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0章
    人家小情侣现在你侬我侬, 谁会这么不着调去打扰。

    崽崽轻嗤, 慢悠悠坐了下来:“才这么一点时间, 你当队长短小君啊?”

    “没个三小时根本不……”崽崽的话刚说到一半, 训练室的门开了,身材高挑,面容清冽的男人走了进来。

    “……”崽崽屁股还没坐热,马上又站了起来:“队、队长……”

    这么快完事儿了?

    江迟修面无情绪睨了他一眼后,不动声色看向秦路歌:“老秦,去订餐,算我账上。”

    他的嘴唇有点发白, 但总归是睡了半个多小时,没那么乏力了。

    崽崽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觉得那一眼有点慎得慌……

    秦路歌站起来:“成,那我就看着点了啊,都没啥忌口的吧?”

    他粗略略问了一圈,只是意思着问问,谁知道这群人要求还挺多,各个都挑得很,逼得秦路歌拿备忘录记了下来。

    他正要准备去叫餐, 一直沉默的江迟修突然开口, 语气平淡:“加份土豆丝吧。”

    秦路歌愣了一瞬,随即和众人的反应一样, 原来嫂子喜欢吃土豆丝。

    江迟修刚坐到电脑前,队员们就都凑了上来。

    “队长,我看外面的记者就差安地扎营了, 咱这咋整啊?”

    黑客小学鸡老k:“还有网上那个什么不知名的真相君,要不要哥们去黑了他?”

    崽崽捏着下巴思索:“队长,要不……你和嫂子公开?”

    66认真插了句:“队长,我想知道,小屠夫呢?”

    随即他就遭到了众人的白眼,六儿子你怎么就对小屠夫那么执着呢?!你怕不是个……

    他们在耳边瞎吵吵,听得江迟修脑壳疼,终于他受不了沉声:“上午的战绩截图,都发过来。”

    “……”

    瞬间人如鸟兽散尽。

    总算是清净了,江迟修点了点鼠标,右手好了些,但要灵活操作游戏,恐怕明天才行。就在他准备看会儿比赛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知道他这个手机号的人不多,除了身边的这群日常需要联系的,大概只剩江辰遇了。

    而这个来电并非江辰遇。

    江迟修迟疑了片刻,接了,“哪位?”

    电话那头的人端着不说话,只是冷漠哼了声,听得出来她的不悦。

    “……”江迟修微顿,有一瞬间的诧异,片刻后他了然地阖了眼,无奈怅叹:“奶奶。”

    “哼,亏你还记得自己有个奶奶!”

    江迟修低哄了句,将挂在脖子上的耳麦取了下来,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做好了接下来一小时听她念叨的准备。

    果然那边没给他留余地,先是训斥他一声不吭换号码,接着质问他多久没有回去了,然后必不可少地催促他成家。

    最后江迟修实在憋不住困惑,问:“奶奶,你是怎么知道我号码的?”

    那边的人肃冷:“怎么,嫌我这个老太婆烦了是不是?”

    又是这样,江迟修拧了拧眉,放低了语气:“当然不是。”

    “你从店里拿了那条美人蕉讨好小姑娘,还妄想瞒着我?”

    “……”美人蕉,是他给姜颜的那条裙子。

    “我可警告你,这姑娘休想踏入我江家的门!你最好早点跟她了断了!”

    闻言江迟修下意识凝了眉,“奶奶,你……”

    “干什么,胳膊肘要向外拐了?你是不是要气死我这个老太婆!你知不知道那姑娘后来又来Moon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出售了那条深夜之吻,你猜她说什么,她竟然讽刺我的设计作品压箱底!真是不知好歹!”

    他奶奶江慈,是法国资深设计师,也是江盛集团的董事长,在他们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意外去世了,他和江辰遇,是江慈一手带大的。

    可以说,整个江盛,都是靠她一个人维持到了今天,如今公司上下,她都放手让他哥接管了,江辰遇是绝对的优秀,短短一年就成了业内无人不知的精英。

    因为有了江辰遇,江慈倒是没有拘束他,除了隔三差五给他介绍相亲对象。老年人,一闲下来了,就想着儿孙满堂。

    听得出来,此刻江慈很是不满,她又将店员转达的话原封不动复述了遍,尤其是那姑娘追加两万块钱的侮辱!

    还真是姜颜的作风,江迟修不经意弯了下唇角。

    那头:“这姑娘的品行不端,绝不可能做我江家媳妇!”

    他默然一瞬,“奶奶,应该是误会。”

    “你别替她说话,说什么都没用!”江慈完全不听他多说:“上回我安排你哥和姜氏集团的千金吃饭,听辰遇说,你和姜小姐认识?”

    闻言,江迟修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耳麦,数秒后,淡淡嗯了声。

    “那正好,她可是奶奶千挑万选的,身家背景都是万里挑一,既然你们都在C市,就多交往交往,你也不小了,少接触那些不伦不类的姑娘,早成家!”

    江迟修哑然失笑,一边要他们了断关系,一边又要他们多交往,这是不是太为难他了。

    其他人眼神无声地交流,他们都有从老秦那儿听说,队长家的老太太,逼婚逼得紧,看他通话时的无奈语气,难不成是要上演棒打鸳鸯的戏码了?

    令江迟修头疼的电话结束的时候,订的餐也刚好送到了,秦路歌和其他两个人提着饭菜回来。

    “那些记者贼尼玛恐怖,老子就探出去拿个外卖,头差点被他们夹掉!还好咱基地保安够多!”

    人是铁饭是钢,饭菜一到,所有人都蜂拥而上。

    江迟修打开微信,给这个又是不伦不类的坏女孩,又是万里挑一的好姑娘发了条微信。

    【JCX:下来吃饭。】

    发完后,他沉默想了一会儿,起身留了两盒饭三盒菜,将他们赶去了休息室吃。

    而他们一副我懂的表情,一溜烟就走光了,训练室只剩下了江迟修一个人。

    姜颜扭捏了好半天才下来,又在训练室门口踌躇了会儿,深深吸了口气,才推门进去,开了门后她一怔,还以为里面又会有十来双眼睛盯着她,结果居然空空的,只有江迟修一个人坐在首台电脑前。

    听见动静,江迟修轻侧过头,和她对视了一眼后,缓声:“杵着干什么?过来。”

    姜颜转瞬就合上了门,这回她留心了,是提着裤脚走过去的。

    江迟修留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嘴角不自觉地噙起一丝微不可闻的弧度,他拉过边上的一把椅子,让她坐下,然后起身去了边柜。

    姜颜的眼神原本是有些闪躲的,毕竟刚才在屋子里那一摔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直到江迟修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他拿着剪刀,仔细平稳地一寸寸剪掉了她裤脚多余的长度。

    姜颜瞪大了眼,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话咽了回去,任由他的动作。

    将两块废布料随手往边上一扔,他起身问:“站起来看看,还长吗?”

    姜颜站好踩了踩,轻声:“不长了,刚好。”

    他瞄了眼,确实不长不短,刚刚好。

    “嗯,吃饭吧。”

    姜颜乖乖点头:“好。”

    他们两并肩坐着,吃着同份的菜,而江迟修没吃两口就突然放下了,姜颜筷子停顿了下,疑惑:“修神,你不吃了?”

    江迟修无关紧要地抬了下嘴角:“差点忘了,会传染。”

    他的嗓音还是略有些嘶哑的,发烧感冒,没什么胃口,也不想传染给她。

    姜颜慢慢放下了筷子,想要劝他吃,但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他,于是干脆夹了好些菜到他碗里,最终拗不过她的固执,他才吃了。

    吃完饭,他们在训练室休息了会儿。

    江迟修缓声开口:“明天什么时候想回去,告诉我。”

    “……都行。”姜颜沉吟了会儿:“修神,我们真的可以澄清的,马上季中赛了,会不会影响你……”

    他的语气平缓,没有起伏:“不会。”

    “……可我会良心不安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垂眸盯着脚尖,江迟修侧眸望去,眉心微微动了动,又听她继续低声:“好像……起因都是我。”

    江迟修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不经多了几分打量,他觉得,也许她既不是坏女孩,也不是什么好姑娘,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但好像只有她不太一样,总会站在他的角度,为他考虑。

    “姜颜。”缄默半晌,江迟修忽然唤了她一声,姜颜闻声抬起了头,便和他的视线撞上了。

    江迟修将她看住,声音不急不缓:“被造谣的不是只有我,你也是,可以不用询问我的意见,你有决定的权利。”

    他的话让姜颜一时失神,发愣间,又听见他温声一句:“懂了吗?”

    不是很懂……但在他凝结着不容置疑的眸色下,姜颜毫无预兆地点了点头,好像在她的潜意识里,只要是江迟修说的话,都是对的。

    见她点了头,江迟修才缓缓收回视线,慢悠悠出声:“嗯,明天送你回去后,接下来会封闭两周训练。”

    这意思是,季中赛结束前,他都会待在基地,不会再回星河湾了,也就是说,她又要见不着他了,这回不是三四天,而是两周。

    两周,也就是半个月。

    上次短短三四天她都觉得难熬,半个月……

    姜颜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比赛重要,不就是半个月吗,一眨眼就过去了,很快她漾出嫣然笑意:“我知道了,修神,我会看直播的,到时候我在弹幕给你刷666!”

    大概是被她浮现的笑容感染了,江迟修也笑了笑,眼底有一份探究的意味,凝视着她。

    过了片刻,他声调温和,正色问:“想去现场吗?”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摊手:求门票QAQ

    修神:有家属通道,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