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3章
    抱在他的颈上的手往下压, 让自己能更轻易地亲上他的唇, 姜颜第一次和男人这么靠近, 脑子一热就扑上去亲了他。

    清浅的淡唇覆上了他的, 却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只知道他的唇凉凉的,又好像慢慢开始有了温度。

    她意外的动作,让江迟修怔愣了好半晌,错愕过后,他一把将她拉开,沉声:“姜颜!”

    怕她酒后乱了套, 江迟修想让她清醒些,但被扯开的小女人微仰着脑袋,双眸润润的,咬着下唇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语气有点凶了,须臾后无奈放低了语气,温声哄着:“乖一点,去躺着。”

    姜颜发了会儿呆, 突然撒泼出声:“那你亲亲我!”

    江迟修:“……?”

    她捏紧了他的领子, 宽敞的浴袍因为她的拽动有些松散,男人漂亮的胸肌半现。

    姜颜似梦呓低喃:“你亲我……我就去躺着。”

    江迟修确定, 她是真的在发酒疯了。

    “酒醒了再说这句话。”静静凝着她的脸庞,语气略有些无可奈何。

    说完江迟修扣住她的身子,就要将脚步虚软的人往沙发上带, 结果某人蓦地抱紧了他,嘴上咕哝着什么,就是赖着不走。

    江迟修挪不开脚,目光在她红晕的脸上停留了良久,“听话。”

    可姜颜是铁了心,不亲就是不走,抱大腿也不走。

    僵持了好一会儿,江迟修垂眸,轻轻一叹,缓缓伸手捧住她的脸,静默望了她两眼后,他低下头,薄唇在她洁净的额上轻轻落了一下。

    也许是他亲得太温柔了,姜颜终于愣愣松了手,还沉浸着,不自觉就被他带到了沙发,结果她虚浮的脚步不小心一崴,顿时搂住江迟修的脖颈,而他也下意识地捞过她的身子护住,于是双双跌进了沙发,姜颜压在了他的身上。

    四目骤然相对,这一摔,她的目光介于涣散和清醒之间,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男人的肤色冷白,棱骨凌厉,面容总是淡淡的。

    她突然想释放他囚禁心底的野兽,看看他狂野的样子。顷刻后,她突然低下头覆上,这次不急不缓,在他的下唇浅吮,轻咬,像是在亲吻一件艺术品。

    江迟修眸光微跳,这女人完全是在挑逗liao拨,而他们之间咫尺的距离更是忽略不了,明知她是故意的,却还是逐渐沉醉在了其中,他眸色微深,按下她的后脖,不由自主地回应。

    夜色沉沉,整栋房子都是暗的,除了客厅的水晶灯烁亮。灯光下,温度越来越zhi热,呼吸间的纠缠越来越强烈,直到身上的浴袍敞了大半,他才反应过来,蓦地睁开眼,眸色瞬间清明。

    下一刻,江迟修突然推开了她,姜颜冷不丁被他从身上拉开,落入沙发内侧,思绪和呼吸都没缓过来,就见他眸色深谙锁定住她,呼吸很沉重,他哑声:“姜颜,你想清楚,如果现在要走,我当你没来过。”

    姜颜眼神有点恍惚错影,发愣不说话,像是对自己在哪,在做什么一脸茫然。

    见她半天没反应,江迟修暗自深深呼吸,稳了稳神,“你躺着,我去买药。”

    说完,他起身往楼上走,而姜颜独自在屋子里一动不动,目光略有些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江迟修将身上松散的浴袍换掉,再下来时,却发现客厅里空荡荡的。他扫了眼四周,没看见她,找遍了整个屋子,才意识到她出去了。

    一个喝醉的姑娘意识都不清,跌跌撞撞一个人在外面走,是嫌坏人不够多?江迟修拧了眉,急步出门。

    “姜颜!”

    夜深了,长曲的道路,唯昏暗的路灯半明不暗,视野之内无一人。

    没人回应他,江迟修心里一紧,快步绕着整个星河湾找了一圈,却连半点影子也没见着,等他找了一遍回到原地,她还是不在。

    某人有些火燎地心急,差点要去保安室调监控时,对面幢那栋隐在夜色中的别墅,二楼正对着自己的卧室,突然亮了。

    屋内的光晕映照下,窗帘上的那道熟悉的身影像是晃悠了两步后,在床上躺下了。

    很快,屋里的灯光又暗了,看着那处终于安稳平静,在楼下夜色中驻足良久的某人才缓缓舒了口气,回家了就好,但他心里不知为何有丝奇怪的失落感。

    第二天,姜颜一觉睡到了午后。

    她双目无神,靠在床头,在想自己大概是把二十多年的酒全堆在昨晚一次性喝了,她拍了拍脑门,酒后会变蠢是真的,她现在还糊涂着。

    手机丢在被子上,开着语音通话,听语气三个人都还赖在床上。

    盘丝洞(3)——

    夏夏打了个哈欠:“安然,昨晚来的真的是老秦啊?”

    有爱情的滋润后的安然语调上扬,轻松愉悦地嗯了声。

    夏夏:“老秦挺会的啊,千里陪你过生日,你昨晚电话里还那么骂他……他没生气呀?”

    安然娇娇媚媚地意有所指:“这不是后来被惩罚了嘛……”

    夏夏啧啧调侃:“哎哟哟,昨晚是谁哭得死去活来呢?”

    安然轻嗔,转移话题问:“颜颜呢,怎么不说话,又睡过去了?”

    姜颜情绪低迷:“……没。”

    夏夏:“颜颜咋啦?听着有气无力的。”

    安然不怀好意地笑:“还能咋了,昨晚累着了呗!第一次辛苦点很正常!”

    夏夏不懂了:“啥意思?”

    安然轻嘿:“老秦说他昨晚送颜颜去了修神家,你说啥意思?”

    夏夏顿然恍悟:“啊啊啊啊!颜颜你真上啦?!”

    姜颜面无表情:“……嗯。”

    夏夏:“哈哈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修神肯定对你有意思!”

    安然好奇心大盛:“怎么样怎么样!电竞男神那方面是不是也很强?!”

    夏夏打趣:“安然你节操呢?”

    “跟你们要什么节操?我早碎一地了,颜颜快说!”

    姜颜头疼闭了眼:“我怎么知道,我回家了。”

    “……嗯???”?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姜颜重复了遍:“他说了句话后我就回家了。”

    夏夏惋惜:“不是吧颜颜,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能错过了呢!”

    安然也觉得可惜,又问:“他说什么了?”

    “……我忘了。”他好像说让她走,当她没来过。

    “所以你们什么都没做?”

    姜颜沉默了会儿,做了……她好像亲了他,但是被推开了,所以他的意思是……拒绝了?

    姜颜身心疲惫地叹了口气,“做个球……”她失恋了……

    ……

    明天季中赛就要开赛了,而她居然听信了安然和夏夏这俩妖孽的鬼话,在这节骨眼上翻了车,她不仅去不成比赛现场,还有可能会被修神当作轻浮女子剔除粉籍。

    啊啊啊啊啊后悔!悔不当初!

    “不喜欢干嘛对我这么好……”姜颜自顾嘀咕,走到阳台透透气,还是感觉心被揪得紧紧的,蓦地哼声踢了脚躺椅。

    没过多久,她收到了江迟修的微信消息,脑补了一出出他要和她分道扬镳一刀两断的话语。

    给你五百万离我远点。

    莫挨我,这是另外的价钱。

    我不喜欢你,因为你发的语音太长了。

    ……

    手抖了抖,姜颜点开——

    【JCX:明天中午12点,久松体育馆门口等我。】

    姜颜不太敢相信:“……”

    季中赛明天下午2点在久松体育馆开赛,修神的意思是,还会带她去吗?

    姜颜突然有点想哭,他真的是个包容万物、言而有信的人间甜爱豆!就算他今后要和自己形同陌路,她也要粉他一辈子!

    正要热泪盈眶地回复他,姜颜忽然又转念一想,不对,她不能再沉迷了,再纠缠不清,她一定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万一再做出什么孟浪之举,那简直就是丢脸的平方。

    盯着微信页面看了好一会儿,姜颜抿了抿唇,退了出去。

    算了,不回了,等看直播吧,默默替他清理杠精也挺好,哀叹一声,姜颜在躺椅躺下了。

    站在落地窗前,男人身形颀长,透过明亮的窗,望着正对面的阳台。

    他不禁皱了皱眉,明明看见她在玩手机,而且平常都是秒回,为什么这次这么久了他还没收到回复?

    江迟修静静垂眸,拇指的指腹缓缓摩挲了下自己的唇,像是唇上还残留着昨夜某人的余温。

    他想,如果不是怕她酒醒了后悔,那他们昨晚就……

    *

    说不回复就不回复,姜颜说到做到,但是这天12点,她很没骨气地准时准点出现在了久松体育馆门口。

    姜颜反复告诉自己,她只是来看比赛的,她只是单纯来支持TG的,绝对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嗯!

    久松体育馆门口,警戒线围开了一条通道,以便各战队队员进出。

    体育馆门口人很多,大部分是抢不到观众席门票的粉丝,还有不少娱乐记者和摄影。粉丝们举着应援牌守着自己的爱豆,如果不是有保安拦着,痴狂的他们一定会冲破警戒线。

    姜颜穿着小衬衫铅笔裤,头上是江迟修的那顶帽子,她在人群最外边。

    “快看快看,POP来了!”

    “啊啊啊White欧巴加油!”

    在中国,POP的粉丝也不少,大部分是粉White,就像在韩国,江迟修的粉丝也不少一样。

    场馆外,所有人都在为POP痴迷呐喊,只有姜颜在心里吐槽,特别是那个朴成宇。

    有时候冤家总是路窄,POP的成员刚进去了场馆,紧跟着TG的专车就开到了,粉丝更加疯狂,有喊修神的,有喊老公的。

    两大顶级战队直面,又是营销号蹭热度的好题材。

    听见她们在高呼修神,最外圈懒散坐在石桩上的姜颜立刻精神了,站直了去看,却发现人头攒动,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修神啊啊啊啊!!看我!”

    “修神!老公!!!”

    “崽崽妈妈爱你!!”

    虽然半个月了绯闻热度还在,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江迟修的粉丝人气。

    粉丝的狂热之外,突然有个不合群的声音穿插了进来——

    “修神,请问你有圈外女友是真的吗?你和盛夏传媒的小屠夫又是怎么回事呢!”

    是某娱乐报记者,还有他努力伸来的话筒。

    他这么一提,其他记者也都大了胆,纷纷问出了一系列问题。

    “修神方便回答吗!”

    江迟修刚下车,就先不动声色四周扫视了一圈,没有看见某人,微拧眉敛了眸,对耳边噼里啪啦的声音甚觉聒噪,他冷冷淡淡:“不方便。”

    记者们并没有察觉到他今天情绪不太好,还是不依不饶,挡着路一个劲地追问,终于江迟修神色一凛。

    他不耐烦冷声:“让开。”

    TG其他人都愣了,崽崽他们来之前做足了应对各种问题的准备,可他们居然没料到队长这么刚……

    他们忙替他解释。

    66哈哈一笑:“赛前没有这个环节,比赛后会有专访,有问题到时候再说哈!搞错顺序的小皮鞭伺候哦!”

    崽崽开玩笑调节气氛:“你们可以先问我啊,我方便回答!”

    记者们也会看脸色,有台阶就下了,顺势采访了他们几个问题。

    而江迟修漠然站在原地,众目睽睽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放在耳边半晌似乎是没人接,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放下手机,径直走向场馆。

    在记者面前聊得不亦乐乎的其他人见他走了,也连忙跟了上去。

    场馆正堂外是透明玻璃门,江迟修进去后,姜颜才透过玻璃门看到他,他正好也回了头,但似乎并没有看见自己,三两步就走远看不见了。

    姜颜跑了两步贴上玻璃门,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视线。

    修神是不是以为她不过来了?姜颜好气,早知道昨天回复他了。

    姜颜在玻璃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悔恨自己昨天的较劲,正气馁的时候,手突然被人牵住,她下意识立马想抽回,却被握得更紧了。

    姜颜甩过头,差点骂出口,但看见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后瞬间静止了。

    男人的帽子压得很低,戴着黑色口罩,对着她嘘了声,在她还错愕时,拉住她往另一个方向悄无声息离开。

    姜颜怔愣着任由他牵着自己走,看着面前只隔了半步的男人的背影,姜颜迟迟缓不过神,他换了队服,是特意出来接她的吗?

    江迟修握着她的手,一路快步走到场馆不开放的后门,崽崽、66、阿非和老k都等在那里。

    “嫂子好久不见呀!”

    “颜妹你来啦!”

    他们都笑嘻嘻的,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队长刚才情绪不好,原来是没看见嫂子。

    江迟修方才一进来,就看见凑在玻璃门上的某人,下一刻就脱了队服外套,带上帽子口罩后就往后门走。

    昨天一整日都不回他消息,刚才也不接他电话,他心里就莫名地烦躁,直到刚才看到她过来了,心情才终于缓和,否则这比赛都好像都没什么意思。

    江迟修从兜里拿出块挂牌,是TG内部人员的入场证明,他将证明牌挂在姜颜的脖子上,声音一如既往地低缓磁性:“等会儿凭这个进内场,位置在第一排。”

    姜颜一动不动低头站了会儿,突然不声不响取下挂牌,挂到了他的脖子上,没有说任何话。

    江迟修不明所以,而姜颜却一直低垂着头不看他,抿着唇,像是有小情绪。

    他疑惑了一瞬,再次将挂牌挂到她的脖子上,下一刻就被她伸手挂了回来。

    “……”

    江迟修沉默了,她是在跟他闹脾气吗?

    看着这两人一来一回,边上四人面面相觑,队长这是又惹嫂子生气了?

    棠芯城城整理:  修神:别闹

    颜颜:哼

    TG队员:队长,火葬场了解一下

    ——————————————

    被锁章支配的恐惧,所以今天早点发吧,锁了我还能早点解……

    今天也算半个加更了对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