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正文大结局
    他正在最势如破竹的阶段, 这个时候退役, 未免太可惜了。

    姜颜端详了他一会儿:“你是开玩笑的吧?”

    江迟修侧过头看她, 目光深透。

    他的眼睛, 讳莫如深,完全不像是在说笑。

    姜颜怔了好久,才缓缓回了神,这突然的决定,她一时间还没法相信,也许对江迟修来说并不突然,但是说给其他人听, 都会很难接受吧。

    姜颜心生几分愧意,总觉得,是自己限制了他,“如果……今年TG没有拿到冠军怎么办?我是说如果。”

    那他还要坚持退役吗?

    江迟修面不改色静默了半晌,最后却轻松一笑:“怎么,怕我不娶你?”

    姜颜现在没心思听他说笑,神情严肃:“你成全了他们的电竞梦,那你自己的呢?”

    她觉得可惜, 怕他留有遗憾:“放弃了吗?”

    真的甘心就这么结束?

    有片刻的沉默。

    “不。”

    他敛眸轻轻开口, 深邃的眼窝让人沉迷。

    “我只是……换了个实现的方式。”

    姜颜听了后怔愣一瞬,静静沉思。

    未来中国的电子竞技能在国际上举足轻重, 不就是他想看到的吗?所以,他是将希望寄托在了后来者。

    “过去的几年,我一心只在俱乐部, 现在和以后,我想把精力多花在你身上。”江迟修望着她的眼睛,将她搭在毯外的小手放进掌心,低声:“我也不小了,姜颜。”

    似乎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话,但他不明意味地轻淡一笑,突然没再说下去,姜颜有点云里雾里了。

    他要退役的事,姜颜没再继续追问,她想着也许到时候,他会改变主意呢。

    *

    十月份,西班牙长达七个月的斗牛季接近尾声。

    在西班牙的第一天,趁着四分之一决赛还没开始,姜颜想要揪一下斗牛季的小尾巴,于是江迟修就带她去看了斗牛比赛。

    观众席上,姜颜很兴奋,拉着江迟修的手:“我爸说,姜辰从西班牙回来后,天天在他耳边唠斗牛比赛有多过瘾,我也想看很久了!还有还有,他说赛哥维亚古城的烤乳猪特别好吃,我们看完后去吃好吗?”

    看她万分期待的神情,江迟修满眼的宠溺,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好。”

    “队长你什么时候也能对我们这么温柔啊?”

    “对啊,此刻想魂穿嫂子的身体!”

    崽崽最有志向:“我下辈子要做女人!”

    “???什么玩意儿?”

    崽崽心安理得:“赶在颜妹之前勾搭上队长啊!”

    “哈哈哈哈哈狗崽子你就算脱光了队长也只会觉得辣眼睛!”

    坐在后排的那群人被眼前的甜腻狗粮噎得咿呀咿呀叫唤。

    姜颜忍不住想笑,江迟修斜睨了他们一眼,压着嘴边的弧度,却是颇为嫌弃地让姜颜别搭理他们。

    西班牙是个奔放善战的民族,斗牛比赛更是惊心动魄。

    当然,斗牛比赛危险系数很高,但是作为西班牙的国粹,一直沿袭到了现在。

    在现场看斗牛比赛,比姜辰口述的还要精彩刺激万分,但比赛结束,激情退却后,姜颜最大的感想就是——生在中国实在是太幸福了。

    京剧,国画,剪纸,皮影戏……多么修身养性,多么陶冶情操,多么容易……活着。

    而在西班牙,谁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被牛顶上天。

    没想到看完斗牛的感悟,竟然是让她的爱国情怀突飞猛进。

    虽然比赛危险,但是很有趣,虽然西班牙是个暴躁的民族,但是烤乳猪是真的太好吃了。

    果真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西班牙的夜,是属于动感电音的,于是满足地饱餐了一顿后,崽崽他们乐此不疲地去蹦迪了。

    姜颜当然是没兴趣的,就像从前在酒吧,她都差点溺在人潮中。

    从这里到酒店的路不算远,所以江迟修牵着她慢慢散步回去,正好消消食。

    路遇一家24H farmacia,姜颜突然顿住脚步。

    “怎么了?”江迟修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以为她想买吃的了,轻笑:“farmacia是药店,可不是超市。”

    姜颜当然知道了,她就是要找药店。

    她踌躇半晌,支吾低喃:“嗯……我……”

    她迟迟不说,江迟修:“嗯?”

    姜颜瞄了他一眼,很小声:“我大姨妈好久没来了……”

    江迟修愣了愣,随即唇边逐渐浮起一抹笑痕:“懂了。”

    姜颜垂着头,脸羞红得能滴出血来。

    江迟修让她在药店门口等着,随后他进去了几分钟,很快就出来了,拎了个袋子,袋子里是pregnancy test kit,嗯……中文名叫验孕棒。

    酒店浴室。

    姜颜盯着验孕棒上那两条红杠,呆滞了良久,直到江迟修推开门进来,从她手里接过验孕棒,她才怔怔抬头。

    江迟修看了眼,片刻后轻轻放到一边,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将她拥进了怀里。

    大概是第一次面对这事情没经验,脑子抽了,姜颜心里虚虚的:“要……要吗?”

    话音刚落,就被那人扬手拍了下后脑袋,不重但也不算轻。

    姜颜吃痛嘶声,仰头眼神哀怨地瞪他。

    只见江迟修沉眉盯住她:“你以为我那么多次不做措施,是买不起安全套吗?”

    虽然他表情凶凶的,眉都皱到一处了,但这话听得姜颜忍不住想笑。

    他肃容:“还笑。”

    姜颜紧紧抿唇憋住。

    江迟修险些气笑,无奈一叹,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随后他低下头,下巴枕在她肩上,在她耳畔温柔轻语:“明天我们去医院。”

    男人暖煦的气息围绕着她,姜颜回抱住他的腰身,乖顺说了声好。

    *

    原以为去医院是做孕检的,第二天检查结果一出来,姜颜当时就傻眼了,居然是……未怀孕。

    西班牙的医生说,验孕棒存在错误的概率,而他们的身体都正常,多次未做措施仍没怀孕,月事又推迟,大概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调理调理身体,放轻松,再接再厉。

    做了一晚上的心理准备,最后却被告知是个乌龙,还是有点失落的。

    但更让她黯然的,却是因为医生的那句,精神压力太大……

    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后座,姜颜撑着脸靠着车窗,一路闷闷的。

    到达后,下了车,江迟修握上她的手往酒店的方向走,中间要经过一条s形的小路,不算长,但充盈着西班牙独特的意境美。

    路上铺着鹅卵石,两旁种满了花,红色的,比玫瑰还娇艳,走在这里,就像是周身都陷入了一片不知名的花海里。

    姜颜突然拉住他。

    江迟修停下脚步,回眸。

    “我有件事……要和你说。”姜颜呢喃细语,只垂着眸看他的鞋子。

    江迟修转过身,和她面对站着。

    姜颜暗暗深吸了口气,攥紧他的衣角,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医生说精神压力的问题,是我的原因,其实我……”

    “不用说。”江迟修突然出声打断她。

    姜颜愣了下,抬起头,有风轻拂而过,吹扬起了她的丝缕长发。

    江迟修走近她一步,伸手轻缓地将她落到脸颊的发别到耳后,深深看着她:“不用说,我都知道。”

    他早就知道了,但他一次都没提过。

    姜颜只怔愣了极短的一瞬,并没有太意外,之前吃药后,她就应该告诉他的,但是再三犹豫还是选择了缄默。

    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也许不是怕面对焦虑和恐惧,怕的是他们会因此心生嫌隙。

    当然,她现在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多么愚蠢了。

    一直瞒着他,“对不起……”

    低垂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不用对不起,是我没问,”江迟修微微一笑:“如果我问了,会告诉我吗?”

    姜颜想也没想,连着点头。

    他的笑容暖了几分:“那就可以了,”随后捏了捏她的鼻子,小惩以戒:“但以后事事都要依赖我,嗯?”

    呼吸一憋,姜颜缩了缩脖子,点头嗯了声,乖得不成样子。

    “医生说了,再接再厉,”江迟修故意凑到她的颈窝,喑哑撩拨:“我们晚上多努力。”

    姜颜很容易就被他逗害羞,脸一红,就跟这片娇美的红色花海一样了。

    *

    S4全球总决赛的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都在西班牙演播厅进行。

    四分之一决赛,八进四,TG和POP分别是两组的第一,赛果毋庸置疑,进决赛稳稳的。

    而被江迟修看好的FN,很巧地又和TG分到了一组,结果像复制粘贴一般,输给了TG,但有惊无险赢了其他两队,成了小组第二,晋级半决赛。

    最后另一支晋级的队伍,是POP组的第二,这个位置YE终究是坐不下来,输了一把便心焦气躁,后续被对手压得死死的,水平缺陷表露无遗。

    于是中国的另一支战队YE止步四分之一决赛。

    第二赛段的比赛结束,晋级半决赛的四支队伍,分别是TG、POP、FN和一支北美赛区的战队。

    TG和POP晋级半决赛,毫不意外,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FN这支年轻的新生战队,像是突然破茧而出的蝶,乍现在世界眼前。

    这匹黑马,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半决赛后,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

    甚至在四分之一决赛后的采访中,记者问到江迟修对同组战队FN的看法时,江迟修更是当着世界官方媒体,对他们表示了赞赏和鼓励,他说,未来的国际赛事,一定会有FN的一席之地。

    连江迟修都这么说了,因此,FN受到了最史无前例的追捧,FN的少年们,被称为LOL未来五年内最受期待和瞩目的新星。

    北美赛区和欧洲赛区素来看不惯对方,也许是因为所谓世仇,具体无从得知,总之,在欧洲终于有了支晋级半决赛的队伍后,那支北美战队自然会说一些冷言冷语。

    *

    半决赛,就在一周后,时间挨得不久。

    四支队伍,采取循环Bo5赛制,赢了两支及以上的,就能晋级总决赛。

    作为欧洲赛区唯一晋级的种子选手,FN的轻狂少年们扬言说,按照这个情形,第三无压力。

    嗯……第一第二没什么说的了,这意思,就是纯粹在暗讽那支北美战队。

    但实力所趋的狂妄,就是年少的资本,FN的少年们相当争气,狠狠打了那支北美战队的脸,淘汰了他们,成了第三。

    战胜北美战队时,他们冷漠极了,再次输给TG时,他们却是上前拥抱欢笑一条龙,还真是群……爱憎分明的孩子。

    输给了TG和POP的哥哥们,并不丢脸,反而因为不容小觑的实力,他们赢得了世界的认可,收获了不少粉丝。

    而半决赛上,TG和POP也迎来了S4全球赛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不过因为当天的突发情况,TG的队员崽崽和66都因突发性食物中毒去了医院,临时换成了替补队员。

    最终TG以2:3输给了POP。

    半决赛的结果就是,POP赢了其他三支队伍成了第一,TG赢了FN和另外一支北美战队,成了第二。

    POP和TG晋级总决赛。

    虽然对比赛结果没有影响,但今年赛事上的第一次交锋,TG就输给了POP,战队的士气有些不太高涨。

    好在崽崽和66只是吃错了东西,催吐后没什么大问题,他们砸墙表示再也不敢喝主办方送来的奶茶了!

    对于这次突发事故,确认他们身体没事了,江迟修也没再说什么。

    *

    又是一波辗转。

    十一月份,法国巴黎。

    终于迎来了总决赛。

    TG vs POP,争夺S4全球赛的世界冠军,这是每个赛季最激动人心,最满怀期待的时刻。

    巴黎这座城市,姜颜一点都不陌生,毕竟在这里念过书,说来也巧,江迟修也曾在法国留学。

    十一月份的巴黎,白日平均10摄氏度的温度。

    那天他们穿着同款卡其色大衣,牵着手漫步在巴黎街头,阳光倾洒在发间,姜颜开始怀念过去一个人在这里念书的日子,感慨时间真的是有去无回。

    听闻她的母校后,江迟修意味深长地笑了,语气神秘地说要和她去看看。

    最后回到曾经的校园,他们登上了楼顶最高处,江迟修指着不太遥远的那栋巨大钟楼,“看到了吗?钟楼。”

    姜颜撑着他的手踩上高阶,眯着眼睛,一只手遮挡着阳光,向往道:“嗯,那是M大学的标志性建筑,我去过那儿,比我们学校还要大,里边可好看了。”

    江迟修收回视线,抬头凝望着那个逆着阳光,站得高高的姑娘,唇边的笑痕深了些:“那是我的母校。”

    姜颜瞪大眼睛,极其惊喜,原来他们的学校竟只隔着一条街的距离!

    这算是情深缘也深吗?

    惊喜之余,姜颜又立刻嘟了嘴:“可惜你比我早了几年,你毕业了我才刚来,不然也许我们早就认识了。”

    江迟修看她一脸遗憾的模样,眼尾浮笑,揽住她的腰腿,将她从台阶上抱了下来,“说不定我们曾在机场擦肩而过。”

    脚落地了,手还环抱着他的脖子,姜颜看着他的眼睛:“如果真的遇见过,重来一次,我一定当时就回头去追你。”

    江迟修笑了笑,一只手握着她的腰,一只手轻弹了下她白净的额,“你还太小。”

    姜颜不服气:“我那时候十八岁,不小了!”

    十八岁,倒是最青涩懵懂的年纪。

    江迟修轻挑了下眉:“中国法定结婚年龄,女方不能小于二十岁。”

    先谈恋爱,等年纪到了再结婚,又不妨碍,姜颜觉得他这话是不乐意,不开心了,刚想说什么,就听见那人继续说。

    嗓音低柔温沉。

    “太早遇见你,我怕我忍不住。”

    姜颜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咬了咬唇,低笑着埋进了他的颈窝。

    江迟修扬唇搂紧她:“所以如果真的能重来,我会等你毕业,不过在那之前,你最好和男同学保持距离。”

    姜颜心里甜甜的,靠在他怀里,语气又奶又凶:“我很横的,没有男同学敢追我。”

    江迟修笑了声:“有多横?”

    姜颜想了想,往厉害了去说:“嗯……祸害百姓的那种!”

    祸害百姓,这么厉害?

    江迟修眉宇间止不住笑意。

    *

    总决赛的前一天,江迟修和他们在做赛前的最后一次适应性训练。

    姜颜在酒店百无聊赖,最近她似乎对好吃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致了,而且明显比从前嗜睡了许多,加上没怀孕但是姨妈却又一直没来,怕自己生了什么病,于是姜颜收拾了下出了门。

    巴黎她熟,所以一个人去趟医院完全没有问题。

    从医院出来后,姜颜静静走在回酒店的路上,觉得今天的空气格外新鲜,日光也尤其的和煦。

    她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捏着一张血HCG检查单。

    ……

    落日时分,姜颜才再次从房间里出来,站在酒店楼下,等着江迟修训练结束来接她去吃晚饭。

    她比白天穿得厚实了些。

    酒店外的街道上,两边都是梧桐树,这个季节,风一吹,金黄色的叶子就放肆地漫天飞舞,翩翩落下,地上铺满了梧桐落叶。

    黄昏之际,太阳还未落山,斜晖脉脉,映着金灿灿的落叶,是枯萎的美,落了一地的温柔。

    灰白色的小短靴踩在叶子上,姜颜捂紧了绒绒的围巾,埋在里边呼吸呵气,温温热热的,露在外边的鼻尖有一点红。

    双手放在大衣口袋里取暖,她似乎出来早了,江迟修还没有到。

    这时,有一双皮鞋走进了她的视线。

    男士皮鞋。

    姜颜抬头,只见White不急不缓,一步步朝她走近。

    姜颜微愣了一下,而他永远都带着那清暖的笑。

    “落叶归根。”

    这是他走到跟前,笑着说的第一句话。

    姜颜没说话,只是觉得他今天的神情不太一样。

    White看了她一会儿,声音清润,没有感慨,只是浅谈的语气:“二十年没回去了,晨光现在还在吗?”

    姜颜心中咯噔一下。

    他说晨光……

    White见她懵着,佯装受伤:“哎,有了未婚夫就把竹马忘了,姜小颜同学,你这样我会很难过的。”

    “你……”姜颜缓了良久,才发出一个音节。

    “虽然和他说过了,但我左思右想,还是想亲口和你再说一次,”White此刻的眼睛,如明镜般豁然,字句肺腑:“过去的一切,都不怪你,不要内疚。”

    震惊、诧异。

    久久无法相信,他居然是……

    他如今已经释然了,也许在更早的时候,White再次扬起了笑:“和你一起寄宿的那段时间,我很怀念。”

    姜颜的眼眶瞬间红了:“White,”那时他离开得仓促,她没有机会说……

    姜颜轻微哽咽,好一会儿,才颤着发出声音:“对……”

    “千万别和我说对不起,”White正色指着她,随后又弯唇笑说:“有人替你说过了。”

    “……”姜颜望着他的眼睛,不自主地问:“谁?”

    White语气深长:“难道你还能想到第二个人吗?”

    沉默一瞬,姜颜顿时明白了。

    梧桐落叶盘旋了一圈又一圈,像是在时光中漫步了一个轮回,才悠然落地。

    并肩说了会儿话后。

    “我该走了,”他张开双臂,还是那般随意地表情:“要不要给我个久别重逢的拥抱?朋友,或者……兄长。”

    对望了一会儿,姜颜轻轻抱了他一下,双眸水润,唇边是感激的浅笑:“谢谢你,易霖哥。”

    White也笑,轻声:“我很高兴。”

    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他很快就放开了。

    说开了,心里就舒服多了。

    他离开前,姜颜说:“明天的比赛,加油。”

    White好整以暇:“不怕他吃醋?”

    姜颜扬眉,骄傲:“他在我心里,一直是第一。”

    他笑着:“结婚喜帖记得给我留一份。”

    ……

    当White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金色中,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闻声,姜颜漾起笑,回过身,只见那人手里拿着什么,朝着她走来。

    她小跑两步过去,什么都没说,直接埋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蹭着他胸前柔软的大衣,抱着他的腰主动撒娇,“我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爱你。”

    她突然黏了上来,温声软语说爱他,江迟修顿了下,笑痕蔓延:“做什么亏心事了?”

    姜颜摇摇头,随后从他胸膛上抬起脸,踮起脚尖浅浅地亲了下他的嘴角,柔声:“就是想说爱你。”

    江迟修深情凝望了她半晌,眸带柔光,最后含笑轻语:“我也爱你,但你确定要在大街上撩我吗?”

    姜颜似乎看见了他眸中的精光,茫然了一下,却见那人只是翘着嘴角,将手中暖暖的热可可递到了她手里。

    *

    第二日,就是总决赛了,也是S4全球赛最后一天的赛事。

    巴黎雅高酒店竞技场。

    就在总决赛开始前的一小时,发生了一件全世界都始料未及的事。

    巴黎警察总部来了人,好几辆警车停在酒店楼下,随之而来的是无数身穿黑色警服的男人。

    竞技场后台。

    为首的警察出示了证件,并逮捕了朴成宇。

    理由是,他于昨日恐吓全球赛法国地区创办方负责人,要求其在决赛期做手脚,保证POP能顺利夺冠,此行为触犯了《法国刑法典》重视的“威胁罪”。

    即便他在韩国有黑道背景,但他身在法国,触碰了法国的刑法,警察完全有权力将他带走,之后是拘留抑或是遣送回国,会跟韩方警察对接。

    至于是谁报的警,警察没有提,只说是有人举报。

    这尼玛的孙子!去年用手段伤了队长不说,今年更浪了!仗着自己祖辈曾经混黑道就横行霸道,怕是连家里长辈金盆洗手,不做大哥好多年了都没了解清楚,呸!

    崽崽和66突然有了想法,在西班牙半决赛前的那突然出现在休息室的无名奶茶,害得他们在医院躺了两天,肯定也跟这龟儿子脱不了关系!

    要不是警察在,他们当时就想扑上去踹他一脚。

    因为比赛快开始了,所以围观吃瓜的人极多,场面很壮观,朴成宇就算能从监狱出来,以后也无颜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了。

    在崽崽他们骂骂咧咧逼叨的时候,姜颜一声不吭呆滞站在他边上,江迟修以为她吓到了,搂住她:“害怕?”

    姜颜摇头:“就是……好突然……”

    江迟修抚了抚她的头。

    所谓作茧自缚,坏事做多了,因果报应,天理循环。

    江迟修的视线无声越过一片交头接耳的人,虽然隔着距离,但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White.

    POP的主场成员被逮捕了,对比赛一定有影响,而White的神情却是毫不意外,淡然自若地回了他个笑,就转身离开了。

    只一眼,江迟修就明白了。

    *

    因为突发情况,所以总决赛临时推后了一天,除了POP的中单临时换了替补上场,对赛事情况没有任何影响。

    更何况,朴成宇的实力不过尔尔,说不定替补都比他强,说难听点,他就是个菜鸡。

    所以总决赛,全世界的撸友都还是尤为期待的。

    这日,雅高酒店竞技场,观众席的呼声比以往都来得激昂。

    姜颜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位置,不知是被这兴奋的氛围所感染,还是因为舞台的音乐太过昂扬,总之听着身后粉丝为自家支持的战队呐喊助威时,她的心跳很剧烈,甚至觉得自己比台上的人还要紧张。

    决赛是Bo5,五轮赢三的赛制。

    亦如往年,TG和POP的对局每一局都能用惊心动魄来形容,近乎于差个一秒也许就能扭转乾坤的程度。

    第一局,大概是POP替补第一次国际舞台,还不适应,所以TG首战告捷,赢得没那么坎坷。

    第二局,毕竟是国际水平的职业战队,POP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赢下了第二局。

    第三局和第四局都异常艰辛,两局都维持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决出胜负,最终,TG和POP打成了2:2平手。

    于是不出意外地,还有第五局生死局,也是决胜局。

    之前的比赛,包括小组赛半决赛,江迟修一直没让下路的66和阿非拿出VN和娜美的组合,因为所有人都知道,TG的下路并不强势,是个攻破点,但如今他们大有不同。

    所以为了防止下路被针对,江迟修就让他们留了一手,这样对面ban英雄时,既不会去禁VN和娜美,更不会去提前抢这两个英雄,因为他们一定会先选择版本最强的下路组合——轮子和锤石,而这个组合66和阿非正好不需要。

    最后一局,选择英雄阶段,果然如预期那般,POP的下路选择了轮子和锤石,而当TG的下路选择了VN和娜美时,所有人都震撼了。

    除了姜颜不意外。

    TG的66和阿非从来没在比赛上拿出过这两个英雄,看得解说都不太懂这个路子了,TG的下路这是天降紫薇星,还是打算豁出去了殊死一搏?

    *

    最后一局,开始了。

    每一波激战击杀,每一波精彩的操作,台下的观众都被解说员激动的言辞带得激情四射,毕竟这场的赛事,是恩怨纠葛,今日之战谁主沉浮。

    台上。

    江迟修右手握着鼠标,在屏幕不停切换视角,左手指尖稳稳落在键盘上,不急不躁,更是临危不惧。

    此刻,他神色冷峻,下颌的线条绷紧,给人一种清冷专注的魅力。

    比赛节奏,全程都离不开他的指挥。

    “中路推完这波线拿蓝。”

    “打野在下半野区,下路后退。”

    “老K,三分钟之内推掉上路一塔。”

    “下路对线还行吗?”

    “队长放心,能稳住,苟到团战我无敌!”

    一个小时了,比赛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前几局这个时间,比赛都即将结束了,而这局,胜负还不明朗,甚至双方的防御塔都才被了了推掉了两座。

    虽然看上去胜负犹未可知,但比赛进行到这里,双方的经济装备都发育起来了,其实也就是一波的事。

    就看谁先被抓到失误,一波拿下。

    姜颜一颗心揪在那里,手心的汗都快把口袋里那张纸捏湿了。

    本就声调激昂的两个解说突然嘶吼起来,因为经历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双方终于正面5v5硬刚上了——

    “White闪现突后排了,娜美大招能不能保护一下VN?漂亮!!!”

    “修神秒掉了POP的AD!!这个真的犹如天降魔主啊!刚刚的连招手速我都没看清啊!!!”

    “TG的上单太肉了!没了AD输出POP根本打不动!”

    “被切后排的VN和娜美居然反打了!White没有闪现他跑不掉了,也没有队友啊!”

    “White倒下了!!崽崽回头完美收割!这波配合太秀了!!”

    老K留着TP保车,抗塔一波强推了防御塔,时间绰绰有余!

    当POP水晶爆炸的那一刻,解说几近疯狂——

    “蝉联三年!神一样的POP倒下了!POP的王朝结束了!!”

    “新王登基!恭喜TG!!恭喜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拿下了S4全球总冠军!!”

    那一端,White第一个鼓起了掌,他是笑着的,由心的佩服。

    舞台上,崽崽、66、老K和阿非都从不敢相信的第一秒,到后来抱着哭,再到后来又哭又笑。

    这一刻,又真实,又不可思议。

    江迟修安静坐在椅子上,盯着电脑屏幕里那个胜利的字眼一动不动,耳边那声“恭喜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响起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整个沉甸紧绷的世界轻松了。

    他倏地往后一靠,慢慢放开了紧握的鼠标,那里,已经沾满了汗渍。

    “队长!我们赢了!!”

    “我们真的赢了!”

    “队长你听到了吗?!他说TG夺冠了!!”

    听着这群一直一路同形的队友在他边上又是笑又是哭地喊着,江迟修突然笑了,嘴角的笑纹毫不掩饰。

    这大概是全世界观众,第一次看到他的笑。

    ……

    舞台两侧的冷烟花随着对局的结束蓦地耀眼喷出,台上弥漫起了王者归来的白雾,还有一炮又一炮飞舞的彩带。

    一声声的嘶喊欢呼,都是给TG的。

    当屏幕上显示出“S4全球总冠军TG”字眼的那一秒,姜颜的眼泪一下子就飙了出来,紧捏在口袋里的手终于松了。

    她在台下最好的位置,看着最好的他们夺冠,舞台上,当他们一同举起那银色雕刻、象征权威的奖杯时,世上的一切仿佛都聚焦在了那一处。

    姜颜记得他说过,终有一天,中国的电子竞技会获得全球总决赛的权威和荣誉。

    这是他的电竞梦,缠绵悱恻的梦想。

    今天,他如愿地站在最高荣耀的舞台,聚光灯下,他比星河更耀眼。

    主持人欢呼:“恭喜TG!恭喜XKing修神荣登个人KDA榜首!!”

    台下疯狂却又节奏一致地喊着“XKing”,久久停不下来。

    直到江迟修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灯照耀在他身上,他接过主持人的话筒。

    那一刻,全世界都静止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着全球总冠军的获奖感言。

    而江迟修的目光只凝着台下一处,眸底光彩潋滟。

    虽然台下不太明亮,但他知道,她也在看着自己。

    半晌后,他缓缓将话筒放到嘴边,他没有说任何获奖感言,没有任何夺冠的激动兴奋,也没有一句心路感慨。

    他,只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当着全世界的面。

    “姜颜——”

    他的嗓音低哑好听,唇边笑意渐深,是从未对人展现过的柔情。

    毫无预兆,姜颜目瞪口呆,猛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只见他满目温情,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他说——

    “我想要一个,为民除害的机会。”

    姜颜的心直砰砰地跳,她没想到,他会说这些,在这个场合。

    姜颜怔怔看着那人扔下话筒,越过舞台的阻隔,从最近的地方一跃而下,朝着她的方向快步走来。

    聚光灯一直跟在他身上,照着他脚下的路。

    一直当他走到了跟前几步远,姜颜还反应不过来,只知道微张着嘴,发愣看他。

    江迟修笑着,慢慢走近她,和她脚尖抵着脚尖。

    全世界都像是有满分的默契,万人的场厅,无人出声,激昂的音乐瞬间停下,所有人都静静看着聚光灯下的那两人。

    江迟修低下头,浅笑,对她说:“现在,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我们的事了。”

    姜颜抬头,只见他目光不移地凝着她。

    江迟修握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唇边浮现轻柔缱绻的笑意:“回国后,我们去挑戒指,好吗?”

    手心被按在他的胸膛,感受着他的温热,和他最真实的心跳。

    这让她有一瞬的神情恍惚,姜颜心里一热:“这算不算求婚?”

    他眸里是浓郁的深情:“算。”

    “宝宝,我在跟你求婚,欠你的求婚。”

    姜颜呼吸一窒,顿时红了眼眶,吸了吸鼻子,展颜一笑:“好,我们回去挑戒指。”

    江迟修低头凝着她,嘴角漾着笑容,抬手捧住她的脸,指腹温柔地拭去她温热的泪珠。

    姜颜含着笑,从口袋拿出一张纸,递给他。

    江迟修在她眼神的示意下,接过,打开。

    血HCG检查结果,阳性。

    江迟修的目光在纸上停留了很久,他不懂医学术语,但心里生出一个想法,却又不太敢置信,直到耳边传来那个低软甜美的声音。

    “两个月了。”姜颜轻声说。

    所以之前是误诊。

    江迟修以为今天是自己给她惊喜,却没想到,她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欢喜。

    江迟修眸光熠熠看住她,四目相对的那几秒,他觉得此刻,自己真的拥有了全世界。

    他舔了下唇,随即抑制不住地笑了出来,毫不犹豫俯身倾下,吻住了她的唇,想要轻柔辗转,却又按耐不住内心的狂热激动。

    所有话语和思绪,都在这个旁若无人的亲吻里。

    这时,仿佛静止的场厅,因为这个拥吻,瞬间沸腾了。

    不管是第一次无意地撞见,还是后来她一次次的刻意接近,总之后来的一切,都让他着迷。

    江迟修想和她说,以后,你就是我的梦想。

    姜颜很喜欢普希金的那首诗——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随心所欲选中的人是多么幸福,

    他的目光主宰着你,

    在他面前,

    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所以……

    后来,她在结婚照的背后写下了一句——

    你是我的缠绵悱恻,

    我的无上荣光,

    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奋不顾身。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