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25章
    他的指尖有些冰凉, 但在这片炙热中, 像是有清泉漫过熔浆, 反而让她感到一丝纾解。

    掌心的触觉温软, 江迟修心中微微一动,也许是察觉到了她的紧张,手指轻轻地,更收拢了些,牵住她,往里走。

    到了酒吧深处的包间过道,总算没外边那么嘈杂了, 人少了,酒精味淡了,空气也柔和了。

    可江迟修并没有立刻松开她的手,而是一路往里继续走。

    推开包厢门的那一刹那,跟在他身后的姜颜惊呆了。

    里边的人……有点脱缰。

    嘶吼着高八度的野狼disco,气氛比外边更炸裂。

    “心里的花,我好想带你回家——”

    姜颜:“……”真是艹了,辣耳朵。

    崽崽唱嗨了:“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个龙, hey!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

    随后老k和阿非都忍不住嫌弃, 齐齐扑上去抢麦,气得崽崽一口闷了一瓶啤酒。

    斜斜瘫在皮沙发上的66, 晃了晃他的酒瓶子,挑衅鄙视:“狗崽子酒剩这么多,你带回去养鱼啊!”

    “艹他妈瞧不起谁呢!”

    江迟修像是习惯了他们这样, 淡定地牵着她走了进去。

    “诶?队长!你总算来了!”

    “队长,卡座多嗨啊,在包厢跟ktv似的,没劲儿啊。”

    “队……”

    一看见江迟修,他们就七嘴八舌地迎了上来,还没说上两句话,声音就戛然噤声。

    四个人的视线齐齐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原本两人都没觉得哪里不对,但被他们直勾勾的眼神盯了好一会儿,姜颜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他握着。

    要是现在突然放开,反而显得更无中生有。

    江迟修停顿了一会儿,若无其事地牵她到沙发,66立马挪开屁股给姜颜让座。

    等她坐下了,江迟修才放了手,动作极其自然,不露声色。

    他侧眸,清冷寡淡,“声音轻点。”

    狂躁的伴奏声马上被降了下来。

    面面相觑了好半天,终于,他们忍不住了——

    “队长……你们……”

    “这么快就成了?”

    才这么几天,小手就拉上了,不愧是我大哥,大哥牛逼!把门都给我哥嫂焊死了——!

    江迟修淡淡瞥了眼他们,话还没出口,姜颜抢先一步,连连摆手解释:“误会误会,修神刚才是怕我走丢。”

    她解释得有些着急,江迟修无声又极具深意地朝她望了一眼,什么也没说,默默在她左边坐了下来。

    这氛围,不太妙……XKing修神啊,哪个女人不是巴巴贴上来,最后都无果而终?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见有姑娘好似拔x无情,一句话将自己和修神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没法了,一场追爱被拒的大戏他们抑制不住地开始脑补。

    “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来来来,继续喝酒喝酒!”

    缓减尴尬,队长,哥几个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只有崽崽不知所谓,凑到姜颜右边,摇了摇手机,笑嘻嘻:“颜妹,来把拳皇啊!”

    姜颜笑,“行啊,这回别再输给我。”

    “不能够!就最近这魔鬼训练下来,我这手速能单手操作大蛇!”崽崽嚣张地后仰,一手悠悠横搭在她身后的沙发上笑,乍一眼,像是正搂着她的肩。

    手往哪儿放?

    视线越过低头开手机的姜颜,江迟修冷冷斜睨他。

    触到他的眼神,崽崽一怂:……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反正坐端正了准没错。

    毕竟是职业选手,手速如果连个姑娘都比不上,也太说不过去,上回他是手生了,而是也没料到姜颜那么厉害,一大意才输给了她。

    崽崽活动了下十指,有点小激动:“哈哈,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两人拳皇bo3的pk开始。

    第一局姜颜输了,输得很彻底,几乎是全程被碾压,春丽碰上大蛇,毫无还手之力,看来这几天的集训还是有效果的,崽崽的手速明显比第一次休假回来的时候稳妥了许多。

    让人刮目相看,姜颜发自内心地夸了他一句厉害。

    她没注意到,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边上那人默默无声瞟了她一眼,好像有一点……不满?

    还以为崽崽是开窍了,没想到第二局他就开始飘了,姜颜险险获胜。

    第三轮决胜局还没开始,崽崽忽然抬肘碰了下姜颜,挑了挑眉笑说:“颜妹,最后一把,生死局,输了的罚酒,敢不敢?”

    “……”姜颜抬眸侧看他,略微迟疑,她很偶尔才会和夏夏安然有情调地小酌,喝的还是LaRomanee-Conti葡萄酒,她一向浅抿两口都能微醺的,如果像他们这么一口一瓶……

    “可以啊。”她的字典里没有服输,姜颜逞强扯唇笑。

    崽崽佩服,笑得开怀:“果然我颜妹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姜颜被他的表情逗笑。

    “我和你打。”

    谈笑自如的两人正准备要开始,一道不容反驳的声音沉到极致,从左边冷冷淡淡响起,低缓又难以忽略。

    国服第一的手速,跟他打,不如直接投降……

    姜颜有一丝丝的委屈,侧过身低声:“修神,我打不过你……”

    “没说你。”江迟修凝眸直视着崽崽,却是在对她说。

    姜颜:“……”

    崽崽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

    只见江迟修屈指敲了敲大理石台面,上面摆着少说也有三十瓶的啤酒,“输了,全喝。”

    崽崽急促倒吸了口气,险些当场窒息,“队、队长……别啊……”真这样,你就要失去我这个小可爱了T.T

    江迟修淡漠,“刚刚不是挺狂的?”

    哀怨崽:“……”跪了。

    “跟女孩子比很优越?”

    在他沉冷的嗓音胁迫下,崽崽立刻摇头否认,随即发觉有点不对劲,他只是开个玩笑搞搞气氛,怎么情况好像变成了他欺软怕硬?

    姜颜在心里松了口气,如果要比,她大概率是要输的,三十瓶啤酒,她得喝到头带光环,乘鹤仙去。

    她家修神简直就是天降正义!

    包厢很大,66、老K和阿非三个人在另一边唱跳,玩儿得挺嗨,但包间怎么比得上卡座,没一会儿他们就觉得不够尽兴,要去大厅舞池浪一浪,江迟修自然是不感兴趣的,姜颜就更不必说了,于是处于水声火热中的崽崽趁机就跟着他们溜走了。

    包厢里只剩了他们两个,还有一曲不知名的歌在播放着。

    节奏有力的跌宕,像是敲击在心上,和这不太明亮甚至昏暗的房间应和着,光晕斑驳陆离,充斥着灼灼的热情。

    在这么一个灯红酒绿的氛围里,不论说什么,都难免显得暧昧和悸动。

    他们仍是那么无声并肩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曲音乐骤停,而外面的震动依旧此起彼伏,显得房间里尤其安静。

    嗯……

    必须得说点什么了。

    “修神……”

    江迟修轻声开口:“饿吗?”

    话停在嘴边,姜颜一滞,愣愣道:“还、还好。”

    他像是想了想,最后只轻轻嗯了声。

    光晕旖旎又模糊,就连他那淡淡的一声嗯,都莫名染上了沙哑的性感。

    “……”她的脸颊不知不觉泛了红,姜颜暗暗镇定心绪,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有一点扭捏:“我们要不要……喝酒?”

    闻声,江迟修只怔了极短的一瞬间,然后唇角慢慢勾起,仿佛在笑她笨,“喝了酒,就不能送你回去了。”

    姜颜倒是无所谓:“没关系,我可以在附近的酒店住一晚的。”

    他轻笑,“不怕了?”

    他记得某人之前说一个人住远洲害怕。

    姜颜摇摇头,“而且现在也不早了,来回送我得两个多小时,等你回来就半夜了,路上不安全。”

    距离确实远了点,但是他带她过来的,怎么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店。

    江迟修沉默良久,“基地也能住。”

    姜颜反复回想他的这句话,有点不敢置信:“可以吗?我能去你们基地吗?”

    他回头看她,淡笑反问:“为什么不行?”

    闻言姜颜微仰头,忍不住漾出了笑,双眸水润明美。

    这一笑,不庸俗亦不媚俗。

    很难让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想入非非,何况还是在这样一个迷离的气氛下。

    江迟修眼眸一深,静默凝视她,又很快移开目光,似有若无的一声低咳。

    “想喝什么?”

    姜颜很是欣喜,她一直知道TG的基地就在C市,在他们还不熟之前,即便是粉了他这么多年,她也从没想过要去他们基地。

    比杠精更让人痛恨的,一定就是私生,姜颜不是脑残粉,她一向理智追星,拒绝私生行为。

    但现在不一样,这是她的高光时刻!

    她觉得此刻必须来点小酒助助兴,“红酒!”

    沉默一瞬,江迟修回眸,瞳孔漆黑深沉,语调似无奈又似警告,听得人心颤。

    他说:“女孩子,不要随便跟男人出来喝酒。”

    “……”

    很快,他嘴角又扬起一抹弧度,慵懒起身往外走,“果汁吧,坐着别乱跑。”

    姜颜忽然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思维了。

    明明是他带她来酒吧,又不让她喝酒,这是什么道理……

    但她还是乖乖坐着等。

    江迟修刚出去没多久,就有服务员礼貌地敲门进来,将托盘上的东西摆到桌上。

    “你好女士,888包厢的五瓶fourloko齐了,祝您玩得愉快。”

    姜颜奇怪,想了想也许是江迟修让他们送来的,就没问。

    fourloko?是什么?

    她好奇地拿过一瓶,看了眼罐身贴着的中文标签,草莓柠檬味鸡尾酒。

    果汁味的鸡尾酒,还不是酒吗?

    但她没多想就开了一罐,喝了口,眼睛一亮,发现它几乎只有浓浓的果汁味,基本喝不出酒的味道。

    这根本就是饮料吧?

    见过掺水的,没见过掺果汁的……是酒贵,还是果汁便宜?

    但姜颜觉得还挺好喝。

    那边,江迟修刚从酒吧外的小卖部回来。

    经过酒吧大厅时,他俊眸微敛,面无情绪,像是对身边的一切毫不在意,而灯光却似调情一般,一寸寸闪映着他冷白的肤色,他不必言语,也无需任何表情,在拥挤的人潮中也尤为耀眼,他的姿态是与生俱来的。

    一路有不少女人朝他投去热烈的目光,他都熟视无睹,甚至有主动上前攀搭的,他也正眼不看直接扬手挥开。

    吧台那处,调酒师在花式调酒,并排连坐的四人喝了不少。

    四条单身狗,单纯来喝酒。

    他们喜欢来酒吧,不过就是为了释放压力,勾勾搭搭这事他们做不出来,不然也不能活到这年纪了还单着,所以四舍五入他们也是君子。

    但是……他们做了件不君子的事。

    崽崽想想就有点后怕:“我真觉得队长会一刀抹了咱们脖子……”

    66晃了晃酒杯,无所畏惧:“怕啥,狗崽子你敢不敢再怂点?”

    “这尼玛是在给队长下套,你不怕?”

    “呵,”阿非替他回答:“又不是他出的主意,他怕啥?”

    “……”道理也不是没有。

    出主意的老K顺了一手小平头:“酒壮怂人胆没听过?不想早点叫嫂子?”

    崽崽:“fourloko,断片酒啊老哥!谁顶得住啊!”

    “都是成年人了,他们还没个分寸吗?要让队长主动追人姑娘,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你想啊,喝个小酒壮壮胆,两个人再在小房间里一待……”老K说得头头是道,最后掌心一拍:“看,这不就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我艹,你是条老狗吧?”虽然你贼装逼,但是,“我喜欢!”

    江迟修回到包厢的时候,没见着房间里的人。

    他不由皱了眉,不是说了别乱跑,人去哪儿了?

    再正规的酒吧,也不缺她口中的纨绔浪子。

    “修神。”

    江迟修转身,刚准备出去找她,耳边那轻如猫吟的声音,让他停住了脚步。

    循声望去,就看见那红裙姑娘直直靠在墙角。

    见着了她的人,江迟修紧蹙的眉稍微松了些,但马上又发觉了她有些不对劲。

    “姜颜?”

    “……你去哪儿了?”她和他说话,却一动不动地站靠在那里。

    她轻轻软软的语调,像是有什么在挠着心窝,痒痒的。

    她不过来,于是他缓步向她走了过去。

    手上是一打养乐多。

    递到她面前,江迟修问:“这个,喜欢喝吗?”

    姜颜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会儿,眼前似有一层薄雾,她抬起支在身后的双手,缓缓去接。

    失去了支撑,她一下子就站不稳了,整个人踉跄着往前倾倒。

    一瓶没有酒味的酒,却让她的晕眩感来得猝不及防,心上烧得火热。

    江迟修及时扶住了她,见她眼神涣散迷离,他眸光一跳,“怎么了?”

    还留有最后一丝微薄的清醒,姜颜慢慢伸手指向桌面。

    顺着她的手看去,fourloko?

    江迟修凛眸,低沉问:“哪儿来的?”

    受不住,也站不住了,双腿一软,姜颜直接环抱住了他的腰,顺势将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真实的触感,江迟修浑身一震:“……”

    她有点断片,意识混乱,无意识蹭了蹭他的胸膛,蹭得他心中突然燥热。

    他喉结滚动,冷厉出声:“姜颜!”

    她闻声,半晌才轻轻仰头,男人面容俊美,嘴唇的弧度极其寡淡,眼前落着几根慵懒的发丝,无意扫到他略松的领口,隐约露出一片胸肌。

    神情朦胧,声音呢喃:“你穿白衬衫,真的很好看……”

    就像那天,他出现在阳台上,晨间的微风吹动着他的发,柔白的衬衫松了两颗扣子……

    脑袋的眩晕感一阵阵而来,她又将脸深深埋了回去。

    “别动了。”?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她却来越来放肆,这时候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听着她的脸和几缕碎发摩擦自己衬衫布料的声音,他的眸色渐深。

    所有的一切都过分撩人,让人意乱,让人心迷,他的自控能力一向很好,但此刻却无法伸手推开她。

    江迟修伸手将她不安分的脑袋紧紧按在胸前,不让她再乱动。

    “姜颜,别闹。”

    他无奈阖上眼,声音沙哑到不行。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

    你不要乱来

    不要乱来

    要乱来

    乱来

    来

    ————————————

    什么都别说,我知道,我还欠你们加更的半章,我会还的……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作者,向你们打了个招呼,并写下了欠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