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43章
    她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朕坐拥万里姜山:修神, 等你到了, 给我发个微信, 可以吗?】

    【JCX:好。】

    姜颜握着手机, 心事重重地仰躺着,吊灯的光芒直直照射下来,刺得她睁不开眼,更睡不着,她就这么清醒地闭眼躺了很久。

    一直到半夜,将近一点的样子,她才收到江迟修发来的消息。他一路坐了四五个小时的车, 现在一定又不停歇地往医院跑了。

    虽然知道他现在肯定心急如焚没空管别的,但姜颜想了半天,还是回复了他,关心了一下他奶奶的情况,最后还特意加了句,让他不用急着回消息。

    夜深人静,万家灯火一盏一盏接连着熄灭,而她的卧室却亮到了天明。

    姜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一整夜都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直接躺在被子上迷迷糊糊眯着眼。

    从黎明曙光浮现,到午后骄阳明媚, 姜颜醒来后,就一直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手机的微信置顶还是没有新的消息。

    明天下午1点, 就是季中赛决赛了,如果他在那之前赶不回来……

    心里没了主意,坐立不安,姜颜叹了口气,想着空等不如去庙里烧支香。

    灵云寺,是C市最有名的景点之一,大约是历史久远,高僧云集,所以慕名而来烧香拜佛的游客特别多。

    灵云寺药师殿外,姜颜左手香,右手烛,仔细点燃,炉鼎前,她虔诚地揖了揖,随后将香插到了炉内。

    她穿得很简素,纯白T恤休闲长裤,马尾不凌乱不死板,虽然她经常这样穿,但今日在骄阳佛辉下,绵延香火中的她,很特别。

    现在的她,目光很柔和,不像先前那般总是蹙眉沉眸,样子凶凶的,虽然那样也很可爱。

    药师殿侧旁,White经过时,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点了香,就能进殿叩首了。药师佛像下,姜颜双膝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停于嘴边,为了某人祈祷消灾延寿。

    至诚至真地叩拜了三下,她慢慢起身,走出殿外,准备回去,然而刚踏出殿外没几步,就和站在出口处的那人迎了个照面。

    姜颜一怔,脚步顿在原地,意外了几秒后,唇瓣动了动,若无其事继续走。

    要不是出口就这一个,她一定会绕道走的。

    姜颜面无表情经过时,White扬起笑,还是那么肆无忌惮,“好巧。”

    她站住,偏过头对他扯了个假笑。

    White笑了笑,走近她两步:“和你不期而遇,没想到是在这里,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是不是就叫,可遇不可求?”???

    求你个巨婴!

    他长了张完美韩式美男的脸,说出口的话却让人那么想往他脸上狠狠揍一拳。

    姜颜淡定一笑:“中国还有句话,缘薄分浅,对面不识,了解一下?”

    说完,她就要走,刚抬步又觉得不对劲,今天不是B组决赛吗?她立刻转回来:“你在这瞎晃悠什么,不用打比赛吗?”她转了转眸,突然有点小期待:“退赛啦?”

    White看着她,挑了下眉稍:“我退赛了你这么开心?”

    必须的,“随便问问。”

    他没在意,笑答:“有支战队出了点情况,比赛推迟一小时,不过差不多也该走了,”顿了一下,好整以暇:“一起去现场吗,姜姜?”

    叫爹啥?姜姜?我可去你ma的吧!一桶姜山要不要?!

    姜颜在心里咒骂了他千万遍,然后不停告诉自己,佛教重地,切莫生气。切莫生气。

    冷静了一下:“谢谢,我很忙,也很困。”一夜没睡好,现在倦意来了。

    White看似失望地叹了口气,悠悠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只好自己去了。”

    “……”

    “哎!”姜颜想到什么,突然出声喊住了他。

    White转回身,玩味笑着:“姜姜改变主意了?”

    姜颜抿抿唇,克制住自己不去打他,迟疑一瞬,正色说:“你刚才说……比赛推迟了?”

    推迟的消息早上就公布了,看来她真的只关心TG。

    White面上不动声色,依旧含笑:“是啊。”

    姜颜静默片刻,难得认真跟他说话:“那如果……有战队成员暂时赶不到比赛现场,也可以推迟吗?比如……晚个两天这样?”

    她突然这么问,White微微愣了愣神,默然片刻后又恢复了带笑的神色:“你是在替TG问我吗?”

    他一下就猜到了,但姜颜并不奇怪,今天过后,季中赛的赛程只剩明天的决赛了,她现在如果不是随便问问而已,那肯定只能是在帮TG问。

    姜颜默认,追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可以吗?”

    “你既然问了,肯定是因为明天的比赛吧,让我猜猜,”她这么郑重其事,那一定是少了TG不可或缺的人,White笑意不减,定定看住她:“你刚才口中赶不回来的队员……是江迟修?”

    “……”姜颜凝了眉:“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不回答我走了!”

    “干嘛这么凶,仗着我肯定会告诉你?”White调侃了句,在收到姜颜愤愤一个白眼后,他投降,敛了敛笑:“推迟当然可以,只要双方战队达成共识。”

    姜颜的眼睛亮了亮:“那……”

    “但……”White还没说完,看着她的眼睛:“现场有数万观众,门票上的日期是不会变的,所以比赛必须在当日完成,最多延迟两个小时。”

    “……”眸色黯了些,思忖了半晌,姜颜抬起头:“两个小时,也行吧。”

    她就直接做主了?White抱臂好整以暇:“首先,得经过POP的同意。”

    闻言,姜颜倏地瞳孔放大,反应了片刻后,立即转口好言规劝:“你不会这么趁人之危吧?势均力敌的对手才有意思,不然打人机一样多无聊,你觉得呢?”

    姜颜内心:对不起崽哥,66,K哥还有阿非,你们虽然确实不够强,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姜颜进行了道德绑架:“White,这种流水的胜利,你肯定不屑的,是吧?”

    谁知他淡然自若:“谁说的。”

    “???”优秀的品德呢?高尚的情操呢?

    White轻笑:“不过既然你提了,我可以考虑给你个面子,”他像是很正经:“但我有个条件。”

    他虽然不是队长,但却是POP的主力,在队伍里一定更有话语权。

    姜颜:“你说。”

    只见他低下身子,平视她:“我考虑考虑推迟比赛,那你要不要也考虑看看……”他唇边弧度浅浅,一字一句:“跟我交往?”

    姜颜蓦地愣住,僵了好一会儿,强迫自己镇定:“哥,佛教重地,清醒一点,不能开玩笑。”

    “没开玩笑,”White笑意温雅:“如果我说对你一见钟情,你信吗,就像我父母那样。”

    “……”信吗?我信你妈!

    “我妈妈也是中国人,你和她年轻的时候……脾气很像。”

    姜颜:教训儿子都很有一套是吗?你可以当场认个妈,我不介意。

    “咳,你要是唠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姜颜调整了下心态,机智地转移话题,颇有母亲的威严:“知道这是哪儿吗?寺庙!求佛的!”

    姜颜指了指他的左耳,那银色十字耳钉在阳光下异常耀眼:“你戴着十字就敢进来,也就现在人少没注意,不然把你扫地出门都是轻的!”

    “……我没有信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子深了些,但很快又露出笑:“如果触犯了这里的规矩,我认错。”

    说完他单手摘了耳钉放进了兜里。

    “还算孺子可教。”姜颜微不可闻地咕哝了句。

    “我该走了,”White看了眼腕表,又回眸看她:“我刚才说的……”

    姜颜放心不下江迟修的比赛,不能拒绝也不可能答应,又气又无奈:“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儿强取豪夺啊?!”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小人,果然没看错他!

    她白皙的脸顿时气得红红的,White笑了声,不开她玩笑了:“逗你的,我答应你,你给我你的微信,不过分吧?”

    “???”所以前边都在调戏她?

    虽然这人可恨了点,但是一个微信换两个小时,她愿意牺牲自己。

    姜颜不情不愿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一打开,就是江迟修的一通未接来电。

    “!”姜颜心头一跳,寺庙里清静,她特意关了铃声和震动,居然错过了他的电话。

    十五分钟前了……

    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空,她也不好拨回去啊……

    气死了!她只好微信简短地回了句。

    “快点扫!我要回家了!”姜颜没好气地把手机二维码怼到他脸前。

    得逞的那人笑着拿出手机,几秒后,动作突然一停,盯着她的手机屏幕,一动不动,表情意味深长起来。

    “还扫不扫了?”姜颜不耐烦,却见White似笑非笑,下巴朝手机轻抬了一下,示意她看。

    姜颜莫名其妙收回手机,看了眼,一惊,修神竟然给她秒回电话了?!

    姜颜飞快看了White一眼,抢过他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微信号,敷衍地说了声再见后,转身就跑走了。

    她的动作倒还真利索,看着她快速跑远的背影,White在原地站了几秒,淡淡抿了抿笑,转过身往反方向离开。

    这边,姜颜边跑边接通电话:“修神!”

    那边的人听见她急急的喘气声,疑惑:“你在干什么?”

    跑远得差不多了,姜颜才停下脚步,怕他多等,只缓了极短的一瞬:“在外面,准备回家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

    “好,”姜颜犹豫了下,稳住呼吸,轻声:“修神,你奶奶她……还好吗?”

    江迟修的嗓子哑哑的:“脱离危险了,还在观察。”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姜颜缓声问:“你是不是一直没休息呀?”

    他淡淡一句:“没事。”

    姜颜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你快去睡会儿吧,我……”心疼,“我就不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语气倦怠又透着柔软:“睡不着,”他又添了句:“想听听你的声音。”

    姜颜心里一暖,刹那间突然发觉,他们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就变得不太一样了,但又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一整夜悬着颗心,现在放下了怎么可能不累呢?姜颜想了想:“那你找个地方躺着,我陪你聊到睡着?”

    那边像是很轻地笑了声:“好。”

    “嗯,修神,我刚才去了灵云寺,你猜我去干什么了……”姜颜的声音轻轻的,和他闲聊。

    她抬起脚步,往星河湾的方向慢慢走回去,握着手机和那人说着话,尽是些琐碎的无聊事,主要是她在说,他在听。

    而比赛的事,她一句也没提,也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说着说着,那边本就有一句没一句的人逐渐地没了声音,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姜颜慢慢收了声,但也没挂电话,打了个车回到家后,收拾了下,也躺到了床上,她把通着电话的手机放在枕边,然后闭上眼,渐渐地很快也睡着了。

    熟睡的两个人,隔着手机听彼此轻浅的呼吸,从下午到天黑,最后不知道是谁的手机欠费了,才被强制结束了通话。

    姜颜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她猛得从床上惊醒,拿过枕边的手机一看,十点了。

    她居然从昨天下午睡到了现在???

    她怎么睡得这么死……修神是安眠药吗?

    姜颜立刻下床洗漱,换了身衣服,很快捣拾了番后就出门了,昨天上午跟崽崽他们约好,这个点在久松的休息室见的。

    上了出租车,姜颜静下来,打开手机,这才发现昨晚22点钟,有一条新短信,是话费充值提醒。

    【尊敬的客户:您好,xx月xx日您成功充值10000.00元,当前您的充值账户余额为99xx.xx……】

    “……”谁给她充了一万块话费?

    想了想,肯定是她爸那个唐僧打电话催婚,结果撞见她停机了才帮她充的,于是姜颜也就没在意。

    下午一点就是TG和POP的决赛了,离比赛开始还有三小时,按照她和White说好的,如果江迟修没在那时候赶回来,那就推迟两小时,也就是三点。

    还剩五个小时。

    可似乎,他还没有任何要回来的迹象,崽崽昨天微信也和她说过,江迟修让他们和替补都做好上场的准备,意思就是,他不确定能不能回来。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所以是谁给我充的?一万块,人家祖传古董,我祖传的话费?

    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