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4章
    气氛突然就压抑了, 甚至还有点小紧张。

    66悄声曲肘怼了下身侧的崽崽, 递给他一个眼神, 情形走势不太乐观啊……

    崽崽立刻就懂了, 扬着笑暖场:“哈哈哈颜妹你别担心,没有入场证队长也进得去,而且我们下午就一场比赛,很快就结束了,你在观众席等队长来找你就好啦!”

    姜颜斜睨他一眼,没出声。

    崽崽以为她还是不放心,于是取下自己脖子上的挂牌, 笑嘻嘻地上前一步:“不然……用我的吧?”说着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挂牌挂到了姜颜的脖子上。

    牺牲自己,造就兄嫂,他很骄傲。

    但他似乎很快就遭到了某人对他插足的不满。

    崽崽还想说什么,视线无意撞见江迟修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突然心里有点发怵,嘴角的笑容慢慢憋了回去。

    姜颜当然是想要江迟修给的,但奇怪的心理一作祟,就没说什么。

    要崽崽的, 不要他的?

    想到她这两天突然不搭理自己, 烦躁的心情又上来了。江迟修板着脸,利索地将她脖子上的挂牌取了下来, 直接丢回了崽崽的怀里。

    崽崽感受到了他冷峻的眼神,缩了缩脖子,没敢再说话。

    脖子上的挂牌被他一下拿掉, 姜颜莫名,微微抬头,就见他垂眸盯住她,面色阴沉:“电话为什么不接?”

    “……”电话?

    他拧眉继续:“昨天微信怎么也不回?”

    姜颜抿抿唇,他根本就是明知故问。

    见她就是不说话,江迟修低叹:“……在生我的气?”

    “……”

    是在生气吗?

    她应该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粉丝和追星了,她似乎想要的更多,被拒绝后她发现自己比私生的心思还要过分,现在想重新做回普通的粉丝而已吧,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她还想看着他夺冠呢……

    姜颜摇了摇头。

    江迟修的脸色这才舒缓了些,随后他又把自己的挂牌挂回了她的脖子,以为她不会再推绝了,谁知姜颜还是把挂牌还给了他,然后故意针对一般,抽走了崽崽的挂到自己的脖子。

    某人刚松的眉又皱了起来。

    崽崽瑟瑟发抖:这次可跟我没关系……

    “我入场了。”

    姜颜闷闷说了句,下一刻就侧身快步走开了,而她身后的气压越来越低。

    众人:“……”给队长甩脸子,嫂子威武!

    小心窥视了眼他们脸色无比难看的队长,随后他们一句接一句地干笑平抚。

    最后崽崽小声:“队长,女人说没有就是有,今天比赛结束了还是好好哄哄……”

    缄默半晌后,江迟修冷着脸:“你们是来比赛的?不是就回去!”瞥了崽崽一眼,补了句:“尤其是你!”

    江迟修离开的背影阴沉沉的,比赛重要,他们不再拖拉,很快跟了上去,经过崽崽时——

    老k:“兄弟保重!”

    阿非:“崽哥,以后别骚这么明显了。”

    66:“早让你做个人吧,就是不听,哎……”

    “……”崽崽哭唧唧,队长自己还来把妹呢,他一片好心怎么就被盯上了!

    *

    久松体育馆内场。

    姜颜入场早,在座位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季中赛才开始,但赛前除了无聊的cosplay开幕式表演,还有主持人和解说的一顿瞎bb,她一点也不感兴趣。

    于是当所有人都挥着荧光棒,举着应援牌呐喊的时候,姜颜翻出了手机打发时间,那时她才发现,一直放在包里的手机一个多小时前有个未接电话。

    是江迟修的。

    姜颜看着手机屏幕,轻轻咬了下唇,沉默片刻后还是当做没看见无视了。

    因为是第一排,姜颜又低着头看手机,没注意到这时有个人从她身前经过,随后在她左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参加季中赛的队伍,都是每年春季赛各自赛区的冠军,这虽然是全国十二个赛区春季赛冠军的友谊赛,但是强强对抗,还是很有看头的。

    舞台灯光绚烂,激昂的开幕音乐响彻整个场厅,而观众席应援棒的荧光不停挥舞,接下来是所谓的赛前表演,说白了就是一群浓妆性感的网红和主播cosplay游戏英雄,衣着很凉快地搔首弄姿。

    台下男观众们呼声高涨,在他们眼里她们是宅男女神,在姜颜眼里就是妖魔鬼怪。

    “真漂亮!一个个前凸后翘的,床上一定很得劲!哎哎,反正有路子,要不咱结束了去约一个?不过你家那个妹子也够可以的了……”

    “呸!别跟老子提她,分了!”

    “分了?什么情况啊?不上回还看你俩好好的吗?”

    “切,十个妹子九个躺,还有一个上分婊,老子给她上了王者,她因为江迟修跟我闹,真特么贱!”

    身后那排,有两个男人一人一句,声音不太小,入了姜颜的耳。虽然污言秽语难听,好在前两排是专座,人也只有寥寥几个,其他人也没听见,可偏偏他们遇上了姜颜。

    实力王者姜颜最听不惯这种诋毁女人的话,躺?上分婊?她能一个人打哭你们一群装逼的臭男人!

    而且当着她扯上修神,就是他最大的错。

    “轻度弱智就赶紧回家吃药,变成重度智障可就没救了。”姜颜慢悠悠侧过头,白了眼后面的人。

    突然被骂,男人莫名其妙,刚要发作,看清她的脸后诧异:“是你?”

    姜颜这才睨向他,随后毫不掩饰地厌烦皱眉,于道?

    边上另一个男人低声问:“道哥,你认识?”

    “不认识,”姜颜先回答,之前是给夏夏个面子,现在她一点不留情:“谁认识这么个歪瓜裂枣,杂交面相。”

    于道脸色乍青:“老子招你惹你了?”

    “就看你不爽怎么了?solo?长歪了不是错,你老实点不行吗,非要出来吓人?”姜颜眉宇间尽是厌恶,骂完于道也不忘另一个:“还有你,约妹子之前想一想,自己达到国际长度了吗?发|情了去狗窝,别在这恶心人!”

    好在人少,不然她这番言论就是热搜预定。

    “妈的你什么意思啊?!”

    “抱歉,我朋友开玩笑的。”

    就在两个男人被气急了,突然,边上有一道温朗又蕴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他们闻声侧眸去看,男人慢悠悠摘下墨镜后,他们都吃惊了——

    White?!

    White笑了笑,比了个噤声,压低嗓子:“给我个面子。”

    没想到能亲眼见到White这般人物,他们的气一下就消了,接着哈巴狗似的凑近:“White,能签个名吗?”

    White将墨镜戴了回去,笑笑:“Ok.”

    White在他们衣服上签完名,将笔还了回去,他们得了便宜,也知道场厅不能闹事,就没再计较了。

    姜颜盯着坐她左边的那人,语气不太和善:“你怎么在这里?”

    White闲闲往嘴里扔了颗口香糖,往她边上靠了靠,隔着薄薄的暗蓝色镜片看她:“我坐这儿十来分钟了,你光顾着玩手机。”

    姜颜不想搭理他,回过头看着舞台,不冷不热:“这是TG内部人员的位置,麻烦你往边上挪挪,谢谢。”

    笑容从他嘴角扬起,他放低声音:“我牺牲自己替你解围,你怎么还对我这么冷漠?”要知道他从不给这种人签名的。

    姜颜扯唇假笑:“戴墨镜看比赛,你是嫌自己视力太好吗?”

    White意味深长:“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看比赛的?”

    不看比赛你坐这干嘛?来吸收天地灵气吗?傻逼。

    姜颜宁愿看台上的人跳舞也懒得回应他,White笑了声,又说:“你这么多骂人的话,哪儿学的?”

    “你管我!”

    舞蹈和开场终于结束后,主持人宣布了比赛开始,话筒就交给了现场解说。

    比赛的分组都是事前抽签决定好了的,分为AB两组,今天是A组战队六进三的比赛,而第一场比赛就有TG,所以现场观众都兴奋不已。

    TG在A组,POP在B组,按照以往的成绩,他们分别是AB两组的第一并没有太大的争议。

    解说介绍了比赛规则后,就请了第一场比赛的两支队伍入场,台下呼声此起彼伏,等TG上场时,粉丝都像炸了般嘶吼。

    TG的红色队服异常醒目,江迟修从右侧舞台走出来,姜颜就一直静静注视着他,而他目不斜视,带着对员径直入座,台上宽曲的电脑屏幕挡住了他的脸,姜颜才看向大屏,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幕。

    从前都是在电脑上看他比赛,每个切到他的直播镜头,姜颜都会截下来。他的肤色是冷白的,轮廓深邃,在镜头前,他的表情总是很寡淡,对一切都不为所动,像是不近女色的禁欲君王,那时姜颜就在想,他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子,可事实证明,他是真的禁欲,至少对她是。

    大屏的镜头不断转动,偶尔会扫到观众席。

    “诶?我刚看到颜妹了!”崽崽的视线从大屏上收回,扭回头,疑问:“边上好像坐着个男人,那不是咱们的位置吗?”

    江迟修有自己的按键习惯,正在调试电脑时,闻声鼠标一顿。

    男人?

    他淡淡往抬下看了眼。

    66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崽崽立刻闭支支吾吾改口:“看、看错了看错了……”

    很快,比赛开始了。

    虽然知道TG能赢毫无疑问,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预热交手的友谊赛,TG打得是杀气腾腾,更准确点,应该说是江迟修一进游戏就开始了一场屠杀,好歹是各自赛区的冠军,却被江迟修快又猛的节奏打到10分钟就结束第一局。

    连解说都诧异,季中赛也算是小半个全球赛了,10分钟结束游戏实在是夸张。

    “修神今天的进攻意图很明显啊,一开局就节奏起飞,是一点机会都不留啊!”

    “哈哈,修神是不是有急事,想快点结束比赛?”

    解说调侃。

    第二局开始前的短暂休息间隙,崽崽凑近边上的66耳语,像是心有余悸:“队长今天怎么打这么猛?我好多次差点没跟上,我觉得我要没跟上,他肯定会捶我!”

    66窥了眼首座的江迟修,他微抿着唇,侧脸线条凌厉,看着电脑似有些不耐烦。

    66大胆猜测:“大概因为你说……嫂子边上有男人……”

    崽崽:……我又自作孽了吗?

    第二局开始,姜颜在台下依旧看得很认真,尤其是大屏幕切到江迟修的操作画面,他入侵对方野区,被三个敌军包围进退两难时,姜颜不自主地就紧锁眉头,捏拳坐直了,在他1v3丝血反杀后,台下一片欢呼雀跃,她才松了口气,唇边漾出清甜的笑。

    今天的江迟修下手特别狠,节奏气势汹汹,果然第二局也结束得很快。

    是bo3的规则,所以TG以2:0赢了,极速结束了对局,台下都在为修神一如既往的实力欢呼呐喊。

    边上那人笑得很甜,White默默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轻笑开口:“这么喜欢他?”

    姜颜偏过头看他,唇边的笑意还没收回,又听他语气似是玩笑,又有些正经:“我也可以啊,你要不要也喜欢喜欢我?”

    “???”

    “这是我的位置,麻烦让让。”

    姜颜还没来得及骂他,男人冷彻骨髓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闻声,两人都抬眸去看。

    姜颜一愣,站在她跟上的男人虽然戴着口罩和帽子,但是他的声音和眼睛,足以让姜颜认出他了。

    江迟修揭下口罩,双眸漠然,一瞬不瞬地盯着White。

    White眸中掠过一丝诧异,又很快隐去,短暂的沉默后,慢慢起身,倒是友好地笑了笑:“抱歉,修队。”

    随后,他往边上让了一步,江迟修淡淡说了声谢谢,在姜颜边上的位置坐了下来,动作极其自然,好像坐在姜颜身边是理所当然。

    White了然一笑,悠闲走了两步,坐到了姜颜右边的空位,又故意对她温声说了句:“不介意我坐这儿吧?”

    她右边的位置属于另一个战队,江迟修不动声色往右边瞟了眼,眉间都皱成了川字,空位这么多,POP也有专座,就非要坐她旁边?

    姜颜咬牙低语:“我介意,行吗?”

    White却勾唇笑了声:“恐怕不行。”

    故意挑衅吗?

    “姜颜!”江迟修突然喊她,语气很沉,有些不悦。

    听见他叫自己,姜颜回过头,“嗯?”

    江迟修肃容,他这么快结束赛事,就为了早点过来找她,刚才走来的时候,居然看到她对别的男人笑那么甜?现在还在和他窃窃私语,当他死的吗?

    棠芯城城整理:  White请求加入修罗场。

    江迟修:女人和第一,你都别想要。

    ——————————————

    我突然想化身后妈,让修神追到吐血→_→

    然后还有,那个给我预收投霸王票的小甜豆,预收不能回复,但是我看到了啦!!么么么~我不会咕咕的哈哈哈!亲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