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45章
    知道朴成宇的常用英雄池, 他一定会玩对线单杀强势的中单刺客型英雄, 所以姜颜赌了一把, 选了黑暗之女安妮。

    果然, 朴成宇选的是亚索这个快乐风男,这是个骚操作英雄,亚索的w技能,叫做风之障壁,能格挡面前的所有指向性技能,堪称LOL最恶心技能之一。

    姜颜在心里轻嗤,风之障壁,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风一样的智障2B?

    不过很好,安妮最容易骗亚索的w技能了。

    双方带的召唤师技能都是闪现和点燃,作为一套秒的英雄,闪现对安妮至关重要,一个闪R对面不死也得残。所以有没有闪现的安妮,是云泥之别。

    游戏一开始,姜颜就惊呼了声:“哎呀我不小心把闪现按了!哎……”

    嗯?闪现不是准备就绪的状态吗?

    身后的兄弟们都愣了一下, 马上了然, 一人一句“哎呀太可惜了”“好亏啊”“闪现cd得五分钟呢”“嫂子稳住啊”……

    朴成宇掀了个白眼:“切,真蠢!我也不占你便宜, 给你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姜颜不动声色:“没必要。”

    游戏继续,崽崽和66两个人若无其事地站在朴成宇身后,忍不住地感(干)叹(扰)。

    “面对疾风吧!”

    “hasaki!”

    “哦哟走位走位, 天有多高手有多骚,就这样,弟弟上啊,弟弟!”

    “哎呀这波操作,菜得抠脚!”

    “啧啧啧无情……”

    朴成宇一个脑袋两个大,从未见过如此聒噪的观众。

    姜颜忍住不笑。

    游戏进行到4分钟,姜颜不能拖到6级大招,否则朴成宇知道她闪现好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放松警惕了。

    双方此刻都被消耗了不少血量,而朴成宇以为姜颜没有闪现,不可能秒杀了他,刚想突脸解决了她,谁知对面的安妮一个闪现位移躲开,技能眩晕加引燃,朴成宇的亚索血条一空,屏幕就黑了。

    这一套操作的神手速,对姜颜来说轻轻松松。

    朴成宇整个人都懵逼了:“???”

    TG所有人都欢快高呼:“嫂子牛逼!”

    看到姜颜赢了,White才舒了舒眉,什么都没说,先离开了。

    姜颜将鼠标键盘往前一推,起身,对朴成宇笑笑说:“你对我的实力一无所知啊,孩子。”

    朴成宇当时怒火就上头了,鼠标一甩:“你特么耍诈!”

    姜颜眨眨眼睛,无辜:“我耍什么诈了?”

    “你不是没闪现了吗?!”

    “啧,我和自己人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姜颜理直气壮:“再说了,难道我让你一个闪现,你才赢得了我吗?”

    朴成宇被她忽悠得话一噎,她有闪现才是公平公正,好像确实如此,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艹!

    姜颜头一歪,笑容无公害:“道歉吧。”

    所有人都开始起哄。

    朴成宇心里真的憋屈,但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大言不惭说出口的话也赖不掉,POP的那几个不占理,都在边上一声不吭。

    朴成宇不情不愿:“对不起……”

    姜颜语气淡淡:“分贝高一点。”

    “对不起。”

    “对不起谁?”

    他忍,“对不起TG。”

    姜颜:“嗯哼?”

    艹,怪不得都说不要惹女人,真的是作孽!朴成宇深吸了口气:“江迟修不是弱鸡,是我口不择言,我错了,行了吧?”

    姜颜撩了撩头发:“勉勉强强吧,你们接受吗?”

    他们也很配合,一脸为难:“勉勉强强吧……”

    “我觉得这态度不行啊!”

    “哥,算了算了,看把孩子逼的。”

    “这样的夜晚,是该好好庆祝一下,”姜颜是故意说给朴成宇听的:“法餐怎么样,我先去铃兰订位置,你们到时候过来。”

    说完,她笑容明艳,转身走开。

    铃兰离体育馆不远,步行十来分钟的样子,况且战队还有一些赛后琐事需要处理,姜颜就没让他们送。

    但她不知道,夜色中,体育馆一号出入口,走出旋转玻璃门的那一瞬间,自己和匆匆而来的某人擦肩而过。

    TG休息室,江迟修推门进来的时候,崽崽他们都还在。

    “队长?!”

    输了比赛的众人见到江迟修,就跟见到了亲生父亲似的,一个个瞬间红了眼,一方面是有种顶梁柱回来了的感动,另一方面大概是觉得自己输了丢人。

    比赛的事情不必多说,江迟修都知道,他也心觉抱歉,当然,他们更认清了自己的水平,都信誓旦旦说要为了全球赛悬梁刺股地训练。

    你一言我一语,各个都在扬言立誓,听了会儿,江迟修扫了眼,语气平静:“她呢?”刚才电话一直没人接。

    谁?

    崽崽最先反应过来,忙解释:“哦哦,颜妹说她先去铃兰订位置,让我们交接好了就过去,队长,要不你去追一追,她刚走没多久,这边我们自己可以。”

    “对,我们自己没问题,队长你是不知道,嫂子今天太威武了!”

    威武?

    一堆人七嘴八舌地,跟他讲着姜颜刚才大战朴成宇的英雄事迹,他们越说越兴奋,讲得绘声绘色,而江迟修却渐渐拧起了眉。

    不再听他们喋喋不休,江迟修迈步转身,立刻追了出去。

    *

    “对,铃兰的方向,给我收拾了!艹,叽歪什么?老子特么咽不下这口气!”

    江迟修刚出了体育馆,打算抄小路去追姜颜,所谓的小路,就是体育馆后门外,一条窄窄的老水泥路,通向街市,很黑也很冷清,但比大路快。

    他走近时,暗处传来的那道阴冷的声音让他停住了脚步。

    “报警?你蠢?蒙她眼睛你不会?事后报警她也找不上你!对,白衣服牛仔裤,绑了个马尾,好像叫姜颜,你赶紧的,给我弄了那女的!”

    江迟修眸色瞬间沉了下来,如同这浓浓夜色般深重,下一秒,他朝着那烟头的半点火星处大步走去。

    蹲在地上的朴成宇嘴里叼了根烟,他刚拿下耳边的手机,正要准备站起来,手机屏幕的光亮都还来不及关上,蓦地就被人抓住衣领一把从地上拽起。

    根本没想到这里会有人突然出现,朴成宇还在兀自震惊,就听那人声线严冷,“你最好现在停手,她如果出了什么事,你给我等着!”

    江迟修泛着寒光的眼眸狠狠盯了他一眼,比起现在教训他,赶紧去找姜颜更重要,于是他下一刻就甩了手,侧身要走。

    朴成宇总算从错愕中反应过来,阴阳怪气喊住他:“修队!”

    听到就听到,口说无凭,他怕什么。

    朴成宇歪头歪脑整了整衣服:“有些事看来你还不知道,那我好心提醒下你,免得你还蒙在鼓里像个傻子,”将烟往地上一吐,踩了踩:“你不在的时候,你的女人可和我们White好上了。”

    江迟修眼底戾气闪过。

    “修队你别不信,你以为POP为什么会答应推迟比赛,是因为你女人特意过来找White,至于他们私下说了什么,我猜猜,比如……□□?肉偿?哈哈哈……”

    笑到一半,那人拳头坚硬,没说一句就猛地直直砸在了他的脸上。

    突然挨了一拳,朴成宇闷得惨哼一声,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很是狼狈。

    江迟修下了狠手,下一刻又俯下身,薄唇抿成了条线,他再次紧捏起他的衣领,眸光寒厉,凛声:“以前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但你要敢欺负她,你会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从没见江迟修如此冷厉过,朴成宇僵住,面上不示弱,但心里知道自己触碰他的底线了,一时没再出言激怒他。

    *

    铃兰法式餐厅,在城区街市最显眼的位置。

    姜颜从出租车上下来,一眼便看见了。

    虽然从体育馆到这边只需要走十来分钟的路,但是她懒(理直气壮·jpg)。

    姜颜突然想起来,还没和江迟修说他们晚上会在铃兰,于是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刚准备发他消息,顿时怔住——她竟然有二十来通未接来电,都是江迟修的,最近的还是三十秒前?

    “……”姜颜愣了一下,正打算要给他回电话,他就重新打进来了。

    这次姜颜立刻接了,秒和他说原因:“修神!我刚手机静音放口袋里没听到,你……”

    “在哪?”

    那边的人直接抛出两个字,声调冷硬沉哑,似乎还透着极度的压抑和不耐。

    他怎么是这个语气,是因为她这么久没接,生气了吗?

    以为是自己惹他不高兴了,姜颜忙解释:“对不起啊修神,我真的没看到……”

    “在哪!”

    他语气不悦,嗓音一高,姜颜就像做错了事,抿唇声音弱弱的:“……刚到铃兰门口。”

    江迟修沉默了一瞬,语气缓了几分,但仍旧生冷:“去餐厅里等我,别乱走。”

    “哦……”

    他好凶,只是没接电话,她又不是故意的……姜颜有点委屈,但一结束通话,她就把手机开回了扬声,然后乖乖地进了餐厅。

    她订好了包厢,然后站在前台附近等江迟修,前台服务员开玩笑问她是不是在这等男朋友,姜颜扯了个笑不说话。

    什么男朋友,她是在等男神来公开处刑。

    马路对面是霓虹闪烁,马路上是你来我往,车子一辆往左一辆向右,一切熙攘平凡,都不停歇。

    大约过了五分钟,姜颜一直呆呆望着的方向,那个特别的人突然出现。

    她倏地站直,提起了精神。

    相隔了一条接踵的马路,他在对面,和她的视线瞬间触及。

    那人的注视没有任何回避,目光一瞬不移地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有种霸道的侵略和占有。

    四目相对,虽然不太近,但她感受到了男人眸色沉沉的深邃,姜颜的心脏突然漏掉了一拍,觉得自己的掌心开始微微出汗了。

    也许是红灯了,道路上的流淌终于停止,那人抬步直直向她走来,步伐不快但也不慢,和他此刻脸部的线条一样,透着冷硬。

    ……

    当江迟修眼神讳莫如深,沉稳站在了她的面前,姜颜突然有点不敢看他,他的眼里有锋芒,但似乎还有些释然。

    片刻后,江迟修拉着她就往外走,姜颜几乎是被他拽着,到了处无人的弄堂。

    他一路一言不发,现在又只是定定凝住她,浑身上下气场如霜。

    没接电话而已,不至于吧……

    姜颜有点害怕他这样,软了声:“修神,对不起,我以后……”

    “我是不是说过,”他突然出声,嗓音低沉,又好似在克制:“不要因为我这样,姜颜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姜颜顿了顿:“什、什么?”

    江迟修眉心拧紧,声音冷冷的:“朴成宇不管说什么,那都是TG和POP的事,你掺合什么?惹怒那种人,你考虑过后果吗?”

    听懂他是知道了晚上的事情,但姜颜觉得自己没错:“可是他说你是……”

    江迟修一时没克制住情绪,低吼了声:“他说我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以后不论别人怎么挑衅,都不许再因为我跟人斗气!”

    都和她没关系吗?

    姜颜心里突然一酸,低下头,闷闷的:“……对不起。”

    晦暗的弄堂里,没有一星半点的灯光,突然也没了声响,只有男人隐忍粗重的呼吸。

    江迟戏侧过身,深呼了几口气,半刻后缓和了些心绪,他才转回来去看一直低头埋着脑袋的那人。

    平静下来后,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太严厉了,想和她说什么,却听到她默默轻吸了吸鼻子,似乎是在忍着抽泣。

    江迟修脸色一变,哭了?

    这地方半明半暗,看不太清,于是他伸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脸,果然湿湿的。

    姜颜低着头咬唇,一动不动。

    “……”江迟修突然有点无措,没想到她会哭,瞬间失了声,半晌,他缓缓捧住了她的脸,指腹轻轻擦拭着她的泪珠,放柔了语气:“好了,没怪你,别哭。”

    谁知这么一说,姜颜哭得更凶了,眼泪决堤了似的,唇都在发颤,但她依旧强忍着不发出声,偶尔忍不住了才吸一下鼻子。

    一回来就对她这么凶,还说她多管闲事(修神:???),她委屈。

    江迟修愣了一下,从来不见她哭过。

    他有些慌了,难得地手足无措,“乖……”上前半步想抱她到怀里,谁知姜颜立刻往后退了半步避开了。

    “……”半空中,他的双手空落落地顿在那处。

    默默收回了手,江迟修无声轻叹,微微屈膝,俯身和她平视,温柔得不行:“回家好不好?”

    他又轻哄:“去我家,给你做土豆丝,好吗?”

    片刻后,见她就是低头不说话,江迟修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已经预料到她会挣扎,他握得很紧。

    拽了两下发现力气远不如他,挣扎无果,姜颜放弃了,任由他牵着。

    江迟修捋了捋她散乱的碎发,牵着她到临近的小卖部,买了包纸巾给她擦眼泪。

    付钱时老板看了眼泣不成声的姜颜,啧啧两声:“哎哟帅哥,怎么把老婆弄哭了呀?你看我,结婚二十年了老婆从来没哭过,我教你,买根棒棒糖哄哄!女人一吃甜的呀心情就会好!”

    说着还从收银台边的那桶糖罐子里拿出一根递给他。

    那根棒棒糖怼到他鼻子前,江迟修表情有点僵硬,两秒后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语气淡淡:“不用找了。”随后,他直接将那整个糖罐子塞到了姜颜怀里,牵着她走出了小卖部。

    老板瞪大了眼,数了数,一元一根的棒棒糖,一整罐也就几十根,这是遇上暴发户了?

    路过生鲜超市买了些菜,然后他们打了个车回到了星河湾,江迟修一路牵着她进了自己家,而姜颜一路默不作声。

    她没继续哭了,但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带她到沙发坐下,她不闹也不哭,双眸一直垂敛着,抱着糖罐子,双目无神,一派死寂,如同提线木偶。

    江迟修看着她,突然感觉自己遇到了二十多年来最棘手的事。

    他舔了下唇,起身去浴室拿来条湿毛巾回来,半蹲在姜颜跟前,轻缓地给她擦了把脸。

    姜颜仍然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坐在那儿,只是随着他的动作,毛巾滑过眼睛时痒痒的,她的睫毛忍不住颤了颤。

    她的脸很白嫩,很光滑,哭过之后,双颊有些微微泛红。

    擦拭了一遍,江迟修将毛巾往茶几一放,然后开了电视,调到了电影频道,将遥控器放到她手边,温声:“你看会儿电影,我去做饭。”

    姜颜没有任何情绪,略微抬眸,眨了下眼睛看向电视。

    就当她这是回应了,江迟修轻拍了下她的头,让她乖乖的,随后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厨房就传来了切菜炒菜的声音,姜颜不声不响回头往厨房看了一眼,抿着唇,又转了回来,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电视里的放着不知名的电影,姜颜没看过,只知道是个爱情片,她也没看进去,耳朵里只听得见厨房里的动静。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姜颜听见了那人将菜端上桌的声音。

    某人走过来准备叫她吃饭时,电影里正放着男女主人公在卧室缠|绵拥吻的画面。

    这种情到深处的情节,难免会发出些特别的声音。

    “……”

    姜颜感觉到那人走近的脚步停顿在了自己身后。

    电影里的刺|激还没有停下。

    壁钟滴答滴答转了两圈,男人才重新抬起脚步,走过来,到她的边上,慢慢坐下。

    也许是佯装的,总之姜颜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像在看动画片一样淡定。

    过了会儿,江迟修的声音轻轻落下她耳边,像羽毛一般:“吃饭吧。”

    混杂着电视里的丝缕吟哦,姜颜目不斜视,淡然:“嗯。”

    说是吃饭,但某人却没有半点要起身去餐桌的意思,于是姜颜也没动,继续看着电视。

    突然手一暖,姜颜睫毛轻颤了一下,是男人握住了她的手,他拇指的指腹捏了捏她的手心,又轻轻摩挲着。

    那人凑近了她些许,只听他嗓音低哑,呼吸轻缓:“今晚还回去吗?”

    极具暗示性的话语。

    姜颜垂眸,似是在略作思忖,半晌后,她语气平缓:“都行吧。”

    江迟修腾出一只手,温柔地将她又凌落下来的碎发别到耳后,顺势抚过她的耳畔,轻轻地揉捏着她小巧的耳垂。

    他的声音很低,很喑哑,空气里都荡漾着暧昧的味道:“不走了,好不好?”

    姜颜微不可见地咽了下,面不改色:“哦。”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哼,不想跟你说话了。

    修神极具暗示性地将人带进卧室:不用说话。

    ——————————

    我今天依然不短小!

    这算不算自觉加更?(疯狂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