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2章
    他太过低调, 从没在电竞圈曝光过自己的家世背景, 姜颜都差点忘了他是江盛集团的豪门少爷了, 刹那间她怀疑自己可能是多此一举。

    姜颜抬起头, 和他探究玩味的视线相撞,眨了下眼睛没出声。

    心照不宣。

    江迟修哑然失笑,揉了揉她的发,宠溺又纵容。

    这姑娘总为了他这般奋不顾身,不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撞却也是可爱至极。

    他们甜蜜得旁若无人,负责人端正站在那儿,如同一盏发光的明灯, 碍眼得很,但他更像一只羔羊,待宰的那种。

    负责人心都揪到一处了,无声抬起衣袖擦拭了下额间的冷汗,随后继续低头听候发落。

    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电竞圈居然会藏着这么个大人物,有谁会将寡淡冷漠的修神和LPL电竞体育的最大投资方江盛联系到一起呢。甚至连他现在脚下的酒店都是江盛旗下的。

    连赛事的首要赞助商姜氏集团的董事长下午都亲自来电呵斥了他们一顿。

    白天先后接到江盛总裁和姜董的电话时,他是连魂都险些吓得破散, 才知道自己招惹错了人。

    “国内的电竞行业不缺钱, 缺的是素养和热情。”江迟修语调淡漠又冷硬。

    他敛眸,视线落在姜颜的发上, 搭在她肩头的手轻轻挑起一缕,看着她,却是在对站着的那人冷漠沉声:“别污浊了这个圈子。”

    负责人脸色一白, 直接一滴冷汗滑落下来,连连点头哈腰,顺应着。

    江迟修看向他,半晌才一字一句慢慢开口:“下不为例。”

    他像是刚从断头台上下来的:“小江先生您放心,绝对没有下次!”

    江迟修淡淡嗯了声,负责人就灰头土脸离开了,很自觉地帮他们轻轻关上了门。

    江迟修仍一动不动,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姜颜轻推了他一下:“你吓到他了。”

    江迟修收回思绪,视线回到她身上,神色和之前大相径庭,他玩笑说:“也许他怕的是姜氏。”

    姜颜被他逗笑,曲腿坐近了些,问他:“你刚刚在想什么?”

    “嗯……”江迟修将人搂紧,像是认真思索后才回答:“在想,我们家颜颜这么厉害,以后吃软饭好像也不错。”

    姜颜不禁噗嗤一笑,他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说笑话。

    江迟修也笑了笑,轻柔摸着她的手:“订了明天上午的机票。”

    姜颜突然觉得不可思议,来之前什么都没想,来之后也只打算自己走的,没想到他真的要陪自己回C市,不过这样也好,要国服第一带着群菜鸟打表演赛,真是太浪费时间。

    因为早上在餐厅,姜颜是被江迟修一路牵着手进去的,毫不避讳,再加上崽崽他们相当高调地迎接,一口一个嫂子地喊,所以几乎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难猜出他们的关系。

    第二天上午,飞往C市的航班准时起飞。

    头等舱内,江迟修坐在靠过道的位置,闲适翻阅着一本法语书,而姜颜在里边的沙发椅上补觉,已经睡着了。

    虽然临近七月份,天气温热,但机舱内温度太低,于是江迟修按了服务灯,向空姐要了条毛毯。

    过了两分钟,空姐就取了条折叠好的干净毛毯递了过去,语气脸色都很和善:“先生你好,您要的毯子。”

    “谢谢。”江迟修接过,干净修长的手指轻轻抖开毯子,徐缓地盖在身边的女孩身上,动作极致温柔。

    男人面容冷隽薄欲,骨子里却是掩藏不住的温淳柔情,不过看得出来,那温情只对一个人而已。

    而那个幸运的女孩粉黛未施,但别有一番素雅的清美,长长的睫毛落在眼睑上,睡眠安稳。

    这一对君子佳人,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空姐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发现她还没走,江迟修侧眸,礼貌出声:“还有事吗?”

    空姐这才回了神儿,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失了礼仪,连声道歉:“没没,就是觉得您和您太太实在是太养眼了,不好意思先生。”

    太太。

    江迟修不经意嘴角轻翘:“没事。”

    空姐舒了口气,好在乘客没有责怪。

    头等舱清净,人也少,再低声的交谈也很容易被同舱的乘客听到,原本大家都各自在休息,离得近的人隐约听见空姐的话后,都注意到了他们这边,有一两个极度好奇的,悄声回头去看了眼。

    隔了个过道的并排座位,有人似乎压抑着激动窃窃私语了几句,后来又频频往他们那处偷瞟。

    四个小时的航程,姜颜睡了一路。

    临近目的地,原先极为安静的机舱开始有了交谈的声音。

    姜颜懒懒睁开眼,边打着哈欠边伸了个懒腰,迷离水润的双眸还染着浓郁的睡意。

    见她终于睡醒了,江迟修合上书,偏过头去看她,似笑非笑:“睡饱了?”

    姜颜揉了揉眼睛,嗓音娇软朦胧,又带了点委屈:“脚好像麻了……”

    江迟修轻笑,很喜欢她刚睡醒的声音,甜甜软软的,漾着若有似无的撩拨。

    他一点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俯下身握住她的脚踝,轻轻抬起放到自己的腿上,耐心按抚舒缓,动作眼里都写尽了溺爱。

    姜颜很乖顺地曲膝搭在他的腿上,觉得他不论做什么,都像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出机场的时候,江迟修戴上了口罩,一手拉着黑色行李箱,一手牵着姜颜,不紧不慢往外走。

    她走得有点无力,他回头,口罩下的嘴角轻扬:“饿了吗?”

    “有一点……”

    “修神,可以签个名吗?”突然从后面出现两个年轻的女孩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很兴奋,看样子是一路追上来的。

    给她们签名,就是变相承认了恋情,前两天的绯闻才刚澄清,万一又接连起了风言风语,在网友眼里他隔三差五被风月事缠身,对他多不好。

    姜颜上前一步:“不好意思,你们认……”

    “可以。”

    声线低沉但清晰。

    姜颜顿住,她婉拒的话还没说完,那人就先一步同意了。

    比起上回在休息室的时候那群狂热的粉丝,这两个女孩子倒算是极有修养的了,激动归激动,但也没动手动脚,征得他的同意后,连忙从包里拿出照片和笔,礼貌地递给他。

    随身携带他的照片,是真爱了。

    江迟修签好后还给她们,那两个女孩子大概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会和爱豆同一趟飞机,还是隔壁座位,意外又惊喜,在飞机上就激动了一路。

    混圈的都知道,想要得到修神的签名简直比抢到比赛的门票还难,她们本来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他直接答应了。

    机会难得,收好了签名照,其中一个女孩子小声询问:“修神,可以再要个拥抱吗?”

    姜颜一僵“……”

    抱你妹!刚还觉得她们礼貌懂事,呸呸呸!

    黑色口罩下,看不出那人的表情喜怒,但他眉眼轻柔,语调似是含笑:“抱歉,我女朋友会吃醋。”

    姜颜心头突然一暖,被他用女朋友的身份介绍,原来是这种感觉……

    那两个女孩子顿时恍悟,但想到刚才在飞机上,他们两个人的亲密,也就不觉得诧异了。她们想,修神和他女朋友的关系一定很好,因为在镜头前他的眼神从没那么柔情过。

    一个面露羡慕:“修神,你对你女朋友真好!”

    另一个偷偷瞄了眼姜颜:“修神,你女朋友真好看!”

    江迟修侧眸,视线投向姜颜,轻笑了笑,这话倒是不假。

    带她去吃了个饭后,他们回到了星河湾。

    卧室里,江迟修抬步到阳台打了个电话,姜颜则是趴在床上刷微博等他。

    虽然昨天早上那么高调,今天在机场他又大方承认,但目前网络上还没有出现任何和他最新恋情相关的话题,之前和陆梦鸢的绯闻,所有营销号的微博也已经被彻底删除了。

    但是那条关于他退出表演赛的热搜倒是热度迅猛上升,热度和#高考加油#不相上下。

    【呜呜呜看不到我修神了!】

    【接下来没修神了,我关直播了,姐妹们再见。】

    【爆个小道猛料,今年表演赛有内幕,某个带资的糊逼靠砸钱进圈,耍手段炒作,结果被无情打脸,打脸速度堪比火箭炮发射。】

    【哈哈哈哈楼上你这码太好解了!我没吃那瓜都知道是三字女星!】

    【我艹,司马玩意儿,修神退赛绝对跟她脱不了关系!】

    【+1,顺风浪逆风投,我就想不通为什么表演赛会找到她这么一个菜得抠脚的辅助,果然是带资惯犯!】

    【真他娘的是个人才,敢拆我修图cp的都卖窑子!】

    姜颜正看得起劲,瞟到那条修图cp的评论时,顿时懵逼,怎么的呢?小屠夫事件还春风吹又生了啊?

    “在看什么?”

    那人从背后拥了上来。

    男人独特的气息萦绕着她,强烈而浓郁,又有着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清冽,两种极端在他身上却毫不矛盾。

    “我在……吃瓜。”姜颜在想,他会不会听不懂。

    江迟修果然愣住了:“……瓜?”他什么时候买瓜了?

    姜颜咯咯笑他,有点得意,笑了会儿,耳边某人炙热的呼吸突然凑近,蓦地在她脸上咬了一口。

    “哎呀……”姜颜吃痛捂住脸,想用眼神控诉他,却被他从背后压躺在床上,动弹不了。

    “你咬我……”还咬脸,她哼声埋怨。

    江迟修贴在她耳畔,霸道又低沉:“谁让你笑我。”

    姜颜闷哼了声,转向另一边不说话。

    那人也换了一边凑近她,姜颜耍起了小性子,又转了回去,故意不搭理他。

    江迟修无奈轻笑,自己宠的女人得负责哄,搂紧了她,语气纵容:“好好好,给你咬回来,咬哪儿都行。”

    姜颜嘟着嘴,闻言侧过头,他就枕在她的肩上,两人的脸靠得很近。

    姜颜也不客气,凑上嘴就要往他脸上咬回来。

    谁知嘴刚一张开,人往前倾时,那人猝不及防头一偏,姜颜正好准准地撞在了他的薄唇上。

    预料到她会躲,江迟修早就按住了她的脑袋,他的力气很大,姜颜根本挣脱不开,主动张开的双唇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男人的微烫放肆吻住。

    差点儿喘不过气来,那人才放开她。

    姜颜懵了好半天,心跳起伏很快,缺氧的感觉让她的双颊泛红,眼睛水润润的,看着有点可怜。

    这人……

    说好给她咬回来呢?

    刚将她唇里的甜美品尝了个透彻,男人餍足地埋在她的颈窝,低诱:“还咬吗?”

    姜颜:“……”这人真是太无赖了!

    *

    第二天上午,是一年一度高考的最后一门。

    中午十二点的样子,姜颜就在成华中学门口等着了。车是江迟修开来的,还是那辆灰黑色磨砂越野。?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姜颜自己站在校门口,让江迟修坐在车里等,毕竟他太引人注目。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人潮就涌了出来。

    “姐——!”还在大老远,但姜辰一眼就看见了她,欢天喜地奔跑了过来。

    姜颜循声望去,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一个月不见,人家都是刻苦学习日渐消瘦,他却长胖了不少,怎么回事?

    隔着人山人海终于冲到她面前,姜辰仰天长笑:“姐!我考完了!我毕业了!哇哈哈哈哈哈!”

    姜颜瞅了他好几眼,一个月前棱角分明的下颚,现在圆润有弹性,姜颜不敢置信,嫌弃:“你进的是学校还是饲养场?”

    一听,姜辰开怀的笑脸瞬间秒收,预感到她要说什么,不要脸地抢先开口:“我没胖。”

    姜颜呵了声:“我能肉眼看出你胖了至少二十斤!”

    姜辰吐血,心痛到无法呼吸:“我靠,姐,哪有你这样的,一来就扎我心!没有二十斤这么多!”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校服都小了一号,姜颜掀了个白眼:“自己胖了几斤心里没点b数吗?”

    姜辰正色:“胖是胖了,但绝对没有二十!”

    姜颜:“哦?”

    姜辰之前的硬气慢慢弱了下去:“也就……十九。”

    呵。

    姜辰换了个不那么心痛的话题:“对了姐,我东西还在寝室呢,我俩得搬好几趟,你车停哪儿了?”

    也对,毕业了东西都得收拾回来,姜颜沉默了片刻:“你在这等我一下。”

    说完她往马路对面靠边停着的那辆磨砂越野走了过去。

    三分钟后,驾驶座上下来个人,身型修长挺拔,比例完美,是个男人,看背影还有点眼熟。

    姜辰在校门口望着那处,他们似乎又说了两句,随后男人握住了他姐的手——???

    短短一个月他姐就有男人要了?

    男人转过了身,牵着姜颜过马路。

    姜辰瞬间眼睛瞪得像铜铃——

    我擦嘞!!

    这英俊帅气的男人,不是我迟修哥吗?!

    江迟修拉着姜颜,两人一前一后过了马路,到了校门口。

    姜颜一路低头挡着脸,心想完了,要被姜辰这大嘴巴知道她和江迟修的事了,她还没想好怎么说,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刚才过去只是想告诉他,她去寝室陪姜辰搬东西,所以他可能要再等会儿,谁知某人直接要下车和她一起去,一点都不避讳,连着口罩也不戴。

    瞠目结舌,眼看着他们一起走到面前,姜辰猛地吸了一口凉气,眼睛死死盯在他们交握的手上:“迟迟迟、迟修哥?你你你、你们……”

    姜颜心里一咯噔,咳嗽了声:“那个……是这样……”

    “叫姐夫。”

    某人不疾不徐,沉缓开口,字字清晰,带不容置疑的威严。

    棠芯城城整理:  姜辰:我姐和我偶像暗通款曲?!我一定是考糊涂了……

    ——————————

    JJ不允许,所以不敢认真亲了,脑补一下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