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3章
    “叫姐夫。”

    某人不疾不徐, 沉缓开口, 字字清晰, 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姜颜:“……”

    姜辰当时下巴就掉到了地上, 还以为他姐要泡崽崽哥,没想到泡着泡着泡歪了,泡走了人家队长?

    妈耶,春风不度玉门关,一直红杏出墙来啊!

    姜辰小心谨慎问:“姐,你爬墙了?还追到手了?”

    爬你个溜溜球!姜颜瞪了他一眼,神特么还敢提这事, 要不是他当初吃饭的时候屁话一大堆,她也不至于那么丢脸,还背着个崽崽粉丝的名头,煎熬了好长一段时间!

    颜之警告:“姜辰你最好话不要太多。”

    姜辰无动于衷:“……可你之前不还粉崽崽哥粉得至死方休吗?这么快变心了?”

    姜颜百口莫辩:“我……”

    江迟修不露声色看她一眼,淡笑:“我追的你姐。”

    “……”

    “我靠……”这剧情也太刺激了!突然想起之前某个半夜三更,修神发微信问他关于他姐的事,姜辰猛然大彻大悟:“噢——怪不得那天……”

    唧唧歪歪个没完,姜颜:“赶紧带路吧你!”

    他姐的眼神不对劲了, 姜辰忙不迭闭嘴, 带他们往寝室的方向走。

    虽然惊讶,虽然不可思议, 虽然意外得始料不及,但姜辰适应能力极强,天命偶像变姐夫, 这尼玛梦都不敢这么做。

    他姐可太奥利给了!

    走在校园里,姜辰这就叫上了:“姐夫!我同学都是你粉丝!等下你出现在我寝室,肯定惊艳四座!隔壁幢女寝的说不定都得冲过来,嘿嘿!”

    大佬是我姐夫,真是倍儿有面子!就算毕业了,他以后也是成华中学的大哥大,无敌的传说!

    姜辰说着说着,就很熟络地就挽住了江迟修的左手。

    牵着那人右手的姜颜眼底一道厉光闪过:“手给我松开!”

    好凶……姜辰悻悻缩回手,真小气,“小舅子勾搭一下也不行啊……”

    “不行!”

    因她那偏执的占有欲,江迟修嘴角掠过一丝笑。

    姜辰瘪了瘪嘴。

    过了几秒又问:“姐夫,你也觉得我胖了吗?”

    江迟修平静:“减肥吧。”

    “…………”姜辰难受:“哎,之前在家连着我姐剩的外卖,一人吃仨份都长不胖,怎么在学校吃了一个月的夜宵就收不住了……”

    “?”姜颜:“你半夜不睡觉在干嘛?”

    “……我我我我、我是熬夜学习饿了!”

    姜颜嗤了声,她一点都不信。

    404男寝,江迟修出现在这后,屋里屋外分分钟挤满了人,连宿管阿姨都悄悄上楼来了。

    姜颜满脸问号,大妈也混电竞圈?

    果不其然,某人空降404,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好在今天高一高二的学生都不在校,只有高三的毕业生,还不算多。

    将姜辰的东西搬出去后,走在路上一直有人在附近举着手机,不用想也知道是在拍照,但那人却是视若无睹。

    姜颜抱着个行李包,在他耳边小声提醒:“有人拍照。”

    那人手里搬着箱子,只是淡定一句:“嗯。”

    “……”这就是当红偶像该有的态度吗?传说中的佛系?

    姜颜比他紧张:“有人发网上怎么办?”

    江迟修不以为然地笑了一声:“也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

    一路上,姜辰时不时就能碰见认识的同学打招呼,视线都往江迟修那看,姜辰每每都会哈哈一笑,把“这我姐夫”四个字挂在嘴巴,眉飞色舞,rua得很。

    满脸写着——贩卖骄傲。

    姜颜:傻逼。

    在千百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们来回搬了两趟,总算是搬完了。

    人家都在哭唧唧地告别青春,姜辰却是和基佬们笑破了天际,是个乐(没)观(心)向(没)上(肺)、活着不累的孩子。

    回到了车上,江迟修边发动了车,边慢条斯理说了句:“这个季节去西班牙不错,斗牛比赛很精彩。”

    副驾驶座的姜颜不解:“嗯?”

    车缓缓往家的方向开去。

    江迟修淡声:“毕业旅行挺合适的。”

    静默两秒,毕业旅行?

    坐在后排的姜辰倏地凑上前来,一股期待涌上心头:“诶?”

    “我朋友可以帮忙一天出签,食宿行程都会安排妥当,”干净好看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江迟修开着车:“叫上几个同学,后天出发吧。”

    姜颜一滞。

    姜辰张大了嘴,反应过来后欣喜欲狂:“哇靠,姐夫你真的太飒了!”

    回家后。

    考完试的姜辰肆无忌惮地在楼下玩电脑,而那两人在楼上阳台吹风。

    姜颜还是忍不住疑惑,他怎么突然关心起了姜辰的毕业旅行,总不能是在讨好这个脑子有坑的小舅子吧?

    江迟修从身后环抱住她,他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将她拥在温暖的怀里,和她看同一片风景。

    在她干净清香的发上吻了吻,那人声音温润:“后天和我去A市。”

    “……”

    哦,把这个拖油瓶加电灯泡打包送出国,原来是想把人支走,好办他们自己的事。

    *

    出发那天,有江盛的专车接送,不仅如此,某人还安排了好几个保镖随行,看得姜颜一愣一愣的。

    姜颜连声感叹,他是哆啦A梦吧,还真能一天神速出签,将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放好行李,合上后备箱,管家走过来,双手搭在腹上,垂首恭立:“小江先生,马德里市中心那栋花园别墅已经派人清扫妥当了,到时候会安排孩子们住在那儿。”他为江家办事多年,这些事是轻车熟路。

    江迟修轻淡嗯了声,抬手指了指首辆车,交代:“小朋友顽皮,看好他们。”

    “先生放心。”

    首辆车里,姜辰被卖了还不自知,只觉得真是太有排场了!他戴了副墨镜傲视群雄,在车里享受地大咧咧翘着腿,和他们挥别,随后在基佬们的羡慕惊叹中出发了。

    姜辰:啥都别说了,我爱我姐夫!

    等他们一车人、一车行李、一车保镖前后驶远,消失在视线里,姜颜还怔怔站在家门口,一时无法从这夸张的场面中缓冲过来。

    边上的江迟修侧首,亲昵地勾过她的肩,低头浅笑说:“我们也该出发了。”

    出发去A市,见家长。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姜颜深吸了口气,视死如归般点了下头。

    江迟修轻笑出声,顺了顺她的发:“别紧张,我奶奶应该……会很喜欢你。”

    谈婚论嫁人生头一回,姜颜确实很紧张,探究的口吻:“真的?”

    江迟修轻挑眉梢,唇角微扬:“嗯,因为她说,你是她万里挑一的孙媳妇。”

    这就万里挑一了?她是怎么一声不响就从万千情敌中脱颖而出了的?

    姜颜自己都有点懵,他奶奶怕不是有本花名册,所以她是以美色胜出的吗?

    姜颜不敢相信:“可她都还没见过我……”低头扫了眼自己的穿着:“我这么穿行吗?老人家会不会觉得裙子太短不合规矩呀?我要不要换一件?”

    她今天穿的是那件美人蕉,江迟修买的,所以她很喜欢。

    其实还可以再短点,他奶奶前卫着呢,那人眼里多了分深长的笑意:“挺好的。”

    *

    到达A市时已临近傍晚四点,江家的司机已经在车站等着他们了。

    第一次的饭局,约在了远洲国际。

    姜颜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远洲是江盛旗下的连锁酒店。姜氏虽然家底丰厚,在各行业也有很高的地位和分量,但姜颜对这些没有半分兴趣,连个娇贵的豪门千金都做得不老实,自己跑到了C市逍遥,更别提要她了解商界了。

    这点倒是和某人一模一样,自由、叛逆。

    所以江盛家大业大,产业覆盖各行,海内外总资产常年居全国之首,是各集团企业争相的合作对象,这些姜颜也一直只是听闻而已,还以为是夸大其词,在网上了解了一路才知道,一点也不夸张。

    江盛有多强势,打个比方,对于江盛来说,在商界举足轻重的姜氏大概只有人家的一半。

    这突如其来的弱小感是怎么回事,姜颜突然紧张,也不知道她爹那唐僧是怎么傍到这样的豪门大族的。

    司机送他们到远洲国际后,就先行开车将他们的行李送去了江家。

    远洲酒店楼下,江迟修拉住她的手走进了大厅,没走两步,身后的人突然顿住了脚步。

    江迟修回头看她,“怎么了?”

    姜颜心都紧张到嗓子眼了,“我、我紧张……”

    声音都有些发颤,看来是真紧张了。

    江迟修捏了捏她小巧的耳垂,轻笑说:“我在,你只要吃饭就好了,”他弯了弯胳膊:“别担心,挽着我。”

    姜颜平复了下呼吸,点了点头,挽上他,努力找回自己怼杠精时强势和活力。

    饭局安排在了远洲顶层的宴会厅。

    他们在大厅刚准备上去,江迟修接了个电话,是江辰遇的,似乎是需要他出去一趟。他说奶奶已经在宴厅了,姜颜想着正好拖个时间缓一缓心情,就让他过去了,自己在大厅的休息区等他。

    江迟修点头,说是会很快回来,让她别乱跑,随后就出了酒店。

    姜颜在休息区的沙发坐了会儿。

    A市的远洲国际因为是总店,比C市那家更奢侈华美,如宫殿的欧式装修,每一处都有着黄金般沉甸的分量,大厅上方的水晶灯,折射着绚烂的光,瞧一眼就知道价值不菲。

    这里处处都散发着清贵的气息,放佛在展示着归属者独特的品味,和不易接近的贵族傲气。

    姜颜慢慢开始坐立不安,于是给姜皓打了个电话,她来见江老太太的事情,她爹一早就知道了,自然是欢喜得很。

    电话那边的人安慰:“颜宝别紧张,江董是爸爸大学老师的好朋友,人很和蔼的,我们还找人算了你和迟修那孩子的生辰八字,合拍得很,江老太太喜欢你还来不及,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生辰八字?算她旺不旺夫吗?

    姜颜重重一叹:“见家长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过来?”

    “爸爸这不是在国外吗……”

    得,回家五分钟,出国两个月。

    姜颜习以为常了:“我妈呢?”

    她妈曾经是个小有名气的舞蹈明星,早些年退了圈,因为有她爹疼,所以年纪轻轻就在家养老了,总有时间来陪自己女儿吧。

    姜皓:“你妈啊,她说在家闲着太无聊,不动一下不舒服,上个月就去了A大传媒当教授,手底下的学生快舞蹈考级了,她忙着辅导呢。”

    靠。

    钱+舞蹈&gt女儿。

    姜颜好气:“我怀疑你们在卖女儿求荣!”

    “呸呸呸,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姜皓肃容道,沉默了三秒后:“不过你要能嫁进江家,爸爸确实要以你为荣,颜颜啊……”

    “嘟嘟嘟……”

    姜颜掐断了电话,哼,算了,还是靠自己吧,做自己的爹妈。

    她爹沉迷赚钱,她妈沉迷舞蹈,加上姜辰这个呆头鹅,一家人奇葩得整整齐齐(除了她),姜氏能繁荣到今天也不容易。

    姜颜收了手机,趁着江迟修还没回来,起身去了卫生间整了整仪容仪表,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发型不能乱,妆容不能花。

    确认全身上下都没问题了,姜颜才走出卫生间,回了大厅,正要往休息区去,就听见前台处传来了一声怒斥。

    “你怎么跟猪一样!”

    姜颜停下脚步,侧身去看,是一个老太太正在呵责前台工作人员。

    这老太太体态丰腴但不肥壮,戴了个垂线金丝边老花镜,年纪应该挺大,却一点都不显老态。

    看穿搭发型和姿态,是个极有格调的老太太,就是脾气古怪。

    “我昨天就派人来通知你们了,9999厅我今天要用,让你们别对外开放,还能给我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你们工作记录怎么做的?!”

    被如此强硬难惹的老太太一骂,到底是没见过世面,那年轻的前台小姐姐垂着头都快哭了:“老夫人,真的抱歉,您昨天没说明要9999的北厅还是南厅,我是新来的,不知道那南厅有客人一个月前就预定了……”

    老太太重重拍了下台面:“北厅那是茶话厅,我招待重要客人当然是要宴会厅!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上岗,把经理叫来!”

    前台小姐姐低头不敢说话,心里嘀咕着茶话厅不也是招待客人用的吗。

    “老太太,您怎么强词夺理呢?”

    闻声,一个训斥一个挨骂的两人齐齐回眸,只见一个红裙清秀的姑娘抬步走了过来。

    是路见不平、见义勇为的姜颜。

    老太太原本脸色就不太好,看见她后,神色骤然一滞,目光在她身上打遛了一圈后,表情由惊诧变得愈发难看。

    姜颜没太注意她的神色变化,自顾自地一本正经:“您刚说她是猪,您有什么理由说她是猪呢?您预定之前不知道有南北厅之分吗?就算您不知道有南北厅,公共场合请勿喧哗是人类最基本的礼貌,您嗓门儿这么大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所以是您素质有待提高,是不是这个道理?”

    “……”老太太本来正要出声的,被她一连串的词劈头盖脸砸下来,听得云里雾里,逐渐迷失,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她的话。

    姜颜没停:“从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到科技发达的今天,人类总能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是为什么,人和动物的区别在哪里,在于人类具有文明意识而动物没有,现在你们俩比起来,她是一个吸收人类几百万进化成功的智者,而您却是一个不会与时俱进的野蛮人,你俩谁是猪?”

    “……”

    老太太险些在她的诡辩里沉沦,木讷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气得手抖:“你说我是猪?!你这小姑娘漂漂亮亮的,怎么这么没礼貌!”

    “不对,”老太太彻底回神,“这衣服我不可能看错,你就是那小三是不是!他竟然还没和你断开,讨论婚事你还敢跟过来!真是不要脸!”

    姜颜:“???”

    这老太太很有问题啊,莫名其妙就说她小三?

    那老太太满目怒气,下一刻就从丝绒包里掏出了支票:“给你五千万离开我孙子!”

    被支票怼了一脸,姜颜瞪大了眼睛,气笑:“我的天老爷,敢问您孙子谁啊?”

    就在两人强硬对峙之际,江辰遇和江迟修很及时地走到了她们跟前,对此时的情形甚感诧异。

    一老一少正要诉苦,兄弟俩的声音同时乍现在耳边。

    “姜小姐。”

    “奶奶。”

    互怼的两人顿时怔住,过了半晌也同时讷讷出声:“……谁?”

    棠芯城城整理:  今天小剧场写不出来……

    偷懒一下……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