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5章
    江家的司机随时候着, 但江迟修和姜颜都极其享受两个人的散漫时光, 十指紧扣, 绕着江边走了一圈, 又一圈。

    夜色更重,岸边也只剩了稀稀落落几个人,但他们似乎还没有要回去的迹象,直到奶奶打了通电话来,却是什么都没提,只是连声催着他们回家。

    姜颜忍不住疑问:“你们家家教是不是很严?”

    不然奶奶怎么会特意嘱咐他们不要太晚回去,这应该是念书的年纪长辈们才会多念叨的话。

    “要是管的严, 你觉得我还能在C市待着吗,”江迟修笑着勾了下她的鼻子,“江家现在我哥作主,奶奶一心只扑在抱曾孙上。”

    那为什么……

    姜颜想了想,拉住他:“那我们快回去吧,也许奶奶有重要的事。”

    江迟修没多说,“嗯”了声,嘴边那抹淡笑不明意味。

    在岸边停靠了很久的黑色轿跑终于驶回了江家。

    花城半岛, 是A市地理位置和环境最好的住宅别墅, 铁门镂空雕花,庭院幽深, 欧式风的建筑,平端生出几分城堡庄园的味道,庄严又不缺浪漫情怀。

    这里远离繁华的市中心, 却也不偏僻,最是适合老人家居住。

    江迟修告诉她,这栋房子,是他从小住的地方,江家名下的房产数不胜数,但这么多年了,奶奶一直执着地只住在这儿,大概是因为这里有她的回忆,还有老人家的念想吧。

    车子驶进了大院。

    姜颜看着车窗外,既然是他生活过的地方,那这房子起码也有二十多年了,作为住房,年代确实有些久远,但让她意外的是,这里却像是越酿越香的酒,时间越久,法式的浪漫反而更浓郁。

    看得出来主人很用心。

    奶奶真的太有品味了,她在法国待了四年,怎么就一点没被法式浪漫熏陶呢?姜颜想。

    跟着江迟修刚踏进大门,在大厅沙发坐等着的老太太立刻露出笑脸,起身迎了上来:“颜颜回来了啊!”

    “奶奶,”姜颜换好拖鞋走过去,也笑:“这么晚了,奶奶你怎么还没睡?”

    “来来来。”老太太握住她的手放到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盖住,引她往屋里走,在沙发上坐下,完全没管身后的江迟修。

    典型的有了孙媳妇忘了亲孙儿。

    江迟修无奈轻笑,不紧不慢换了鞋子。

    老太太将茶几上的小红包拿过来,塞到姜颜手里:“颜颜啊,这你收着。”

    小红包很薄,按摸起来的手感,里面似乎是张卡。

    姜颜讷了一瞬,又听老太太笑着说:“一点零花钱,不多,喜欢什么就买!”

    是钱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初次见家长的见面礼吗。

    但还是得回绝一下的,姜颜将红包推回去:“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收您钱呢……”

    “拿着吧,奶奶有钱。”

    江迟修慢悠悠走过来,调笑。

    老太太觑了他一眼,想着这臭小子整日沉迷什么俱乐部,要不是她这么上心给他挑媳妇,还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抱上曾孙。

    老太太哼了声:“臭小子,这是给颜颜的,你休想打主意!”

    江迟修看向姜颜,眉眼含笑:“当然,我的也全权由她支配。”

    这话听着还算顺耳,老太太欣慰了些:“年轻人啊别光顾着在外面闹腾,睡眠要充足,阿修,还不快带颜颜去房间休息。”

    老太太递给了他个眼神。

    这饱含深意的话姜颜自然是听不出来,她和奶奶说了声晚安后,就被江迟修带走了。

    这里离市中区不太近,江辰遇一般住在公司附近的某套房子,所以不常回来,平常有护理阿姨和佣人照顾老太太的饮食起居。

    这里房间这么多,姜颜还以为能自己单独睡,谁知道江迟修直接带她进了自己的卧室,说什么客房都没打扫干净,鬼才信。

    卧室里,姜颜准备去洗澡,但她换洗的衣服都还在行李箱里,刚想问她的行李在哪,奶奶就派人送了新的睡衣来,叠在托盘里,显得特别精致。

    摸了摸睡衣料子,特别软,贴在皮肤上肯定很舒服,姜颜也没多看,感叹着奶奶的贴心,随后抱着佣人送来的衣服就进了浴室。

    江迟修在卧室等她,顺便尽了下队长的责,关心了一番崽崽他们的情况。

    还在D城饱受磨难的TG队员们,被自家队长突然的关心“感动”哭了——

    【66:哇哦,队长还记得我们啊,太难得了,好棒!(哼,生气气·jpg)】

    【崽崽:英雄难过美人关!】

    【老K:最难消受美人恩!狗崽子我的比你高级!哈哈!】

    【阿非:春宵苦短,队长你不用管我们,我们还吊着一口气,还能撑住!(疯狂暗示)】

    颇有造反之势,江迟修视若无睹,只是淡定地发了句——

    【JCX:下周四我订婚,都来A市。】???

    又被秀了。

    羡慕!羡慕!除了羡慕不知道说什么!这已经不是喂狗粮了,这是要狗命!

    群里寂静了一分钟。

    一连串——

    【此时一只单身狗退出了群聊】

    水声已经停了很久,但姜颜还在浴室半天没出来,不知道在做什么。

    江迟修望向浴室的方向,开始考虑以后新房的浴室,得装成玻璃式的了。

    某人等着急了,再加上有前车之鉴,他起身走了过去,敲门。

    “姜颜。”

    里面的人支支吾吾着应了声。

    “出来。”

    又磨叽了会儿,浴室的门才被缓缓地打开,姜颜缩在门后,探出个脑袋。

    见她谨小慎微的样子,江迟修问:“你在干什么?”

    姜颜扭扭捏捏:“奶奶给的衣服有点……太……”

    门后露出来的那张脸,唇色浅粉,头发半挽着,眸中染着氤氲的水雾,双颊白白嫩嫩,又漾着抹羞涩的红。

    江迟修直接将人轻拽了出来,姜颜极不情愿地站在了他面前。

    再无遮挡,某人的眼神开始深邃了起来。

    她身上穿的是系带的缎面睡裙,因为胸前收紧的设计,所以不需要再穿内衣了,但一星半点的布料根本遮挡不住饱满。

    香肩在蕾丝透视吊带下展露尽致,而睡裙的长度只能了了遮住一寸大腿根,往下是纤细白皙的长腿。

    这条不太保守的睡裙穿在她身上,给人一种娇美的性感,和含蓄的诱惑,中式温软和法式热情的结合,很容易让一个正常男人难以自持。

    平常穿裙子和高跟鞋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这睡裙还如此的……省布料。

    姜颜不太好意思,抱怨:“奶奶真是……时髦啊。”

    江迟修眸色沉沉,抬了一步上前,和她的距离拉得极近,伸手轻抚着,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流连,嗓音深哑:“她年轻的时候,是巴黎美院设计学博士后。”

    嘴上在回答她,注意力却全在了别处。

    姜颜小声嘀咕:“我还以为老人家的思想……都会很保守。”

    这人果然不安分,衣服的长度更是方便了他,某人开始动手动脚,惹得她气息逐渐不稳。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姜颜稳了稳神,问他。

    房间里,萦绕着似玫瑰的甜蜜香气,浅浅淡淡,回味在心田,又那么让人动心。

    江迟修低头,闻着她侧颈发间的味道:“熏香,奶奶放的。”不用想都知道。

    “奶奶?”放这个干什么。

    “不是告诉过你了……她想抱曾孙。”

    “……”姜颜恍然,刚明白了些什么,因为他的动作蓦地溢出了丝破碎,又立刻咬唇忍住。

    那人让她别咬,情意浓浓地说他喜欢听,但姜颜就是不。

    她的身子开始发烫,于是某人故意调戏,和她咬耳朵:“很热吗,只是普通的熏香而已。”

    “……”她不说话。

    男人哑声低笑,凑在她耳边说帮她解解热,当她整个人都陷进柔软的棉被时,姜颜才发现,着了奶奶道的,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

    原本订婚的日子就是临时选的,就在一周后,时间上甚至很紧迫,姜颜觉得订婚只是个形式,两家人一起象征性地吃个饭就好,但老太太不依,说是怎么也不能委屈了她,一定要大摆宴席。

    以为接下来几日有的忙了,不巧的是,遇上了台风,就暂且耽搁了两日。

    今年的第十七号台风“海燕”,早有预报,但之前尚还不确定走势和强度,根据最新的预警,“海燕”已是强台风级,预计明日会在B市登陆,周边的A市和C市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这天半夜,台风汹汹登陆时,风声鹤唳,姜颜蜷缩在江迟修的怀里,没有睡着。

    她听着外面窗棂猎猎作响,狂乱的疾风劲雨似是要撕裂整栋房子。

    她知道,这风雨只是虚张声势,这里,装修设计都是最好的,连窗户缝都透不进来半点雨水,除了声响无法控制,对台风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但她能想象到,此刻那些乡村的矮房子,甚至普通人家的高楼住宅区,是多么难捱。

    台风的可怕,是它能将一块沉重的巨石,都轻易吹走。

    记忆里的某些画面,就算过去那么多年,仍旧历历在目。

    “啪啦”一声沉重的裂响,二楼窗台上的陶瓷花盆被吹倒,从空中落下,摔得粉碎。

    姜颜随着这声突兀,猛得一惊,花盆就像是摔在她了的心上似的,生起的恐惧让人喘不过气。

    屋子里深黑一片。

    大概是触及到了心底最薄弱的地方,怀里的人开始剧烈颤抖。

    江迟修睁开眼,这才发现她还没睡着。

    “睡不着?”半梦半醒问了句。

    没回答。

    江迟修抚了抚她的发,想要哄她入睡,却发现怀里的人全身都在发抖,喘息愈发急促,浑身冰凉,摸到额间都是冷汗。

    他清醒了。

    “姜颜?”

    她没说话,只有因为胸闷窒息,而发出的又急又重的呼吸声,双手将他胸前的睡袍捏得很紧。

    江迟修立刻打开了床边的灯源,坐起身来,房间里的暗沉阴霾瞬间退散,眼前是光亮的。

    眼前,是她脸色惨白,缩成了一团,不停在抖。

    “怎么了?”江迟修紧张地捧住她的脸,“姜颜?”

    听见他的声音,喘息间,她断断续续发出几个微弱的音节,江迟修俯身,逼着自己沉下心仔细听了好些遍,才听明白她说的是行李箱里有药。

    江迟修和她说了句马上回来,就飞快下了床,很快找到了她行李箱里的药,扶着她起来,就着床头那杯水喂她吃了药。

    过了会儿,她终于镇定了些。

    记得她怕恶劣天气,上次她魂不守舍,只说是有点胸闷,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

    过了好久好久,被窝里,那人的呼吸终于慢慢平静了,江迟修将人抱得更紧,轻哄:“乖,我在这儿,不怕。”

    耐心哄了好长时间,等她闭上眼睡着了,他才算是松了口气。

    经过一夜,台风的风圈一直在北上,强度慢慢减弱,A市虽然依旧风雨交加,但是比起昨晚小了不少,至少没了强风的狂吼。

    也许是昨晚受了惊吓,太过无力,姜颜还在睡。

    江迟修轻手轻脚下了床,为了不吵醒她,无声进了书房。

    他站在书房的玻璃窗前,静静看着窗外被台风席卷一夜后留下的废瓦残骸,他将手机放在耳边。

    嘟了几声后,电话接通了。

    “盛之,是我。”江迟修低沉开口:“有个事情麻烦你。”

    听他简述了一遍情况后,徐盛之沉吟了片刻,说:“嗯……根据你的描述,因为外界天气因素而引起的胸闷、发抖、呼吸困难,听着像是心理性病症,这方面我不在行,这样,你把药名发给我,我去咨询一下相关科室的医生,马上回复你。”

    “好。”

    ……

    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江迟修轻轻走出了书房,到床边缓缓坐下,将熟睡中那人的被子掖了掖。

    她的脸色依旧不好,少了平日的红润,眉是锁着的,身子是蜷缩着的,好像这样的姿势能给自己安全感。

    江迟修低着头,视线默默凝在她的脸上,想起昨夜她的模样,眼底的心疼就浮漫了出来。

    外面被台风刮过后的天,倒是清澈了不少,床边,江迟修看着她,反复沉思着刚才电话里徐盛之的话。

    “阿普唑仑,这一般是给患有急性焦虑症的病人发作时服用的抗惊恐药物,阿修,这药是谁的?”

    没有回答,沉默一瞬后问:“焦虑症?”

    “焦虑症,是对某些环境的恐惧而做出的条件反射,简单来说,是人对威胁做出的无意识负性思维反应,从而导致焦虑。”

    “急性焦虑症患者的思维会下意识关注威胁,大部分是曾经受到过的相同或是相似的威胁,平常倒是没什么,但是受到刺激容易发作,发作时会伴随窒息感和濒死感,还有你之前说的那些症状。”

    他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出声:“要怎么治疗?”

    “想要痊愈得慢慢来,这属于精神病症,药物只是短暂地镇定安神而已,得进行心理疏导,绝对不能过分依赖药物。”

    焦虑症……

    难怪之前大风大雨的天气,她那么反常……

    床上的人眉心动了动。

    江迟修随即掩去眸心复杂的情绪,在她睁开眼之前,恢复了温和含笑的眼神。

    俯下身亲了亲她的唇,一个轻柔的早安吻。

    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她只露出了半个脑袋。

    姜颜眨了下眼睛。

    虽然一直备着药,也偶尔会发作,但很久没像这次这样难以忍受了,昨夜这么一折腾,有点精疲力尽,此刻居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要怎么跟他解释呢……

    对上他的目光,姜颜一时缄默。

    棠芯城城整理:  颜颜:贩卖焦虑,一毛钱一斤。

    修神:我全要了。

    ——————————

    分享2019年说的最多的三句话:?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哈哈哈哈哈、卧槽、想喝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