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59章
    “附近有个不错的酒吧, 约吗两位年轻的东方帅哥?”德国女人妩媚地咬着下唇, 朝他们意味深长地抛了个媚眼, 身材凹凸有致, 依靠在桌边极具风韵。

    江迟修面无表情往椅背一靠,视若无睹,一副不解风情的样子。

    德国女人就爱这种外表冷酷清冽的男人,因为做某件事的时候更刺激,所以她看江迟修的眼神尤其情意绵绵,眼底欲望毫不掩藏。

    White看了会儿戏,好心替他解个围, 笑语:“不好意思女士,他已婚。”

    已婚?这么好的男人居然结婚了。

    德国女人略感可惜,但只是一瞬,随即又目不斜视盯着江迟修看,勾起媚惑的笑:“我不介意。”

    “江迟修!!”

    一声气势汹汹的怒吼,几乎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往发声处看去。

    看见那人,江迟修毫无情绪的脸终于变了变。

    姜颜从咖啡厅门口气冲冲大步朝他们走来。

    “说好很快就回来,你居然在这儿喝咖啡, 还……”姜颜咬牙切齿, 满目敌意地瞥了眼那德国女人。

    谁知那德国女人回了她个得意的眼神,也许不是得意, 但姜颜此刻顾不得多想了,就是觉得不喜欢。

    扫了眼德国女人修身包臀的短裙和上衣兜不住的波涛,姜颜更生气了, 瞪了眼江迟修,竟然在这做风流事儿!

    再看一眼,居然还是跟White这个不正经的一起厮混!

    姜颜气得跺脚,甩手就走,留给众人一个暴跳如雷的背影,这一来一回,雷厉风行。

    “姜颜。”江迟修喊了声,她也没回头。

    White好整以暇,玩笑:“快去追吧,她脾气真的很难搞。”

    “让让。”江迟修起身避开德国女人,大步就追了出去。

    德国女人也没受挫,背着身子靠在桌边,曲线淋漓尽致,侧头看向White:“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他的妻子?”

    White扬了扬眉不可置否,未婚的妻子。

    德国女人神情羡慕:“他很爱他的妻子。”

    闻言White仰起头,搭着腿往后一靠,好奇她是如何看出来的:“哦?”

    德国女人单眨了下眼:“眼睛。”

    White敛眸沉思了半晌,轻淡一笑。

    *

    姜颜在气头上,进了电梯也没打算等他,还是江迟修眼疾手快,挡开了即将关上的电梯门,才追上了她。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所以江迟修暂时没说话,只是挤到她边上,别有用心地挡在她和一个德国猛男的中间。

    出了电梯,姜颜脚步很快,江迟修默默跟在她身后,准备进了房间再说话,谁知道姜颜拿出房卡开门进去后,直接“啪”得一声,江迟修蓦地就被她关在了门外。

    “……”江迟修微愣,敲了敲门:“姜颜?”

    没反应。

    “颜颜,别闹,快开门。”

    没反应。

    “宝宝你误会了,先开门好不好?”

    没反应。

    大概是套房楼层清净,显得他的动静有点大,保洁阿姨闻声走来。

    “你好先生,您是住这儿吗?需要帮忙吗?”

    江迟修沉默了下,缓缓放下抬在门上的手:“不用,谢谢。”

    “不认识!”门的那边,姜颜扬声。

    听见这话,保洁阿姨狐疑地看了江迟修两眼。

    江迟修吸了口气,解释:“我未婚妻在跟我闹别扭。”

    保洁阿姨心想,可别是来骚扰客人的,但这模样挺正人君子的,不像是坏人啊……反正不开门他也进不去,保洁阿姨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不紧不慢离开。

    过了好久,门外半天没声响,姜颜轻手轻脚,赤脚踩在地毯上,无声走到门口,通过猫眼往外一瞧,空无一人。

    走了?才哄了几句就没耐心了!

    果然男人得到手了就不知道珍惜!

    姜颜气鼓鼓地回到沙发坐着。

    又过了几分钟。

    “咔嗒”一声,门突然开了,正蜷着腿生闷气的姜颜吓了一跳,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某起德国入室抢劫案。

    她慌张站起来,早知道不和某人置气了,命悬一线,心里万分悔恨之时,只见某人沉着冷静,从门外走了进来,将指间夹着的那张房卡随意丢在了门边柜上。

    是他。

    姜颜心里骤然松了口气,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他怎么能进来?

    “你、你……”唯一的房卡明明在她这儿啊!

    江迟修反手关了门,沉眉凝她,伸手解开袖口的两颗扣子,扯了扯衣领,一言不发迈开长腿,一步一步走近她。

    他眸色深邃,薄唇微抿,定定看住她,攻城略地的意味太过赤|裸,似是要将她吞入腹中。

    “干……干嘛……”他寸寸逼近,姜颜气势莫名地就弱了几分,往后微抖着退了一步。

    “治你。”

    江迟修沉着嗓子,神色深沉莫测,姜颜蓦地惊呼一声,被他拦腰横抱起,直直走进卧室扔到了床上。

    完全不给她坐起来的机会,江迟修下一秒就压了上来,咬住她的唇,简单粗暴的侵略。

    竭尽呼吸才放开她。

    那人撑在她身前,低眸看住她,声调沉哑,威胁逼问:“不认识?嗯?”

    姜颜喘息未定,双唇被他吮得嫣红,闻言可怜兮兮地抿紧嘴。

    欺负人……

    姜颜不出声了,怕自己多说一句这男人会更暴敛。

    江迟修压低嗓音,灼灼呼吸烫着她的脸颊:“还闹不闹?”

    求生欲爆表,姜颜猛得摇头。

    他又沉声:“不在房间等我,自己瞎跑出来,知道错了吗?”

    姜颜仰躺着,双手捏在胸前,一副被制裁的模样,小声:“嗯……”

    脸上刻意的严峻缓和了些,江迟修轻声:“我是和White说了几句话,所以晚了,但那个女人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明白了吗?”

    她低软:“……嗯。”

    男人的脸色这才恢复往常。

    江迟修俯身亲了下她的脸颊:“乖。”

    姜颜咬了咬唇,瞅了他一眼,止不住好奇:“你……你哪儿来的房卡?”

    “这家酒店,在国外叫Your Zeal,在中国,”江迟修停了一秒,凝视她,咬字分明:“叫远洲。”

    “……………………”

    靠,还真是普天之下,莫非江盛。

    “在咖啡厅的时候,你叫我什么?”

    那人还俯在她身上,抚着她的耳垂突然意味深长说了句。

    嗯?

    好像……叫他……江迟修……

    姜颜僵住。

    “胆子大了,”江迟修敛眸,捉住她的手腕按在枕边,情绪难辨:“刚才还敢把我关门外。”

    “……”

    等一下,他才刚不生气了十秒钟,怎么又……

    觉得今晚的他有点危险,再这样下去,大概第二天会下不了床。

    姜颜急中生智,一下抱住了他的腰,笑颜一展:“老公。”

    动作亲昵,声音清甜。

    这声叫唤,他很容易就舒了眉眼,姜颜见状,一气呵成,贴了上去主动献吻。

    温软的唇覆上他的那一瞬间,江迟修不自觉地就顺势俯下身回吻。

    “叮咚——”

    缠绵悱恻之际,衣服都滑落下肩了,一道不小的手机提示音骤然一响,尤为刺耳。

    紧接着又响了两声,床上两人的动作才顿住。

    姜颜在那人不满的眼神下,低喘着从兜里摸出手机,一看,是White给她发了三条消息。

    【迷迭香的花语是追忆过去和不忘承诺,很适合你。】

    【也许早了,但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晚安,姜小颜。】

    姜颜奇怪White为什么会突然发这些给她,视线落在最后三个字,思绪一滞——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她。

    不过转眼姜颜就没当回事了,刚想收起来,正好被低下头的江迟修看见了。

    姜颜蓦地噤声敛息。

    某人果然沉了脸:“你们什么时候加的微信?”

    “……”

    “姜颜你最好解释清楚。”

    “……”

    今晚终究是要完。

    *

    第二天,是S4全球总决赛的第一阶段赛事——16进8小组赛,持续到月底。

    全球所有赛区共十六支队伍,为避免同组交战,采取分组抽签规则,即同地区战队不会分到一组。

    小组赛分为四组,每组四支队伍,双循环Bo1赛制决出每组前两名,共八支队伍晋级四分之一决赛。

    所以不论怎么分组,凭TG和POP的实力,小组赛没有任何压力。

    而作为中国夏季赛冠军而有资格参加总决赛的队伍YE,小组赛不会和TG交战,只要不和POP、FN同时分到一组,其实晋级的机会很大。

    Verti音乐厅,后台休息室。

    TG队员们都已经到达,喝水的喝水,解手的解手,做好了充分的上场准备。

    所有事都在计划行程中,除了一件特别的,那就是他们发觉——

    嫂子今天特别乖,穿了件轻薄的小高领,软萌软萌地跟在队长身后像个小娇妻,拉着他的衣服后摆,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队长又是如何一夜训服的,他们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上场前,江迟修交代了几句,休息室里吃的喝的什么都有,还有实时直播屏幕,叫她别在外面乱跑,语气温柔又极具威严。

    姜颜点点头,听话极了。

    看来昨晚治她的办法很有效。

    江迟修看着在他面前乖乖站着的小姑娘,因为她低着头,侧脖露出的红印若隐若现。

    江迟修伸手整理了下她的领子,将她白皙脖颈上的痕迹遮严了些:“腰酸就躺沙发休息。”

    众人抓住了关键词:嗯?腰酸??嫂子半夜干啥了?

    ……

    按照公平抽签,TG和FN是第一小组,POP是第二小组,YE是第三小组。

    而第一天第一场,就是TG和FN的对局。

    崽崽他们倒是很兴奋,迫不及待想见识见识队长口中的那匹前途无量的黑马是如何厉害了。

    作为今年新成立的战队,FN成员年纪清一色的都偏小,大概也就刚成年的样子。

    年少,但是轻狂。

    台上,比赛还在准备阶段,崽崽就嚣张了:“小朋友这么可爱,我都下不了手了。”

    “狗崽子,话说太早到时候脸会被打肿。”

    崽崽不以为然切了声。

    最终,脸倒是没有被打肿,就是微微疼,因为FN的这群少年们,比想象中难对付,至少崽崽中路险些没打过。

    不过要想赢TG他们的赛事经验太少,契合度还不足以,比赛结果自然是TG胜利,比赛用时35分钟。

    虽然输给了TG,但后一天的比赛,FN不负众望地夺得了小组第二,晋级四分之一决赛。

    接下来几日,其他三个小组也陆续决出了前两名,TG、POP、FN、YE都不出意外地晋级了。

    小组赛后,没几天就是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了,因此他们准备直接去往比赛地——西班牙马德里。

    小组赛落下帷幕的那一天,休息室里,TG队员们收拾了下东西,正要回酒店休息,因为第二天还要赶去往西班牙的飞机,却没想到被一群人堵在了门口。

    是FN那群朝气蓬勃的少年。

    “崽崽哥哥,我喜欢你!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粉丝!阿呸,我是你的粉丝!第一天和你对线的时候我可紧张了!”

    其他几个也纷纷和各自的偶像前辈“示爱”。

    而其中一个最低调高冷的少年,像是对他们都没兴趣,直接问:“修神哥哥在哪?”

    TG的哥哥们都愣住了。

    那个冷酷少年视线越过他们,望向从不远处走过来的江迟修,眼睛突然亮了。

    咦,修神哥哥牵着个女人,是他传闻中的未婚妻吗?哼,红颜祸水,女人永远都是霸王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他得让修神哥哥清醒一点,莫要沉迷美色自毁前锦!

    可是上下看了一圈,脸和身材都……这我没法黑。

    而且这个姐姐看起来不太好惹的样子,他可能会被打成乌龟。

    哎,还是算了。

    就在冷酷少年内心戏高能时,江迟修走了过来,瞥了眼门外的他们,淡漠:“什么事?”

    崽崽低咳:“队长,他们说……是TG的粉丝……”

    那个一直酷酷的高冷少年,见到江迟修后瞬间换了张脸似的,目光尽是崇拜,内心还压抑着澎湃。

    他声音有点紧张:“修神哥哥,我叫司白,从TG刚成立我就开始追你的比赛了,我是你的铁粉,而且我成为职业选手,全是因为你的坚定和热血感染了我,是你成就了我的电竞梦!”

    所有人:“………………”

    男孩子突然这么深情地表白,谁扛得住啊!

    “总有一天,我会和你一样厉害的!”

    江迟修对FN一直是抱着欣赏的态度,见他如此斗志昂扬,也不吝啬赞赏,眸中泛起淡淡笑意:“打野节奏很好,未来可期。”

    修神哥哥是在夸他?

    小少年司白激动了:“真、真的吗?”

    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半截的稚嫩少年,眼里有着和他当年一样的热血。

    江迟修抬了下嘴角,拍了拍他的头后,继续牵着姜颜往外走:“加油。”

    姜颜默不作声,心里却在嘀咕,女粉丝和她抢男人就算了,现在连小男孩都凑热闹表白了吗?

    不过那个小少年确实很有前途。

    哼,算了。

    *

    当天晚上,江迟修靠在床头,后枕着手,就那么静静地坐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姜颜洗好澡从浴室出来,他还是那思考的神情。

    姜颜走过去,小猫似的跪坐到他边上,江迟修很自然地就接过了她手里的毛巾,替她擦着微湿的头发。

    姜颜调侃:“你刚刚在梦游吗?”

    江迟修笑着,抬眸看她,手上的动作很柔缓:“你不在,我怎么睡得着?”

    姜颜趴在他腿上,享受着他轻柔的擦拭:“那你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沉默了几秒,那人突然轻笑了声,低声暧昧:“在想……今晚用什么姿势爱你。”

    “……”姜颜耳根子一下子就泛起了红,埋着侧脸闷声:“能不能不咬脖子啊。”

    时不时醒来脖间就会出现新的咬痕,好在天气转凉了,不然高领都没法穿。

    依偎在他腿上的那人,小声嘀咕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江迟修喑哑哄骗:“当然可以,宝宝你配合点。”

    姜颜仰起头看他,湿发上的水顺着额鬓滑落,滴到了锁骨,江迟修眸色微深,倾身向前,温热的唇落下,吻去了那滴水珠。

    心中轻颤。

    这夜,姜颜真的很配合,温顺得不行,男人餍足了,果真没往她脖颈上留痕迹。

    *

    第二日,一行人准备去往西班牙。

    但崽崽和66两个最嘴馋的,舍不得德国某家面包坊的焦糖面包,离开前不远万里,绕了五公里的路去买,千呼万唤终于买到了热乎的。

    却因为等待险些错过飞机,于是他们被江迟修冷声训斥。

    结果姜颜舔了舔嘴,说“我也想吃”后,江迟修沉默了,将面包塞到她怀里。

    崽崽和66:我哭!

    飞机上。

    江迟修一如既往地给她盖毯子,姜颜扯了扯,探出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脖子:“我还不想睡。”

    江迟修不让她乱动:“那也先盖着,天转凉了。”

    姜颜乖乖躺在沙发座里,很听他的话。

    江迟修也略微仰躺着,双手交叉搭在膝盖上,淡淡望着机舱顶部,安静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说:“下个赛季,俱乐部培养一些年轻但热爱电竞的少年,你觉得如何?”

    诶?

    姜颜微微震惊,偏过头看他,他似乎话里有话:“辅导……班?”

    江迟修笑了笑回眸,对上她的视线:“未来的电竞时代,属于那些热血少年,我想,TG应该注入最新鲜的血液,给他们一个在国际舞台上表现自己的机会。”

    姜颜疑惑:“为什么突然……”

    她戛声,似乎明白了,他昨晚在想的事情。

    男人的眸色深了些,声线沉了些:“中国的电竞精神,应该是不断拼搏,不断超越,我们不需要什么虽败犹荣,要的是永不言败,在国际赛事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这番话,似乎将她的思绪带到了最初的那个起始点,姜颜突然就想起来了,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粉上他,那么无法自拔。

    不是因为无人匹敌的操作,也不是因为性感禁欲的外表,更不是因为独特魅力的撩人,而是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没忘记自己要什么,胜不骄败不馁,他骨子里的热血,和别人都不一样。

    他,一直都是中国电竞跌宕路上的曙光,造就温暖的曙光,她心里唯一的曙光。

    zeal for you,为你狂热。

    姜颜凝望着他的脸,轻轻开口:“那你呢?”

    江迟修唇边漾开温浅的笑,缓声:“退役,和你结婚。”

    棠芯城城整理:  正文完结章,明天发

    (不出意外应该能完结,如果我逼逼叨叨多了,可能还有两章………………………………)

    番外我多写点好咩?(小声,如果你们有想看的番外可以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