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24章
    看见江迟修, 除却White面不改色站在原地, 其余四人都有些讶异。

    虽说C市是S4季中赛的举办地, 但如此巧合, 他们才刚来没几天,就在同一个住宅区碰见了他们视为头号对手的TG队长,也是不太容易。

    这大概就应了中国的那个成语,冤家路窄。

    当TG的队长和POP的主力狭路相逢,只隔了几步远的距离,两人触及的眼神都有些许不明的意味。

    姜颜顺着江迟修的视线望向那一方人,怔了怔, 这不是那天早上的登徒子吗?

    观察了他们片刻后,她瞬间恍悟了过来,睁大眼,他们好像是……POP战队的那五个。

    姜颜看比赛,纯粹为了江迟修,对其他选手从不上心,现在看到这五个人站在一起,她才有所反应。

    难怪那天早上看见那个男人, 她就觉得特别眼熟, 当时居然一时间没想起……

    那天晚上还在江迟修家看了POP的专场比赛,这才过了五六日, 她怎么就没认出来?

    发觉气氛有些微妙。

    姜颜将衣服袋子望副驾驶座一扔,关上车门继而小碎步跑到江迟修身边。

    对方人多势众,而修神只有一个人, 怎么着她也得造点势。

    她突然稳稳当当地站在他边上,江迟修有些奇怪,侧眸看她,眼中带着疑问。

    姜颜掩唇,凑近他耳语:“我怕他们找茬。”

    凝了眼她一本正经的模样,江迟修不由地翘起唇角,淡淡吐出个字。

    “傻。”

    姜颜:“……”她很认真的。

    不远处的White沉默审视了他们片刻,扯唇笑了笑,悠闲举步上前,在他们面前停下。

    “久违了,”他声音低朗,笑着:“修队。”

    江迟修一如既往,并无过多神情,嗓音微沉:“好久不见。”

    每年世界赛赛场上才会碰见的两个人,虽不怎么熟稔,但对彼此定然也不缺关注。

    White双手插着裤兜:“我们提前来中国熟悉比赛环境,还望修队多关照。”

    江迟修略抬唇角,语气淡漠,不辨喜怒:“欢迎。”

    一言一语皆客套。

    White回了个笑,随后转眸看他身边的人。

    姜颜被他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皱起眉,怎么觉得他这眼神有点不怀好意?

    果然,听他悠悠开口,一字一顿:“姜、颜。”

    “?!!!”姜颜脑子轰炸,蓦然盯他:“你……”

    他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MLGB,难道不是叫她爸爸吗?!

    “想问我怎么知道的?”White饶有兴趣,“我还知道……你住6栋。”

    她又惊又怒的小表情尤其可爱,White笑了声,要不要告诉她,他每天上午经过,都能看见她趴在阳台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还有她跟小天鹅清洁公司的那通有点跋扈的电话,他也全听见了。

    姜颜咬牙瞪他一眼。

    也许是她的名字过分好听,White看似很随口地又喊了她一声:“姜颜。”

    她不爽,没好气:“叫我干嘛”

    他泛着得逞的笑意:“没事,就叫叫你。”

    “???”是不打你不得劲?

    姜颜:要不是怕太血腥污了我修神的眼,老子当场就neng死这个龟孙!!呸!

    江迟修神情微凛,沉声不容置疑:“White,别开她玩笑。”

    闻言,White意味深长地扬唇,没说话。

    这个人相当危险!

    姜颜觉得不能再久留了,她扯了扯江迟修的衣角,“修神,我们走吧。”

    她低柔地轻声,和方才大相径庭。

    江迟修垂眸看向她,“好。”

    做了表面功夫的道别后,他们便离开了,而White的视线还停留在灰黑色磨砂越野驶远消失的方向。

    “White,这漂亮美眉你认识?”

    在后边站着等他的队员走了上来,嬉皮笑脸又好奇地问。

    “那是江迟修的女人?”

    他们向来横惯了的,只要不说出格的,White并不想做任何回应,他闲闲转身:“走了。”

    *

    从星河湾到TG俱乐部,就算路上不拥堵,少说也要一个小时。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坐他的车了,姜颜知道他开车时喜欢安静,就没找他搭话。

    他好像很爱听舒缓的英文歌,每回车里放的,都是那几首,她都能跟着哼唱了。

    “怎么认识的?”

    无声了一路,他目不斜视突然问。

    语气平和,却又不像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姜颜愣了一下,偏过头看他,“嗯?”

    她一时不明白,可江迟修却沉默了,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

    姜颜转眸想了想:“你是说……White?”

    她老实回答,“我如果说其实不认识……你信吗?”

    她回忆了一番,接着认真说:“我们只是碰见过一次,说过两句话,但是我怀疑他动机不纯,大概本性风流,是个纨绔浪子。”

    说完又立刻回首信誓旦旦:“修神你放心,我绝对是支持TG的!”

    江迟修不动声色朝她看了一眼,唇边浮着清淡的笑意,她就是个小话匣子,扩散思维果然很强。

    “为什么这么说?”他说完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开始,会习惯性地接话和她聊下去。

    因为White那家伙,那天早上很轻浮!但她去他家楼下捞内裤的事,当然不能说出去了。

    姜颜咬着下唇,迟疑了会儿措辞,支吾说:“可能是因为……一看他,就觉得是常混迹酒吧夜店的小白脸吧。”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江迟修抿着饱含深意的淡笑:“去酒吧的是纨绔浪子?”

    姜颜毫不犹豫点头:“嗯!”不知是昧着良心还是由衷而发。

    对不起了,酒吧的朋友们,你们是好人,纯属误伤,报仇雪恨请找POP的White先生(微笑)。

    她话音一落,车就驶入了附近的停车场,缓缓停靠了下来。

    这地方离星河湾有些远,她算是人生地不熟,完全不知道这是哪儿,见他停了车,于是浅笑问:“我们到了?”

    一路驶来,天也渐渐黑了。

    见他无声松了安全带,姜颜也跟着去解自己的,捣鼓了好几下,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就是卡着解不开。

    停车场人不多,甚至有些寂寥,车外黑灯瞎火,静如深渊,显得他的声音更为清晰,沉缓。

    “就这么跟我出来,不怕被我卖了?”

    车内的暖光灯暗淡不明,闻声,她没再跟安全带较真,回头对上他深邃的注视。

    姜颜噗嗤一笑,当他在讲冷笑话,“怎么可能。”

    江迟修没有回答,静默片刻,突然朝她倾身靠了过来。

    姜颜一惊:“修、修神?”

    “别动。”他低哑着声音,温热的气息离她很近。

    姜颜僵坐在座椅上,气都不敢喘一下,任由他的左手臂轻缓环过自己。

    落在腿上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裙褶,就算他真的……她甚至在想等会儿是不是该闭上眼。

    这是不是就叫,被卖了还替人数钱?

    两秒后,一根柔软的带子出现在视野里,伴随着“咔嗒”一声,她陡然反应过来。

    替她松了安全带后,江迟修像是微顿了一瞬,才坐直了回去,随后径直推开了车门,“下车。”

    “……”姜颜心里咯噔一声,她刚刚在想什么?

    忙不迭下了车,她跟上江迟修的脚步,边走边掩饰自己方才龌龊的思想般,笑着和他找话聊:“修神,这是哪儿呀?”

    走出了静谧昏暗的停车场,江迟修才停步,回身看向身后一路跟着的人。

    深深看了她一眼,“酒吧。”

    语气慵懒,流入门口各色的光线,荡漾着迷离。

    姜颜侧仰头一望。

    “……”还真是酒吧,怔怔出声:“不是……聚餐?”

    江迟修轻笑:“他们喜欢在酒吧聚。”

    “哦……”姜颜恍悟点了点头,然后立马转口:“那你是不是也经常来?”

    她的关注点好像有点清奇。

    她像是翘首以盼,眼神满是对答案的渴望,江迟修低头凝视了她片刻,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抬步率先进了通过酒吧内的幽长通道。

    这个笑是什么意思,是经常来还是不常来啊?

    朦胧的回应,姜颜叹气,跟了上去。

    等等,她刚才是不是说过,去酒吧的都是纨绔浪子?

    姜颜:“…………………………”

    原以为这个晚饭的点,酒吧应该还没热闹起来,但没想到,走过了那长长的通道,真正进了酒吧里,像是在深夜睡梦时,耳边突然炸开的感觉。

    灯光摇曳,霓虹般的光源忽明忽暗,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婀娜舞动,伴着音乐劲爆的节奏感,轻佻又暧昧。

    毕竟不是小酒吧,所以空气里没有太闷重的烟味,但诱人的酒精气味浓重弥漫,惹得酒不醉人人自醉。

    姜颜一进来就觉得这地方太过火热,还没喝一口,双颊一下就红了几个度。

    别看她平常碰到杠精能一个怼十个,但她还是第一次来酒吧的小纯情啊!

    “修神。”姜颜喊了他一声,可是音乐响彻,他没听见,她只好提了声音又喊了两声,仍旧没什么用。

    他的脚步不快,看得出来从一开始就刻意放慢了等她跟着,可越往里走,她越觉得安全感在逐渐丢失。

    好吧,在酒吧想和人说话简直比游戏闭麦了不能喷队友还难受。

    意识到这点,最后实在没法了,姜颜跑了两步追上他,伸手拉住了他的手。

    手心一热,那人脚步骤然一停。

    他回首,身后是绚烂不停的闪烁,照耀着昏暗中的他,一明一闪。

    烈酒的畅快魅惑,劲歌热舞的疯狂,但他回眸的那一注视,突然让她觉得,于千万人中遇见,是那么幸运。

    他是静止的,身后是涌动的,却像是让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他的背景。

    暧昧迷离的气氛之下,他们对望了好一会儿。

    姜颜捏着他的手,可他半天没有动静,就在她要松开的时候,手却被立刻他反握住了。

    棠芯城城整理:  酒吧play了解一下(没有没有,我乱说的,我们颜颜很纯情-)

    ————————————

    今天码字失败,只有三千了……别问,问就是明天加更!

    我发现你们爬完哥哥的墙,现在又爬White了,呵,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