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1章
    不痛, 但是痒痒的, 姜颜往后避了避, 但背已经抵在门上, 躲不开他的禁锢,语气闷闷的:“她都进屋里来了……”

    江迟修言简意赅:“我没注意。”

    相信他,但心里就是不舒服,姜颜蹙着眉:“她深更半夜来你房间,还穿着法式红裙!”

    这意思都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了!

    “是吗?我没印象。”态度不愠不火,毫无兴致,大概只有姜颜在他眼里才是有颜色的, 江迟修低头看她,敛眸含笑:“但她穿红色一定没你好看。”

    第一次见她穿红色,是在他家门外,无垠的夜空之下,她站在逆光处,整片星河都是她的背景,便是从那一眼开始,他逐渐在她一颦一笑中败下阵来。

    回味了会儿他的话, 姜颜压住嘴角就要漾出的笑容:“真的?”

    那人轻笑, 握着她腰的手收紧了些,低诱的嗓音滑过她耳边:“嗯, 你穿不穿都好看。”

    “……”又开始不正经了,潮红瞬间蔓延上了她的脸颊。

    “放心,我不会顶风作案, ”江迟修缓缓俯身,手指陷入她柔软的发,似承诺又似挑逗:“我只会是你的。”

    他的唇如羽毛般落下,刚开始是轻舐的浅吻,后来不知怎么就放了火,那人情不自禁撬开她的齿关,逐渐加深。

    再后来,江迟修揽着她的腰往里走,跌撞了几下,一路吻进了卧室。

    套房客厅灯火通明,但卧室是黑。

    他分开,姜颜好不容易有了喘气的间隙,呼吸还没接上来,突然人就被他转了过去,下一秒背后的人就压了上来。

    他从背后抱着她,声音很低:“明天在这里等我,还是想和我一起去现场?”

    他突然在这时候问,再加上此刻什么都看不清,姜颜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只知道自己站着,双手撑在一片冰凉上。

    “我……”她刚说出一个字,声音顿时卡在了喉咙,因为身后那人撩起了她的及脚踝的长裙。

    “嗯?”他复问一遍,嗓音染了几分蛊惑。

    黑暗中,姜颜压着嗓子不敢说话,神情羞极又埋怨,只好借着面前的透骨冰凉分散来自某人手上的注意力。

    他一定是故意的,她想,但在听见那声熟悉的金属扣脆响后,接下来,思绪和感官都不可控制了。

    情意绵绵之时,他突然停下动作,紧握在她腰间的手一松,似乎往边上伸了过去,随后是电源开关啪嗒一声,酒店床头那盏昏暗的壁灯骤然亮了。

    那是一抹极暗的暖色灯源,在这漆黑如墨的卧室,根本不足以照亮所有,但正因这种半明半暗的昏黄,让气氛溢满了朦胧的暧昧。

    姜颜缓缓睁开眼,这才看清,自己一直撑着的是一面很大的落地全身镜,而镜子里的自己双颊瑰红,长发散乱,那件露肩的深夜之吻还完好地穿在身上,只是后裙摆被他撩了上来。

    身后那人也一件未脱,全身镜前,两个人都穿得一本正经,却是做着最不正经的事。

    太过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她半羞半恼,侧目不去看。

    看着镜中她润泽的双眸和红透的双颊,男人的眸色更深,他从背后重新覆了上来,双手绕过探到前面。

    姜颜咬着唇不让自己哼出声,壁灯那抹暗光直直映照着镜面,昏眩的光晕一圈圈放大在她眼前,她早已无力。

    耳畔他的声音哑透了,压抑低沉。

    “刚才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想这么做了。”

    视觉和心理的刺激充斥着她的大脑,浓重的眩晕感阵阵而来,最后之际,姜颜觉得她简直就是呆萌至极的小绵羊,千里迢迢赶飞机过来,就是亲手来把自己送入虎口的。

    *

    如胶似漆的夜晚过去,又是一日舒适的清晨。

    脸上有轻缓的知觉,一下又一下,姜颜攥紧被子不耐地咕哝了声,就是不睁眼。

    江迟修已经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坐在床边,手背上柔腻的触感似乎有点上瘾,又轻蹭了蹭她的脸,这次她却直接将脸缩进了被窝。

    江迟修失笑,拉下她埋住头的被子:“起床了。”

    姜颜露出一双迷离的眼眸,声音轻飘飘的:“再睡一会儿……”昨晚睡那么晚,他都不困吗?

    江迟修宠溺轻笑,伸手捏了下她的脸蛋:“是谁半夜喊饿的?”

    “……”是她。

    但这不能怪她,姜颜小声抱怨:“我昨天过来的时候都没吃晚饭。”还做了一晚上费体力的事。

    “好,怪我,”听出她的埋怨,江迟修眸里漾着笑意:“乖,起来带你去吃早饭。”

    姜颜挣扎了会儿,发现困和饿,还是饿比较难熬,正要准备拉着江迟修的手起来时,想到什么,脸一热:“可是我没带衣服。”

    昨晚的肯定是不能穿了。

    江迟修凝着她,笑说:“让酒店送来了,你的尺寸。”

    “……”

    姜颜还在心里揣测,他是怎么知道她的尺寸的,下一刻那人就从边上拿了衣物过来递到她面前。

    全新的蕾丝内衣裤,还有……一条红玫瑰色的连衣裙,垂感版型极好。

    姜颜狐疑看了他一眼,这家酒店这么贴心吗?

    酒店六楼,是餐厅。

    江迟修毫不避讳地牵着她走了进去。

    作为夏季赛举办地最好的酒店,D城国际已经被主办方包下了,所以此刻在餐厅走动的,基本上都是比赛的嘉宾和选手。

    靠窗的那桌,得知姜颜过来,崽崽他们已经坐那儿等着了,看见他们后,倏地起身热烈鼓掌,异常夸张,引得周边桌的人都侧头去看。

    “欢迎嫂子!”

    “欢迎颜妹!”

    “……”姜颜嘴角一抽,他们这阵仗,就差拉个横幅——热烈欢迎嫂子莅临检查。

    江迟修早就习惯了他们一惊一乍,淡然自若拉开椅子让她坐下,随后在她边上坐了下来,扫了眼桌上的东西,问她:“有别的想吃吗,我去给你拿。”

    桌上这么多,十个人也吃不完,姜颜摇摇头。

    一坐下,他们就叽里呱啦了起来。

    崽崽:“颜妹你放心,队长绝对洁身自好,那热搜纯属瞎掰的,我作证!”

    “肯定的啊,”66压低嗓子:“嫂子,那女的没你好看,游戏玩儿得还菜,和你根本没法比!”

    阿非:“我发现嫂子你一来,队长心情都好多了!”

    老K点头:“队长昨天可是脸黑了一天,谁都不搭理啊。”

    姜颜不知道说什么,就笑了笑。

    岂止昨天,江迟修今天也不太想搭理他们,聒噪得很,他自顾往姜颜盘里夹了块松饼和煎蛋,又给她倒了杯牛奶。

    崽崽嘴里嚼着面包,伸过空杯子,声音含糊:“队长,我也要一杯。”

    江迟修放下那扎牛奶,语气刻薄:“自己倒。”

    崽崽:“……”弱小可怜且无助。

    “明天替补会过来,表演赛结束你们自己回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反复琢磨着江迟修这句淡淡的话。

    连姜颜都疑惑地转过头看他。

    江迟修对上她懵懂的目光:“明天和我去A市。”

    姜颜轻眨了下眼睛,嚼咽下嘴里的食物:“可是……明天我要回C市,我得在姜辰考完前回去。”

    江迟修沉默了一瞬:“好,那我先陪你回去。”

    姜颜奇怪:“那……比赛呢?”

    “表演赛而已,”江迟修若无其事搅了搅咖啡:“不打也罢。”

    “妈耶,队长,你真不打啦?”

    “这么突然……”

    “我支持,要我我也不打!什么狗屁官方!”

    姜颜惊愕:“这样……没关系吗?”

    崽崽义愤填膺:“颜妹你不知道,主办方就是个势利眼,蹭着队长的绯闻热度,昨天在线直播量飙升,官方拖着不澄清就算了,还不让咱们澄清,说是合同规定参赛期间不能影响比赛进程,我呸!太JB扯蛋了!”

    姜颜听明白了,“中途无故换队员,算违约吧?”

    “算,但不及时澄清,谁知道营销号会作什么文章,而且那女的看着就像是喜欢炒作的人。”目击证人崽崽对此事很有发言权。

    姜颜侧眸看那人,而他只是缓慢喝了口咖啡,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姜颜的手从桌下悄悄戳了戳他的腿,江迟修回眸,只见她轻皱眉,小声说:“违约不好。”

    江迟修顺势握住她落在腿边的手,很温柔地捏了捏,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没事。”

    “可……”

    “这事听我的。”

    “嫂子没事儿,最多赔个违约金。”

    ……

    吃完早饭,江迟修带她回了房间,一路上姜颜都默不作声。

    关上门后,见她低垂着头不说话,江迟修回过身,捧起她的脸:“怎么了?”

    姜颜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退赛,是我过来后你临时决定的吗?”

    “嗯。”他一点不隐瞒。

    姜颜突然觉得自己不管不顾就过来这边,影响到他了,违约金当然是小事情,但这对职业选手的信誉影响很大吧。

    “表演赛结束再澄清也没关系的,不差这几天,”姜颜看着他:“虽然只是预热赛而已,但是……”

    “我不想和别人有任何流言蜚语,”江迟修正色和她对视:“你懂我的意思吗?”

    姜颜愣了愣。

    过去,和她的谣言在微博热搜挂了好几天,他都没有澄清,甚至连和小屠夫的纯爱cp都没有作出任何回应,也从没想要去解释,但这次,他是半刻都等不了。

    江迟修俯下身子和她平视:“我想尽快带你去见奶奶,想尽快和你订婚,”他沉敛温柔:“姜颜,我想每天都见到你。”

    那张清俊的脸在眼前极近的距离,姜颜心跳蓦地快了一拍,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这般明确地说出自己的心意。

    一时间,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轻声说:“订了婚,和我公开好不好? ”

    大抵是他满分的温柔触及了心底最深处的柔软,姜颜深深陷入他点漆的眸子,语调温软:“好……”

    他眼里迅速拂过笑意,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声音更暖了几分:“等全球赛结束,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好……”

    江迟修的呼吸萦绕在她耳边:“蜜月想去哪儿?”

    问题突然飘得很远。

    下意识回抱住他的腰,姜颜靠着他,很乖:“……还没想好。”

    江迟修轻笑:“不急,慢慢想。”

    姜颜默默思忖着,他真的太好了,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好,她突然有点得意:“我算不算是追星成功?”

    一瞬后,头顶上传来声低低的笑:“不算。”

    姜颜满脸疑问,仰头看他,那人顺势低头轻吻下她的额头,嘴角掠过一丝笑:“你是被反追的。”

    姜颜笑得清甜,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自己,大概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奇妙了。

    *

    下午,江迟修去了场馆准备比赛,而姜颜留在了酒店里。

    明天江迟修的打野要换替补队员上场,就相当于预热赛少了最大的流量,就算赔偿了违约金,想想也知道主办方也很难就这么算了。

    姜颜越想越不对,所以她给姜皓打了电话。她爹虽然唠叨了些,但办事还是很有路子的。

    下午的赛程一结束,江迟修就直接回来酒店陪她了。

    紧跟着,主办方的负责人就敲了他们的房门,昨天还言之凿凿的人,此刻非但没有提及任何关于江迟修退赛的话,更是弯腰低头,诚惶诚恐地和他致歉。

    “小江先生,因为昨天赛程紧张,没有及时澄清,真的很抱歉,我们已经发了声明,并且联系了陆小姐的经纪人,相信他们那边也会很快出来澄清的。”

    江迟修对他的反应毫不意外,语气平淡,没有波澜:“谢谢。”

    说完就侧身往沙发处走,步伐随意,坐回了姜颜边上,这是多么明显的逐客令。

    西装革履的负责人踌躇一瞬,忙跟上两步,小心翼翼:“那个……小江先生,”他组织着措辞:“江盛对赛事的投资和姜氏的赞助,您看……”

    沙发上,男人长腿慵懒搭着,手臂横揽在女人的肩上,眼帘半敛,像极了御座之上睥睨众生的帝王,而斜靠在他怀中的女人,如同一只乖软休憩的猫,看似人畜无害,实则……

    负责人毕恭毕敬站在他们面前,低垂着脑袋偷偷瞥见眼前沙发上的这一幕,不知为何,思维一扩散,他就忍不住想起了一系列妖妃蛊惑帝王心,霸主一怒为红颜的野史故事,不禁冷汗直冒,心里打颤,时刻不敢放松警惕。

    毕竟……他们不仅扭曲合约限制他的澄清自由,之前还私下收了陆氏的钱,暗箱操作将陆梦鸢和江迟修分到了一组,所谓做贼心虚,大概就是这样。

    江迟修敛着眸,闻言倒是略微愣了一下。

    他轻偏过头,好整以暇凝视身侧的人:“姜氏?”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爸,他们欺压我男人!

    姜董事长:敢搞我女婿?反了天了!

    修神愣了愣,看来他这马白掉了。

    ———————————

    今天卡秃噜头了,不知道多喝六个核桃能不能让天灵盖开窍(想着想着,就向奶茶伸出了罪恶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