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26章
    她很听话, 真的不闹了, 安静伏在他的胸口。

    过了一会儿, 没了动静, 胸前只有她一下又一下频率均匀的呼吸,若有若无拂过他略松领口下的肌肤,轻缓又温热。

    她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他身上。

    江迟修怔在原地良久,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fourloko的后劲不小,被戏称为断片酒和失身酒,在酒吧最是常见。

    是谁送来的?他眸心沉了沉。

    心里像是有个声音在说,好在他来得及时, 好在她没乱跑。

    按在她脑袋上的手,不自觉地轻轻摩挲了下她柔软的长发。

    “姜颜。”低唤了她一声。

    “……”

    半天没反应,看来是睡过去了。

    真不该带她过来。

    过了会儿,他轻声问:“回去了,嗯?”

    “……”

    静静垂眸看她一眼,没办法了,等她醒看样子不太可能。

    他对着涣散朦胧的姑娘徐缓轻叹。

    最后,在众目睽睽下, 旁若无人地背着她走出了酒吧。

    和神志不清的女人这样一起离开, 常常混迹酒吧的都一目了然,有羡慕的眼神, 也有玩味的打量,像是一切都不言而喻。

    还是崽崽无意间注意到的,瞪大眼直呼身边其他三个人。

    “喂喂喂, 我好像看到队长和颜妹了!”

    顺着崽崽的目光,其他三人放下酒杯齐齐回首望去,就看到颜妹妹搂着他们队长的脖子,被他一路背着离开的身影。

    惊呆了,他们对着老K就是一个大拇指:“K哥,牛还是你牛!”

    老K嘴角邪魅一勾:“秀吗?哥是高手。”

    66摸了摸下巴,认真寻思:“……基地里好像没啥防护措施。”

    人不大,想得挺多,崽崽服气抚掌:“哇哦,掌声送给社会人!”

    上一句是小猪佩奇身上纹?

    66:“我怀疑你在内涵我,狗崽子你是不是迷恋我的身体?”

    “呵呵,谢邀。”

    酒吧到基地并不远,这个点路上的车辆也不多,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TG的基地,第三四层是数间酒店式套房,配置都是五星级的,看来老板是一点也不亏待TG的成员。

    进了自己的卧室,江迟修摸索到开关,暗沉的屋子瞬间通明。

    横抱着她轻轻放到了床上,伸向她脚踝的手停顿了一下,犹豫间就听见了她不满地咕哝。

    江迟修侧眸,只见姜颜眉心紧皱着,手背软软搭上了眼皮,挡着。

    从酒吧到车里,一路上久在黑暗中,姜颜原本已是睡得昏天暗地,这时骤然接触强光,刺得她眼皮生疼。

    江迟修注视了她一会儿,他沉缓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响起。

    “事先声明,我只帮你脱鞋子,能睡得舒服些。”

    说完,略作沉默,江迟修轻轻握住了她的脚踝,大概是酒精上了头,她不但双颊润红,连白皙柔滑的脚都泛起了点点红晕,还有些一时退散不去的温度。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纯色的小白鞋上,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解开了她的鞋带。

    脱了鞋,给她盖好被子后,他关掉了电源。

    光线一暗,只留了床边一盏淡淡的暖光壁灯,她这才舒了舒眉。

    某个清心寡欲的男人,向来只和梦想缠绵悱恻,但看见她睡在自己的床上,心不知怎么就静不下来了。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

    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

    褪下的白色衬衫和长裤随意扔在玻璃门外。

    花洒下冰凉彻骨的水冲洗着,身上的热度逐渐降温,水珠从湿漉凌乱的发丝滴落,顺着分明的五官,滑过锁骨,再往下。

    四月份夜晚的温度,还不足以让人轻松承受冷水澡的刺骨,可他却像对身上寒凉的水无动于衷。

    洗澡前没多想,江迟修并没有拿换洗的衣物,几分钟后他从浴室出来,只有白色浴巾,围在线条凌厉的腹肌下。

    外面淅淅沥沥,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想去衣帽间拿件干净的衣服,谁知踏出浴室,他就看见床上安稳睡着的那人翻了个身,被子顺势就被踢到了床沿半挂着。

    及膝的裙摆随着她的翻动,往上卷了不少。

    江迟修几乎是同一时间移开了视线,窗户上的雨水凝聚成珠子,沿着玻璃颗颗流淌下来。

    他抬步拉上窗帘,回身目不斜视捡起被子,严严实实盖回了她身上。

    想走的时候,姜颜忽然梦呓一般呢喃了句:“修神……”

    “……”,凝向她的脸,他静默几秒,言不由己轻声回应:“嗯,我在。”

    可能是被掩到下巴的棉被捂得闷热,她不耐地一手掀了开,又踢了两脚。

    江迟修微愣一瞬,不禁失笑,存心折磨他?

    *

    雨下了一整夜,天亮了,空气难得的清新。

    姜颜梦到自己打开了地狱的大门,那堵罪恶的悬崖下,阴风瑟瑟,小鬼们喋喋不休地嘶喊着过来,她像是喝得醉醉的,着魔往前走,脚底一滑,跌入万丈深渊之际,一只有力的手臂突然出现将她拦腰捞了回来——

    男人的脸很模糊,但声音好听又温柔。

    他说……

    等等,醉醉的?

    “……”姜颜突然睁开了眼,还没来得及思考,耳边是男人的声音。

    他说:“姜颜,睡觉踢被子的习惯,不太好。”

    他的嗓音低哑,却不是暧昧,而是无奈,和一夜未眠的疲倦。

    姜颜望着天顶,懵了一下,偏过脑袋,江迟修坐在床边,上身半倚靠着,正低头看着她。

    还没从他只围了条浴巾,入眼是完美的胸肌和腹肌的视觉刺激中缓过来,姜颜又意识到,他离得很近。

    ……因为自己正枕着他的手臂。

    ‘!!!’姜颜蓦然惊呼着坐直了身子,震惊得说不出话。

    小臂上的重量终于一轻,江迟修缓缓收回僵硬麻木的手。

    原本昨晚只是想给她盖个被子,却被她意外的一个翻身枕了上来,谁知后来她很有灵性地,再也没翻动过。

    不仅仅只是手臂的酸麻,他还和她的被子折腾了一夜。

    江迟修舒展了下手臂,不疾不徐起身,走向了衣帽间。

    “……”她眼睫颤了颤。

    这是哪里?修神怎么躺在她边上?他怎么没穿衣服?

    难道是她饿狼扑食,酒后乱x,把他……

    姜颜打了个哆嗦。

    他从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已经穿上了休闲的黑色圆领卫衣和长裤。

    手上还拿了套衣服,经过时往床尾一扔——

    “受不了衣服上的酒味就穿我的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径直去了浴室,随后是水声,等水声一停,他再次出来,姜颜还傻傻愣坐在床上。

    江迟修收拾了下,就要准备出去了,离开前顿了顿,慢悠悠回首对她最后说了句:“你可以再睡会儿,饿了的话来一楼训练室找我。”

    还在懵圈中的姜颜慢慢点了下头。

    *

    TG主训练室,今天很是热闹。

    因为除了主场队员,各位置的替补也都来参加训练了,比如说,中单替补秦路歌。

    中单替补选手老秦:“狗崽子你什么退役,让我也上个场嗨一嗨啊!”

    中单正牌选手崽崽:“我呸,秦老狗你想都甭想!本宫不死,尔等终是妃!”

    老秦卷袖子了:“我擦嘞,给你皮的!”

    崽崽一脸谁怕谁:“要不是你和队长是老同学,老子非喷你一脸血妈!”

    “来来,盘不死你!”

    两人勾着脖子扭在一块儿,一群人围着哄笑看好戏。

    嬉笑打闹累了,秦路歌随口一问:“阿修今天怎么还没来?”

    崽崽不怀好意一笑:“昨晚过度放纵,哪能起这么早!”

    嗯?放纵?

    66点头赞同,意味深长:“说不定还有晨间运动。”

    不知情人士都好奇了:“有内幕啊,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大佬快说说啊!”

    “女人啊,女人啊,女人啊,队长房里有女人啊!”

    在他们聚凑一处分享内幕时,训练室的门一开,江迟修进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瞬间看向他。

    又没在专心训练,江迟修皱了皱眉,但他此时有些倦怠,无心多言。

    他坐到首位的电竞椅上,捏了捏眉心,不冷不淡,“分两组开始训练。”

    见他这般,所有人:队长今日精神状态欠佳,看来是昨晚太激情累着了,兄弟诚不欺我——队长真的有女人了!

    各自坐到位置上后他们还在低声私语,好奇是哪个姑娘如此skr?

    右手臂被她枕了一夜,江迟修此时握上鼠标的手顿感无力,他抬臂活动舒展了两下。

    一屋子的单身狗看在眼里:昨夜欢愉后遗症,但是羡慕!除了羡慕不知道说什么!

    “阿修,”秦路歌好奇心压抑不住,坐到他边上,小声探问:“谁啊?”

    江迟修睨他一眼:“?”

    秦路歌一副我懂的表情撞了下他的肩膀:“十年交情了还瞒着我?”

    “???”

    调侃的语气:“哎哟,怎么非要我说那么明显!”

    江迟修认定他又在犯二,沉声像是警告:“想转到TG当替补的职业选手挺多的。”

    “……”饭碗重要,饭碗重要,秦路歌立马转口:“咳,对了,阿修,POP来C市了你知道吗?”

    昨天下午在星河湾,他们也算是打过照面了。

    江迟修淡淡嗯了声。

    秦路歌颇为嫌弃:“离季中赛还有大半个月呢,他们就过来了,真膈应。”

    POP的实力确实众望所归,但他之所以那么厌恶,是因为POP的队员横得很,只要有比赛专访提到TG,他们明里暗里的挑衅就不会少。

    高傲,自大,目中无人。

    不仅是他,TG其他的成员也都看不起他们,除了江迟修一向淡漠无视。

    秦路歌又想到什么:“我还听说,他们去了YE的训练基地,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江迟修微顿了一瞬,“你练你的,管他们干什么?”

    “YE那帮人也不是什么善类,就怕他们混在一起又要有小动作,你忘了去年全球赛那事了?想起来就不爽。”

    江迟修眸心略深,缓声似不在意:“那就打败他们。”

    这时有人敲门。

    “没锁!”靠近门的人对着外边大喊了声。

    过了数十秒后,门慢慢被推开了。

    姜颜扶着门把,站在门口,往里扫了眼,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有这么多人。

    里面的人也都看着她,瞬间眼睛瞪大,下巴掉地。

    这姑娘简直就是宅男心中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典范啊!男式的灰白色运动套装穿在她纤细的身子上,松松垮垮的,加之长发蓬松,别有一番凌乱的美。

    姜颜一眼就看见了江迟修,想喊他,但被十多双意味不明的眼神紧紧盯着,还有昨夜和他的尴尬……

    她心里一虚,和江迟修对视了一眼,有点避讳地默默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众人:……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只见他们的队长慢慢起身,没有说话,开门,走出,关门。

    留下一屋子噤若寒蝉的人。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段位和你,我都想上。

    修神:巧了。

    —————————————

    差点想写晋江文学城不允许的事情,还好我忍住了。

    好怕被红锁……

    明后天,一定还欠的加更!(原地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