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0章
    她每个表情都逃不过那人的眼睛, 江迟修眉眼蕴笑, 语调斯理:“我们可以公开。”

    几秒前还义正严辞, 一说到公开, 姜颜就怂了。

    现在公开还不是时候,他六千多万粉丝,占比最多的就是那些无脑狂热老婆粉,只要他们一公开,她分秒就能被扒得骨灰渣都剩不下来。

    姜颜:怕倒是不怕,就是太突然了,怼键盘侠的技能荒废了段时间, 手有点生,得先精炼一下。

    姜颜又想起了什么:“之前造谣的热度好不容易下去,而且后来我还用那人的微博澄清了,这个节骨眼上公开可能不太好……”

    江迟修似乎根本不在意,云淡风轻:“你想什么时候都行。”

    闻言姜颜不自觉弯了弯唇,光顾着和他说话,这才注意到他凌乱湿透的头发,忙说:“你快去把头发吹吹, 湿着容易头疼。”

    江迟修凝眸看了她一会儿, 笑了笑:“你这么一说,头好像是有点疼。”

    姜颜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是不是生病了?附近医院吗?D城温差有点大, 你好像没有带厚衣服……”

    视频里她一脸紧张,那人嘴边的笑意深了些,启唇缓声:“也许……是想你想的。”

    “……”姜颜怔了怔才反应过来, 耳后一烫,嗔怪:“你又忽悠我!”

    清寡的男人一旦温情脉脉起来,让人无法不心甘情愿坠入他眼底的深渊,姜颜忍不住问:“你以前,真的没女朋友吗?”

    他哪里像是恋爱新手。

    某人微挑了下眉:“攒了二十多年,都给你了。”

    又是心猿意马,又是怦然雀跃,姜颜咬了咬唇,不说话了。

    “姜颜,我只对你这样。”江迟修轻声,寂夜里,他舒适地倚靠着,慵懒的眸底似有星光,声线如春风般温和——

    “等我回来,和我一起去见奶奶好吗?”

    这个时候,就算他说直接去领证,她也只会点头了。

    几个小时纯是闲碎的话,但他们说着说着,就视频到了十一点。

    结束视频通话后,姜颜就听他的话乖乖去睡觉了。

    *

    夏季赛所有受邀参加的战队及嘉宾,主办方都安排提供了最优等的住处。

    D城国际酒店。

    TG都在顶层的单人套房。

    江迟修和姜颜刚结束视频,崽崽就发了条微信过来,说是要来给他送明天的赛程安排表,过了大约三分钟,门铃就响了。

    头发还半湿,江迟修放下吹风机,过去拉开门,都没看外面的人一眼,他就转过身走回浴室:“东西放那儿,把门带上。”

    外面的人停顿了一瞬后,似乎跟了进来。

    吹风机的热风声再次响起,草草吹了干后,江迟修抓了下随意凌乱的黑发,走出浴室。

    脚步一顿。

    屋子里浴室外的地方,站了个女人。

    眼前的女人妆容精致,一身法式复古小红裙,显然是刻意打扮过。

    江迟修眉头渐渐拧紧,正要出声,女人抢先柔媚笑说:“修神,今天匆匆忙忙的都没好好认识认识,我是陆梦鸢,你的队友,我来是想和你请教一些游戏的问题,你现在……方便吗?”说着意味深长地往他的卧室里望了眼。

    江迟修淡薄:“不方便。”

    “……”陆梦鸢嘴角一僵,这么直接?

    见她还不动,江迟修语气冷冷的,甚至有些不耐烦:“出去。”

    “队长!”门没关,崽崽大摇大摆就走了进来,顿时愣住:“我艹……”

    男人发际凌乱,睡袍松散,和深V红裙的女人在浴室门口相对而立,任谁看了都止不住想偏,崽崽先是震惊,随后痛心疾首:“你们在干什么?队长,你怎么能背着颜妹和别的女人……哎!”

    “?”江迟修斜睨他一眼。

    陆梦鸢一下就抓住了颜妹这个关键词,但面上淡定,娇羞一笑:“崽哥你误会了,我是有游戏上的问题不懂,所以来请教修神的。”

    崽崽静了静:“……哦,大半夜的?”队长这容貌,出门在外太容易被女人盯上,他要替颜妹看好男人。

    崽崽语重心长:“小姐姐,这个点进男人房间,容易让人误会,万一被人女朋友知道了,你给人家添堵么不是?”

    陆梦鸢惊讶:“修神有女朋友?”

    崽崽:“嗯哼,”他把时间表往门边柜上一放,刻意强调:“热恋中。”

    陆梦鸢抬眸看了眼江迟修,他完全没有要否认的意思,她低下头,语气委屈娇弱:“修神,实在是抱歉,是我考虑欠妥。”

    而那人还是冷漠的两个字:“出去。”

    “……”

    崽崽:呵,和我颜妹抢男人,想都不要想!

    *

    天不遂人意,第二天一早,有条空降热搜。

    #陆梦鸢江迟修深夜幽会#

    姜颜是被安然的电话轰炸醒的。

    她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喂……”

    安然情绪激动:“妈的,颜颜!我昨天下午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这女的不简单,果然对你男人下手了!”

    姜颜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什么意思?”

    三分钟后。

    姜颜坐在床上,盯着微博热搜第一的那条爆。

    照片有好多张,比如红裙女人往江迟修的房间里走,比如从窗外的角度隐约拍到的两人浴室门口对视。

    照片都很清晰,角度也很好,很容易就能辨认出他们是谁。

    幽会?深夜十一点?

    那个点,某人哄她早点睡,然后他们刚挂断了视频没多久。

    睡意瞬间退散。

    电话还通着,安然疑惑:“颜颜?怎么不说话,你干嘛呢?”

    姜颜飞速翻动着手机,咬牙切齿:“订机票!”

    话里藏着尖刀,燃着怒火。

    热搜已经在第一的位置持续了一天,但江迟修和陆梦鸢的绯闻热度正好为夏季赛造势,所以官方借由影响赛事的牵强理由一直拖着,并没有及时作出回应。

    LPL对所有职业选手都有规定,在比赛期间不可有任何影响赛事进程的行为,虽然澄清和赛程完全是两码事,但主办方的人第一时间来敲了江迟修的门,告知他此事,并且请他务必等表演赛结束了再澄清。

    江迟修得知此事的时候,神色满是嫌弃和不悦,但关于比赛相关事宜的最终解释权也必定归官方所有,就算他反对是无用功。

    白天的表演赛,江迟修对陆梦鸢全程视若无睹,仿佛没有这个队友似的。

    在她被敌军追的时候,某人悠悠路过看戏。

    在她和另一个队友同时被敌军按在地上打的时候,某人二话不说选择救另一个队友。

    总之,某人的打野一如既往的强势,对游戏全局都稳稳掌控着,唯独对自家的辅助见死不救,不屑一顾。

    看得观众一愣一愣。

    莫非这是修神打野新套路,牺牲辅助,造福全队?

    表演赛一结束,下场后,陆梦鸢喊了他一声,但江迟修恍若未闻,径直退场,都没等崽崽他们就独自打车回了酒店。

    回到房间,江迟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姜颜打了个电话,但对方却是关机状态。

    比赛前给她发的那条微信,到现在了也不见她回复。

    姜颜那么关注他,一定是知道了这件事的,但一整天了她都没有任何反应,也许她是误会了在生气……

    休闲椅里,某人往后一靠,开始烦躁了。

    他双手交叉搭在唇边,闭眼锁眉,门铃响了好多声后,他才不耐烦起身。

    门一开,江迟修脸色更差。

    门外,陆梦鸢站在那儿,神情楚楚:“修神,我刚在后台喊你,但你好像没听见……”

    下一秒,房门就朝她压过去了,陆梦鸢一惊,忙按住门框边拦住了即将被他关上的门。

    陆梦鸢柔腔:“不好意思啊修神,我没想到昨天的事会被偷拍,等表演赛结束了,我们澄清一下,应该……”她小声试探:“不会影响你和你女朋友的关系吧?”

    江迟修心里正记挂着某个联系不上的人,没心思和她废话,再加上今天的绯闻和她脱不了干系,所以男人一点不绅士,神情言语尽是逼人的寒气:“松开。”

    陆梦鸢非但没放手,反而不动声色走近他一步,眼睛水盈盈的,我见犹怜:“修神,你别生气……”

    “老公——!”

    就在陆梦鸢柔肠百结,蓄意要去握男人的胳膊时,一道比她更撒娇温软的声音骤然炸在两人之间。

    循声望去,江迟修阴沉冷峻的脸色顷刻间舒缓了下去,眸色讶异,愣了半晌。

    只见过道不远处,那个身穿一字领露肩连衣长裙的女人往他们的方向走来,步伐很快但不乏优雅,她身上的裙子是如星空般绚烂的神秘黑蓝色,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如墨般的微卷长发随意披着,收腰的版型显得她身材高挑纤长,配上不浓不淡的妆容,突显得她整个人极其清丽秀美。

    什么仙女美人之类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

    连陆梦鸢都一时间被惊艳得说不出话了,就这么瞠目结舌地看着她过来。

    姜颜二话没说,走到跟前直接扑进了男人怀里,环臂抱住了他劲瘦的腰,还很顺便地——把堵在门口的那个“别的女人”顶肩撞开老远。

    猝不及防被撞出门外,陆梦鸢踉跄了两步才站稳,满脸震惊和不可思议。

    老公???

    怀里那人真实的温度,江迟修缓神片刻,很快绽出笑,回抱住她,毫不掩藏心里的激动:“我喜欢这个惊喜。”

    姜颜仰起头,当着陆梦鸢,踮起脚尖亲昵地去亲了亲江迟修的唇,那人刚触碰到她的柔软,就要回吻,但姜颜很快退开了,继续伏在他的怀里。

    在一边目睹此景的陆梦鸢不敢置信,几乎是瞠目结舌:“修神,你……结、结婚了?”

    姜颜心里轻嗤,极具占有欲地蹭了蹭男人的胸膛,不打算解释,本来就是想让她误会,然后劝退的。

    被她那声娇娇媚媚的称呼,和蜻蜓点水的亲吻惹得心间一荡,知道她是故意的,但也甘愿沦陷。

    顺着姜颜的意思,江迟修冰冰冷冷没好气地瞥了眼门外的人:“已婚男士,看不出来?”

    言外之意——你瞎,也聋。

    陆梦鸢震惊地张了张嘴,昨晚不还只是女朋友??

    姜颜偏过头睨了眼那女人,刻意清了清嗓子,娇嗔:“老公,她是谁啊?”

    撒娇埋怨,语气不满。

    陆梦鸢:“我……”

    江迟修漠然:“不认识。”

    话音刚落,男人搂着怀里那人的腰往屋里一带——

    同“砰”得一声,毫不留情关上了门。

    被拒在外的陆梦鸢被乍响的甩门声吓得浑身一颤:“……”

    What?一起玩儿了两天了,不认识??!!

    还有这区别对待,要不要这么明显,一点都不客气!

    对那个女人这么款款深情,对她就瞬间变脸跟冰山似的。

    陆梦鸢气得缓了半天才舒上来一口气。

    无果,她跺脚走远后,门里边的人刚结束了个缠绵缱绻的热吻。

    姜颜原来是打算上来就质问他的,悄悄问了崽崽酒店地址和他房间号,下了飞机就直接奔这儿来了,结果一上来就是那女人往他屋里挤的那一幕,所以之后的发展,都是她临时起意。

    那人关上门后,姜颜什么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直接压在门上捏着手腕堵住了嘴。

    对于她的出现,他诧异又惊喜。

    江迟修放开她的唇,温热呼吸吹拂在她颈窝,嗓音沙哑极了:“你是来勾|引我的吗?”

    姜颜睁大眼睛,讨伐的事瞬间抛到脑后,否认:“我没有……”

    那人的手抚上她有致的腰身,视线流连在她裸|露在外的肩颈,清透白皙,线条柔美,他意味深长:“这条裙子,叫深夜之吻。”

    “??”是吗,这下误会大了,姜颜单纯:“我、不知道……”这是实话。

    他低缓继续:“你刚刚还叫我……”

    在他说出来之前,姜颜立刻替自己辩驳:“我气她的!”这也是实话。

    江迟修凝笑看了她半晌,眉目深情:“你过来,我很开心。”

    “你还说……”来的时候怀揣着一肚子怒气,一听见他的声音就心软了,姜颜佯装傲娇,哼声:“我是来听你解释的。”

    可那人却先反过来问她:“电话没接,微信也没回,是没看见吗?”

    “我……”好吧,她看见了,只是那时还在赌气,姜颜没回答,话锋一转:“我早上看到那条热搜,就直接订机票过来了。”

    所以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

    江迟修轻笑,不得不承认,她的反应和出现都让他欢喜。

    扶在她腰上的手惩罚似的轻掐了下,江迟修故意沉了声:“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哼,艳福不浅啊你!

    修神上下打量着她,不怀好意:确实。

    ————————————

    今天比昨天长了些,明天争取不出去浪,比今天长一些好咩!【再次乖巧·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