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4章
    远洲国际vip包间, 虽比不上顶层9999宴厅的豪华, 但环境清幽, 装饰典雅且别致。

    宽大的圆桌边只分散坐了四个人。

    因为桌子很大, 人又只有寥寥四个,所以两个位置之间的距离隔得有些远,姜颜只能和江迟修眼神对望。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大家都各自安静坐着,谁也没声张,气氛有些微妙。

    姜颜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双手搭在腿上紧紧捏着, 出了一手的汗,她暗戳戳在心里默念大悲咒,超度自己的亡魂。

    想遁地。

    回忆了下自己之前的言论,她似乎说奶奶素质低,还说……她是猪(T_T)。

    哦对了,还有那条她多给了两万块小费的深夜之吻,居然就是江老太太的作品。

    缘分可以不要这么妙不可言吗,心脏有点受不住……

    此时笑比哭难看的姜颜发自内心想抽自己一耳光。

    江慈坐在姜颜正对面, 见多识广的江老太太一时也失了态, 半天无言,脑子还没从“勾引她孙子的小三+讽刺她设计的坏女孩=她孙媳妇的第一人选姜氏千金”中缓过来。

    四座皆沉默, 气氛诡秘至极。

    一个默默寻思着如何秒速挽回碎得稀巴烂的形象,做个乖巧娴淑的好姑娘。

    一个暗自将那张五千万支票悄悄塞回了丝绒包包的最深处。

    左右那俩男人倒是淡然自若,半笑不笑, 悠然坐着,别有兴致的样子。

    直到服务员前来上菜,包厢内才算有了动静。

    基本的礼仪规矩,长辈不动筷,晚辈自然是要等着的,所以不论场面多尴尬,都得由江老太太先开口。

    江老太太清了清嗓子,扯起笑,笑中难免还有几分不自然,但语气温和极了:“咳,颜颜啊,不要拘谨,来多吃点,阿修,别愣着,快给颜颜夹菜——”

    “……”以为她要说婚事有待商榷之类的话,结果老太太就跟没事儿人似的,直接当那事不存在了。

    姜颜愕然了一会儿,镇定弯唇,露出一抹无公害的笑:“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谢谢……”叫什么呢,“江董。”

    大概是这一老一少的见面方式刺激得过分,所以明白过来后两人都相当客气生分。

    江迟修似乎在笑,他不紧不慢站起身,边拉过椅子到姜颜边上,边漫不经心地和她说:“叫奶奶。”

    声音不轻不重,含着淡淡的笑意,他给她夹了菜后,在她边上坐下,很自然地握住了桌下她的手。

    江老太太反思着自己,刚才她确实火气大了点,可能怒甩支票的行为吓到了人小姑娘,于是温言温语应道:“对对对,颜颜别见外,咱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就跟着阿修叫奶奶!”

    江老太太不计前嫌,这简直就是绝处逢生,捡回一条命的感觉。

    姜颜心中感激涕零,面上笑意渐盛,甜甜喊了声:“……奶奶。”

    两人心中各自高悬的石头同时落下。

    老太太心里欢喜:“哎,好孩子,出落得这么漂亮,这条美人蕉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制的,以后啊,有喜欢的衣服就从店里拿,别跟奶奶客气!”

    “谢谢奶奶,”姜颜笑容清甜,从没这么乖巧过,还趁机摸了把马屁:“奶奶的设计都很好看,我特别喜欢!”

    反应挺快,江迟修无声轻笑。

    “好好好,喜欢就好,”江老太太想抱小曾孙也不是一两天了,见形势不错,她一点不拖沓,顺势笑说:“颜颜啊,你和阿修站在一块儿真是太登对了,奶奶挑个日子,给你们把婚订了怎么样,好让阿修早日娶你过门,这小孙媳妇呀奶奶是认定你了!”

    听着像是民国时期的包办婚姻……

    在旁边默默听着的江迟修眼角轻挑,他还记得两个月前奶奶在电话里的那句“这姑娘品行不端,绝不可能做我江家的媳妇”,那时她似乎还让他们早点了断来着。

    好一个大型双打脸现场。

    虽然是天崩开局,好在结果很愉快。

    奶奶不仅不凶,还很大方温和好相处,一老一少都是在法国求的学,两个人意外很聊得来。

    于是姜颜重新审视了一番事情始末,她想,嗯,奶奶这么好,之前那事一定是前台新来的小姐姐做得不对。

    (前台小姐姐一把辛酸泪……)

    外面夜色渐重,灯火却愈加璀璨,这座城市迎来了每天最繁华的时段。

    包间里更为欢畅,奶奶就像是个老小孩,无所不谈,此刻正在说着某人小时候的糗事。

    “阿修小时候啊顽皮得很,那时候家里酒窖收藏了不少好酒,有一回呀就他们俩兄弟在家,阿修这孩子就悄悄跑去偷喝,结果醉醺醺的都找不着北,撒起酒疯来他哥怎么也拽不住人,最后你猜怎么着?”

    奶奶卖了个关子,姜颜听得很投入,眸心尽是笑意,她摇摇头,迫不及待想知道后续。

    “最后我从外面回来,就看见这倒霉孩子歪歪扭扭走不稳,在客厅摔了跤,差点把我养的小柯基压死,人小狗趴地上睡着呢,他给砸得嗷嗷叫,可把我老人家吓了一大跳!”奶奶夸张地抚了抚心口,像是心有余悸。

    奶奶手舞足蹈,讲得太有画面感,姜颜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再这么聊下去,他小时候的那些荒唐事可都得被抖出来了。

    江迟修舔了下唇,故作轻松低咳一声,眼神瞟向笑意若有似无的江辰遇。

    亲兄弟,一个眼神就懂了,这是在让他说点什么给他挽回点面子。

    作为此事的目击者,江辰遇收到弟弟求助的眼神后,意味深长翘了下唇角,气定神闲:“喝得不多,两三勺而已。”

    得,非但没给他挽救形象,还加了点霜。

    “……”江迟修滞了一瞬,随即失笑,睨了他一眼。

    姜颜扭过头看他,也在笑:“原来你从小酒量就不怎么样。”

    取笑他?

    江迟修挑眉,眸色灼灼,声音不轻却似耳语,看住她慢条斯理道:“我现在能不能喝,你不是最清楚了?”

    “……”笑得太开心差点忘了,那回他根本就没醉,还……

    对上他略眯深眸,耳脖一红,姜颜立刻收敛了几分。

    在欢声笑语中愉快地结束了饭局。

    江迟修说是要和姜颜在外边逛逛,江辰遇就先送奶奶回家了,走之前奶奶还再三强调,让江迟修带姜颜来家里住,要他们早点回来。

    每个城市一旦入了夜,都会呈现一场华灯初上的美,只是美的味道不一样。

    C市的夜,自在烂漫,不会束缚人的随心所欲,而A市是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琼楼玉宇,有人扶摇直上,有人迷失彷徨,不论是谋发展,还是讨生活,身处在这金融大市之中,还能拥有一颗淡泊名利的心,那一定特别难能可贵。

    远洲国际往外走,就是A市的商业大厦和金融中心,霓虹辉煌,显尽了华美。

    是繁华之最,更是十里洋场。

    而那条绵延轻流的春江,是此处唯一有人情味的画卷。

    江迟修牵着姜颜,漫步在春江岸边。

    虽然后来和奶奶谈天说地甚是和睦,但姜颜还是在担心她会不会心存芥蒂,毕竟自己之前长篇大论,说了那么不礼貌的话。

    江迟修缓声笑说:“她自己选的孙媳妇,还能反悔不成,只要你是姜家的女儿,她只会觉得你什么都好。”

    夏夜的江风吹拂过,温凉舒服。

    姜颜点点头,头一回觉得自己是姜氏千金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继续沿着江边悠闲地走着,过了会儿身旁那人突然笑了声,又听他问:“你们说了什么,那时候争得面红耳赤的?”

    听出他话里的调侃,姜颜眼眸轻转,故意说:“奶奶说,给我五千万让我离开你。”

    江迟修似乎还真的思考了下,认真回答:“五千万?太少了。”

    “?”姜颜不满地皱了眉,撅嘴:“难道五亿就可以了吗?”

    江迟修看似为难地沉吟了片刻:“嗯……如果是五亿的话,你就拿着吧,当作以后孩子的奶粉钱。”

    这话是什么意思?

    哼,还奶粉钱,都分开了你自己去生吧!

    姜颜一下甩了他的手,瘪了瘪嘴,扭头背过身不理他。

    江迟修握住她的胳膊想将人转过来,结果她硬僵着就是不动。

    这是有情绪了。

    江迟修笑了笑,迈了两步到她跟前,张开双臂不让她躲闪,轻轻柔柔拥住她,眼底满是暖意。

    夜晚的江风吹来夏天的清新,衬得耳边男人的气息尤为灼热。

    极轻地拍了下她的头,他说。

    “笨,你离开了我,我又不会离开你,所以我们还是在一起。”

    “……”这话流入心里,泛起了和春江如出一辙的层层涟漪。

    到底还是抵不住他的温柔,嘴角慢慢露出笑痕,装模作样冷漠“哦”了声,然后姜颜又回抱住了他。

    别说五亿了,就算拿出全世界,也不可能换走他。

    江边的霓虹路灯不甚明亮,照耀着彩色的迷离,和这夜色相融一处,便多了分情趣。

    岸上闲散的人不少,路人经过,望见这对甜蜜相拥的小情侣,都不禁露出艳羡的目光。

    拥抱依偎了好一会儿,姜颜埋在他怀里随口问了句:“之前在酒店大厅,你出去干什么了?”

    江迟修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慢慢放开了她,凝了片刻她清澈的眼睛,江迟修不疾不徐从裤兜里掏出了个小锦盒。

    隔着夜色看不太清颜色,大约是暗红的,但是朦胧之下,隐约透着复古的精致。

    姜颜静静看着他手上的动作,只见他慢条斯理打开盒子,一道银白色的光芒蓦然折射入眼,虽然只有一瞬的耀眼,但那就像是被打碎了的月光,和漫天星星一起散落进了眼睛里,如此璀璨。

    钻石。

    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

    那人缓缓提起那条钻石项链,银白色的反光在眼前晃了两下,姜颜还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只见江迟修俯下身,双手移到了她的脖颈后。

    突然锁骨中央一阵冰凉,后脖却又是某人温热的鼻息,一冷一热,心猿意马。

    扣好暗扣,他直起身子,仔细将她胸前的钻石摆正了些。

    愣了一下,姜颜才意识到,他是将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项链是水珠的设计,晶莹闪亮,但没走庸俗的奢华感,别具低调内敛的韵味。

    “这是我妈妈生前留下的,给江家未来的媳妇。”凝着钻石,语气温柔,他说。

    只是项链只有一条,江辰遇当时叫他出去,就是为了这事。

    他是个很好的哥哥,江盛的所有压力他都替他承担了,成立电竞俱乐部也帮着他隐瞒,如果没有江辰遇,他那些所谓的逐梦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现在母亲留下唯一的东西他也未做多想让给了他。

    除了奶奶,他哥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人了,当然,现在多了个捧在心上的小姑娘。

    他的声音很轻,和这风一样,吹了就散:“我父母的事,网上都有,你应该都知道了。”

    江盛董事长夫妇,二十年前双双死于一场意外车祸,轰动了整个网络,那个时候他们兄弟俩应该都很小吧。

    突然就有些感伤,姜颜轻轻嗯了声,不多提。

    江迟修垂眸望着她,清风吹动了他的衬衫衣角,“季中赛结束那天,我来找你,还记得吗,你哭了,因为我凶了你。”

    姜颜对上他的视线。

    记得,而且那天他的脾气来得莫名其妙,猝不及防。

    江迟修轻轻将人按进怀里:“我好几次和你强调,不要为我得罪人,是想让你保护好自己,姜颜,不论是意外还是预谋,生死离别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生死离别,他深有体会,哪怕是早上才一笑道别,出门后的二十分钟,也有可能成为永远。

    他抚着她的发,贴在姜颜耳边,低声说着那些她不知道的事:“朴成宇祖父那辈在韩国是混黑帮的,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有多担心,生怕来晚了,你……”

    他没说下去,姜颜心里骤然一激灵,要不是他的怀抱足够有安全感,她现在一定站不稳了。

    她不是被娇养的金丝雀,但还是涉世未深的少女心性,哪里知道这个社会背后的险恶。

    姜颜蓦地仰头看他,隔了半个来月她才知道还有这事,自己在刀尖上走了一遭还浑然不觉,反应未免也太过迟钝。

    那天晚上还跟他闹脾气。

    “在我这,你可以肆意任性,但不要为了我去招惹别人,我会担心,”江迟修捧住她的脸,抵着她的额,温柔又不容置疑:“知道了吗,嗯?”

    只要她好好的。

    姜颜当时就决定了,以后什么事都听他的,她小而快地点了几下头,听话得让人心动。

    江迟修眉眼唇间都是笑,微俯下身,声音又轻又柔:“好乖。”

    光影之下,在她唇上印下一吻,他又缓缓说:“下周四,日子不错。”

    黄道吉日,宜嫁娶。

    懂他的意思,姜颜没有犹疑:“好呀,这事听你的。”

    她双眸明美,眼尾浮着动人的潋滟,看着他笑。

    江迟修凝视着她,低下头,嘴角噙着一丝弧度,低声微哑:“你再这样看着我,我把持不住。”

    嗯?

    姜颜还来不及思考,只知道那人说完这句话,温热的唇又落了下来。

    在这舒适的江边,在这轻缓的和风中,她抵靠着栏杆,微仰着头,双手攥着男人的衣领,像是将人扯得更近些,又像是和他隔开一拳的距离。

    男人双手撑着栏杆上,将小姑娘圈外一寸之间,倾身压向前,不同以往那让人难以喘息的侵略性热吻,今天的他,吻得深情浪漫,浅柔徘徊,又不舍分开。

    不知何处吹来了漫天的泡泡,飞舞着,在浅淡的霓虹路灯下映着甜美的光泽。

    此时此刻,路人皆背景。

    棠芯城城整理:  别亲了,奶奶让你们早点回家!回屋慢慢亲!

    —————————————

    以后23点前必更新!

    过渡一下剧情,后面修神还要总决赛呢(沉迷美色可别忘了自己是个职业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