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48章
    姜颜沉默了一下, 思考着他的话, 几瓶啤酒就醉成那样了, 酒量和她差不多嘛……

    她缓缓扭过头看边上的人:“原来你也不太行。”

    江迟修顿住, 微眯双眸:“你说我不行?”

    这语气,是不服气要和她拼酒吗?

    但他的表情好像有点儿危险……

    姜颜沉默一瞬,囫囵一下吞咽了嘴里那块肉,摇了摇头,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颜妹你有所不知,”话唠崽崽不接话不舒服,甚至兴致勃勃和她聊了起来:“以前每次喝酒, 所有人都被喝趴在地上了,队长都能稳稳当当站着,千杯不醉!”

    千杯不醉?姜颜皱眉,“那天晚上不是只喝了几瓶啤酒吗?”

    边上的某人突然低咳了声,提醒崽崽闭嘴。

    但他似乎没领悟到,大胆直言:“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按他的酒量不应该啊, 但是队长让我给你打电话, 我就打了……”

    江迟修手里的筷子默默一顿。

    姜颜懵了两秒,幡然醒悟, 他果然是装醉的!

    她蓦地扭过头去控诉:“你故意的!”

    “吃饱了吗?”他突然问,若无其事。

    他话题转得猝不及防,问得姜颜莫名其妙, 她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下,愣愣回答:“……应该,饱了?”再吃点也是可以的。

    那人放下自己的筷子,然后把她手里的筷子也抽走了,接着就牵起她的手将她从凳子上拉起,径直往楼上走,留下一桌人茫然。

    “队长你们不吃了?”

    “吃完收拾了。”那人没回头,淡淡交代了句。

    望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崽崽幽怨地叹了口气:“我想嫁人了,你们有没有认识的富婆,可以包养我的那种?”???女装大佬入戏太深?

    众人:“滚!”

    楼上,卧室里。

    江迟修牵着她到沙发,拉她在自己腿上坐下,将人抱住,捏着她的手温柔细语:“冰箱里有酸奶和水果,客厅靠窗的橱柜放了零食,晚上饿了自己拿,给你绑定代付的卡无限额,想要什么直接买。”

    “自己一个人在家记得关好门窗。”

    “老秦他们会留在基地,有事都可以找他们。”

    “还有,天黑之后不可以出门,记住了吗?”

    他毫无征兆地说了这么多,姜颜才突然意识到他们马上要分别一周了,之前总觉得还早,其实就是明天了。

    他叮咛嘱咐时的温情,话语间细碎的温柔,没有腻人的甜言蜜语,但他做的,都是爱她的事,在这离别的氛围下,让她的心情变得很特别,有点不舍,又有点酥酥麻麻。

    姜颜故作镇定:“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

    江迟修捏了下她透白的脸颊,笑说:“难道不是吗?”

    这人总是表现得像个情场老手。

    姜颜倾身伏上他的胸膛,仰着脑袋,明美的双眸眨了眨,看住他不经问:“修神,你有谈过恋爱吗?”

    闻言他似乎认真仔细想了下,才淡然回答:“有。”

    姜颜嘴角忽地往下一弯,脸色变了变,语气不悦地质问:“什么时候?”

    江迟修眼底慢慢浮现出笑意,略微低头轻嘬了下她的唇角,说:“现在。”

    “……”姜颜反应了好半晌,随后嘴角的笑痕逐渐抑制不住,直接埋头钻进他的颈窝低低笑出声。

    江迟修笑了笑,搂在她的腰身的手收紧了些。

    抱了会儿,那人倚着沙发背好半天没说话,姜颜偏过头,见他一脸沉思的模样,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该把婚期提上日程了。”似乎是注意到了姜颜的疑惑,江迟修对上她的视线,一本正经继续说:“这个称呼我不喜欢。”

    称呼?

    修神?没觉得哪里不好啊……

    “大家都这么喊,”姜颜更奇怪了:“而且这跟婚期有什么关系?”

    江迟修不紧不慢挑起她垂落胸前的一缕长发,语气很随意:“夫妻间的称呼更适合你。”

    “……”她突地心怦怦跳了起来。

    那人缓缓凑近了一些,唇角是不怀好意的弧度,声音突然放低,有些性感诱人:“要不要提前适应一下?”

    心跳得更剧烈,姜颜突然发觉自己错了,他不仅句句是甜言蜜语,而且每次都能甜腻得让她脸红心跳。

    明明最开始是她主动勾搭的,现在反而总被那人逗得心猿意马,看来女人在撩拨上的道行,总是比不过男人。

    “嗯?”某人并不打算放过她,轻声诱哄:“叫声听听。”

    脸庞微微发热,她瞟开视线,决定装傻:“什、什么?”

    男人凑过头贴近她的耳畔,惑人的嗓音低低和她说了句什么。

    “……”瞬间脸烫得厉害。

    他的攻势有些猛烈,小姑娘完全抵抗不住,姜颜忙拉他从沙发上起来,嗔道:“快收拾行李吧,明天一早要赶车的。”

    她娇羞的样子有点可爱,男人笑着被她拉拽到衣帽间收拾换洗的衣物。

    姜颜动手取下几件他常穿的,刚想问他可不可以,那人就从背后拥了上来。

    江迟修低下头,下巴枕着她的肩,语气低柔:“会想你。”

    只有七天但也觉得很长。

    抑不住心动,姜颜缓慢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站着,踌躇了片刻,心一软,就什么话都藏不住了:“我有个事,想和你说。”

    江迟修垂眸看她,等她继续,姜颜不太好意思,低头揉弄他的衣角支吾着:“上次喝断片了,前几天突然有点想起来……我喝多在你家那天晚上,你说的是……让我想清楚吗?”

    那人静静凝了她一会儿,佯装沉冷:“你以为呢?”

    她撇了撇嘴,声细如蚊:“我以为你让我走……”

    所以之前是她理解错了。

    他的嗓音带着磁性:“你其实是不想走的,对吗?”

    不能否认,但承认也不太对劲,姜颜看着他,眨了下眼睛当做默认。

    江迟修好气又好笑,用力揉了揉她的发顶:“能想起来,还不算太笨。”

    姜颜不乐意:“……你觉得我笨?”

    他看了她一会儿,笑说:“有点磨人,但挺可爱的。”

    听完,姜颜有点傲娇了,极轻地哼了声。

    江迟修似乎是随口一提:“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emmm……那天晚上那个啥的时候……

    这脸是降不下温了,姜颜不动声色,反将了他一军:“咳,你骗我喝醉的那晚。”刻意强调了某个字。

    本来没什么,但她的表情就很容易让人往偏了想,江迟修抬了下嘴角,从容淡定:“哦,做的时候。”

    做什么?她反应了好一会儿。

    “!!!”床榻上下都这么熟练,她才不信他是初恋!他的正经肃容都是假的!

    可能是发现撩拨她极有乐趣,江迟修故意:“你微博说……想上男神?”

    姜颜开始觉得事态的发展不太妙了……

    “那天没忍住,”那人噙着一丝蛊惑的笑,俯身靠近,意味深长:“今天让你在上。”

    说完就低头去亲她的嘴角,被他的缠绵缱绻噬了魂似的,姜颜顺着他微微仰头,闭了眼,亲着亲着,两个人就跌进了高柜的衣服堆里。

    “队长!你们要吃……”声音顿时刹住,66端着果盘在门口倒吸了口凉气。

    姜颜一惊,猛得睁眼推开那人,慌忙爬起来,分分钟背过身站得端端正正。

    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衣帽间的门和卧室的门笔直对着,是这间卧室最失败的设计!

    江迟修一时也忘了门是半开着的,但他淡定多了,很冷静:“放那儿,出去。”

    “好、好、好勒!我放这儿了啊队长,我、我给你们把门带上了哈!”66眼睛不敢乱看,把果盘最近的地方后,逃难似的跑下了楼。

    楼下那即将到来的八卦可想而知。

    被人看到,真·小纯情·颜捂着脸,倏地转身就往浴室走:“我去洗澡了!”

    又想跑。

    她经过时,江迟修一把扯住她的衣领:“一起。”

    “……”

    *

    第二天,窗外飘着细碎的雨花,天气有些许阴沉,正应上了分别的心情。

    吃过早饭,接他们去机场的司机已经等在外面了。

    行李不多,崽崽他们将要带的东西搬到车上后,就可以走了,姜颜送他们到门口,屋子里突然就冷清了下来。

    江迟修是最后一个走出门的,姜颜跟在他身后。

    门外,他走出两步后回首,和她说:“我走了。”

    姜颜心里不舍,但却不露声色,乖顺地点了点头:“嗯。”

    “嫂子拜拜!”

    “颜妹拜咯!”

    姜颜嘴上挂着笑,眼底却是黯淡的,四目相对了会儿,江迟修突然笑了一下,转回身走过去,挤着她进了屋里,接着门啪地一声,将其他人关在了外面,随即那人反身把她压在门上吻住。

    一连串动作极其流畅。

    门内是两个人缱绻的吻别。

    门外是那群人了然兴奋的起哄声。

    好半天才分开,他又说了遍:“走了。”

    姜颜被他吻得晕头转向,靠着门才站稳,软声:“嗯。”

    江迟修静静看住她,还没打算走,等着那人还没说完的话。

    “……”被他洞察的眼神看着,姜颜迟疑了须臾,酸酸地提醒:“你注意点粉丝,别被占便宜了。”

    江迟修轻笑:“还有呢?”

    她娇软低声:“……结束了就回来。”

    江迟修偏过头亲了下她的脸颊:“好。”

    拍了拍她的头,他开门,这次是真的要走了。

    很快,TG的商务车消失在了视野里,往机场的方向去了。

    姜颜在门口站了会儿,看着这细雨飘摇的天,不由感叹,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出口就成了:“哎,何处话凄凉……”

    自顾自感慨了片刻,姜颜正打算进屋,迎面就看见道路拐角处有人走了出来,没有打伞。

    White,他怀里抱着的好像是束白菊。

    他经过时恰好也看见了站在江迟修家门口的姜颜,似乎怔愣了一瞬,马上又出露出往常那般随意的笑容,自然地朝她走过去:“姜姜,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最多两个礼拜。

    姜颜在心里轻嗤,但季中赛他也算守诺帮她了,所以她的语气态度也不能过河拆桥得太明显,虽然最后没起作用。

    姜颜瞥了眼他怀里的那束花,真的是白菊,她好奇:“你要去哪儿?”

    White默然半刻,看着她的眼神不明意味:“七号公墓,看看故人。”

    姜颜顿了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他刚才看她的眼神有点莫测深长。

    她没当回事:“七号公墓,你要去A市?”

    他笑说:“没错。”

    为什么要带着花过去,姜颜觉得多此一举:“坐车得三个小时,公墓附近有花店的。”

    White深深看了她一眼:“你很了解。”

    当然了,她每年清明都会去。

    姜颜:“你不知道那附近有花店吗?你是第一次去?”

    “不是,”White浅淡笑了笑:“那家花店通常为了招揽祭拜的客流量而大批进购白菊,并且为了节约成本只采购最低级的,其实质量差远了。”

    比她还清楚,看来是没少去。

    White不动声色收了收笑,语速缓了些,字句深刻:“不过大部分去墓地祭拜的人,只是走个过场,做个仪式让心里过意得去,通常……不会在乎。”

    这话姜颜听不惯,这是连带着她一起诋毁了。

    “谁说的,你怎么知道别人只是走个过场,花束才是表面的仪式,重点是心意。”

    “是吗?”White低声似在自语,沉默一瞬后敛去眼底神色,抬眸看她,漫不经心地笑说:“姜姜,可以告诉我,中国的扫墓习惯吗,或者……你去祭拜的时候,都是带着怎样的心情?”

    突然心里莫名地就被刺激了下,呼吸有些闷,她的目光下意识闪躲:“昔人已逝,此地仍安,当然是不负祖辈好好活着,还能有什么心情?”

    快速说完,姜颜往后退了一步,毫不犹豫回身:“我回屋了。”

    不和他再多说,姜颜随即关紧了门,不知为何她不由自主地上了锁。

    过了会儿,透过客厅的玻璃窗,看见White走了,姜颜才回到沙发上坐下,心情分不清是慌乱还是焦虑。

    空荡荡的房子,因为绵雨天气显得尤其暗沉,但这个房子里有某人的气息,让她的心安抚了些。

    姜颜打开了电视,没什么精神,她抱着腿窝在沙发里。

    “今年第十七号台风‘海燕’已于今日上午加强为强台风级,中央气象台预计,‘海燕’将于十号晚上登陆我省东南部沿海,登陆时将为13~15级强台风级,但也有可能沿我省B市沿海北上……”

    昏暗的屋子里,电视画面的光线一幕幕闪着,标准的播音腔调一字一句传入她的耳朵。

    姜颜愣住了,台风黄色预警……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在上。

    ——————————

    今天跟红锁斗争了一天,只有四千字了,明天多写点吧,1515!(我大概知道你们对车的口味程度了,我要去好好学习一下哼!)

    忘了说,新年快乐!哈哈哈回来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