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6章
    对上他的目光, 姜颜一时缄默。

    江迟修看着她, 语气低柔:“早上想吃什么?我让阿姨给你做。”

    “……”他什么都没问, 姜颜沉吟片刻, 轻轻开口,声调还有些薄弱:“想吃糖。”

    江迟修怔了一瞬:“糖?”

    姜颜轻嗯了声:“糖罐子,你买的,我带来了。”

    上次在铃兰附近,哄她的时候买的那罐糖,因为老板说,女人吃甜的心情就会好。

    这么大一罐, 她还随身携带。

    江迟修笑了声:“棒棒糖怎么能当早饭。”

    她声音软糯糯的:“想吃甜的。”

    江迟修想了想:“我去让阿姨烧几个糖圆子和糖包,煮碗甜汤,再洗些车厘子来,够甜了吧。”

    这得多腻。

    姜颜噗嗤轻笑,小声埋怨:“太甜了……”

    江迟修十分迁就她:“那再加个三明治,想不想吃?”

    姜颜故意与他为难:“太多了,吃不了。”

    还知道折腾他,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江迟修溺笑:“吃不了的给我。”

    对于昨晚的事, 谁都没提。

    *

    好在台风对A市没有太大的影响, 不需要灾后重建之类的,订婚宴依旧如期举行。

    江家那未曾露面的二少爷突然宣布要订婚, 消息一经传开,就成了A市的大新闻,订婚那日, 来了不少媒体记者。

    订婚宴自然是设在远洲国际,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合适了,豪华、气派。

    除了媒体记者和亲朋,参加晚宴的还有很多合作方。

    远洲国际1号套房。

    姜颜站在全身镜前,拉扯着身上的斜领小礼服,妆容和造型都已经完成了,温柔的胭脂粉衬得她特别娇俏。

    安然和夏夏已经在耳边嘶喊了好半天了。

    “颜颜,我以为你是家里有金矿,没想到你家就是金矿本矿!居然瞒了我们这么多年,这是什么大佬在身边而我不自知的狗血剧情啊!”

    “还有还有,被你搞到手的修神就是传闻中江家低调的二少爷,我的妈呀!我没理解错吧,江家,那个拥有亿万家产的江盛?!”

    夏夏做着深呼吸,平复激动的心情,看了眼边上突然默默无声的人:“安然你在干嘛?”

    安然低着头专注:“发朋友圈,一人得道不得鸡犬升天吗,”她抽空抬了下头:“颜颜,以后罩我!”

    “还有我!”

    姜颜瞥了她们一眼:“只要你们不作奸犯科。”

    江迟修淡然走在套房外过道的红毯上,被崽崽他们团团围跟着。

    “原来队长你就是TG的神秘创始人啊,我靠金主啊!爸爸啊!”

    “队长你真是我的有生之年的有生之年系列!”

    “队长我能拥有你吗,少奋斗一百年的那种……”

    耳边嗡了一路,江迟修在1号套房门外停下脚步,回眸扫了眼他们:“安静。”

    “……”

    门铃响了,安然要去开门,姜颜反应了一瞬,喊着“我来”,抢先一步跑过去。

    一定是他在门外。

    姜颜浮笑开了门,就看见男人一身高定西装站在门口,纯白的西装,无一丝杂色,是特意和她的胭脂粉搭配的。

    没见他穿过西装,身材挺拔,比例完美,展现着从未有过的清隽气质,这感觉很不一样,姜颜一时看迷了眼。

    没有说话,相视一笑。

    身后那群人起哄了几声后,江迟修带着轻微的笑意问她:“准备好了吗?”

    姜颜点了点头,“嗯”了声,随后握上了他伸过来的手。

    宴会厅。

    摆满了新鲜的粉玫瑰,都是今天空运过来的,长长的边台,整齐地放着香槟红酒,一室暖调浮光。

    宴会厅的设计很特别,既尽现了巴洛克式的豪华动感,亦不缺洛可可风的唯美精致,所有的细节都别出心裁。

    一看便知,这场宴会的设计师水平是绝对的数一数二。

    人很多,不过宴会厅也足够大。人人都拿着高脚杯,相谈甚欢,毕竟这种场合,聚集了商界的半壁江山,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是结交的好机会。

    江辰遇陪在老太太身边,正和终于现身的姜皓以及姜夫人交谈着,双方都对这门亲事很满意。

    江迟修和姜颜从欧式旋转楼梯上携手下来时,灯光突然暗淡,随即一束聚光灯打在了他们身上。

    “……”

    姜颜愣了愣,也见怪不怪了,这流程,是奶奶一手安排的。

    这束追光,他们猝不及防地成了全场的焦点。

    紧跟着就是主持人的热情介绍,还有媒体咔嚓咔嚓的闪光灯。

    暗光处,随父亲来参加宴会的陆梦鸢骤然瞪大了眼睛怔在原地——

    修神?!

    前些日子和江老太太吃饭,被她搪塞回绝了的江家二少爷竟然就是江迟修!

    还有那个叫他老公的女人……

    订婚?不是已经结婚了?

    陆董在边上叹了口气,用只有他们能听见的声音,恨铁不成钢般低低说:“哎,可惜了,你要是之前不说喜欢什么电竞大神,江家二少夫人说不到就是你了!”

    陆梦鸢都快哭了,悔不当初。

    在主持人的流程下,江迟修和姜颜为对方戴上了订婚戒指,君子美人的画面,一向都容易让人移不开眼,江迟修接过话筒,简单说了几句感谢之类的场面话后,总算在全场的祝贺声中结束了这繁琐的仪式。

    这是江迟修第一次以江家二少爷的身份出现在媒体面前,当晚,这场订婚宴就被媒体推上头条。

    江盛和姜氏的官博也同时发了祝贺。

    【@江盛集团总部:“你似暮色星火,贯穿我的山河”,准二少夫人美哭啦!(鲜花)】

    配图:楼梯处聚光灯下,柔粉色礼裙的姑娘挽着身侧的白西装男人的臂弯,光线耀着她身上白润珍珠首饰的光泽,娇美典雅,而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那么温柔。

    很快姜氏集团转发了这条微博——

    【@姜氏集团:“你是山间薄雾,沉……”,咳,姑爷最帅!(嗷~)】

    这么一来,此事独霸热搜后,网友发现这江二少爷居居居居然就是电竞圈国服第一的XKing修神!!

    这身家背景在全世界都能横着走了,修神也太低调了吧!

    惊诧之余,意识到修神订婚,全网失恋,微博崩了。

    评论区炸了——

    【突然不知道从何黑起,我先去缓缓情绪,姐妹们你们先上……】

    【脑子:不行!!不可以!我老公不能娶别人!!手:恭喜,修嫂太美了,这颜我磕死!】

    【我哭得撕心裂肺,昧着良心打出了祝福二字。】

    【哈哈哈哈小姜后半句对不上了啊,小心扣工资!】

    【打理官微的两位一定是舔颜小姐姐哈哈哈哈哈!】

    【咦咦咦,我发现之前那个不留名的真相君发的那张照片上,和修神传绯闻的红裙女人似乎很像这个姜小姐啊……】

    【哇靠,真的诶!难不成是我们误会真相君了?为真相君正名……】

    ……

    晚宴还在继续。

    从舞台上下来,江迟修就领着姜颜给长辈们敬酒。

    姜颜敬了一轮后,给江辰遇敬酒时,下意识就喊了声江总。

    江辰遇笑笑,虽然还是那般清越矜贵,一丝不苟,但薄唇轻漾的弧度,有了兄长的态度:“叫哥吧。”

    不喜欢拘谨,姜颜也笑,举杯和他轻碰:“哥。”

    江迟修朝不远处看了眼,意味深长轻笑:“哥,宴会设计得特别好,记得替我向温小姐表达谢意。”

    江辰遇的视线也落在了那浅蓝色西装,长发顺于肩后的身影上,她一心在指挥着宴厅的所有摆放,不容半点差错。

    离开前,江迟修经过江辰遇,刻意压低声音:“别到时候我孩子都三岁了,你连人都没追到。”

    江辰遇回眸睨了他一眼,江迟修忍笑牵着姜颜走了。

    后来,江迟修被姜皓叫了去,说是要和女婿去边上喝两杯,于是姜颜就陪着奶奶和母亲坐着聊了会儿天。

    她的酒量本来就极差,敬酒的时候,江迟修让她小抿一口就好,于是他被长辈们笑护妻。抿一点再抿一点,次数多了,一杯也就下去了。

    所以姜颜已经有点晕晕的了。

    过了大半个小时,江迟修和姜皓才一同回来,看样子是去外面单独谈天去了。

    回来后,姜颜觉得他们的神情都有些不对劲,她爹这个唐僧眼睛有点红红的,而江迟修看她的眼神变得深邃,深邃里透着疼惜。

    姜颜想问他们都聊什么了,江迟修却先一步握住她的手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随后对奶奶和准岳父岳母告了辞,说是要和她去走走。

    走走?宴会都还没结束呢……

    被他拉着一路走出了酒店,姜颜满脸疑问:“我们要去哪儿?”

    走在身前半步远的那人侧首深深看了她一眼,敛眸一笑:“私奔。”

    “???”姜颜更疑惑了,下一句是到月球?

    那人边走边笑说:“这么好的夜晚,我们不应该单独相处吗?”

    在红绿交迭的十字路口停下。

    仲夏夜暖,晚风迷离。

    “宝宝,”他轻喃了声,揉了揉她的发:“我们私奔吧。”

    出了热闹欢腾的酒店,外面的夜风吹在脸上,原本清醒了几分,却因他柔软得一塌糊涂的声音,和抚蹭到脸颊的热烫掌心,酒意又猝不及防上来了。

    今夜的他特别迷人。

    姜颜沉溺在酒精和他的温情,清甜笑了:“好啊,我们去香格里拉,听名字就很美,我还没去过,然后去欧洲,到瑞士看阿尔卑斯山,再去德国的天鹅堡,还有意大利罗马和佛罗伦萨!”

    江迟修唇边的笑意更深:“好,说走就走。”

    穿着白西装和浅色礼裙的一对小情侣,就这样交握着手,亲密地穿梭在城市的夜景之中。

    不知道是醉意太重,还是单纯想要疯狂一回,他们回到花城半岛后,拿了证件和必须品,换了身轻便的衣裳后,连行李都没带就直奔了机场。

    于是后来,晚宴上的宾客和媒体都发现,男女主角不知何时消失了。

    记者朋友们闻者落泪,采访都没来得及做呢!

    看来明日的头条只能是——

    #订婚之夜浓情蜜意,江二少爷携未婚妻提前退场,共赴爱巢一刻春宵#

    了。

    头一回干这种事,一路上怀揣着激动兴奋的心情,结果等上了飞机某人很快就睡着了。

    睡前还迷迷糊糊问他:“你和爸爸说了什么……”

    江迟修低眸凝向她,这小姑娘,问完就睡着了,他浅笑一瞬,眼神变得深刻,似自语:“说了……你小时候的事。”

    说了她小时候,遇到过的,那件难以释怀的心事。

    这么多年的压抑,现在开始,让他来做心药吧。

    *

    江盛二少爷和姜氏千金订婚的热度倒是降下去些,但江迟修就是那传闻中的豪门少爷的事,网上热搜挂了好些天依旧爆热,修止符们日以继夜哭着磕糖。

    而过去好久的那张在JC广场摸头的绯闻照片,也再度被翻出来炒冷饭。

    网友们乖巧坐等着真相君,可奇怪的是,“蒙冤受屈”的不留名字的真相君,从此销声匿迹,杳无音信了。

    姜颜不要脸:呵,跟我没关系。

    *

    LPL夏季赛正在激烈的进行中。

    为什么是激烈,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没有TG,其实战队都有了正常发挥的空间。

    即使夏季赛YE是当之无愧的车头,但比起TG的不可战胜,努努力还是有很大可能性能打败YE的。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按道理,TG作为春季赛冠军,无需参加夏季赛,所以他们有更多的时候准备总决赛,以往这个时候,队员们都开始了赛前集训,为九月份的全球总决赛做准备。

    然鹅。

    今年。

    夏季赛都开始好久了,TG的训练还迟迟未开始,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开始的迹象。

    因为他们的队长,还和未婚妻在欧洲度蜜月。

    一开始他们酸得心肝疼,吃了几天柠檬后,有志气了——

    “既然队长已成昏君,连日连夜迷恋温柔乡,那夺冠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有了季中赛的教训,于是他们开始了刻苦的训练。

    真的很刻苦,三年了,他们总算是开窍了,就像养了十多年的儿子们长大的感觉。

    而远方的那两人。

    姜颜带着江迟修,江迟修带着钱,他们真的从香格里拉玩儿到了欧洲,又从瑞典到德国,再往意大利一路而去。

    某一天姜颜想秀个恩爱,拿出了奶奶给的那张卡,心血来潮查了下余额,卡里竟然有五亿!

    姜颜惊了,这是随手一给的零花钱吗?她想起来订婚的聘礼,还没看过,突然不敢想那个天文数字。

    这是一种金矿被石油碾压的感觉。

    姜颜拿着五亿的卡找了江迟修。

    那人正躺着床上休息,听她伏在耳边说话,闭着眼轻笑:“嗯,奶粉钱有了。”

    想起了那夜在春江边说的五亿的奶粉钱,姜颜笑着轻嗤,他还真是一语成谶

    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某人一个力道,一个惊呼整个人都被扯进了被窝里。

    某人压了上来,呼吸灼热,嗓音低诱:“宝宝,有了奶粉钱,没地方使可不行。”

    姜颜控诉他越来越过分,大白天的耍流氓,结果她的喋喋不休被全部堵在了嘴里。

    *

    一直到八月初,整整一个半月。

    那天清晨,崽崽和66迷蒙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顶着黑眼圈,勾肩搭背进了训练室,后面跟着TG其他队员,同样是刚会完周公的神情。

    也不怪他们,现在才早上7点,这一个半月来,他们可没有一天懈怠。

    崽崽第一个推开训练室的门。

    一推开门,看见训练室里的两个人,呆楞了几秒后,他瞬间清醒了。

    “卧槽!队长你们还知道回来!”

    棠芯城城整理:  今天来不及捉虫和修文了,晚点捉,如果有修改状态不用重看哈~

    今天看到一个特别好笑的,我要发给大家看——

    “总裁,夫人被您惩罚到非洲挖矿井已经满三年了。”

    “肯认错了吗?”

    “没有,但是夫人现在比您有钱了。”

    (也许是我笑点低,但是反正,我笑死了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