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23章
    他说好。

    姜颜笑得整张脸埋入了躺椅, 喜不自胜。

    他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就能让她欣喜一整天。

    自从那天他说完后, 姜颜就开始盼着他什么时候回家, 可过了三四天了,都还没等到他的消息,她才开始觉得是自己太心急了,哪有战队才训练几天就往家里跑的,更何况他还是队长。

    不如趁着他不在……

    这天下午,稀客姜颜出现在了盛夏传媒艺术工作室。

    总负责人办公室。^O^棠^O^芯^O^想^O^想^O^独^O^家^O^整^O^理^O^

    等了好半天夏夏才磨磨唧唧从洗漱间出来,见到她穿着一身优雅知性的红白连衣裙, 吃惊地瞪大了眼:“颜颜,转型了啊?”

    “哪儿买的裙子啊,太好看了点吧!”

    “什么材质看着好高级呀!”

    “啊啊啊快带我去买同款!”

    嘁,我们家修神挑的,能不好看吗?

    姜颜见她收拾好了,从沙发上抬腿起身,拉着她就往外走:“哪儿来这么多问句,拿上包走了。”

    “去哪儿?”

    “买衣服啊。”

    “……”夏夏任她拉着, 不可思议, 战斗女郎姜王者,居然主动找她逛街?

    “傻了?还是……谈恋爱了啊?”她突然记起什么, 恍然大悟,突然激动但也不忘压低声音:“啊啊啊真的跟江迟修好了?!”

    姜颜瞪她:“闭嘴别问,问就是八婆!”

    “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在一起多久啦?”

    “夏柠溪是不是我三天没打你了?”

    工作室长廊外, 姜颜突然驻足,双臂环胸,斜睨她,“不许再散播不正当言论!”

    夏夏嘟了嘟嘴,不服:“全网都知道修神和我们工作室的小屠夫有一腿了,热搜都挂了好几天,他都没澄清,还转发了那条检讨的微博,你要说清清白白,我第一个不信。”

    姜颜的眼神颇为嫌弃,“行了,别损修神名誉了,”低声自语:“人家直的……”

    “屁勒,我那天电话里都听到了,他……”夏夏忽然捂嘴:“难道是你们是……”

    天花乱坠一通狂想,她没忍住惊呼:“你跟江迟修,是走肾不走心?!”

    “……”姐妹做个人?可以?

    好巧不巧,夏夏的嗓音不太小,拐角处迎面走来了对拥挽的男女。

    女人身穿吊带超短裙,轻薄紧身,不得不说身材凹凸有致,娇软中透着妩媚。

    男人的步伐有些摇摆,不知道在拽什么。

    他们原本在亲密聊着什么,但转角就撞见了她们俩,又刚好听见了夏夏的那句话,女人立刻噤声看向她们。

    跟江迟修走肾不走心?床伴?

    眼神有些不太友好的警惕,但只是一瞬,很快掩去。

    “小夏总。”她娇声一笑,眼眸掠过旁边的姜颜,隐隐约约有着不可捉摸的敌意。

    骚得人起鸡皮疙瘩,夏夏很想当场翻个白眼,但为了工作室的和谐,她忍住了,笑了笑,“瑶瑶今天下播了?”

    “是呢,”许庭瑶笑着,媚眼瞟向姜颜:“这位是……”

    夏夏敷衍应答:“我朋友。”

    女人总是对漂亮的同性有敌意的,姜颜毫不谦虚地感受到了。

    夏夏看了眼:“又跟男朋友约会去?”

    许庭瑶挽着身边男人的手笑着应了声。

    于道自从和许庭瑶在一起后,没少来盛夏混眼熟,他趁此机会插话,态度端正:“夏小姐,其实我今天来正好也想和你道个歉,之前和你们工作室的小屠夫兄弟闹了点不愉快,但都是小误会,你看……能不能给我他的联系方式,我亲自跟他道个歉。”

    给四十万粉丝看的微博检讨,变成了六千万粉丝围观吃瓜吐槽,网络沸沸扬扬,他堂堂道哥,真的不想被修神封杀……

    许庭瑶也知道这事与自己有关,但男朋友跟自己的对家小屠夫低声下气,自己喜欢的爱豆江迟修又处处维护他,怎么想都觉得不爽。

    许庭瑶:“误会说开就好了,都是同事,别那么较真,小夏总,我们的歉意你传达一下就好。”

    “哎呀,这事我做不了主,”夏夏不怀好意笑着,看向姜颜:“颜颜,你怎么看?”

    姜颜明白了,这女人就是许庭瑶,边上的是那什么道哥。

    啧,她直播是开了多少级美颜,她差点没认出来。

    这种时候,狭路相逢美者胜。

    姜颜撩了撩长发,穿上这条裙子,她就是最优雅而知性的女士,学着许庭瑶的语气,好不造作:“不好意思啊,不太懂发生了什么,但我只听过负荆请罪呢。”

    “不如你们直播的时候道歉,相信小屠夫会看到的。”姜颜好心提醒。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许庭瑶脸色有略微的变化,这女人不是江迟修的床伴?还蠢到帮小屠夫说话?

    许庭瑶粗略应和,又看似随口一提:“哎,我看小屠夫和修神的事□□不离十了,想不通怎么还有人不死心。”

    嘁,说得好像你自己死心了一样。

    “就是啊,怎么还不死心,踩了狗屎还想攀凤凰。”

    姜颜:再不死心我还能跟你怼八百个回合。

    夏夏差点没忍住笑,草草结束天崩的对话,走出工作室上了车,她才捧腹肆无忌惮笑了起来。

    “颜颜你、哈哈哈哈哈……像,太像了,绝了哈哈哈哈哈……”

    姜颜开着车,面无表情瞥她一眼,笑屁,她都快被自己恶心到了。

    “别笑了,知不知道哪家店的衣服是我身上这件的风格?”

    夏夏差点笑岔气,探她一眼:“哎哟哟,为了男人开始走优雅风了?”

    姜颜想骂她却又无力反驳,确实因为江迟修喜欢这风格……

    “安静点,吵死了你。”

    后走出的许庭瑶看着扬长而去的那辆兰博基尼,心里轻嗤,这女人果然被包养了……

    JC广场一家名叫Moon的高定时装店,这个设计师品牌,和姜颜身上的那件,风格最是相配。

    “哇,这条裙子好漂亮!”夏夏贴在橱窗前,欣赏着人形模特身上那件连衣长裙。

    黑蓝色星空渐变,一字领露肩,收腰版型,及脚踝的长度,好像真的将整片灿烂星空穿在了身上。

    连姜颜这种独爱裤子的看了,都不禁感叹:“可以啊这裙子……喂……”

    姜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夏夏拉着进了门店。

    “算了吧,这太女人了,不好不好……”

    夏夏由不得她多说,推她去换:“别废话,难得你想换风格,就这条!”

    前台营员上前招呼,看见姜颜身上那件红白搭配的连衣裙后,有些许诧异,“小姐身上这条是……”

    姜颜回眸看她,等她继续,谁知道她说了句没事后,就不再说了,只开了试衣间的门请她进去试穿。

    等她进去后,夏夏问了前台这条裙子的价格。

    “小姐你眼光真好,这条是法国设计师□□江老夫人的独家高定款,全世界只有一条,不过这条裙子是否出售得经过设计师本人同意,您如果需要我可以帮您联系。”

    夏夏一听这话,就不爽了,怎么老娘买你们的衣服还得经过你们同意?逗我玩儿呢?

    “什么意思?我花钱还要他同意才行?”

    前台银员解释:“不是的小姐,这家店的店主就是江老夫人本人,店里所有的服装都是她的私人设计,除了您看中的这条裙子她交代过暂时只作展示,其他的都是对外出售的。”

    夏夏不服气,扬了扬下巴,理直气壮:“那你问吧,这裙子多少钱,让她开个价!”

    “好的,小姐您稍等。”

    服务员在通话间隙,姜颜别扭地从试衣间出来:“这一字领,抬手不方便啊……”

    “买,”夏夏一眼断言:“必须买!颜颜我发现你真的是个标志的美人骨啊!啧啧,回去赶紧把那些牛仔哈伦裤扔了!”

    大波浪仙女裙,妥妥的妖精本精!饶是夏夏看过直播间那么多长得不错的网红,也被姜颜这自然娇美的打扮俘获了。

    姜颜照着镜子上下打量,拨这扯那的:“好看是好看,可我穿不出去啊。”

    这时服务员挂了电话走过来,笑道:“小姐你好,江老夫人愿意出售,这条裙子也很适合您。”

    夏夏摸着下巴:“嗯,买!”

    “这个条裙子售价八十八万。”

    卧槽!夏夏拖长尾音:“……不买呢?”

    服务员每日接待来来往往的客人,最能察言观色,看她这副模样,就知道不是自己的目标客户,毕竟愿意花八十八万买条裙子的人,除了讲究品位的,就是钱多到银行卡都塞不下的。

    她没有感情的微笑:“这条是江老夫人去年参加国际服装展的获奖作品,小姐如果买不起请把裙子换下来吧。”

    “买了。”

    买不起?姜颜听不得穷话。

    夏夏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盯着她,八十八万,姐姐你买菜呢?

    她凑近姜颜咬耳朵:“姐姐,八十八万,不是八十八块。”

    “支持艺术嘛,”她抽了张黑卡丢给服务员:“况且人家都是百万千万的,这才八十八万,替我告诉江老夫人,一口价九十万,多余的两万就当作是我的鼓励了,请她再接再厉,争取今年的设计能当场拍卖出去,可别再压箱底了。”

    “……”服务员愣愣接过黑卡,盯着小票数了好些遍九后面的零头,长知识了,这世上还真有暴发户……

    “颜颜,你告诉我,你家里是不是埋着金矿?!”

    “我到底勾搭了个什么神仙这么多年,天啊!”

    “呜呜呜呜颜颜养我!我要给你生猴子!”

    拎着八十八万的袋子走出店门后,姜颜就被夏夏抱着胳膊不撒手。

    姜颜正想说送她个生日礼物,手机微信响了。

    【JCX:回来了,二十分钟后到家。】

    “!!!”姜颜顿时觉得世界都亮了,几乎是秒回。

    【朕坐拥万里姜山:好呀,我在JC,马上回去!】

    随即她利索地掏出那张黑卡塞到夏夏手里,转头就走,“喜欢什么自己买,随便刷,我先走了!”

    像极了霸道总裁。

    夏夏双手捧着黑卡,睁大了眼:“……”

    姜颜看着手机——

    【JCX:我在附近】

    “!!!”

    【朕坐拥万里姜山:那……我的车朋友开走了,修神,你能捎我一程吗?】

    没几秒,姜颜又快步走了回来,将车钥匙也一并塞到她手里,“车你先开回去!”

    夏夏:“……!”

    丢弃亲姐妹就罢了,是什么,让你全球限量至尊黑卡和高端配备兰博基尼都不要了?

    江迟修从奶茶店出来的时候,隔了条川流不息的马路,但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红白色高挑的身影,她跟身边的人说了两句后,转身往反方向小跑离开。

    他低头看了眼亮着的手机。

    醒目的公交站牌下,只有姜颜一个人来回踱步,分明开着提示音,她还是会时不时看两眼手机。

    他怎么还不回复?

    来来回回不知多少趟,最后她站定,仰天叹了口气,难道他是不想绕路接她吗……

    当场休克了解一下。

    姜颜兀自忧愁着她是不是自己把自己坑了,突然后脑勺被人轻拍了下。

    “?”

    她轻皱眉,侧头望去,只见男人从她侧后方不急不缓走上前两步。

    看见他,姜颜顿时瞠目结舌,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好一会儿才又惊又喜出声:“修神?!”

    好几日不见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有些心潮澎湃是理所当然的吧。

    姜颜毫不掩饰内心的欢喜:“你怎么在这儿呀?”

    江迟修低头看她,薄唇淡勾:“不是要上我的车?”

    他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姜颜:好想忽略后面两个字……

    收回思绪,她轻声:“咳,嗯……那你方便吗?”

    他人都在这儿了,还要怎么方便。

    江迟修默声,手中的奶茶递到她手里。

    “……”姜颜有些懵地接过。

    “走吧。”他率先侧身迈开了步子。

    转身的那一瞬间,姜颜似乎看到他清俊的侧颜有着些许柔和的笑意,微光落在他身上,闪耀得会叫人迷了眼。

    不远处的一家美甲店门口,于道放下半举的手机,翻了翻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收了手机,他抵住下唇,犀利的眼神盯着远处越来越远的背影。

    “你在看什么呢?”

    这时许庭瑶从店内出来。

    “没什么,”于道将视线移到她身上,搂上她的肩,在她耳边低诱呵气:“走吧宝贝儿,今晚去我那儿?”

    许庭瑶软声软气,扯了扯他的衣领:“那你带我上分呀,那个小屠夫都钻石了,我没他高!”

    于道搂着她走,不屑轻嗤:“跟个男人比什么?再说了,钻石很了不起?今晚乖乖的,哥给你上王者!”

    *

    回到家,江迟修没有把车开进地下车库,而是靠边停着,看样子他等会儿还要出去。

    姜颜下了车跟在他身后。

    江迟修家的门是密码锁,姜颜抱着他给的奶茶,乖乖站在边上等他开门。

    他输入密码滴滴滴几声后,门刚一打开——

    “啊!”

    耳边突然一声发聩的惊呼,江迟修被她的嗓门刺得微凝了下眉头,侧眸看她。

    他疑惑:“怎么了?”

    姜颜咬唇,扭捏道:“我……我看到你家密码了……”

    有些窘迫,像做错了事。

    江迟修:“……”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沉默一瞬,淡笑:“明天你就忘了。”

    “忘不了……”她声细如蚊,自语嘀咕。

    1226是他生日,后面的是他的手机号后三位。

    这密码也太好破解了吧……

    没听清她在说什么,江迟修询问:“嗯?”

    姜颜摇摇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修神,你等会儿还是改个密码吧。”

    江迟修凝视她片刻,语气不轻不重:“你记得也没事。”听不出任何情绪。

    姜颜微怔了怔,抿唇,不是她记不记得的问题,是她怕万一别人破解了密码……

    江迟修扫了眼她双环抱在怀里的那杯未拆的奶茶,停顿一瞬,淡淡问:“怎么不喝?”

    姜颜愣住:“……给我的?”

    这杯奶茶她抱了一路,原以为她不爱喝,现在看到她面目迷惑,江迟修气笑:“不然呢?”

    “……!”姜颜反应过来,“我以为……”

    他调侃:“帮我拿着?”

    “……”被他猜中,有点难为情,姜颜只好讪笑了两声。

    江迟修弯了下唇,开门进屋,“进来说话。”

    姜颜有些凌乱,她敲了敲自己的头,你已经是个成熟的脑子了,要学会自己辨认修神的意思呀!

    她跟着进了屋,吧台处,江迟修执着透明水杯,在饮水机接了半杯,随后不缓不慢微微仰头喝了几口。

    视线落在他频率滚动的喉结,她忍不住也跟着吞咽了下。

    他放下水杯,湿润的双唇淡淡一抿,侧颜的清冷是他独有的性感魅惑,让人想将他嘴角沾染的水渍一点点吻去……

    眸色有些迷蒙,姜颜迅速移开眼。

    她知道再看下去,自己一定会想歪的。

    可心跳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剧烈跳动,姜颜屏息一瞬,“修神,我先上去拿衣服了!”

    极快地说完这句话,也不等他回应,姜颜转身就往二楼奔去了,眼神自始至终没敢看他。

    江迟修缓缓抬眸望了过去,入眼的只有红裙小姑娘跑走的背影。

    看着像落荒而逃。

    他垂眸静默半晌,不知道在想什么,掠过半点微不可闻的笑意,抬手轻拭了拭唇边,慢条斯理放下了水杯。

    兜里的手机有来电震动,江迟修拿出来扫了眼。

    那头是崽崽的声音:“队长,你去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

    江迟修显然不想回答,“有事就说。”

    “嘿嘿,这不是明天休息吗,怎么说?魔鬼训练这么多天了,今晚酒吧放松放松呗队长!”

    江迟修拧了拧眉,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握着手机,落地窗前的身形修长笔挺。

    他还没出声回答,先有一道清甜的声音从背后喊他。

    “修神,你有袋子吗?”

    姜颜低着头,整理着怀中收回来的衣服,脚步不停朝着他走过去。

    等了会儿没人回答,姜颜才抬头去看,离他一米开外的距离脚步一顿,和他四目相对。

    “……”姜颜才发现他正在和人通话,立马安静了。

    “诶?!是颜妹的声音?队长,你们现在……在一起?诶诶诶?”

    耳边的嚷嚷有点吵,江迟修皱了下眉,一时忘了该说什么,又听见电话那头崽崽已经开始和边上的几个人散播消息了。

    像是经过了商讨,崽崽兴致昂扬:“队长!我们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小建议!”

    江迟修不冷不淡:“那就等你成熟了再说。”

    “……”不成熟的崽崽:“咳,队长,你带颜妹一起来呗!”

    江迟修本想拒绝,但他又迟疑了会儿,凝眸看向眼前老实站着的那人,慢慢放下手机,嗓音低沉依旧:“晚上聚餐,想去吗?”

    姜颜呆了极短的一瞬,聚餐?

    她比划了下手势,小声低语:“和你一起吗?”

    江迟修点了下头。

    “好呀。”她也点头,几乎没多想,浅笑。

    才刚回来没多久,只是拿了个衣服,这会儿又要出去了,江迟修找了个袋子给她装衣物,随后两人并肩出了门。

    姜颜拎着袋子边走边问:“修神,我们去哪?”

    “俱乐部附近。”他轻声回答,走到车边,江迟修刚想开车门的手突然顿住。

    视线触及不远处的五个人,勾肩搭背,互相嬉笑打闹着往他们的方向走来。

    江迟修的目光微凛,始终落在最中间那人身上,眸色愈渐深遂。

    White……

    而谈笑着走近的那群人,这时也注意到了他们。

    棠芯城城整理:  狭路相逢修神和White谁胜?

    ————————————

    我如果说……我原本是想日万给你们看的,你们信吗?

    结果手码秃皮了也只有六千不到……

    别人家的太太都是触手怪,而我是条咸鱼……(抱头痛哭)

    明天我再试试,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