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12章
    好雨知时节,春夜的雨总是猝不及防。

    斜风细雨不知何时起,缠绵温柔地落在窗前。

    姜颜微微一怔。

    居然下雨了。

    她几乎没有在雨天开过车,偶尔在半途遇见下雨,她一定会在路边暂靠,直到雨停。

    说起来也没人会信,她这么洒脱无畏的性子,竟会恐惧恶劣天气。

    大概是因为小时候的阴影。

    只是往常边上不是姜辰就是空位,而此刻身边坐的是特别的人。

    姜颜不想中途停车让他干等着。

    好在是小雨,于是她又硬着头皮开了一段路。

    老天像是故意与她为难,雨势渐渐大了。

    听见了雨落的声音,江迟修才睁开眼,瞥见她僵硬的手,死死捏着方向盘,脚踏的起步减速都明显急促了。

    沉默半晌后,他缓缓说了声,“停车。”

    姜颜茫然一瞬,“啊?”

    “靠边。”

    他声线低沉,重复了一遍,姜颜虽然不解,但也照着做了。

    江迟修下了车。

    玻璃上雨水一颗颗滚落流淌下来,融合再破碎,随着雨刮器一下又一下,朦胧和清晰不断交替反复。

    姜颜看见他绕过车头,走在雨幕中,丝毫没有要躲的架势。

    她还发着愣,耳边便传来了咚咚的声音。

    江迟修屈指敲了敲窗。

    姜颜立刻降下车窗,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冒着雨出去,刚要出声询问,只见他不急不迫地朝她勾了勾手指。

    “……”

    糟糕!这心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修神这是,在湿身勾引她吗?

    姜颜心跳加剧:我可以。

    她一时沉迷了,顺着他干净的手指,从车内探出脸庞,不偏不移。

    她的反应,江迟修顿了顿,随后不禁笑了出来,唇边是好看的弧度。

    不等姜颜迷恋这性感的笑容,他俊眸微眯,凑近一寸,定定看住她。

    “姑娘,下来。”

    姜颜:“……”

    原来是让她下车。

    暧昧的温度骤然跌冷十度,姜颜尴尬中慌乱打开车门。

    正要出来,很快又被人搭住肩膀按了回去。

    江迟修缓缓叹了口气,“算了,跨过去。”

    他指了指。

    跨过去?是怕她淋雨吗?

    这回姜颜不敢再多想了,虽然姿势不太雅观,但还是不作犹豫地挣扎着挪到了副驾驶座。

    随后江迟修就坐到了她原来的位置,他发丝淋了雨水,衣服上也有些湿漉,

    刚系上安全带,一张纸巾忽然覆上他的脸。

    “修神你擦擦,别感冒了。”

    声音轻轻的,带着点担忧。

    江迟修停顿一瞬后接过纸巾:“谢谢。”

    一递一接,她温热的指尖无意间碰到了他冰凉的指腹,真实的触感,随之而来的,是一闪而过的微电流。

    姜颜脸上的温度陡然升了起来,立刻收回手。

    江迟修像是若无其事,粗略地把头发和脸上的雨水擦了一遍。

    姜颜趁机悄悄看了他一眼,擦拭后的发迹凌乱,潮湿中却别有一番魅惑的意味。

    男神太会了!

    竟然能看出她不敢开雨路,好温暖,好贴心,这就是该死的宠粉吗?

    姜颜抿出笑意。

    江迟修:再让她开下去大概会死在半路上,一车两命。

    良久,江迟修好像没有要发动车子离开的意思。

    姜颜轻轻提醒:“修神,这里好像……不能久停。”

    江迟修没有回答,而是侧了头,幽深的黑眸凝视着她。

    对上他意味不明的注视。

    “姜颜。”他突然低哑着声音唤她,姜颜心中一动,气都不敢喘一下。

    小小的空间内,呼吸的温热气息离她很近。

    外面来往的车辆,昏暗中有远光灯透过窗上的雨水,打在姜颜清白无暇的脸上,照出了那抹红晕。

    江迟修一字一句:“安全带。”

    “……”她僵了僵,迅速“咔嗒”一声系上,“对、对不起我忘了……”

    江迟修嘴角淡淡勾起,发动了车,“坐稳了,我车速很快的。”

    “……”

    车速……很快?

    暖光如水,暗香浮动。

    姜颜轻轻咬了下唇,默默闭上眼。

    求你了,别散发魅力了,纯情的她容易想偏。

    事实证明她想偏了,江迟修是真的车速很快。

    这一路,生动演绎了什么叫——方向盘在姜颜手里,是遥控汽车,在江迟修手里,才叫跑车。

    姜颜突然发觉自己白瞎了这高端配置。

    渐变色跑车径直驶进星河湾,停入了私家车库。

    每栋别墅的地下车库都和一楼相通,从f1到一楼,都有直达的便捷电梯,因此他们也避免了再冒雨淋湿。

    外面雨声淅沥,一时还没有要停的迹象,即便是撑伞也很容易湿透半边,于是在姜颜稍(极)作(力)劝阻下,终于说服了他多留一会儿,等雨小些再回去。

    此时此刻,姜辰在对面幢的别墅,祈祷着雨再大些。

    别问,问就是给姜颜更多的消气时间。

    今天他的觉悟更深刻了——玩归玩,闹归闹,别拿他姐脾气开玩笑。

    夜晚21点,不算早了。

    姜颜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冲进了浴室,将那身换下的绿衣服狠狠丢尽了垃圾桶。

    一切污点终会被抹杀!

    要不是这脑袋丢不得,她真想给大家上演一场恐怖片。

    姜颜拆了稚嫩的麻花辫,盘成利落清爽的丸子,纯色长款卫衣及膝上些许,半露着纤细的长腿,简约舒服。

    而江迟修独自倚靠在暖色调的欧式沙发里,手随意慵懒搭着,俊眸沉敛,不知道在想什么,但那心神深静的姿态独有一番皇室贵族的气质。

    姜颜怀里抱着条折叠好的干净毛巾,在楼梯处静静望了他一会儿,才继续抬步下楼。

    “修神,”她上前,递了毛巾给他,他道谢接过后,姜颜迟疑了会儿,踌躇着说:“最近温差大,容易感冒,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孤男寡女单独在一处本就有些暧昧不明,再越界洗个澡,听着就很不成样子。

    他将湿发擦干了些,“不用。”

    怕他误会,姜颜忙解释:“你可以去姜辰房间的浴室,他有很多没穿过的衣服,你可以先换上,就是你个子比他高,可能稍微有一点点短……”

    江迟修闻言放下毛巾,好整以暇抬眸看她,“小姑娘,警惕些。”

    姜颜眨了眨眼睛,“嗯?”

    她不明所以的表情,江迟修勾着意味深长的笑,“这儿没别人,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姜颜愣住,听出他是在调侃自己,可这无情调侃怎么还有点致命的小甜蜜……

    见她懵了,以为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江迟修就没再逗她,“开玩笑的。”

    姜颜低垂着头,沉默片刻,声细如蚊:“也不是不行……”

    他没听清:“什么?”

    姜颜眼神逃避,“咳,没、没什么。”

    江迟修瞥她一眼,想到什么,蓦然从沙发上站起,迈近她一步。

    两人之间距离陡近,在他的垂眸注视下,姜颜顿时心跳漏了一拍,忍不住脑补——

    修神是要……睡粉了吗?

    沉默了一会儿,听见他声线低沉,缓缓说:“喜欢崽崽?”

    “……!”姜颜一听,倏地瞳孔放大。

    不是,误会,我没有!

    唉,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姜颜百口莫辩,觉得这事也不能全怪她,谁让她当时颜面被扫地,又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才一时脑热凭空瞎扯了那句。

    说是,就是她爬墙实锤,开除粉籍。

    说不是,就是她胡编乱造,人品不保。

    姜颜犹豫着说辞:“其实是这样的,我……”

    她话还没说完,江迟修又倾身往前,更近了些许。

    话音戛然而止,姜颜腿一软,跌进了单人沙发。

    只见他居高临下,高大的身形将她遮挡在沙发里,然后俯身压向她——

    姜颜脑子空白了一瞬,手抵在沙发边缘,努力撑着发软的身子,心底呐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吧!我愿意!我是天选之粉!

    只见江迟修缓缓伸手,探向她身后,揽过了那把她先前取出来给他备用的伞后,就毫无邪念地重新站直了身子。

    姜颜:“……”

    “走了,明天还你。”

    江迟修似笑非笑,说完拿着那把透明长柄伞,就离开了。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蛊惑萦绕,直到门重新关上的声音突兀一响,姜颜才一激灵,反应过来。

    她怔怔端坐好,自我反思:姜颜,你现在的想法都很危险啊!

    真·沉思者·姜颜,默默坐了很久,思考着道德的沦丧和人性的扭曲。

    门铃突然响起,她收回思绪,起身去开了门,门外是畏首畏尾的姜辰。

    姜辰笑得比女孩子还甜:“姐——”

    姜颜一看见他,怼人的状态立马就回来了,“你还知道回来?”

    一开始分明是她一脚把他踢下车的……

    姜辰突然发觉这活脱脱就是个无理取闹的经典桥段……

    ——你给老子滚远点!

    ——你滚了就别回来!

    姜辰:“我错了!世界这么大,我姐最好看,不接受反驳!嘿嘿……”

    彩虹屁精,姜颜瞥他一眼。

    大概是因为阴差阳错,她和江迟修单独待了一个多小时,心情舒畅了不少,况且大半夜的姜颜也懒得再跟他计较,于是淡嗤回了屋,靠坐进沙发翻看手机。

    姜辰屁颠屁颠跟着进去了,乖巧盘腿坐在她边上,从兜里掏出手机,故弄玄虚:“姐,我有个惊天的好消息!”

    姜颜抬了抬眼皮,想看他又在搞什么名堂,见他打开手机捣鼓了两下,一秒后,自己的微信弹了出来——

    【小蜜蜂嗡嗡嗡(姜辰):“向你推荐了tg-崽崽”】

    姜颜盯着微信上他转发来的个人名片,沉默了几秒后,面无表情:“哪儿来的?”

    姜辰嬉皮笑脸:“我跟迟俢哥要的啊,姐,现在不生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