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2章
    “可YE都邀请了, 没个合适的理由就这么拒绝了不太好吧?”

    那人闻言漠然反问:“真的只是邀请, 和我们分享训练基地而已?”

    “不然呢?”

    他像是沉默了片刻:“朴成宇, 你们和YE做过的那些事, 别再让我知道有第二次。”

    “White,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需要我说清楚?”

    姜颜想当做没看见,但听到他们的对话,转动钥匙的手又慢慢停了下来。

    那个叫朴成宇的男人,是POP的队长和中单。

    此刻被White冷言相对,他的语气明显虚了些,却仍旧嘴硬:“TG的实力就是不如咱们, 江迟修也就那样,还中国第一打野,呸,就是个废物,放在韩国屁都不是,就算我没有……”

    White骤然凛眉,顿住脚步冷眼睨他,刚想说话, 不远处有人率先扬声。

    “喂!”

    闻声他们转头望去, 才注意到他们经过的那栋别墅门口,还有个娇小的身影。

    看见姜颜, White略微诧异了一下。

    前些天刚碰见过,他们知道,她是和江迟修一起的那个女人。

    被她一喊, 那几个人都看向她,等着她的下文,却见她没有多言,弯腰从自家门口的小花园拔了束不知名的花,大步朝着他们走来。

    那几人都不明所以,迷惑间,她已经走到了跟前,二话没说将手里的那束花啪地一下甩在了朴成宇脸上,气势汹汹,毫不留情。

    “……”她猝不及防的举动,所有人都惊呆了,连White都愣住。

    花掉在了地上,朴成宇瞪大了眼,脸上像是被花刺扎到了,有点隐隐刺痛,他似乎没反应过来,不可思议地盯住姜颜。

    姜颜面不改色,直视他:“中国有句老话,鲜花插在牛粪上,听过没?”

    “没听过没关系,现在你应该懂了,我看你也是可怜,长得跟牛粪似的,难怪对世界有什么多不满,才来中国找不痛快,我送你一张头等舱机票,请你连夜滚回你们大韩民国好吗?”

    被她一口气讽刺了一通,终于朴成宇找回了意识,面目逐渐狰狞,唾口狠狠骂了句脏话。

    朴成宇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上回没注意,现在近距离一看,这女人的姿色真不赖,天生尤物,就是性子野了些,但是够带劲。

    他舔了舔唇,眼神邪恶地盯着她:“怎么,妹妹,帮江迟修说话来了?这就对他死心塌地了?呵呵,小姑娘就是没见过世面,哥哥床上功夫绝对比他强,怎么样,不如跟了我,一定让你快活得离不开,嗯?”

    White眸心一凛,厉气呵斥:“朴成宇!”

    朴成宇一副桀骜的嘴脸,以为她会被吓到,谁知几秒后,眼前的女人丝毫不惧,反口嘲讽:“嘿哟,厉害死你了,我猜你毛都没长齐,等你长齐了再来跟爸爸说,爸爸去庙里给你烧柱香,祝你早日阳痿!”

    朴成宇舌尖抵了抵腮帮,窝火:“你别忘了,TG一直都是POP的手下败将,这次的季中赛也不会例外,小妹妹,这么能说,还是留着到时候哄你男人那个万年老二吧!”

    姜颜最听不得别人说江迟修的不是,板着脸,眸中蒙上一层冷意。

    “不就是场场比赛都被修神抓到崩吗,心怀怨恨,没地儿撒气?你一个中单连控线意识都没有,就算青铜打野都能把你抓哭,我劝你赶紧退役吧,不然还得多哭几年。”

    朴成宇恼火到极致,最后气笑,咬牙切齿:“行,口齿挺灵巧的,哥哥喜欢,你以后千万别落到我手里!艹!”

    White拽住他,“够了!”

    朴成宇被White拉住,倒是停下了,但姜颜是毫不让步:“灵巧不是这么用的弟弟,那叫口齿伶俐,不懂我们优美的中国话就闭嘴吧。”

    “你!”

    White扫了他一眼,朴成宇才不情愿地住了口。

    片刻后,White再转头看向姜颜时,眼里的冷厉已经不见了,他笑了笑,态度倒是诚挚:“我代他道歉,我们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姜颜冷冷瞟了朴成宇一眼:“行啊,赶紧让你的人滚吧,真污染中国的空气,pm2.5都高了!”

    她说这话,又故意看着自己,朴成宇刚压制住的火气立马上来了,却被White打断,让他们先走。

    见他慢吞吞,姜颜冷嗤:“没听见吗,走啊,别堵在我家门口!”

    朴成宇忍不了了:“这特么是公共道路!”

    姜颜财大气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这块地买了?”

    “……”行,你牛逼,您真是棒棒哒!

    除了White,其他人总算都离开了。

    姜颜恶其余胥般,没好气瞪着White:“你还待这干嘛,等着我买地请你走吗?”

    朴成宇恶人恶语,和他没半点关系,她却连着他一起骂,White有点冤枉,失笑:“小野猫,干嘛这么凶?”

    小野猫?

    姜颜:“猫你个头!你还老公狗呢!”

    White双手搭着,像是在认真思忖,似笑非笑:“唔……如果去掉狗的话,我想我也许愿意接受。”

    姜颜顿了下,立刻骂了过去:“你有病!”

    不气反笑,White不再逗她,从刚一看到她,他就注意到了她的穿着,黑色棒球帽,男式运动服,裤脚还是修剪过的。

    阳光落在他肩头,他微笑和煦,缓声道:“我可以知道,你去哪儿了吗?”

    冷漠无情·颜:“不可以,再见。”

    下一秒她又立马补了句:“别再见了!”

    同之前和江迟修告别相比,姜颜走得毫不留恋,White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等到门砰得一声被用力甩上,他才淡淡笑了声,转身离开。

    回到家,姜颜洗了个澡后,把江迟修的衣服洗好晾着,把他的帽子放在了床头。

    躺在床上,姜颜越想越气,总觉得刚才没骂痛快,狂妄自大的无赖,怎么骂都不能解她心头的不快。

    她又开始回忆着White的那句话,他说朴成宇和YE做的那些事,是什么?总觉得是对修神不好的事……

    想着想着,她就朦朦胧胧地睡着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姜颜一下惊醒,像是梦魇了,额上有层细细的薄汗。

    缓了缓,思绪回温后,她立刻拿过手机,点开江迟修的微信。

    【朕坐拥万里姜山:修神,你到了吗?】

    很快他就回复了,确认他早就安全回到基地后,姜颜才放心下床,戴上那顶棒球帽,准备去成华高中接姜辰放学。

    TG训练室,正在训练中的众人,看到他们从不一心二用的队长,游戏生涯头一回中途挂机,就为了及时回复一条微信消息。

    他们都愣了。

    姜颜那天离开后,车钥匙扔给了夏夏,还没来得及拿回来,于是她只好打车先去了趟盛夏传媒。

    姜颜不是什么出名的公众人物,就算现在谣言四起,她和江迟修的照片也传疯了,但是偷拍的人离得远,照片像素微微朦胧,并不能一眼就看清她的样子,所以对她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

    盛夏传媒工作室高楼下,姜颜双手插在衣兜,闲闲倚靠在大厅外的瓷砖墙上,垂头等着,黑色帽檐下的脸娇软白净,双唇是淡淡的红。

    等了好一会儿,夏夏还没来,姜颜开始不耐烦嘀咕,肯定又在补妆,出来送个钥匙跟要出门约会似的,女人真是麻烦!

    忽然她觉得右边似乎有试探的脚步靠近,姜颜警惕地撇过头,帽檐抬了抬,她侧眸望去。

    对视了眼,一如既往穿得很外露的女人不再犹豫,搭着男人的臂弯笑着,大方走了过来:“哎呀,真的是你,我就说眼熟呢,好巧呀!”

    于道和许庭瑶?

    姜颜不禁皱了眉,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找骂的一个接着一个。

    姜颜皮笑肉不笑地抬了下嘴角,敷衍交谈了两句。

    她以为只有许白莲这女人才会阴阳怪气,没想到于道一个大男人,说话也古里古怪,“对了,修神人气高没办法,现在网上热度不减,所以姑娘你出门还是要当心,戴个口罩什么的,被认出来了可不好。”

    姜颜面无情绪,“什么意思?”

    于道装作惊讶:“你难道还不知道?你和修神的事都曝光了,昨天微博都快炸了!修神和盛夏的小屠夫有一腿的事儿,我看也是实锤了,哎,心疼你。”

    姜颜瞳孔微缩,闪过一丝怀疑,视线投向他:“照片的脸写名字了?你就知道是我?”

    于道支吾了下,尬笑一声:“我这不是看着像吗!”

    “只见过一面就把我记这么清楚呀?”姜颜意味深长瞥了眼许庭瑶,故意开玩笑:“你女朋友不得吃醋?”

    果然许庭瑶角色变了变。

    “颜颜我来啦!”这时,夏夏终于笑盈盈地从楼里出来了。

    姜颜站直,接过夏夏递来的车钥匙后,转身就走。

    夏夏对着她的背影愣了愣,喊她:“这就走了啊?”

    姜颜摆摆手:“接姜辰。”说完离开了。

    行吧,夏夏回首,和剩下的两个多余人士虚情假意地打了个招呼后也回去了。

    人都走远后,许庭瑶忍不住质问:“你怎么知道和修神传绯闻的那个女人就是她?”

    于道眼神飘忽:“咳,我猜的。”

    许庭瑶不信:“你明明说得那么肯定,怎么可能是猜的,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拗不过她的反复催问,于道只好说出来了,那张江迟修和姜颜在JC的照片,是他那天偷拍的,照片也是他传的。

    许庭瑶半晌没回过神来,所以姜颜就是江迟修的绯闻女友?她对姜颜本来就心怀敌意,如今知道了这事情,对姜颜就更恨了,这个恨甚至蔓延到了自己男朋友身上。

    她一气,就脱口而出:“你干嘛要发这个?现在修神有女朋友的事人尽皆知,万一他们公开了怎么办?!”

    于道就奇怪了,“他们公开跟你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男朋友,你一脸心疼干什么?”

    “我……”作为江迟修老婆粉之一的许庭瑶没什么好解释的,跺了下脚后自己愤愤走了:“你自己去逛吧!”

    于道:???

    *

    从成华高中接到姜辰,回家的路上。

    姜辰从一上车就注意到了姜颜戴的帽子,惊喜得不行:“姐,你这帽子是不是那个漫威官方绝版啊,卧槽!你是怎么买到的?诶,你看这是男款,要不……送我呗!”

    姜颜开着车,冷冷淡淡:“滚。”

    “……”哼,冷漠的女人,姜辰委屈,开始撒娇了:“姐,看在我勤奋好学了六天的份上,借我戴戴呗?就一个礼拜,我炫炫就还你!”

    炫你妈。

    姜颜不为所动,修神给的帽子,你还想戴,你不如想屁吃。

    “你读书是为我读的吗?还有一个来月就高考了,你能不能用点心?上周的模拟考成绩说来听听。”

    “……”姜辰闭嘴了。

    日子突然就像回到了江迟修没有搬家前。

    平平淡淡的周末一眨眼就结束了,她又送了姜辰返校,离高考的最后一个月,据说不会再放假了。

    下车前,姜辰很不舍地说:“姐,接下来一个月你可就见不着我了。”

    那敢情好,“知道了,快滚吧。”

    姜辰:“哼,你没听出我的恋恋不舍吗?”

    “你是关里面了还是怎么的,要我给你送饭啊?”姜颜颇为嫌弃:“再说了,你是不舍我还是不舍游戏,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

    姜颜赶他下车:“赶紧的去好好学习!高考不是幼稚园测试,考不好小心咱妈扇你!”

    为了不被扇,姜辰分分钟溜了。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如往常,但姜颜愈发觉得无趣了。

    从前打打游戏上上网,也会看看书,听听英法广播,日子过得跟退休了似的自在,从没发现过无聊,可现在为什么会难熬……

    后来她想了想,大概是因为少了某个人,才会让她觉得度日如年。但赛前封闭训练很重要,所以姜颜一直没去打扰他,她不找,他好像也没任何动静了。

    姜颜只好自己数着日子,一天又一天,接近浑浑噩噩,觉得打游戏没意思,看书看不进,听歌听广播真聒噪,连吃饭都不香了。

    姜颜:我大概是只废颜了……

    但等待似乎有个临界点,熬过了那个点,会发现离目标日子越来越近了,姜颜又慢慢地可以了。

    江迟修说过,比赛前一天他会回来,而在他回来那天的前一天,是安然的生日。

    这天晚上,远洲包厢。

    因为她的生日秦路歌在基地训练,不能陪她过,所以安然正委屈地扑倒在姜颜怀里,泣不成声,夏夏在边上不停劝哄。

    姜颜很不理解:“哭啥?没有狗男人不是还有姐妹们吗?”

    安然止不住哭:“颜颜你不懂……”

    姜颜:“怎么的,姐妹们没有男人重要啊?”

    安然抽泣着,“呜呜呜……如果修神没陪你过生日,你难不难受?”

    这能一样吗?安然和秦路歌是正经情侣,而他们……

    姜颜有点丧气:“我和他还没个着落呢……”

    安然吸了吸鼻子:“骗谁呢?你俩要没着落,网上那些谣言都哪儿来的,老秦他们怎么就叫你嫂子了?”

    姜颜无奈叹气:“你都说了是谣言,谣言!”

    夏夏见她一脸正色,想了想,张大了嘴:“颜颜,你们不会……真是走肾不走心吧?”

    姜颜心里突然郁结:“心个屁,肾都没走!”不光肾没走,人都半个月没见过了!

    “怎么可能,我看人很准的,颜颜,江迟修如果不喜欢你,我夏夏两个字反过来念!”

    “???”

    被她们这么一提,姜颜发现自己越来越想他了,心里的思念就要决堤,她一把拿过酒桌上的高脚杯,咕噜一口闷了整杯红酒。

    安然和夏夏愣了一下,这姑娘丫的两口倒的酒量,一口闷了是想今晚睡死在这儿吗?

    姜颜和她们对视了两眼,“喝啊!”

    “……”

    一个感情路上的迷惘少女,一个生日没有男人陪的失望少女,一个啥事儿没有纯陪姐妹的少女,三个人一个小时前还是清醒的,一个小时后已经开始撒酒疯了。

    地上的红酒空了四瓶,仍在持续增加中,人也开始胡言乱语。

    安然晕乎乎的,“颜颜,我同意夏夏说的……修、修神不可能对你没感情!”

    “……那他为啥不跟我表白!大半个月了也不找我!哼……”姜颜埋在包厢的沙发里,有点撒泼。

    躺在地毯上的夏夏晃悠悠举起了手,“让男人表露心声!我……我有办法……”

    “啥?”

    “上他!”

    姜颜下一秒就砸了个枕头过去,夏夏一个闷声。

    “对,上他!”安然撑着脑袋,“他要是喜欢你,就把事儿直接办了!要不喜欢推开你,咱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没错,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姜颜在沙发躺平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彻了整个包厢,是安然的。

    “谁啊?!亲你妹的爱!不买房子不办保险不想了解!滚!你是什么玩意儿?来来来,远洲888包厢!狗犊子,你有种就来啊!”

    安然骂完扔了手机,还不忘呸一声。

    “然然……谁啊?”骂这么狠,夏夏好奇。

    安然眯着眼,嗤之以鼻:“一骗钱的,上来一句亲爱的,真是艹了,还问我在哪儿,要来找我□□,我呵呵!”

    “然然我发现……你跟颜颜学坏了,骂人越来越顺口了……”说完躺在地上的夏夏咯咯地笑了起来。

    亲爱的?□□?沙发上安静如鸡的姜颜忽然悠悠开口:“我说……那人不会是老秦吧?”

    安然:“……”

    果然,十分钟后,秦路歌十万火急赶到了现场,远洲888包厢内一片狼藉,三个烂醉的女人横七竖八地躺着。

    秦路歌倒吸了口气,今天他算是开了眼了,女人喝起酒有点可怕。他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三个人扶进了车里。

    开着车送她们的秦路歌看了眼后视镜,姜颜横躺在后座,“颜颜,早知道你也在,我就叫阿修一起过来了,他现在在家呢,我先送你过去?”

    车里三个女人都不省人事了。

    秦路歌拨了个电话:“阿修,没睡吧?”

    电话接通,那边的人声音慵懒,“什么事。”

    秦路歌:“我马上到你家给你送媳妇来了,不谢!”

    “?”

    浴室里水雾氤氲,热气缭绕,镜子里的身影朦胧模糊,江迟修刚洗完澡,只拢了件黑色浴袍,吹到一半的短发凌乱,不时嘀嗒着两下水珠。

    秦路歌没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让他有些莫名其妙,直到五分钟后,楼下门铃响起。

    以为是老秦到了,江迟修下楼开门,还在奇怪他特意赶回来陪女朋友过生日,怎么又过来他家了。

    江迟修开了门,这门刚一打开,就有个靠在门上的东西一个失力跌了进来,他下意识伸手抱住,于是那东西直直摔进了江迟修怀里。

    虽然她耷拉着脑袋,但刚才江迟修一眼就认出了她,疑惑她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江迟修唤了她一声:“姜颜?”

    怀里的人没反应,他往门外看了两眼,发现空空如也,他才反应过来老秦的话,看来他是送完人就溜了。

    “……”

    江迟修无奈叹了口气,关上门,垂眸看了她一会儿,眸底不自觉柔和了几分,半个月不见,上来就是这模样,看来是一点不乖。

    他低声:“你又喝酒了?”

    窝在他怀里的姜颜动了动,慢慢仰起头,眸光迷蒙,双颊酡红,眼睛水润润的,毫不避讳地盯住他看。

    “……修神?”她意识涣散,低低轻喃。

    江迟修静静注视着她,有些哭笑不得,半晌后才轻轻嗯了声。

    喝大了,酒精上头,后劲也上来了,姜颜觉得脑子越来越混沌,好像自己是在做梦,而梦里又梦到他了。

    “颜颜,上!上他!”

    “对,上他!上了他就知道他喜不喜欢你了!”

    “对!别怂!”

    安然和夏夏着两个酒鬼的话在耳边嗡嗡嗡。

    见她发着呆,江迟修扶住她的身子,“先去躺着,我去给你买醒酒药。”

    他刚准备扶她去沙发,结果刚才还一直呆愣不动的姜颜冷不丁对他张开了手臂,咕哝撒娇:“要抱抱。”

    江迟修怔住:“……”

    求抱抱的姜颜噘着嘴,羊脂般光滑的脸蛋红红的,清丽明美的姑娘,因为眸子里盛起的醉意,多了丝别样的妩媚。

    上回喝醉她明明安静得很,一会儿就睡熟了,没见过她这么活跃……

    男人一时没有动作,姜颜等不及他反应了,直接扑了上去,双手紧紧环抱上了他的脖子。

    江迟修一惊:“姜颜!”

    姜颜抱住他不撒手,周身女人的气息充斥着他,江迟修想拉开她,但醉醺醺的人像是力气都变大了。

    侧颈是她呵着的热气,他们的身躯很近,江迟修心中一动,理智地拉住她:“姜颜,你冷静一下。”

    脑子里盘旋着:冷静什么,上他!想不想知道他的心意了?!

    姜颜蓦地仰头看他,双眸朦朦胧胧,声音软软的:“我喝醉了……”

    江迟修轻哄:“我知道,你先……”

    眼前的人突然猛得凑了上来,话音戛然而止。

    江迟修蓦地僵住,诧异地睁大了眼。

    那一瞬间,她柔软的唇贴了上来,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唇上是她的温软,鼻息是她淡淡的清香和醉人的酒香。

    棠芯城城整理:  修神:为什么动不动就喝酒?

    颜颜(理直气壮):因为想睡你。

    ——————————————

    说加更就加更!

    我会不会被锁,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