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47章
    天旋地转翻了个身, 那人下一秒就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她突然发觉, 他们刚才的对话那么熟悉, 似乎之前她喝醉的时候也……还没来得及想明白, 脑子嗡嗡的,所有思绪都被他瞬间吞没。

    他在她温软的唇上,像是逃脱囚禁的野兽,放肆狂野。

    她想起来了,这是自己上回喝醉的时候,想要看的他的样子。

    后来身下的人似乎并没有抗拒,太过温顺, 他才像是逐渐找回了理智,动作慢慢变得轻缓。江迟修捏住那人手腕,挪到枕边按住,慢慢放开了她的唇。

    他眸中似有火焰燃烧,短发微乱,一缕碎发垂落额际,平添了分狂狷。

    江迟修低着头,目光定定凝着身下的人, 像是在探寻她不躲避的原因, 明明那天她是抗拒的,躲着他玩了一夜电脑, 像是害怕他,不敢说,但是今天, 她怎么这么乖,乖得让人心软。

    姜颜有点缺氧,缓了好久才平复了呼吸,她的肺活量有这么低吗?

    “姜颜……”凝了她半刻,他慢慢低下头,鼻尖碰上她的鼻尖,声音极度沙哑。

    “……嗯。”

    被他沾染浓郁情意的嗓音低唤,姜颜很轻易地就沉溺在了他深邃的眼眸里,不由自主轻轻答应了声。

    他发烫的鼻息喷洒在她脸上,暖光照在他的睫毛上,落下半盏阴影,“可以吗?”

    她呼吸一窒,脑子瞬间空白,声音微弱:“什、什么……”

    缓缓松开了她的手腕,江迟修敛眸,他的掌心抚上她的脸,沉哑:“我要你。”

    刹那间,姜颜猛得心跳很快。

    他的眼底虽有酒后泛出的丝红,但看着她时却毫无浑浊的迹象,反而更深沉坚定了,她忍不住怀疑:“你……你真的醉了吗?”

    她突然戒备地微嘟嘴唇,江迟修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痕,真假难辨,“嗯。”

    姜颜刚心生他在装醉的念头,那人突然侧了侧头,慵懒阖眼,呼吸落到她的耳边,话语似是蛊惑:“在一起好吗?”

    姜颜没想过他会突然这么说,一时间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修、修神……你是在……表、表白吗?”

    江迟修闻言,突然惩罚性地在她的耳垂咬了一口,她低低嘶了声,瑟缩了一下,耳垂在他的齿下有点疼还有点麻。

    他的语调听着有些生气:“我在追你,你都没感觉到?”

    姜颜刹那间茫然了,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咽了咽,诚实地摇了摇头。

    江迟修撑着身子瞪了她一眼,沉重地呼吸了下,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溺爱又无奈:“笨。”

    一憋气,她的脸瞬间胀红,抗议了两下那人才放开,舒了舒气,姜颜抿着嘴嘀咕:“是你说你的事跟我没关系的……”

    江迟修矢口否认:“我没说。”???怎么可以耍无赖?姜颜咬了下唇,微恼:“你说了!”

    他面不改色凝视她:“我没说。”

    她皱眉,执着:“说了!你还三天没理我,你……”

    江迟修不跟她废话,俯身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她的喋喋不休都变成了轻声的呜咽。

    呼吸薄弱喘不过气,男人才将她放开,黑眸泛着浓重的深谙,炽热的视线不偏不倚和她对视,一字一句:“我没说。”

    他的目光像是警告她,回一句他就吻一次,蓦地脸红心跳,姜颜哼唧了声,不说了。

    “不是要上我吗?”江迟修牵住她的手勾上自己的脖子,俯下身,那人凑近她的侧颈窝,边亲咬边沙哑低哄:“给你上。”

    “!”这人、这人,还偷看她微博…………

    突然好像回到了三天前那晚,颈侧处那人一下又一下的触感,让她几乎无法思考,姜颜下意识搂紧了他的脖子。那人的手也逐渐开始造次,手心似烧着火,室内的温度很高,仿佛七八月份的夏天那样闷热。

    七八月份的夏天,是汗流浃背的高温。

    姜颜浑身轻颤,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声音却低如猫叫:“……要洗澡吗?”

    谁知那人一听,似乎很不满,手中力道一重,在她耳边低吼了声:“不许洗!”

    “……”

    某人大概是对洗澡和黄金矿工有了阴影。

    姜颜想到这里,忍不住轻笑出了声,倏地,喉咙间的气音急刹住,那人就地正法一般,吮住她的唇。

    仿佛从冰窖跌入水雾缭绕的温泉,比温暖更暖,又似一壶清酒浇在心上,那人的动作愈发造次放肆,姜颜只觉得意识都不是自己的了,身子逐渐放软,依偎在他怀里,在他的引领下,温顺又配合。

    闻到的不是她常喝的红酒味,大约是啤酒。啤酒度数很低吧?他是不是在装醉?思绪凌乱地想着,她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是什么时候被他丢到了地上,而他那件白衬衫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敞开着了。

    她在想,现在窗外的空气一定很好。

    她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理发店吗?或许更早?柔暖的灯光被关掉了,皮带的金属扣那声啪嗒的清响,在这寂夜里听得人心神恍惚。

    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好希望外面下个雨,至少有些声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从没经历过这事,难免羞窘,但更多的是恐惧。姜颜害怕地紧扣住他的肩膀,枕在他肩上,听他隐忍又宠溺地哄着,额上是细细的一层汗,最后他说了声乖。

    “要抱抱。”

    “乖一点,去躺着。”

    “那你亲亲我。”

    “你亲我……我就去躺着。”

    ……

    “姜颜,你想清楚,如果现在要走,我当你没来过。”

    脑中突然似灵光闪过,那天的话瞬间就想起来了,原来他不是那个意思,他是在征求她,他是在怕她后悔吗?都还来不及多想,那人又在她耳边轻喃了声颜颜,姜颜想侧过头去看他,下一刻啊了声就冲出了喉咙。

    她眉毛拧得很紧,开始哭,也许是在哭自己犯的蠢。她一哭,那人倾身亲去她眼角的泪花,温柔轻哄。

    外头夜色越来越深,里头是初涉云雨,床脚摩擦着地板,他一遍又一遍地喊她,渲染着一室的温存和甜腻。

    天已经很亮了,床很柔软,姜颜习惯性想翻个身继续睡,却被身上的酸胀感激了个清醒。她愣愣睁开眼,盯着素洁的天花板懵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思绪回温。

    这是他的卧室,他的床。

    “……”姜颜蓦地侧头,和那天一样,床边没有人,但这次,似乎还留有丝许余温。

    她倏地捂紧被子坐起,视线探了一圈,不见自己昨天的衣服,但在床头柜上,整齐叠放着一条红白裙子。

    是他送的那条,上回在基地时,换在了他的房间里,一直没带回来,但是没有里面的内衣物可以换呀……

    反正屋子里就她自己,姜颜想了想,下了床,刚赤脚站在地板上,某处的不适感瞬息而来极其强烈,她差点没站稳。

    “……”姜颜委屈地嘟了嘟嘴,她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坏,昨晚已经很累了,睡到半夜似乎又被他拦腰捞过去一次。

    适应了会儿,她挪着脚步走到柜子旁,拿了他的睡袍穿上,然后又挪动着进了浴室,看向镜子时吓了一跳,侧颈下的痕迹太过明显,这天气已经这么热了,她得穿高领才能出门。

    这简直要她狗命。

    她侧过头,盯着偌大浴室里侧的浴缸看了半天,正思索着要不要泡个热水澡,说不定能消退得快一些,突然就被人无声地从背后抱住了。

    熟悉的怀抱和气息,姜颜只僵了一瞬,很快就放松了。

    “醒了?”

    她闻声抬起头,从镜子里看见男人环抱着她的腰,双手交叉搭在她腹上,满目柔情,也看着镜子里的她。

    她睡袍下还是空空的,而他已经穿得正儿八经了,此刻温柔地抱着她,缱绻温存,和昨晚狂热的姿态全然不似一人。

    姜颜沦陷了,这就是她以前和他说的,床上小狼狗,床下小奶狗吗……

    江迟修的下巴慵懒地在她头发上磨蹭了会儿,继而凑近她的耳畔,低柔轻喃:“昨晚没做防护措施。”

    “……!!”他怎么就说出来了……

    姜颜脸倏地一红,强装淡定,但语气弱弱的:“嗯。”

    那人唇边掠起一丝弧度,阖上眼,低头轻蹭了蹭她的脸,哄骗一般:“吃药对身体不好。”

    啊啊啊啊别说了,再说她要热得爆炸了!

    姜颜脸泛嫣红,羞窘得想咬唇,但面上继续佯装:“嗯……”

    他似乎轻轻笑了声:“和我订婚吧。”

    闻言她心中微微一动,虽然已经从姜皓那儿知道了这事,但此刻听他亲自在耳边轻哑地说,格外地让人动心。

    姜颜心里一暖,垂眸握上了他的手,很快就被他自然地反握住。

    他的鼻息惹得耳廓痒痒的:“嗯?”

    姜颜缩了缩脖子,弱弱地问:“你认真的吗?”

    江迟修气笑,捏了捏她的脸:“不然你真当我睡粉?”

    静静和他对视了一眼,姜颜抿着笑,垂下了头娇软低声:“好呀……”

    话音刚落,随即就被那人扳过了身子,和他面对。

    江迟修的手撑在她身后的台面上,唇角漾着笑,凝望她一眼,倾身就吻了上去,而姜颜被他圈在两臂之间,往后微仰着,似拒绝又似邀请,分不清是躲避还是方便他低头亲吻。

    亲着亲着,宽垮的睡袍带子就被人挑开了,姜颜立刻清醒了几分,按住睡袍下某人作乱的手,埋怨地嘟哝了句还疼。

    谁知他动作不停,却很诚恳,低沉说:“我就摸摸……”

    气息逐渐开始不稳,姜颜转移话题似的:“你刚才去哪儿了?”

    他偏过唇亲了亲她的耳垂:“给你买内衣裤,”轻咬了下后又暧昧地添了句:“蕾丝的。”

    “……”这人……

    就摸摸,话是这么说,摸着摸着那人就拦腰横抱起她往床上去了。

    她突然明白了一句话,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

    接下来几天,姜颜几乎是搬了个家,因为某人不让她再回家睡了,衣服和日常用品全都帮她通通搬了过来。

    而季中赛才结束几天,夏季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虽然TG是LPL春季赛的冠军,有直通全球赛的资格,不需要参加夏季赛,但正式开赛前的预热表演赛,按照惯例是由春季赛冠军队伍参加。

    所以到时候,TG得去夏季赛的举办地D城一周的时间。

    毫无防备地从邻居变成了同居,过了几天清闲的日子,虽然每天都闲在家里,但每天都被某人折腾得很累,于是姜颜偶尔的午睡习惯变成了非睡不可。

    姜颜明白了,他表面上的禁欲绅士都是假的,好在这几天吻痕消退了,还能见人,她又和他约法三章不许他再吻得这么明显,那人答应得很爽快,结果却是在不明显的地方下起了手。

    这日,姜颜一如往常地在卧室午睡,通常这个时候,江迟修会在楼下给她做吃的。

    睡梦中,她隐隐约约听见楼下似乎有闹腾声,迷迷糊糊醒来,下了床。

    “就你们这破酒量,那天还不是老子给你们一个个扛回去的!”

    “我擦,狗崽子你现在这么嚣张?”

    “来来来,二锅头给我崽哥满上!”

    客厅里他们一群人喧闹得很。

    崽崽嗤了声:“还敢跟我拼二锅头?是男人就坚持五瓶!”

    66刚想回嘴,目光扫到了楼梯那处,顿时怔住:“嫂、嫂子?”

    其他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才发现姜颜穿着他们队长的男式睡衣,睡眼惺忪地站在楼梯口,似乎是没睡饱,看见他们有点懵。

    他们震惊了,队长没说家里有人啊……于是他们交头接耳起来。

    “我靠,嫂子在啊?”

    “这大白天的,队长太血性了……”

    这时江迟修从厨房出来,看见她时顿了一下,随后淡然地将手里端着的姜撞奶放到餐桌上,稳步走过去。

    经过时,江迟修睨了眼刚才在客厅鬼喊鬼叫的众人,嗓音清冷:“不知道你们嫂子在睡觉?嚷什么。”

    所有人:“……”

    只见江迟修又往楼梯上望了眼,不急不缓走过去,当着他们的面牵起姜颜的手,将人往楼上带了回去。

    所有人:!!!我艹!我清心寡欲的队长都学会秀恩爱了?!!没天理!求问我女朋友出生了吗,在线等,挺急的……

    江迟修将人牵进卧室,在衣柜前停下,抬手顺了顺她凌乱的长发:“换衣服,下来吃东西。”

    姜颜回了回神,刚睡醒的鼻音很重,闷闷的,听着像是撒娇:“怎么这么多人……”

    江迟修低头看着她松懒茫然的样子,笑了笑:“我明天要去D城,你忘了?”

    “……”姜颜静默一瞬,倏地抬眸,想起来了,他明天就要出发去D城参加夏季赛的预热表演赛了。

    想了想,“那他们今晚住这吗?”

    “嗯,这边出发比较近,”江迟修伸手将她搂住:“介意吗?”

    姜颜摇了摇头。

    江迟修抵上她的额头,轻声:“真的不跟我一起去?”

    姜颜被他搂在怀里,把玩着他胸前的衣服扣子,低声咕哝:“一个礼拜呢,姜辰过两天就高考了,我不在的话没人管他。”她倒是想去,但是D城那么远。

    江迟修亲了亲她的额头:“那你在家等我回来。”

    他最近都温情脉脉,姜颜戳着他的胸肌,故意小声问:“你家还是我家……”

    那人挑了挑眉,俯身和她平视,定定看着她:“你说呢?”

    闻言,姜颜忍住嘴角的笑意,推了推他:“哦,你先出去吧,我换衣服了。”

    江迟修没动:“我等你。”

    姜颜抬眼瞪他:“你在我怎么换?”

    某人理所当然且若无其事:“又不是没看过。”说着直接打开衣柜拿了条裙子出来,然后就要伸手去脱她身上的替她换。

    “哎……”

    客厅里的一群人,坐在沙发等了半个多小时,楼上那两人才一前一后牵着手下来。

    “……”慕了。

    姜颜和他们打了声招呼,还没说两句就被江迟修拽到了餐桌坐下。

    这人似乎是在认真地打算把她喂胖。

    姜颜舀了勺姜撞奶,刚放到嘴边一碰,又放下,语气略带撒娇的意味:“冷了。”

    所有人疑惑:嫂子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而江迟修下一刻就端走了她的碗:“我去热热。”

    所有人瞪大眼:队长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晚饭,是在家吃的,一群人围着餐桌聊七聊八,姜颜和他们说说笑笑,感觉还挺热闹,但某人似乎觉得他们很烦,大概是因为打扰了二人世界。

    崽崽突然八卦:“队长,颜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见家长?”

    姜颜顿了顿,说起来,他们已经喊了很久的嫂子,但事实上,他们才在一起没几天,“还没……”

    “快订婚了。”某人淡淡出声。

    “……”这么快?

    全桌人都静止了三秒,随后他们像开了阀门的水,开始疯狂起哄。

    原来队长秘密恋爱多年!金屋藏娇实锤!

    崽崽像是一个资深的知情人士,大着胆子凑近姜颜,和她说某人那些不为人知的事:“颜妹,上个礼拜队长突然一个人在基地关了三天,我还以为你俩闹分手呢!”

    “那天晚上聚餐,他喝了几瓶啤酒就醉倒了,我猜是情伤太重,就喊你来了,嘿嘿,我是不是立功了?”

    他说着说着,被那人凌厉的视线扫了眼,立马封了嘴。

    姜颜沉默了一下,思考着他的话,几瓶啤酒就醉成那样了,酒量和她差不多嘛……

    她缓缓扭过头看边上的人:“原来你也不太行。”

    江迟修顿住,微眯双眸:“你说我不行?”

    棠芯城城整理:  修神:你说我不行?

    颜颜:……………………………………

    ————————————————

    (JJ不允许我多说话,想看cheche的留个评论吧,我看到会回复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