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44章
    A市第一医院, 住院部vip套房。

    “是脑部供血不足突发的脑梗塞, 目前没什么问题了。”徐盛之站在病床边, 低头在病历本上记录。

    徐盛之是江迟修的老同学, 也是江老太太的私人医生。

    他写好后,和半靠在床头的老太太对视了一眼,随后摘下医用口罩,看向身边的江迟修,眼神略有些闪避:“留院多观察两天吧,饮食严格按照医院的来,少量多餐, 清淡为主,切忌动物内脏和油类。”

    江迟修站在病床边听着,总算是松了口气,拍了下他的肩膀:“我知道了,这两天辛苦你了。”

    徐盛之听完,不明意味地低咳一声,说了句没事。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江迟修拿出来看了眼, 然后对床上的人说:“奶奶, 我出去接个电话。”

    老太太闭着眼,虚虚应了声:“去吧。”

    她整个人看上去虚弱无力, 江迟修担忧又愧疚地看了她一眼,才走出了病房。

    套房外的无人走廊,江迟修接了电话:“哥。”

    电话那边是江辰遇, 他接了就问:“阿修,奶奶怎么样了?”

    “脱离危险了,继续住院观察几天。”

    “几号房,我在医院楼下了,马上到。”

    ……

    病房里。

    老太太整了整后背的软枕,挺有精神,跟刚才的无力大相径庭,她似乎是对只住院两天的结果不太满意:“小徐啊,还有什么严重的病,尽管往上写。”

    徐盛之愣住,左右为难:“这个已经很严重了……脑梗塞是极有可能引发中风的。”

    她固执:“不够,得再严重点,最好是能在医院住十天半个月的。”

    “……老夫人,您生气归生气,也别真吓着阿修,您看他都心急火燎地坐了五个小时的车连夜赶过来了,这两天又没怎么睡,我看着都累。”

    “吓他?哼,我不装个病他能回来?还敢瞒着我老太婆建了个什么俱乐部,他要是听我一句回来相亲,我至于折腾我自己吗?”

    “可是……”

    门把上,正要关门的手顿在那里,那人默默听着,眼底深邃,辨不出情绪。

    江迟修出去的时候,门是虚掩着的,因此他刚才推门进来没有声响,而屋里的人正说着话也没注意。

    “小徐,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但这事你要敢跟他说……”

    “啪嗒”。

    门关上了,老太太的声音戛然而止。

    江迟修踱步走近,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屋子里的两个人顿时脸色一变,都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来。

    他都听到了。

    老太太是见过世面的,震惊了一瞬后很快恢复了淡定的神情。

    而左右不是人的徐盛之心虚得很,“那个……还有病人在等,我先过去了啊!”说完匆忙告辞离开,留下祖孙二人。

    没人说话,老太太更是一副我没错的样子。

    僵持半晌后,江迟修深吸了口气,当着她的面,拿出手机拨号,语气波澜不惊:“我让司机过来,送您回家。”

    这下老太太急了:“你敢!”?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江迟修压下情绪:“您身体好好的,别在医院遭罪。”

    “你想把我这个老太婆送回了家,然后掉头就回C市,以为我不知道?”

    江迟修眉眼轻皱,又听她继续怨言:“你混在那什么俱乐部我可都知道了!前些天跟陆董和他家的女儿吃饭,那姑娘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不想相亲,还是什么大神,我一看照片,竟然是我孙子!”

    “真当我老太婆两耳不闻窗外事,好骗吗!你说说看,要不是我自己无意发现,你是不是打算等我死了再说?!”

    “奶奶!”她一点不避讳,江迟修忍不住沉了声打断她:“不管怎么样,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老太太是不可能承认自己错的,她板着脸正要说什么,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江辰遇三两步进了来,走得有些急,西装外套挂在左臂胳膊上,看上去是下了飞机直接奔这儿来了。

    他关心的话还没来问出口,看了眼便发觉了气氛凝重,屋里的那两人都面色怫然。

    对于江辰遇的突然出现,老太太像是稍有震惊。

    各自静了半个小时后,老太太靠躺在床上,江辰遇和江迟修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江辰遇刚才也大致了解了情况,知道他们现在心里都不高兴,作为哥哥,他先开了口:“怪我,阿修的事我是知情的,我也有错,但是奶奶,你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他那时候正在国内谈重要的合作,因为自己假装病倒,害他匆匆赶回来,老太太一时也没了理,但就是嘴硬:“不是让人跟你说了别回来吗?”

    江辰遇叹了口气:“奶奶你这样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江迟修一言不发,垂眸静坐,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二点。

    微信里崽崽他们的消息有好些条,唯独姜颜没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也没发任何消息,很安静。

    沉默一瞬后像是做了决定,江迟修倏地起身,“哥,这里交给你了,我还有比赛,走了。”

    “你给我回来!”

    刚迈出几步,他就被老太太吼住。

    好不容易让他回来一趟,老太太当然不乐意就这么放他回去:“你今天敢走出这个门,你那个俱乐部,明天我就让人注销了!”

    江迟修站在原地脸色一沉。

    她放了狠话:“除非你同意和姜氏联姻,尽快和姜小姐把婚订了,否则就安分回来江盛!”

    “奶奶……”江辰遇凝眉正想劝,却见江迟修侧回身。

    敛眸沉默了几秒,他语气沉稳,不轻不重:“好,只要她同意,我没意见。”

    说完再不犹豫,回身大步离开。

    老太太全然没料到这么容易就能让他同意,这回反倒是懵住了。

    江迟修快步走出了医院,正愁这里不好拦车,一辆黑色商务停在了他面前。

    车窗降下,是江辰遇的司机:“小江先生,江总让我送您去车站。”

    江迟修微松了眉,立刻拉开车门。

    *

    久松体育馆,TG休息室。

    今天是决赛,除了崽崽他们,TG的替补也都在,坐着站着靠着的一群人都很忧郁,毫无气势。

    不知道是谁叹息了一声:“这比赛都快开始了,队长还没个消息……”

    都在发愁,没人有心情接话,姜颜坐在边上撑着脸,看着墙壁钟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

    阿非突然喊了声:“哎哎哎!队长回了,说是在回来的路上!”

    66看了眼“TG之热血流氓兔”的微信小群,“真的真的,嫂子你快看群里!”

    闻言姜颜立刻打开手机。

    崽崽看完江迟修发的消息后:“可队长从A市刚出发,动车也得俩小时啊,就算路上不堵到这里也得三点多了,现在都快一点了……”

    姜颜停顿了一秒,蓦地站起来说:“你们告诉修神,比赛推迟到三点开始,”说完她没管众人惊愕的表情,立刻又问了句:“POP的休息室在哪?”

    “呃……左手边第四间。”

    崽崽话音刚落,姜颜想也没想就跑出去了。

    POP的休息室门口,姜颜敲了门,里面的人说了声进,是朴成宇的声音。她默然一瞬,开门进去。

    正和队友嬉笑的朴成宇看见进来的人是她,瞬间变了脸,吊儿郎当地吹了声口哨。

    姜颜懒得做表面功夫,不冷不热直接问:“White呢?”

    “哟,我没听错吧,江迟修的女人来找谁?”朴成宇半坐在桌边,故意和队友笑,然后回过头嘲讽:“怎么,看上了我们White,开窍了?”

    “她是我朋友,你们注意点。”White换脸队服,刚从里间的更衣室出来。

    姜颜随即走过去两步到他面前,肃容直截了当:“你昨天答应的,没忘吧。”

    White对上她的目光:“嗯,我不会食言,但如果三点了他还没来,那我也无能为力了。”他露出一丝笑:“你找我,就是来说这个的吗?”

    姜颜没有正面回答:“谢谢。”

    这声谢谢是真的,默认也是真的。

    说完姜颜就回去了。

    门关上前,她似乎听见了朴成宇不满的质问。

    “靠!你为了这个女人要给TG机会?White你没事吧?她和江迟修什么关系你不知道?”

    “闭嘴,不想推迟,你可以让替补上场。”

    突然得知比赛推迟到三点,所有人都很惊喜,但也很好奇为什么一向视对方为宿敌的POP会答应,姜颜没说什么敷衍过去了,于是他们都认为是嫂子神通广大。

    她总不能说是跟White做了私下交易吧,听着莫名有点像是出轨行为。

    虽然推迟了两个小时,但江迟修从A市到C市,再从车站到体育馆,也需要不少时间,要赶上第一场比赛是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里,所有人又耷拉下了脑袋。

    姜颜自己心里也没底,但不忘鼓励他们:“不是一共三场吗,就算第一场输了,我们也还有机会。”

    “颜妹说的对,再说了,对面中单就是个垃圾,我有信心!”崽崽拍拍胸脯。

    朴成宇是垃圾?姜颜:“我同意,跟你比起来,他就是倔强青铜选手。”

    崽崽眼睛发亮:“颜妹,有你这句话,我今天一定把他打哭给你看!”

    “flag立早了容易打脸啊狗崽子!”

    “哈哈哈哈……”

    气氛总算活跃了些。

    其实压力最大的,应该是代替江迟修位置的替补打野了,接下来所有人都在给他灌输正能量。

    临近三点,该上场了,江迟修还没到。

    姜颜说了句“我和他联系”,让他们放心,然后在主持人走完流程后,他们就全都过去了。

    姜颜独自留在休息室,她能想象到,TG上台的打野不是江迟修,外面的人该有多震惊。

    她听见了外面解说闷响的话筒声音。

    “决赛TG这边上场的竟然不是修神?!这是什么路数?”

    “虽然这么说残忍了些,但是修神不在,TG对战POP真的胜算很低啊!”

    是根本没有胜算。

    姜颜给江迟修发了条微信。

    他作为队长,一定比任何人都心急如焚地想赶回来,怕他着急乱了方寸,所以姜颜一直没和他提比赛的事,也没去打扰他。

    这是她这两天第一次问他在哪。

    她发出去没多久,江迟修就回了电话,姜颜立马接起:“修神!”

    他的声音低沉甚至有几分无力:“动车延误了,还没到站。”

    现在还没到站,那就是……来不及了。中间的时间,结束两场比赛绰绰有余。

    姜颜顿了顿,然后轻笑:“没关系,崽崽他们都很厉害,而且只是友谊赛而已,不要紧,全球赛TG一定能拿冠军的!”

    他从来不会沮丧,只是觉得对不起TG,江迟修沉默了会儿:“我会过去。”不管结束与否。

    *

    没有江迟修打野的帮衬,崽崽中路对线朴成宇也丝毫不弱,甚至能单杀,但是替补和White这两人的打野根本没有可比性。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

    这是个只看真实水平,没有奇迹,更是考验心态的游戏,在他们得知队长赶不上比赛后,第二局他们已经心态就已经崩了,所以比赛结束得更快。

    意料之中,TG输了。

    姜颜一直在休息室,听见外面主持人宣布退场的声音后,她站到门口等着,很快崽崽他们就回来了,只是一个个都没什么精神。

    看见门口的姜颜,他们就跟看见江迟修似的,走到跟前一个个就开始反省。

    “嫂子,队长不在我都不知道这游戏怎么玩了。”

    “我也是,我以前还真以为我们下路和对面能五五开,今天才发现,没有队长我们是真的废。”

    看,她以前没说错吧,不过现在醒悟还为时不晚。

    但他们现在一定丧得很,姜颜就没说什么,无所谓笑了笑:“离全球赛还四个月多呢,多练还有时间,”她想说点开心的:“修神应该快到了,晚上吃什么,我请客。”

    这时,拿着奖杯从台上回来的POP五个人正好欢声笑语地经过。

    休息室外,不太宽敞的过道,TG和POP正面撞上了。

    姜颜有预感他们肯定要挑衅一番,尤其是朴成宇。

    果然,朴成宇接了她刚才的话,哂笑:“哎哟,真巧,去哪儿吃啊?我还以为你们今晚没心情吃了呢,”他又刻意装腔作势:“诶?你们队长怎么不在啊?”

    “是不是输给我们太多次,怂了?”他自问自答,嘲笑两声:“弱鸡。”

    崽崽第一个忍不了了:“你再说一遍?”

    “我说,”他也是相当得瑟,一字一句地挑衅:“江迟修是弱鸡!”

    崽崽当时就要上去干架,但被理智还在的队友拉住了,这里有监控,真打起来,到时候网络一流传,很难不让人认为是TG输了比赛找茬。

    White沉眉瞪了朴成宇一眼:“你还走不走?”

    朴成宇收了嘲弄的笑,朝他们不屑地淡嗤一声,抬脚要走。

    “站住。”

    是姜颜的声音,冰冷到了骨髓。

    又在她的面前说江迟修的坏话,侮辱TG,这人还是不长记性,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典例。

    朴成宇回首,嬉皮笑脸:“怎么了漂亮妞儿,舍不得哥哥?”

    姜颜拦下就要发作的众人,镇定上前一步,在他面前站定,丝毫不惧:“solo,敢吗?”

    她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吃惊了,好歹朴成宇是顶尖战队的职业中单,而她只是个业余玩家,还是个女人。

    朴成宇也愣了一下,随即不敢相信:“我没听错吧,跟我solo,就你?”

    “你不是拽得很吗?全英雄,中路一血不回家,”姜颜面色沉冷,盯住他:“你输了,跟TG道歉,尤其是修神。”

    谁给她的勇气这么嚣张?朴成宇嗤笑:“你输了呢?”

    “Whatever。”姜颜淡淡说完,一点都不怕,却被White拉住胳膊。

    只见他锁眉劝说:“我们道歉,别玩了。”

    姜颜看了White一眼,慢慢抽回自己的手臂,回眸对着朴成宇冷声:“一句话,敢不敢?”

    “嫂子……”TG他们也想劝,朴成宇这人的秉性他们最清楚不过了,如果姜颜输了,他不会因为她是个女人就放过的,况且姜颜还是为了给他们出气。

    朴成宇根本不讲她放在眼里:“行啊,输了可别哭!”

    比赛靠队伍配合,而solo全凭借个人实力。国服王者300点的女玩家,姜颜很厉害,在她眼里,就算替换了朴成宇,对POP也没任何影响,说不定反而会更好。

    所有人都担心她会输,但其实姜颜有信心,TG和POP的比赛她都有看,多少也知道,朴成宇玩的英雄路子,相反,他对她却是空白一片,这么一想还是她占便宜了呢。

    说打就打,姜颜从来都不是婆妈的人,正好休息室都有电脑。

    姜颜和朴成宇面对面坐着,开了机。

    游戏进入选择英雄阶段,姜颜突然意味深长扬声:“君子游戏啊,你们围观的谁都不能提醒。”紧接着还清了清嗓子。

    TG人多,都围在姜颜身后看她的屏幕,听她这么一说,崽崽和66立刻同时领悟了,慢悠悠搭着肩膀站到了朴成宇后面,嘴里念叨着那边人多真挤。

    朴成宇皱眉往后瞟了眼那俩货,异常嫌弃,但也懒得说什么。

    游戏开始了。

    这时,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亮了,是江迟修给她打了电话,但手机是静音状态,姜颜一心操作,浑然不觉。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朴成宇你这垃圾对我的实力一无所知!打死你!让你说他坏话,让你说他坏话!

    修神想了想,媳妇这么厉害,吃软饭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

    我今天一点都不短小!【骄傲·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