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8章
    轻薄的衬衫, 几处被雨水打湿得厉害, 粘在他的肌肤上。

    湿透的衬衫下, 他胸前完美的肌理隐约透彻, 似有若无的,姜颜本就被这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扰乱着心跳,却又见他修长冷白的手指,一颗,两颗,三颗……

    她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姜颜脑子里是这么想的,眼睛却不听使唤。

    徐缓的, 慵懒的,解着衬衫的扣子,在她的眼前,当着她的面。

    姜颜一愣,视线不由自主的凝在他的手指上,一时间移不开眼,目光怔怔的,跟随着他的手指, 一点一点探下去。

    而某人自顾着手上的动作, 倒也没想要避开,一声不响看着她的脸, 将她的神情望进眼里。

    指尖又往下了一寸,移到最后一颗纽扣上时,他像是刻意停顿在了那儿, 姜颜盯着他的手指,心脏几近停止。

    解了这颗,衬衫就敞开了……

    某人淡定如斯地停留了会儿,瞥见她正经严肃地咽了下口水,随后很轻地笑了声,继续指间的动作,语气慵懒又随意:“浴室在哪?”

    “……”他的声音,敲醒了思绪,姜颜心头一惊,倏然抬头,不偏不倚触及到他的视线,气氛突然微妙,暧昧不明。

    只对视了一瞬,她就立刻低垂下了头,扬手往边上一指,羞嗔:“那、那边!”

    江迟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扣子全都解开了,而姜颜死死盯着脚尖,已经不敢再看。

    姜颜以为他要进去了,谁知道那人脚步一动未动,手却不停止,肆意地将衬衫往后一敞,她瞬间呼吸一窒。

    虽然没有抬头,但也能知道那人在做什么。

    他怎么还开始脱了……

    将脱下的湿衬衫往角落一丢,江迟修慢悠悠半蹲下来直视她。

    他这一俯身,任她怎么低垂着脑袋,视线也再避不开男人健美又匀称的上半身躯。

    姜颜一僵,视线无处安放,只好和他四目相对,她屏住呼吸,强自镇定,只见那人低头对她轻声:“自己可以吗?”

    他去洗澡,意味着她又要一个人待着,屋外晴天霹雳,风雨如磐,不见丝毫减弱的势态。

    姜颜迟疑了片刻,声音不由自主地放乖:“嗯……”

    江迟修凝视着她的眉睫,语气有几分温柔缱绻:“我很快就好。”

    说完他直起身子,轻拍了一下她的头,像是安抚,随后侧身走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关上,很快就有水声传来,哗哗啦啦的,和外面暴雨声交融在一起,但一个让人恐惧,一个却让人倍感安心。

    姜颜在卧室沙发上缓缓坐下,听着暴|乱的风雨一声又一声,心慌焦虑再次慢慢蔓延了上来。

    仅仅只是一声雷,她开始坐立不安。

    呼吸急促了起来,最后姜颜猛得起身,快步跑到浴室门口贴墙站着,好像离他近一点就不会害怕了。

    江迟修其实进去没多久,但他说他很快就好,姜颜就在门口等着。

    等了一会儿,浴室的门把手有了动静,姜颜忽然觉得整个人都解脱了。

    门从里边打开,伴着缭绕的温热水汽,江迟修迈出浴室,刚走出一步,看到她直直靠在门边时明显怔了一下,有些意外。

    见他身上穿着那件真丝睡袍,姜颜掩去郁沉,主动出声:“你好了?”

    看她一眼便了然,江迟修轻笑:“嗯。”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到沙发坐下。

    外面的声音虽然更加的放肆狂傲,但姜颜不怕了。他们并肩坐着,挨得很近,但没人说话,江迟修静静倚靠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颜觉得就这么干坐着,怪怪的,于是踌躇了会儿,偏过头跟他说话:“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闻声,江迟修怔了极短的一瞬,随即忍不住笑了声,很快又敛了敛,淡淡扬唇,望住她的眸心,低声似蛊惑:“孤男寡女,做点什么?”

    “……”这人怎么开始不正经了。

    某个不正经的人像是听到了她的腹诽,突然正经了,直直看着她的眼睛,语调斯理:“后天的比赛,真的不来看?”

    姜颜意识到他中午给的入场证还在自己脖子上挂着,一直没拿下来。她突然没法像白天那样,再拒绝一次,撞上他探察的目光,她思绪一下就乱了,索性不说话。

    说好离他远一点呢,姜颜你怎么回事,怎么还和他越离越近了?她在心里反复问自己,是他魅力太大了,还是自己抵抗能力太薄弱,为什么他的每一句话、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让她有被爱的错觉……

    她开始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半晌没见她吱声,江迟修慢条斯理:“不想看我的比赛吗?”

    姜颜略一沉默,不动声色:“我当然想看TG的比赛了。”

    既没有拒绝,又很巧妙地避开了正面回答,但没想到某人没打算让她混过去。

    他看起来一点不急,低缓追问:“想看TG还是我?”

    “……”姜颜心跳停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口是心非:“不是都一样的吗,没区别吧……”

    “是吗?”他嘴角轻轻弯起:“你在我微博下,挺活跃的。”

    “……!”一个三四个月没登过微博的人,是怎么知道她活跃的?

    姜颜想了想,又觉得正常,她这么高调,隔三差五地在他微博下维护正义,上回还在那个不知名的真相君微博下撕了一场,她的评论,都撕上了热评第一。

    还是顶着朕坐拥万里姜山这个招摇的昵称。

    但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那人又好整以暇地说,像是故意的:“我好像记得有人说过,她是崽崽的粉丝。”

    “……”

    他步步紧逼,姜颜豁出去了,反正屏保都被他看见了,再说不是就太假了,于是她眼睛一闭,小手一摊,干脆承认:“好吧,我是你的粉丝,但是……”

    姜颜突然大了胆子,正色:“请爱豆离粉丝生活远一点,不要影响粉丝追星。”

    再这样,她又要不理智了。

    闻言,江迟修觉得好笑,唇边的弧度加深了些,突然凑近了她一寸。

    他一靠近,姜颜下意识就想往后避,却发现背已经抵在了沙发扶手的边缘,只好略微后仰。

    只见他一只手搭在她的靠背上,微微俯身,嗓音低得诱人:“我想宠粉,怎么办?”

    意有所指。

    所以他没法离她的生活远一点。

    姜颜震惊得睁大了眼,久久无法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而男人的姿势,让那宽敞睡袍下的身躯若隐若现,比之前全脱,更多了分不明意味的魅惑。

    过了一会儿,她故意扭曲他的意思,扯唇笑了笑:“修神你可以微博发自拍,你六千多万粉丝一定会很开心的!”

    江迟修不语,静静看着她,片刻后缓缓抬手,捏上她的下巴,轻轻摩挲了几下,语气深长:“姜颜,你在躲我。”

    不是问句。

    指腹的触感刺激着她的心跳,姜颜觉得自己快装不下去了:“没、没有……”

    “那就来看比赛。”指腹从下巴轻滑到侧脸,掌心抚过,挑逗的动作,还有撩拨的嗓音:“你在,我的胜负欲会强一些。”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能蛊惑人的心神吗?

    姜颜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知道在她发愣了的时候,暖光下,他一寸一寸,缓缓地靠近。

    极近距离的对视,姜颜眼底逐渐弥漫上了一层朦胧。

    “我数到三,”不拒绝就是愿意了,他目光深邃,毫不避讳地凝视着她的眼睛,江迟修喉结轻轻一动:“一……”

    他低了低头:“二……”

    男人浓郁低哑的嗓音,让姜颜颤了颤,她努力找回半分理智,双手抵上他的胸口,微微用力想将他推开些。

    他的手顺着侧脸,往后抚去,陷入她的发丝,落到耳垂时似捏似蹭。在她想说什么,微启双唇的那一刻,江迟修眸色一深,伸手托住她的脖颈,倾身上前,将她的话堵住了。

    姜颜瞳孔猛得一缩,一瞬间失了全部的力气,忘了自己本来是要抵抗的。

    意料之中,又猝不及防。

    他的唇,轻柔辗转,但覆在他身上的手暖暖的,让他不由自己,逐渐加重。

    雷声震耳,他吻得更深。

    风也无声,雨也无声,只剩下一室的温存。

    良久,直到两人的呼吸都平复不过来了,他才放开了她。

    其实风还在,雨也还在。

    这个吻,情不自禁,却又是浅尝即止。

    他的手还搭在她的侧颈上,姿势一动未动,只是薄唇和她分开了些许。

    眸光对望,姜颜双颊染着绯红,微不可闻地嗔怪:“你还没数到三呢……”

    听着有几分娇羞的意味。

    江迟修极淡地弯了下唇,哑声:“在心里数了。”

    这人……耍赖!

    “……”姜颜的心早就被他的吻打乱了,突然有个问题,特别想要问:“你……”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姜颜顿时没再出声。

    她不说了,江迟修慢慢放开她,去拿沙发边上的手机,两人分开了些距离,姜颜立刻重新坐端正了。

    那边是崽崽的声音,隐有笑意:“队长,雨这么大,你和颜妹还回来吃饭吗?”

    江迟修回眸看了眼正儿八经坐着的人,又淡淡地收回视线,直言不讳:“不回来了。”

    姜颜:“……”听着感觉怪怪的。

    那边的人像是一点都不意外,非常理解地笑了几声:“那我们就自己弄东西吃了,不管你们了哈,嘿嘿!”

    江迟修像是颇为嫌弃,淡声:“晚上都去睡客房,别在客厅横七竖八的。”

    “好嘞!房间我们自己看着睡,队长你就放心陪颜妹吧!”

    江迟修沉默了一瞬,补了句:“除了我隔壁那间。”

    “……”是因为……隔壁那间她睡过吗???

    姜颜忍不住偏了偏头去看,而他正好挂断了电话,侧眸看向她。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宠粉?你有六千多万的粉!哼!

    修神想了想,那就随机抽取一个幸运小可爱吧。

    修神:只宠亲过的。

    ————————————

    (举起投降的双手)晚上去吃冬至了,加更的部分还没写完……

    我晚上赶一赶,明天早点发好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