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5章
    她和White很熟?

    江迟修绷着脸, 语气生硬:“认真看比赛。”

    “……?”姜颜瞅了他一眼, 有点懵, 离下一场比赛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呢, 现在中场休息,大屏幕放的是赛季主题歌,哪儿来的比赛……

    但她没多问,低低吐出一个音节:“哦……”

    接着两个人都默默地盯着大屏幕,一动不动。

    身后有人突然出声:“道哥你拍啥呢?”

    于道立刻压着声音骂他:“闭嘴!”

    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姜颜皱了下眉,总觉得这个于道又在作什么妖, 她垂眸想了片刻,对江迟修温温吞吞说了句:“我不想看了……”

    江迟修侧过头看她,一瞬后边戴口罩边起身:“好,我们走吧。”

    说完,他已经站在她面前等着了,姜颜仰着头和他对视了一眼,反应过来后立马挎上小包,站起身。

    出于礼貌, 江迟修朝White点了下头示意, White回应了个淡笑后,江迟修顺势握住了姜颜的手, 连发愣的时间都不给她,就自然而然地牵着她往出口方向离开。

    White的视线静静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等人走远了, 才不动声色收了回来。

    姜颜跟着他的脚步,被他牵着横穿过黑压压的场馆,数万双眼睛盯着,难免显得高调。

    姜颜想抽回手,却被他握得更紧,她无奈和他低语:“修神,这人太多了……”

    而跟前的人却只是毫不在意地嗯了声。

    姜颜继续提醒:“我们从TG的座位出来,而且你刚才还摘口罩了……”

    走到某个安全出口外,场厅的嘈杂喧嚣瞬间隔绝了,楼道里空荡荡的。

    停下脚步,江迟修回过身,目光注视着她:“所以呢?”

    “……”他的理所当然,让姜颜怔了一下,她缓了缓神解释:“万一被有心人拍到了……”

    “你觉得……”他突然出声打断,望着她的眼睛,声音不轻不重:“和你再被拍到一次,又会怎样?”

    “……”

    姜颜诧异于他的无所谓,他们如果再被拍到一次,那明天的营销文案一定就是他恋情坐实,到时候再澄清就没人会信了。

    江迟修眸色深了深,看住她:“姜颜,那天晚上……”

    “对不起。”姜颜很快出声。

    男人一双极具深意的眼睛盯着她,姜颜眼神有些闪躲,低着头只敢看自己腰间黑色的软皮小包,暗自深吸了口气,小声:“那天我喝醉了……不是故意的,我跟你道歉。”

    一听这话,江迟修突然觉得嗓子干干的:“只是喝醉了?”

    姜颜垂着头,点了点。

    顿了半天,他才沉声,没有任何情绪:“嗯。”

    他应了声后就不说话了,楼道里静得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让她有一种沉沉的压迫感,姜颜甚至不敢发出呼吸的声音,开始想要逃避他:“那……我、我先回去了。”

    江迟修依旧紧盯着她,一时间心乱如麻,“……好。”

    姜颜又低又快说了声再见,几乎是想要逃走,越过他身侧,刹那间却被他一把拽住了手腕,姜颜心上一跳,抬头看他。

    而某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眸对上她的视线,缓声:“我送你。”

    江迟修是坐TG的专车来的,并没有开车,体育馆人太多车位难找,所以姜颜也没有开车。这个点,天微暗,上班族陆陆续续下班了,路上车辆来往有些拥堵。

    出租车上,两人并肩坐在后座,却毫无交流,望着窗外,各怀心事。

    司机师傅偶尔感叹两句水泄不通的路况,偶尔吐槽前方的车辆乱开,也不知道是在和他们攀谈还是习惯性自言自语,总之两人谁都没回应。

    直到江迟修的手机响起,司机师傅才终于听见了后座的乘客说话。

    66:“队长,你和嫂子去哪儿了?”

    电话放在耳边,江迟修视线不离窗外:“回家。”

    “怎么不吃饭就走了啊,”66惊讶了一瞬,随后又问:“反正晚上没咱们啥事儿了,要不我们买点吃的去你家?”

    他原本只是来送姜颜的,很快就会回去,但按照这道路情况,估计来回得不少时间,想了一下,江迟修随口应了声,然后挂掉了电话。

    久松体育馆到星河湾并不算远,正常车速只需要半个小时而已,但这路一堵,整整开了一个小时才到。

    姜颜觉得这是此生最漫长的一小时了,一路上她都提着心,早知道要这么久,之前就应该直接拒绝了让他送。

    下了车,姜颜很官方地和他说了句道别的话,随后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家门,而江迟修也没阻拦,慢慢转身往自己家走去。

    大概七点的样子,66崽崽他们提着大袋小袋上了江迟修家,除了披萨烤翅,还有各种下酒菜,啤酒烧烤花生米,一样都不少,看样子是接下来两天没有TG的赛事,他们准备疯嗨一整晚了。

    江迟修换了身黑色宽松休闲服,给他们开了门后,就倦懒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神情淡淡的,和在厨房闹腾的几个人截然不同。

    66突然走出厨房,朝着背对的江迟修大声问:“队长,嫂子吃辣吗?”

    闻声,江迟修不禁皱了眉。

    等了半晌没见他回答,以为他看电视没听见,66走近又问了一遍,“队……”

    江迟修有点不耐烦:“她不在。”

    66不解:“啊?不在啊……嫂子家不就在对面吗,要不我去喊她?”

    江迟修心里五味杂陈,语气有些躁:“弄你们的。”

    66听出了事情的不妙,闭了嘴,蹑手蹑脚回了厨房,跟他们压着嗓子回报:“哎哎,队长和嫂子,好像闹僵了!”

    他添油加醋地将刚才江迟修的神情和话复述了一遍,并且增加了不少文学修饰。

    其他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崽崽:“啥?敢情打完比赛,队长一溜烟就去了观众席,还是没把人哄好?”

    老k叹了口气:“看来还是得我出马。”

    阿非:“k哥你悠着点,难不成你还想整五瓶fourloko吗?”

    老k摸了摸小平头:“也不是不可以……”随即就遭到了其他人的唾弃。

    “瞧瞧你们,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老k嫌弃地指了指他们,提问:“成人社会讲究的是什么?”

    他们齐齐摇了摇头。

    “是合拍!”他两掌一拍,别有所指,听得他们一愣一愣的,老k继续:“又为什么都说夫妻两床头吵架床尾和?”

    他们又齐齐摇了摇头。

    老k啧啧几声:“怪不得一个个单身狗,自己好好领悟领悟。”

    “不是……k哥你说一大堆,你不也还是狗吗?”

    “没错。”

    “就是。”

    老k:“……”

    崽崽想了想:“要不……咱一起去劝劝队长?”

    三分钟后,四个人拎着啤酒走向了客厅。

    江迟修依旧搭着腿,黑色衣衫单薄,看着电视眼眸微敛。

    他们无声走进后,眼神激烈交流了一番,最后老k咳嗽了声,没事儿人似的开了罐啤酒递给他,笑:“队长!”

    江迟修面无表情,不紧不慢地接过。

    随后他们纷纷顺势在他边上坐了下来。

    踩地雷这种事,总是崽崽这倒霉催的先去探探路:“咳,队长,以我过往的感情经历来看,女人这种生物,千万不能冷战,她们是越挫越勇,越战越冷,那是相当的可怕!”

    江迟修微仰头喝了口啤酒,闻言拧了眉,莫名其妙地看他。

    老k接上:“狗崽子这回倒是真相了!女人还真是这样,你要是对她冷漠,她能超级加倍还你,但你要是越疼她呢,她就越可爱!所以咱得宠,当个小祖宗养着!宠到她生活不能自理,离开你就是废人一个!”

    江迟修:“……???”

    阿非:“我觉得呀,哄女孩,动嘴动钱动心,一个都不能少。”

    66:“我看嫂子这回是真生气了,咱得有点诚意才行啊,要不……试试那些追女孩的套路?”

    老k摇头表示不赞同:“我觉得不行,那些套路用第一次叫真诚,你要敢用第二次,信不信她反手就是一巴掌骂你敷衍不上心,到时候更说不清!”

    老k这番话,打开了他们的慧根,不愧是情场老司机,此话有理,队长人都睡到了,老夫老妻的这些套路肯定都用过了。

    四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江迟修听到后面算是明白了,要是往常,他一定会骂他们胡言乱语,但这次他却没有。

    江迟修半垂眼帘,修长的手指缓慢摩挲着易拉罐边缘,冗长的安静后,他淡淡出声:“说说看。”

    四个人都一脸茫然,说啥?

    只听他们的队长不急不缓,声音沉稳。

    “追女孩的套路。”

    “……”他们都惊呆了!

    卧槽!队长不知道怎么追女孩?难道他追嫂子的时候都没套路过?妈的,长得帅待遇就是不一样!艹,羡慕嫉妒恨!

    震惊了片刻后,66先试探:“写情书?我十拿九稳,就差你一吻那种?”

    崽崽灵光突现:“买吃的啊!女人最容易被吃的收买了,什么蛋糕啊奶茶啊零食啊,一股脑全堆到她面前,我就不信她还能无动于衷!”

    阿非:“还有情敌!歼灭一个是一个,追到手的几率逐渐提升!”

    老k抖着腿:“女人嘛,花钱就对了!送包送衣服送化妆品,最后上交工资卡,老铁没毛病!”

    他们一人一句叽叽呱呱,后来边吃边喝,这个话题越聊越嗨,说到了凌晨。

    他们喝得都来不及去客房,直接在沙发睡得横七仰八,最后只剩江迟修一个人清醒着,他难得耐下心听他们瞎bb这么久。

    江迟修从楼上抱了几条毯子下来,丢在他们身上后,回了自己房间。

    他喝得不多,微醺而已。

    凌晨三点的天,夜色很深,宽敞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昏黄的落地灯。

    江迟修半眯着眼,慵懒陷在软皮躺椅里,借着窗外淡淡的路灯,望着那早已深眠的方向。

    静默望了良久,他若有所思般,缓慢翻转着手机的指尖顿然停下。

    昏暗的卧室,屏幕的光亮下,他的轮廓如勾勒,双眸深邃沉稳,手指不急不迫落下手机屏幕上,发出了条微信。

    这个时间点,再过两个小时,都可以起床了,谁还醒着,但他没想到那人回复得很快。

    【姜辰:迟修哥?】

    江迟修顿了顿,奇怪他一个学生为什么还不睡,很快又收到了姜辰的新消息。

    【姜辰:嘿嘿我刚醒!不知道为啥,总觉得今晚天将降大任于我,然后就睡不着了!我一定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哎~】

    江迟修只是发了一句,他就有的没的回复了一堆。

    【姜辰:对了,迟修哥你刚发我啥来着,我一不留神删了对话框没看见……】

    暗灯下的影子一动不动,沉默十几秒,江迟修又重新发了一遍。

    【JCX:你姐喜欢什么?】

    【姜辰:我姐啊……】

    那边像是思考了一会儿——

    【姜辰:她喜欢吃!人送外号姜觅食!自打我有意识以来,她每天半夜都会去厨房搜吃的,不过现在克制了不少,可能是因为过了22岁后容易胖,所以她的频率减少到了大概一周三次哈哈哈哈!】

    江迟修唇角不经意勾起,他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女孩子这么能吃,腰还那么细。

    像是在应证着什么,他刚才一直望着的那方向,某人卧室的灯突然亮了,看来是深眠的人醒了。过了一会儿,楼下客厅的灯也亮了。

    江迟修嘴角的弧度加深了些,果然……是去觅食了吗?

    如果这时某人能看到,她会发现,男人此刻的目光很柔和,是那种由心而发、不加克制的温柔。深夜里他眼底那懒散的柔情,会让每个女人都心动。

    江迟修垂眸,又发了条微信。

    【JCX:还有呢?】

    【姜辰:我姐她以前最讨厌穿裙子,也不爱捣拾女人那套,但是不知道为啥,她现在又是做头发又是穿裙子,有时候居然还穿高跟鞋,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成天化妆……我都怀疑她被附身了……】

    【姜辰:还喜欢什么别的……我得再想想……不过,我姐她怕下雨天开车,每次半路下雨了,她一定会靠边等雨停,还有还有,她最最害怕的,就是恶劣的天气,像打雷暴雨这种就不用说了。】

    【姜辰: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性格为啥会怕这个,但她从小就这样了。】

    【姜辰:对了,迟修哥你问这个干嘛?】

    江迟修眉毛微紧,想起那次从日料店回家,他坐在副驾驶上,下雨了,她还开了那么久……

    棠芯城城整理:  恶补了这么多——

    修神请开始你的表演。

    ————————————

    今天就想说一句,好冷!!!哆嗦着码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