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19章
    韩国男人?难怪这般俊美,气质更是脱颖。

    业务员礼貌回笑,又看了眼他填的单子信息,略有些吃惊:“先生也住星河湾?”

    “是的。”

    “好的先生,后天上午10点,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准时过去的,一定在您入住前清扫好,感谢您的预约。”

    业务员安排好后,男人道了句谢,一手闲闲插着裤兜,一手拎着搭在左肩上的背包,走出了小天鹅清洁公司。

    外头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斑驳地晃动,洒落在男人左耳那银色的十字耳钉上,折射出一道亮眼的辉芒。

    淡红的双唇似是有天生的弧度,不必言语,就让人倍感亲近。

    第二天。

    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但今日的天气意外得好,风暖日光照,只穿件单薄的雪纺衫也不会冷。

    姜辰深吸了口甜美的空气,只舒服了两秒钟,随后继续哀怨回头,招呼小天鹅的保洁阿姨们。

    为了这个家,他太难了。

    “张阿姨,这窗户缝得用清洁剂,不然灰渍擦不掉……对对对,王阿姨这得搬开,我来我来……”

    劳模姜辰很快跟保洁阿姨们有了共同话题,而阿姨们唠嗑的本事从来都很强。

    阿姨们不知操着哪个地区的杂交方言,边利索干活,边交谈阔论——

    张阿姨:“小斧子很懂勒,这么年轻,有对象伐啦?”

    王阿姨:“个么肯定没的喽!”

    张阿姨:“腻咋滋道的捏?”

    王阿姨:“吼哟,一盲就四学生呀!”

    张阿姨神秘兮兮凑过去:“小斧子多少年纪了?阿姨介绍个小菇凉给你要伐要?”

    姜辰小脸一红,娇羞摆摆手:“嘿嘿……还早还早……”

    这时,姜颜走下楼梯,深蓝牛仔裤不松不紧,上身是纯黑雪纺衬衫,简素沉敛的着装显得她略有些正色。

    她今天绑着高马尾,随性又明美,难得斜挎了个小包,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姜辰上前,伏在梯栏上:“姐,你要出门了?”

    姜颜在他面前站住,较之往常,面无情绪,甚至有几分黯然。

    “嗯,我回来得晚,下午4点返校别忘了,安然就在附近,到时候我让她送你,”她从钱包取出约莫十来张百元毛爷爷递给他,“你校园卡里我也打钱了,够你下周用。”

    姜辰笑嘻嘻双手接过,“谢主隆恩!”

    姜颜交代了几句后,径直出了门。

    阿姨们止不住地交头接耳——

    “哦哟哟哟……这菇凉多少靓哟……”

    “美滴很美滴很,跟我鹅子配得勒!”

    欺压归欺压,但他姐从来不会亏待他的,姜辰美滋滋地把命根子揣进兜里,随即又兀自沉思。

    她今天怎么看上去兴致不太高……

    a市北区七号公墓。

    没有开车,姜颜是打车来的,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她到时,已是下午。

    她独自在墓地入口外等了许久,像是刻意在避开某个时间。

    天近晚,上坟祭祖的人流渐渐少了,她才缓步踏上公墓的百层阶梯,在东边角的一处大理石墓碑前停下。

    洒在地上的酒渍未干,香炉里点燃的那几柱香火还在默默烧着。

    显然是有人来过了。

    姜颜将捧在怀里的那束白菊,轻轻靠在墓碑上。

    独自一人,安静地望着眼前的黑色墓碑,那用烫金镌刻的每一个字,都灼得她的双目不自觉地酸胀。

    不知过了多久,墓园里人影渐稀,香火也早已熄灭,掉落下些许燃尽的灰。

    墓地里死气沉沉的。

    直到天色暗了,她才垂敛下红红的双眸,一声微颤的叹息。

    脚下的枯枝轻响,她侧身离开。

    等她回到c市,月上梢头。

    看了眼手机,接近22点了,姜辰早就回了学校,开始了他新一周的校(监)园(狱)生活。

    姜颜捏了捏脖子,一天的奔波让她有些疲倦,恨不得立马陷进柔软的床里。

    她在包里翻找了会儿。

    “……”

    再一次里外翻遍。

    “???”

    钥匙呢?

    半晌后,姜颜懵懵站在家门口,一阵萧瑟的夜风吹过——

    她把钥匙落在房间了。

    “哎……”闭上眼,身份证也不在身边,酒店都不收留她。

    她累了,累到哀怨的表情都懒得做,但内心却有如万只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我掐死你!!

    茫茫夜色中,她下意识望了眼对面那幢,同样暗无灯火。

    默然片刻后,姜颜发起了微信群语音——

    夏夏:“颜颜?这么晚了找姐们聊天,是不是想我啦?”

    安然:“先说好,姐姐我今天只能陪你们聊十分钟。”

    姜颜郁闷解释了前因后果。

    “你们谁收留我一晚?”

    对面两人沉默了数秒。

    安然低声沉吟:“嗯……颜颜啊,我这今天……不方便。”

    姜颜耳朵一竖,听到了她那边似有若无的男人声音。

    “好啊你安然,”姜颜很快就明白了,骂了过去:“重色轻友实锤!”

    安然咳了声,打着马虎:“夏夏,你快去接颜颜,大晚上的姑娘家一个人在外边不安全。”

    “……”

    姜颜等了会儿:“夏夏?”人呢?

    一道弱且怂的声音传来:“我也……”

    靠!

    姜颜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快步走到路中央,对天做了几组深呼吸。

    “不是我说,”她一手撑腰,对着手机:“你们为什么都约在清明节为爱鼓掌?”

    夏夏:“快呸呸呸!颜颜你不懂,这情到深处的事,哪说得准呀。”

    安然:“就是,有句话说得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再而衰,三而竭!”

    姜颜怒骂,得得得,你们都成双成对的,就她一个单身狗!

    呵,女人。

    她思索着要不要去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待上一宿,等天亮了找人来开锁。

    这时,远处有车缓缓驶近,打着暖光的车灯由暗到明,照亮了夜色中的她。

    直到低沉的喇叭声贯入耳膜,姜颜才注意到身后那辆车在朝她鸣笛,侧眸看去。

    “!”

    她顿时双眸一亮,仿佛和先前在墓园里黯然无神的,不是同一人。

    她半晌不说话,语音里的两人突然良心发现——

    夏夏:“颜颜,姐们也不能丢下你不管,你等着,我去远洲给你开个大床房!”

    安然:“这个可以有,颜颜,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姜颜的目光落在那辆suv上,改口敷衍,“你们睡吧,幸福。”

    说完就退出了微信。

    随即,她眉眼漾出欢喜,小碎步跑到停下的越野车前,而驾驶座的车窗也正好降下。

    男人清俊的面容缓缓出现,她觉得夜幕朦胧的世间都瞬间明亮了,耳边是花开的声音。

    “修神!”姜颜捋了捋碎发,娇柔一笑:“你找我吗?”

    江迟修坐在车里,凝视了她一会儿,挑了挑眉,语气平静似有取笑的意味。

    “你占道了。”

    挡在路中间的姜颜:“……”

    一个小姑娘,这么晚了不睡觉,却在家门口的马路上瞎晃悠。

    江迟修不由自主多问了句:“站在外面干什么?”

    解释的机会来了!

    姜颜眼波一转,楚楚抿唇:“我忘了带钥匙……”

    江迟修觑了她一眼。

    “身份证也没带……”

    “……?”

    她继续:“没人收留我……”

    “……”情形好像不太对。

    最终,姜颜轻轻哀叹一声:“我只能去酒吧坐一晚了……”24小时便利店一jio踹飞。

    闻言,江迟修略微皱眉:“你一个人在酒吧过夜,不怕出事?”

    “可是开锁公司下班了,我只能找个地方等天亮……”

    她看上去很可怜,好惨一女的。

    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如果真的出了事,谁都会深受良心的谴责。

    江迟修沉默了会儿。

    四目相对,姜颜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

    须臾后,男人无可奈何:“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