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46章
    他的声音很低, 很喑哑, 空气里都荡漾着暧昧的味道:“不走了, 好不好?”

    姜颜微不可见地咽了下, 面不改色:“哦。”

    她哭过之后的眼睛还有点红润,脸颊泛着的粉晕显得她整个人娇娇软软,会让人忍不住想去好好疼她。

    某人突然感到口干舌燥。

    但是现在还不行。

    深吸了口气,江迟修将她抱在腿上的糖罐子拿开放到了一边,温声:“来吃饭。”

    他轻轻拉着她从沙发上站起,到餐桌坐下,然后又想到什么, 在群里发了句。

    【崽崽:wtf!队长你们就这么扔下我们过二人世界去了?】

    【66:法餐泡汤了啊啊啊啊!】

    ……

    群里一片哭嚎,在江迟修转了笔绰绰有余的账后。

    【兄嫂诚不欺我!队长嫂子约会愉快!】

    吃饭的时候。

    姜颜看上去很听话,江迟修坐在她边上,递给她筷子就接,将菜夹到她碗里就吃,给她开了瓶果汁就喝,就是不主动,只不紧不慢吃着自己碗里的。

    于是江迟修全程在给她夹菜, 她碗里的菜一直就没空过。

    最后实在吃不下了, 姜颜放下筷子,声音又低又淡:“饱了。”

    江迟修也放下了筷子, 随后收过她的碗筷:“我来收拾。”

    姜颜坐在原位,看着那双为键盘而生的手,有条不紊地将碗筷收进了厨房, 她心想,他的手是不是该买个保险之类的。

    他在厨房清洗的背影,都那么赏心悦目,望了一会儿,姜颜不动声色地敛回眼眸。

    他很快就收拾好了。

    江迟修走回来,在她边上缓慢蹲下,一只手很自然地搭在她的腿上,抬头看她,磁性的嗓音轻声问:“电影还看吗?”

    他今夜太过温柔,神情间透骨的柔情,和言语中无尽的缠绵,让姜颜差点僵不下去。

    但对于他之前的话,姜颜还是耿耿于怀,于是在几番矛盾的心理斗争之下,她的目光落下桌面,从始至终没去看他,却又极轻地摇了下头。

    江迟修说了句好,起身去将电视关了,然后又回来,握住她的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

    姜颜被他拉起,和他相对而立,他们站得不算远,只差小半步的距离,就能抵上彼此的脚尖。

    男人冲过水刚擦干的手很冰凉,抚上她的脸时,她忍不住轻轻一颤。

    过了一会儿,那人低了低头,灼热的呼吸几乎落到她唇边,只听他哑声试探:“上楼吗?”

    没说话,没动静,当她默认了。

    姜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一路牵进卧室的,只知道前面那人走得有点快,他的步子大而稳,她的步子小而碎。

    打开了卧室的门,屋子很暗,他没有开灯,窗帘也拉着,不透一丝光亮。

    心里还犹自矛盾着,就被他牵着走进了那片深邃的黑暗中,门啪嗒关上的那声脆响,让姜颜心里猛得一激灵。

    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她一惊,人就蓦地被他抵在了门上,随之而来的是男人炽热的气息,沉沉地压下。

    他们靠得极近,江迟修将她圈在门和自己的身躯之间,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身,一手撑在她脖颈后的门上。

    姜颜心脏骤跳,男人灼灼的呼吸一下又一下打在她的侧脸,纵使此刻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那人只离自己一寸距离,他眸中跳跃的火花和欲望,不必去看心也明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突然的紧张,江迟修停了停。

    慢慢来。

    他抵在门上的手抚上她的发,轻扯下了她马尾上的发绳,柔软的长发瞬间散落下来,丝丝缕缕,更添了几分异样的情愫。

    往后撩了撩她浓密的长发,江迟修的手指陷入她的发间,又缓缓捋了捋,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姜颜屏息,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直没有远离半分,近到连彼此呼吸时胸膛的起伏都能明显感觉到。

    而那人的脸离她只有一寸。

    片刻后,江迟修慢慢动了动,唇畔试探地擦过她的脸,又逐渐往下,最后落在她唇边,一瞬后,在她温软的唇角轻柔地嘬了一下。

    虽然亲密,但只是嘴角的一点触碰,姜颜就已经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

    在江迟修想要更深一步,吻住她的唇时,下一刻,姜颜蓦地紧闭上眼,双手抵住了他贴近的胸膛,似推非推。

    感受到她的抗拒,那人的动作突然顿住,姜颜稳了稳慌颤的心跳,声音不自主地低软:“洗、洗澡……”

    她只是临时起意,想扯个借口,根本没想好说什么,不知怎么的嘴一开就说出了这句。

    喉结一动,江迟修枕进她的颈窝,他的音色似染着火焰:“好。”

    嘴上说好,却埋在她的发间一动不动,姜颜轻轻推了推他:“你、你先洗……”

    “好。”

    “……”

    十分钟后。

    姜颜在他的床边端正地坐着,锃亮的灯光照明了卧房。

    浴室水声哗啦哗啦,是江迟修在洗澡。

    过了会儿,算算时间,他应该快洗好了,姜颜手心冒了层汗。

    浴室的开门声一响,她心里一咯噔,立马站起来。明明心里对他那句话久久不能释怀,都几乎接近要和他冷战了,但一和他待在一个空间里,就很容易地控制不住自己听他的话。

    在情绪和沉溺之间挣扎,姜颜觉得自己简直快成了个病态矛盾体,她开始恼自己没出息没骨气,怎么就不能对他有那么一点抵抗力?

    于是一咬牙,她低垂着头就往浴室里走。

    一声不吭走了几步,在浴室门口突然被男人的身躯挡住了去路。

    姜颜一顿,盯着他的脚。

    江迟修刚洗好,穿着那天她给的那件真丝睡袍,身上还染着旖旎的水汽,他手中拿了条干毛巾,随意擦了两下湿发后,低头俯身:“我给你拿浴袍,穿我的。”

    先前脸上清透的红晕还未褪下,又漾了上来,姜颜强迫自己淡定:“哦、哦……”

    江迟修给了她件白色的浴袍,还从隔壁房间拿了上次她住他家时多买的一次性内裤。

    姜颜手一抖,接过。

    卧室很大,有一台电脑。

    在她洗澡的间隙,江迟修从抽屉取出吹风机,草草吹干了头发,而姜颜在浴室里,拖延时间一般,磨蹭了很久还没出来。

    听着浴室里缱绻的水声,他觉得时间有点难捱,于是坐下,开了电脑,玩了把街头篮球纾解心绪,打发时间。

    又过了很久,姜颜才慢吞吞从浴室出来,手捏在领口处,他的浴袍穿在她身上有点大。

    听见声响,江迟修回过头,在浴室待了太久,她的颈项和耳朵都是瑰红色的。

    手从鼠标上松开,男人眸色深了一些,起身到单人沙发上坐下,“过来。”

    姜颜:不行,要忍住。

    两秒后。

    “……”姜颜挪了挪脚,没忍住,缓慢走了过去。

    还没在他眼前站稳,人就被他轻拽了一下,随着他的力道,姜颜就跌坐在了他腿上。没料到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姜颜一惊,拢着领口的手下意识松开了。

    宽松低领下的肌肤若隐若现,从那人的角度轻易就能一览无遗,姜颜很快又立刻捏紧了领子。

    她不知道她这样羞涩的反应更能激起男人心底的渴望。

    好在某人这回是真的打算慢慢来了。

    江迟修不疾不徐拿过边上的吹风机,热热的风吹在她的发上,那人的手一下一下耐心地撩着她微湿的长发,直到确定吹干了,他才关了吹风机放下。

    姜颜还那么坐着,他们都穿着轻薄的浴袍,能明显感觉到彼此的温度。

    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姜颜垂眸盯着自己的手,心跳剧烈,而江迟修凝着她的脸,眸中是浓郁的侵略和占有欲。

    感觉空气突然弥漫了层异样的朦胧。

    在他还没任何动作之前,姜颜脑子一热,猛得站起来,三两步走到电脑前坐下,屏住呼吸,一言不发。

    腿上一轻,江迟修:“……”

    片刻后,他起身,耐着性子,拉了把椅子在她边上坐下,“想玩电脑?”这种时候是不是不太合适?

    谁知姜颜盯着电脑屏幕,僵硬地嗯了声。

    “……”江迟修开始怀疑,也许自己还是太心急了,于是拍了下她的发,柔声:“好,我陪你。”

    她根本不想玩电脑,她只是在想,他一边说自己的事和她没关系,一边又和她这般缠绵是什么意思,这明明是情侣才能做的事(虽然她愿意,咳)……

    姜颜想问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有点怕听到不好的结果,总之她一时说不出口。

    那人就坐在边上等着,于是姜颜握住了鼠标。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网页上打开了4399小游戏,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思绪一飘就点开了黄金矿工。

    “……?”江迟修以为她想打把LOL缓减下紧张,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要玩黄金矿工。

    挖矿的背景节奏响起的时候,连姜颜自己都愣了一下,但她强自镇定,两秒后,看了边上的那人一眼,语气轻缓,也很真诚:“你要玩吗?”

    “……”江迟修确定了,这姑娘就是他命定的克星,他吸了口气,随后也很淡定:“好。”

    于是,姜颜选择了双人模式。

    谁能想到,意味那么明显的前戏,那么如胶似漆的开场,最后两个人会并肩坐在电脑前起了玩黄金矿工。

    玩这个很放松,挺好,嗯。

    随后江迟修喝了口水,呼了口气,陪她玩了一会儿。

    这种幼稚的小游戏,玩个几分钟足够了,最多半小时,但……谁能想到,姜颜玩得很认真。

    她面无表情,盯着屏幕上晃动的钩子,一玩,就玩到了30关。

    再这么玩下去,估计她能玩到天亮。

    江迟修捏了捏眉心,有种被冷落的感觉,他开始想办法怎么让她早点结束。

    于是他开始专门去钩沉重的石头,抓奔跑的一元钱小猪,还故意空钩子,完美避开所有值钱的大金矿和钻石,就为了拖后腿,及时game over。

    姜颜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国服第一的修神玩这个似乎有点菜,于是自己默默地力挽狂澜。

    双人模式下,她安安静静地带着个拖油瓶,又很顽强地存活了好几个关卡。

    江迟修:“……”他刚才耐心等她洗完澡不好吗,为什么要开电脑?

    又是一轮有□□桶的关卡。

    江迟修突然有了想法。

    钩到□□桶,会把周边范围内的东西都炸掉,这样的话,就算有充足的时间,也没东西可以钩了,金钱不达标,游戏就会结束。

    姜颜的钩子刚从一堆□□桶中惊险地穿插而过,钩到了个高价钻石,钩子都还没来得及收回来,队友的钩子就直直朝着她边上的□□桶冲了过来。

    嘭得一下,钻石金矿都炸了个粉碎,四十关,白玩了。

    姜颜:“……”

    而男人丝毫不心虚,淡淡一句:“炸了。”

    姜颜面不改色,看着屏幕:“嗯。”

    江迟修侧眸去看她,她很平静:“没事。”

    不早了,上床睡觉吧,江迟修刚想这么说,又听姜颜轻声,不怪他的语气:“重新开始好了。”

    “………………”

    江迟修揉了揉太阳穴。

    一直到月上中天,卧室的灯还亮着,而挖矿的背景节奏在这本该溢满诱惑的晚上响彻了一夜。

    凌晨两点,男人已经颓然了,但怕她再哭,就没说话,什么都由着她。

    而那姑娘还在继续,其实她真的不想玩了,无趣到极致,只是她在逃避。

    最后,某人忍不住了,再不睡真的要天亮了。

    江迟修突然凑过身,霸道地直接关了主机,不给她反应的时间,长臂探过她的胳膊,蓦地将人横抱起就往床上走。

    姜颜略微惊呼,抱住了他的脖子,原先熬得有些倦意,现在一下就清醒了。

    江迟修板着脸,把她放到床上,扔了她的拖鞋,姜颜脑子都没转过弯来,厚实的被子就铺了下来,将她整个人都盖住了。

    下一刻,江迟修关了灯,卧室一黑,紧接着被子又被掀开了一角,柔软的大床一边陷了陷,是他躺进来了。

    黑暗中,她虽然背对着,但明显感觉到男人强势的身躯靠了过来,随后他有力的手臂绕过她的腰,姜颜一动不敢动。

    被窝下,江迟修从她背后抱住了她。

    男人身上的温度比她高很多,唇和呼吸都陷进了她的颈窝,他抱得紧了些,嗓音沉沉地在她耳边:“让我抱抱。”

    这个姿势,根本无视不了他,姜颜沉默了一下,算了,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既然躲不开不如干脆问清楚吧,就算……

    半刻后,姜颜扭动了一下,想转过身去,随即就听他语气不容置疑:“别动,”末了,锢在她腰上的手收紧了些,他又低哄了句:“不碰你。”

    “……”不是,误会了,她可以。?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姜颜没动了。

    睡在他的床上,贴在他的怀里,姜颜以为自己不可能睡得着,没想到一会儿她就睡熟了,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而床边空空的,早就没了温度。

    昨晚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抱着她而已。

    姜颜起床,换回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下了楼,但并没有看见他的人,微信也没留下一句话,桌上倒是放了吃的。

    姜颜想了想,在他家待到了下午,等到天都暗沉沉的了,他还是没回来,也没任何消息。

    去哪儿也不告诉她,就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昨晚还凶她……最后,她想着想着有点生气了,气鼓鼓踹开门回了自己家。

    接下来三天,他似乎都没回家,而他们也都没有联系。

    姜颜抱着死寂的手机,在家里郁闷了三天。

    直到第三天晚上,姜颜想了一万个他突然杳无音讯的理由,又自我否定,最后心如死灰地躺在沙发上。

    手机响了,飞快拿起来一看,是她的唐僧父亲姜皓。

    呸。

    姜颜仰着,心死一般懒懒接起电话。

    “颜宝啊,爸爸最近去国外出了趟远差,太忙了就没找你,有没有想爸爸呀?”

    姜颜有气无力:“还行吧。”

    那边:“哟,怎么没精打采的,颜宝刚睡醒吗?”

    姜颜直截了当:“有一说一,是不是又要我相亲?是就挂了。”

    “别别,颜颜啊,爸爸是有个事情要问你。”

    “说。”

    唐僧组织了下措辞:“之前爸爸让你和江盛的总裁吃饭,你还记得吗?虽然你们彼此都觉得不合适,但后来江董跟我说,你和她家小孙儿很熟?那孩子好像叫江迟修,颜颜啊,你告诉爸爸,你们关系怎么样?”

    闻言姜颜正色了些,警惕:“干嘛?”

    那边讨好地笑了两声:“是这样,前两天江董又跟爸爸说,只要你同意,就安排你们订婚,所以爸爸想问问你的看法。”

    订婚?和修神?

    姜颜惊愕了半晌,很快又回过神,闷闷说:“你们问过人家了吗?我答应万一他拒绝了,多丢人!”

    她撇撇嘴,但当电话那边的人告诉她,这话就是江迟修说的之后,姜颜整个人都怔住了,倏地坐起来,愣了好一会儿,反复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江董亲口说的,绝对不是忽悠人,颜颜,你告诉爸爸,你同意吗,你要是同意……”

    “我、我想一想……先挂了……”

    说完她就放下了手机。

    姜颜抓了抓头发,不可思议,这种时候得知他愿意和她订婚,她的心情杂乱无章。

    手机又响了,是崽崽发来的微信通话。

    姜颜疑惑了一瞬,接起。

    “颜妹!你有空来趟远洲吗?队长现在情况不太好!”

    姜颜一听,忙问:“怎么了?”

    崽崽的声音有点慌:“先别问了,你最好开车过来。”

    姜颜立刻就起身:“好,我这就过去!”

    随后她匆匆拿上车钥匙就出了门。

    远洲酒店大堂。

    姜颜赶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TG的人,他们一个个走路都不太稳,只有三两个还清醒的扶着他们。

    姜颜看见了崽崽,跑过去着急问:“修神呢?”

    崽崽正吃力地扛着66,抬眸看见她,眼睛一亮:“颜妹你来啦,喏,人在那儿呢,队长就交给你了哈!”说完他就扛着醉倒的66,将他拖走了。

    “嫂子再见!”

    “嫂子……快去看看队长,他想你了……”

    几个喝得烂醉的经过她时,叽里咕噜说了几句。

    “……”姜颜往那处一看,大堂的红木沙发上,江迟修闭眼靠着。

    她过去,在他边上坐下:“修神?”

    没反应,姜颜又轻轻摇了摇他:“修神,修神……”

    听见声音,江迟修终于缓缓睁开了些许,眼底是化不开的醉意,迷蒙的双眸盯着她默然片刻,他凝了眉,嗓音虚哑:“你怎么来了?”

    他强撑着脑袋要坐起来,姜颜忙扶住他:“崽崽让我来的,我接你回家。”

    江迟修眸色很深,看了她一会儿,才发出低低的气音:“嗯。”

    姜颜将他的手臂靠在自己肩上,扶他上了车。好在之前无意知道了他家门的密码,回到家后,姜颜开了他家的门,又连拖带拽地扶他上了楼。

    终于把他吃力地扶到了床上躺着,姜颜坐在床边喘了口气,低头,发现那人眼神迷离,正看着自己。

    那天晚上后,他们冷了三天,突然出现就是这种情况,似乎有点僵硬,姜颜目光有些闪躲,轻咳了声:“你喝了多少?”

    他没有动静。

    大概已经醉得不清醒了,姜颜顿了顿,直接问:“你要洗澡,还是要睡觉?”

    江迟修眼底隐隐掠过一抹暗光,低缓发出两个字:“要你。”

    “……啊?”姜颜疑问的话还没说,手腕突然被他拽住,拉到了怀里。

    姜颜一慌,轻轻挣扎了一下,那人呼吸间都是灼热的酒气,他嗓音磁性魅惑,低低说:“我喝醉了……”

    听他这么说,姜颜反而心里一颤,她怎么开始紧张了……

    被他箍住,姜颜伏在他硬朗的胸膛上起不来,而他身上浓郁的酒气充斥着她的鼻息。

    她的发散乱在他脖间,男人偏过头,鼻尖轻嗅了嗅那缕发丝,那画面极其性感,让她的心微微悸动。

    姜颜稳了稳心神:“我知道……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

    “姜颜,”他的声音很沙哑,滚烫的呼吸如热风拂过面前那人的脸,江迟修凝视着她,执着地重复了遍:“我喝醉了……”

    像是要证明什么,下一刻,江迟修就压下了她的脖颈,炽热的唇覆了上去。

    姜颜睁大了眼,他却越吻越深,似是要带着她一起沉沦,他嘴里的酒味,让她慢慢有些混乱,不知是酒,还是因为被他夺了呼吸,姜颜开始眩晕,理智几乎溃散,抵在他胸上的手渐渐软了下来。

    这时,江迟修突然翻身和她换了个位置。

    “修……唔……”

    天旋地转地翻了个身,姜颜凌乱喘息,而那人下一秒就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棠芯城城整理:  修神:我喝醉了,不清醒,所以你拒绝也没用。

    颜颜:……

    ——————————

    这回绝对不翻车!

    JJ不允许的的事,你们想看吗?

    如果想看的话……我们转移目的地,偷偷发?

    (悄悄问一句,你们想看不可描述到什么程度的?我心里有个数,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