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7章
    愣愣回到屋子里的姜颜, 低头看了看挂在胸前的入场证, 扫了眼堆满客厅的零食, 又往餐桌上望去, 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跟这个世界脱轨了。

    怪事天天有,今天为何特别多?

    她稍作犹豫,打开了微信。

    盘丝洞(3)——

    【朕坐拥万里姜山:你们说,有人突然给你开通亲情代付是什么意思啊?】

    【小可爱夏了夏天:谁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怎么就没人给我开通呢,我这儿有个清空购物车的好机会啊!】

    【安心不安心:颜颜,是不是有人骚扰你,想把你当小三包养?艹, 糟老头子坏得很!把他号码发来,等姐们这里解说结束了帮你喷死他!】

    【小可爱夏了夏天:啊?当干爹那种?靠,咱们颜颜差钱吗?用红色毛爷爷砸死他,妈蛋!】

    【朕坐拥万里姜山:???你们拆解能力是不是牛逼得过分了?】

    她们这不叫脑洞,简直是黑洞,姜颜虽然对江迟修的举动满腹疑问,但也不指望能从她们那儿问出什么了。

    填饱了肚子,她左右无事, 于是翻开某本未看完的书, 窝在沙发上,入眼是密密麻麻的法语。

    专业语言对她来说再顺眼不过, 可此刻她怎么也看不进去,视线是落在书页上,但思绪却不听使唤地丝丝缕缕往别处飘了去。

    胸前的塑封挂牌做工算不得多精细, 纤柔的手指还是忍不住一直轻轻摩挲着,一遍又一遍。

    姜颜想着什么,枕在沙发的软扶边上,慢慢就入梦了,手心捏着某人的挂牌。

    C市的气象预报一向很准。

    前一刻还是万里晴空,转眼就失了颜色。

    房间里黑魆魆的,窗外有风呼啸而过,一阵又一阵,席卷着空旷道路上的尘土,一地凄凉森寂。

    厚重的乌云压下来,沉沉的阴郁,是要有一场不善意的暴风雨了。

    沙发上的人睡了挺久,直到疾风声声入耳,她才恍惚醒来。

    不过下午三点钟,天色已如傍晚,姜颜睁开眼,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等她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四周阴沉的压迫和死寂让她一窒,没作多想,姜颜立刻就去开灯。她有些急,几乎是跑着去的。

    屋内暗如深渊,她伸手啪嗒按下开关,刺目光芒乍现的同时,一声惊雷的轰鸣骤然响彻天地。

    这声惊吓,姜颜蓦地紧闭了眼,浑身一颤,呼吸开始略微地急促了起来。

    外头风很大,阵阵激荡,像厉鬼在哭,姜颜轻轻吸气,她想,自己必须要找点事情做了。

    *

    “啧啧啧,这天暗的,跟阴曹地府一样,不知道是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66感叹了会儿窗外的景象,踱步回沙发。

    懒懒躺着的崽崽:“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66捡起一个抱枕就往他脸上砸:“呸,你这是佛家的!”

    “……那不然叫啥?”

    “呵,无量天尊!”

    “……”

    难得清闲不用训练,他们打了一下午牌,现在懒懒散散各自靠躺在沙发上。

    阿非的视线从窗外转回,慢悠悠:“又是一年台风活跃季。”

    说到台风,老K忽然有感,倏地坐起来:“哎,你们记不记得十多年前的云娜?靠,14级超强台风,当时给老子吓得在床底下躲了一夜!”

    小平头大男人蜷缩在床底下,这话一停,其他人都开始哄笑,嘲笑他怂。

    “???”老K半点没开玩笑:“云娜你们都不知道?那时我在老家,台风登陆那天晚上,隔壁邻居家屋顶都给吹掀了!艹,你要敢走在路上,直接让你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66:“害,我那时在北方,没感受过,不过新闻挺大,倒是有点印象。”

    “我也是,不过我那儿没影响,我是来了C市才感受了几次小台风。”

    老K像是心有余悸:“你们不知道,云娜那次死伤有多惨重!妈的,还好我老爹防台工作提前做足了,不然你们都见不到我!”

    他盘起腿,又说了句:“跟云娜比起来,现在这天连屁都不算!”

    “轰——!”

    他话音刚落,平地一声雷,吓得人一激灵。

    崽崽幸灾乐祸:“你完了K哥,天尊怒了。”

    “……”

    66往楼上看了眼:“队长还没醒呢?”

    崽崽白了他一眼:“队长昨晚就睡了仨小时不到,一大早又在市区跑了一圈,搁你你怕是能睡到明年开春!”

    “……”66又发出了疑问:“我不就是问问嘛!我说,中午在门口他俩不都抱一起和好了,怎么嫂子不过来,还一人待家里呢?”

    资深情感解说老K:“你懂啥,不得等到晚上啊!”

    他们聊着聊着,那人就从楼梯下来了,瞬间噤声。

    江迟修像是刚睡醒,但是步子有些快,握着手机靠在耳边,又皱眉放下。他已经打了好几通了,却一直没有人接。

    再次重新拨打后,他才慢慢缓下脚步。

    电话通了,但没有人说话。

    “姜颜?”他对着手机试探。

    “……”那边的人过了好半天,才低低发出个声,语调有些飘:“……修神?”

    听见了她的声音,江迟修才缓了口气,外面风声雷声交错悚然,马上还会下暴雨。

    他顿了一瞬,轻声问:“要不要……过来吃饭?”

    姜颜一反常态,没有犹豫,但声音虚虚的:“好。”

    “我……过去吗?”她问。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感觉电话那边的声音略有些发颤。

    江迟修短暂沉默,抬步往门口走去,“我过去。”

    就在这时,外面好巧不巧地下起了雨,像是积蓄到现在,攒够了力,一口气倾倒了下来。

    他打开门,外头雨水如注,但他却是连把伞都等不及去拿,直接闯进了雨幕里,留了一屋子人错愕。

    纵然只有短短一条马路的距离,烈风劲雨足以让人湿透。

    他很快跑到了对面的屋檐下,轻喘了喘,随意甩了下雨水,按了门铃。

    等了会儿,才有细细的动静,随后他似乎又听到了闷哼声,里面的人像是砸到了什么,江迟修皱起眉,门很快开了。

    姜颜半个身子掩在门后。

    她的脸有些发白,是褪了血色的白。

    “修……”

    不等她说完,江迟修直接侧身挤了进去,然后把门重新关上,将风雨挡在了外面。

    他没说什么,先去检查了一遍,确定门窗都关严了后,走回她面前,而姜颜依旧站在门口的地方,一动未动。

    江迟修直直看着她,才发现她额间泛着红,果然是刚才摔了,他轻声:“磕到哪儿了?”

    姜颜整个人都有些打焉,失了魂儿似的,好半晌才怔怔回应他:“啊,地、地上……”

    江迟修深深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眸心里似有恐惧和不安,从眉梢蔓延到眼底,她的嘴唇都咬破了。

    “害怕?”江迟修温声,他记得姜辰说过,这种天气,她会怕。

    姜颜没有否认,她确实怕,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那种沉闷的濒死感和压抑的失控感,她差点撑不下去。

    但是他来了,就好多了,刚刚去开门时跑得太急,才会不小心绊倒。

    江迟修又问:“怕鬼?”

    她摇摇头,沉默了会儿,呼吸还不太顺:“有点……胸闷……”

    胸闷?

    又是一声惊雷响。

    明显能感觉到面前那人的身躯猛然一僵,江迟修目光一沉,意识到她大概不仅仅只是害怕那么简单。

    这种反应,很像是……

    他沉思了一瞬,想伸手去抱她,可身上湿透了。

    江迟修极轻地叹了声:“别怕,今晚我留下来陪你。”

    姜颜一滞,发着愣看他,他短发乱乱的,沾染了不少雨水。

    “嗯?”他在等她同意。

    他在当然好,这种时候她不想独自待着,姜颜点头。

    她只点了下头,然后就没有了反应,江迟修无奈笑了笑,提醒她:“我淋湿了。”

    姜颜:“……”

    今晚的她,大概智商早就已经下线了,江迟修只好主动问:“可以借用下你的浴室吗?”

    姜颜终于反应过来,“好”都挂到了嘴边,一瞬间又硬生生改了口,她低喃细语:“你以前不是说过……姑娘家要警惕些吗?”

    这回轮到他语塞了,江迟修回忆了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她问他要不要去浴室洗个澡,但是他拒绝了,还说什么“小姑娘,警惕些,这儿没别人,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江迟修哑然失笑,嗯,人生头一遭,有点后悔自己说出的话。

    说说而已,姜颜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就这么湿着。

    屋外是风风雨雨,而卧室里灯光柔暖。

    江迟修扫视了一圈,像是在欣赏小姑娘的卧房,干干净净的很清爽,没有任何天花乱坠的藻饰。

    “我找到了。”姜颜垫着脚从高柜上层抽出一件真丝黑蓝色浴袍,又从另一边的柜子里拿了条新毛巾。

    姜辰的衣服给他穿会短,好在有新的男式浴袍,也就不分大小了。

    江迟修的视线移至她递过来的衣物上,看了两眼,没有直接接过,而是好整以暇问了句:“为什么你房间……会有男人的浴袍?”姜辰屁大点的孩子,总不见得会穿这种——有些性感的真丝。

    他在这里让姜颜没之前那么紧张了,心悸舒缓了不少,迟疑了片刻她反问:“那你基地里,为什么会有女人的裙子?”

    江迟修倒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轻笑了声:“他们有次闹着玩,solo输了的穿成女装大佬,才买的。”

    原来是这样……

    某人微挑了下眉,示意该她说了,姜颜抿抿唇,低咳一声:“这跟我的是一套,人家不单独卖……”

    “哦。”某人语气轻淡不动声色,唇边却像是凝有笑痕,他接过她手里的衣物,另一只手的指尖落到颈下,单手解开衬衫扣子。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捂住眼睛:为什么不去浴室脱!

    修神笑笑不说话。

    ————————————

    我们绝世小屠夫颜颜绝对不是胆子小,是因为……

    我知道我这两天短小了,明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