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39章
    上回是喝了个烂醉, 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知道自己亲了他, 但被他推了开。而这回是清醒的, 唇上的温度和感受,还有心脏的跳动,都真真切切,却是他主动的亲吻。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姜颜不避不让,回视他的目光,凝眸像是要从他眼底看个明白。

    “你刚才要说什么?”江迟修边问,边将手机随手扔到一边。

    姜颜轻咬在唇上, 犹犹豫豫,想问他这样,是在费尽心思地撩拨她,还是那只是男人的正常反应而已。半晌,措辞都想好了,话好不容易到了嘴边,她却只是摇了摇头。

    “咳,修神, 这天气应该不好外送, 我家没有吃的了……”姜颜换了个话题,冰箱空空的, 他们今晚恐怕吃不上晚饭了。

    江迟修看着她笑了笑:“蛋糕零食,不算吃的?”

    在姜觅食眼里,零食是加餐, 怎么能当晚饭呢,只吃零食,相当于没吃晚饭。

    姜颜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们今晚只能吃点零食了。”

    江迟修随手拿过靠在沙发边上的抱枕,放到她怀里,“饿了吗?我记得有酸奶,那个比较饱腹。”

    姜颜下意识接过来,抱住后才觉得奇怪,干嘛突然让她抱着枕头……

    “……现在还不饿。”她小声说完后,突然脑中灵光一动,嗯?她紧接着问:“你怎么知道有酸奶?”

    江迟修凝了她一眼,嘴角有一丝笑痕,没说话。

    思绪飞转了几秒,姜颜目瞪口呆:“那些,不、不会是……”

    她吃惊的小表情,还挺可爱,江迟修轻笑,若无其事:“嗯,我买的。”

    “…………”

    原来他就是她骂的那个神经病……那么多,堆了她一客厅。

    她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但不问又想不到别的理由了,她稍微顿了一下,一本正经:“是哪个超市在清仓吗?”

    江迟修笑:“姜颜,你寒碜我?”见哪个进口超市这么大甩卖过?

    “不是不是……”她摆摆手立刻否认,突然想到什么,又问:“那中午沅山送来的……”

    “也是我。”他语气淡定。

    姜颜倒吸了口气,脱口问出:“怎么突然给我买那么多吃的?”她是运气爆棚,成了千万粉丝中被随机抽取到的那个幸运小可爱了吗?

    江迟修对上她懵懵的眼睛,理所当然:“宠粉。”

    这人……

    “……”姜颜心跳又快了几拍,原本想着,从此以后,小手一揣,谁也不爱,可怎么就偏偏跟自己的预料背道而驰,她有这么不经撩吗???

    姜颜觉得她必须得有点骨气了,质问:“那么多,你……养猪吗?”

    谁知某人漫不经心反问了句:“你属猪吗?”

    啊?姜颜愣了下,慢慢点了点头。

    某人翘了下唇角,“那就是了。”

    “……”姜颜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二十多年,终于遇到对手了,还是被碾压的那种。

    最后,那个吻就像是一时兴起,谁都没去提。

    这时,噌得一下,吊灯毫无征兆地骤然熄灭,世界像是猛得被泼了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停电的那一秒钟,有人惊叫了声,一激灵就往边上迅速缩去,一头撞进了那人怀里。

    外面风雨的咆哮声愈发刺耳,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姜颜紧紧抱着刚才那人给的枕头,在他怀里蜷缩着,去你妹的骨气!

    她的脑袋整个埋在他胸口,但他们之间却隔着个厚实的枕头,江迟修突然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会给她个抱枕?

    他淡定地将她怀中的抱枕轻轻抽了出来,丢在了一边,在黑灯瞎火的屋子里,他低缓的声音都染了几分暗涌:“抱着我。”

    “……”抱、抱哪儿?她怀里一空,安全感全无,但她还僵着,空荡荡的手无处安放,身子有一点点因为害怕而颤抖。

    这么犟,江迟修故意放沉了嗓音,在夜色里有些森然,很慢很慢地出声:“姜颜,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晚上停电的时候……”

    腰上突然一紧,姜颜蓦地抱住了他,她咬牙闷声:“别说!”她抱还不行吗?!

    某个得逞的人低低笑了声,随后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头,换了个语气继续说:“晚上停电的时候,就扒拉两口饭。”

    “……???”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的姜颜听得一头雾水,想问为什么,只听他故弄玄虚了一瞬,随后笑意隐约:“因为……扒拉拉能亮。”

    巴拉拉能量?

    “………………”姜颜愣愣反应了几秒后,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这人居然在给她讲冷笑话。

    她慢慢不再发抖了,他身上的真丝睡袍很滑,薄软的一层,根本阻挡不住他心口传来的心跳,还有他肌肤暖热的温度。

    双臂环在他的腰身,脸贴着他的胸膛,姜颜知道他们此刻的举止有多么的亲密,但她不敢放开,而那人倒是大大方方坐着,任由她抱。

    后来,他又给她讲了很久的故事,她僵硬的身躯才逐渐松软了下来,那些阴暗的焦虑,慢慢被那人温醇的柔情抹了去。

    江迟修的手指轻柔地陷入她的发间,顺下来,抚回去,听着他温和的声音,不知不觉,姜颜就睡着了,她第一次在如此的风雨里,还能睡得那么安稳。

    不知道风雨是什么时候停的,也不知道电是什么时候来的,总之姜颜睡醒后,天已经亮了,虽然还是阴天。

    姜颜发现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明明她是在沙发上睡着的。她看了眼时间,昨晚她睡着的时候,估摸着才六七点,这是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而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那个被她抱了一夜的人不知道去哪儿了。

    姜颜下了床,正要开门出去,门刚巧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屋内屋外的两人对望了一眼。

    江迟修提了个袋子,看了她一眼:“醒了?”

    姜颜发了会儿愣,他换了套衣服,看样子是回去过了,刚从外面回来,她点头嗯了声,侧开身让他进来。

    江迟修将手上的东西往小茶几上一放,“去刷牙,给你买了早饭。”

    “……!”他是特意去给她买早饭了?他对她是不是太好了点,他这不是宠粉,完全是在养女儿吧……

    姜颜走近他,随口一提:“你会把我喂胖的。”

    谁知他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后,不以为然:“胖点不好吗?”

    呵,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突然姜颜的语气有点生硬和委屈,她嘀咕:“……你以前说我很重。”

    江迟修一顿,目露疑惑,什么时候?

    感受到他不解的眼神,姜颜抿了抿唇提醒:“我说我一米六七,九十一斤那次!”

    “……”哦,想起来了,她祝他清明节快乐的那次,江迟修好整以暇扬了扬唇:“是九十六。”

    “……”

    她脸色刹那间变了变,江迟修唇角噙着笑意,不逗她了,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胖点好。”

    这人是让她闷了碗中药,又给她含了块蜜糖吗,姜颜质疑:“真的吗?你真的觉得……胖点好?”

    江迟修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别人不知道,就是喜欢把她喂胖一点。

    大概是……养猪的成就感?

    但江迟修没说什么,回头望了眼窗外,又缓缓移回视线到她脸上,突然慢声说:“这两天不会下雨了。”

    姜颜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也看了眼窗外,接着说:“嗯,天气预报说明天就放晴了。”

    “姜颜,”江迟修沉默了一下,才淡淡继续:“我得回基地了。”

    听见这话,姜颜一顿,他要走了啊……

    他不过陪了她一个晚上,她怎么就这般舍不得了。

    静默良久后,姜颜扯出一丝笑:“好呀。”

    那人的笑容暖了几分,“下周见。”

    姜颜在他的点黑的眸中看到了自己,不自禁地顺着他的话,轻声:“下周见。”

    下周,就是季中赛A组三进一的比赛了,她这么说,就是答应了他会去看。

    不出意外,三进一的比赛TG是稳赢的,A组其他两支队伍根本不足以和他们抗衡,姜颜知道,他们回去训练,是为了三进一后的第二天,最后的决赛,和POP的决赛。

    那会是S4全球总决赛前,TG和POP之间最后一次交锋的机会。

    江迟修走后,姜颜的生活又回到了往常,生活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客厅的零食,她半夜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吃的了。

    第二天早上,姜颜窝在沙发里,承认了自己是他的粉丝,不用藏着掖着,好像轻松多了。

    她咬着酸奶的吸管,正在犹豫要不要像以前那样给他发早安时,那人竟先发了过来。

    【JCX:记得吃早饭。】

    短短几个字,但这话平时都是她说的,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跟她说。

    姜颜盯着他的微信消息看了好几秒,掩藏不住唇角的笑痕,捂住脸笑了声,像极了犯花痴的少女。

    完了,被拒绝的心好像又开始躁动了。

    她动了动手指。

    【朕坐拥万里姜山:喝了你买的酸奶。】

    他回得很快。

    【JCX:好不好喝?】

    那人只是简单的问一句,就让她觉得心里麻麻的,看着他发过来的几个字,就开始脑补那人的语气,一定温柔得不像话。

    嘴巴里的酸奶更甜了,姜颜舔了舔嘴角,乖乖地回答。

    【朕坐拥万里姜山:好喝。】

    晨间浅聊,虽然都是闲话,但他们一直都乐此不疲,如以前那样,三言两语后,他去训练了。

    而她心情很不错,喝着酸奶,刷起了微博,结果刚一打开,就看到了热搜第一,江迟修和white同时出现。

    棠芯城城整理:  崽崽(小声):队长的笑话是从我这儿听的……

    ——————————

    好了好了我刚看到,我的意思是……今天早点更二合一,但是你们误会我了,那我就……分开发吧(就是这么没有原则,哼)

    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