢?

    (崽崽: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队长你听我说……)

    姜辰长吁一声,恍悟,“姐,原来你喜欢崽崽啊,难怪tg的比赛你追那么勤快,还练了一手中路英雄!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粉修神呢……”

    姜颜咬了咬牙,“嗯呢。”强行微笑,最为致命。

    没听过中野联手,你中有我吗?

    她是为了有一天能和野区主宰江迟修成为雌雄双煞,称霸召唤师峡谷才苦练的中单!

    “江总,修神,我们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聊。”

    告辞了。

    姜颜操着最后一丝理性笑着说完,拉上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的姜辰,很快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身经百战的总裁向来最善洞察人心,江辰遇看他一眼:“你们认识?”

    这姑娘的视线频频无意识地往他身边探,眼神藏不住的热切,想不注意都难。

    江迟修静默片刻,轻描淡写一句,“邻居。”

    江辰遇淡淡一笑,“家世不错,长相不错,人也有点意思,不如我跟奶奶说说?”

    说什么?将这烫手山芋抛给他?

    江迟修挑了挑眉,扬起淡薄的唇角——

    “提前祝你清明节快乐的女人,你敢要?”

    ……

    这边,姜颜开着车。

    “姐,我今天表现怎么说?”姜辰在边上翘着二郎腿,一路嘚瑟,“别看我语文才六十来分,押起韵来杠杠的!”

    姜颜:冷漠。

    “姐你这绿袍加身也是绝了,按辰遇哥的品味,肯定吃不来这口,你就放他娘的一百个心吧!”

    姜颜:再忍忍。

    “我和修神吃过饭,明天去吹个牛皮,以后整个成华中学都得仰望我,校唯我佬,想想就痛快,哈哈哈哈哈哈!”

    姜颜:哥,算了算了,看把人孩子逼的。

    “哎呀!我忘问迟俢哥要微信了!姐,你联系联系辰遇哥,帮我要个微信呗,你顺便再要下你偶像崽崽的微信,是不是两全其美?”

    姜颜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姜辰你是不是牛逼得有点过分了?”

    姜辰一听,就笑了出来:“哈哈,姐你也这么觉得啊?”

    姜颜逐渐气得嘴唇颤抖……

    “吱——”

    渐变色兰博基尼一个急刹车,在路边停下。

    也许是豪车的隔音效果太好了,没有任何动静声响。

    只是过了十来秒,有个少年从副驾驶座上踉跄着落荒逃出,携着开车门时溢出的一阵女人破碎的高音。

    路边避难的姜辰似是魂飞魄散,脑壳被她突如其来的嘶吼震得发颤。

    姜辰:鬼知道那十秒我经历了什么……

    这时,顺路的那辆兰博基尼毒药,慢慢在后边停靠。

    副驾驶座,男人缓缓迈出一条长腿——江迟修下了车。

    瑟瑟发抖的姜辰眼睛一亮,泪目投奔,“迟俢哥!”

    江迟修扫了眼前面默默停着的车,“坏了?”

    姜辰可怜兮兮,“车没坏,我要坏了……”

    江迟修:“……”

    姜辰:“迟俢哥,你们去哪啊,捎我一程呗,我到星河湾!”

    珍爱生命,远离他姐。

    双人坐骑“毒药”表示:弟弟,要坐只有后备箱了。

    他的模样巴巴的,江迟修沉默片刻,对着驾驶座的人懒懒交代了句,“送到我家。”

    “啊?迟俢哥你家住哪?”

    江迟修没废话,睨了他一眼,“上车。”

    他淡淡说完,留了车门给姜辰,自己径直走向了前面的车。

    语文老师课上说的,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方舟,姜辰突然就领悟了,原来这特么的就是传说中的一线生机啊!

    于是姜辰眼疾手快坐了进去。

    此时姜颜还不知道,被自己赶下车,当场罚站思过的弟弟,已经悄咪咪地上了别人的车远去了。

    她无力伏在方向盘上,双尾麻花辫有略微凌乱,运动服青春洋溢,乍一眼,宛如迷途的失足小学妹。

    自作孽,本就已经活不了了。

    没想到的是,她的死状会极其惨烈。

    姜颜觉得自己此刻是集万千悲痛于一身的女子,弱小可怜又无助。

    脑子是个好东西,为什么姜辰没有呢?

    这感觉像极了,她就要被凌迟处死,而那个傻逼却在旁边可劲儿鼓掌(呵呵)。

    气不气?气不气?

    副驾驶的车门突然打开了,有人不疾不徐无声坐了进来。

    姜颜头也不抬,“我让你进来了吗?”

    “……”

    那人没动静,姜颜火气就上来了——

    “你这么能,出去接着疯狂口嗨啊,嗨完了再回来!”

    “就你有嘴,一天到晚叭叭叭的!”

    “但凡吃一粒脑白金也不至于二成你这样!”

    “脑子都被驴踢了你还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厉害死你了!”

    “汝之秀吾何时能及?”

    姜颜一边痛斥,一边伸手怒指,在那人眼前不停挥舞,几乎要戳到了他的鼻子。

    躲了几回发现避不开她的魔爪,那人干脆捏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莫挨老子!”

    姜颜甩手就是一吼,扬起头愤愤瞪向他。

    姜颜:“……”

    她嚣张的气焰顿时灭了。

    还没超过两分钟,能撤回甩手这个动作吗?

    眼前的并不是一夜作死的姜辰,而是她手机屏保上的男人。

    清冷俊朗的绝世容颜和无处安放的修大长腿。

    坐在她副驾驶座的是——江迟修!

    唬人狼狗秒变成了娇小奶猫,姜颜惊愣之余瑟缩了一下。

    江迟修抱臂靠着椅背,小姑娘骂起街来一套一套的。

    他慢条斯理:“解气了?”

    “……”

    “走。”见她还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江迟修下巴微抬,提醒她开车。

    姜颜还没缓过神:“去……哪儿?”

    凝她一眼,“回家。”

    姜颜沦陷了,你家还是我家……

    “咳……那个,修神,姜辰呢?”

    江迟修移开了视线,慵懒望着前方,淡淡说:“我哥车上。”

    “你哥?”姜颜困惑了一瞬,随即就想明白了,“哦……”

    难怪他和江辰遇一道出现。

    开车有点飘的姜颜,一路谨小慎微,车速较之以往直降二十码。

    妥妥一辆蠕动的高级跑车。

    姜颜稳如老狗,男神面前,不敢造次。

    而边上的江迟修只是闲闲倚着,阖目养神,任由她龟速前行。

    他心里有数,国服第一女司机,逼不得。

    车内很安静,静到他喉结滚动的声音姜颜都如此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