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3章 番外·养胎篇②
    还以为只是夜里的细碎小雪花,第二天醒来,虽然雪停了,但却出人意料地落了一地银雪苍茫。

    好一个瑞雪兆丰年。

    卧室。

    姜颜趴在窗户上,掌心不知寒冷地贴着冰凉的玻璃,万分惊喜:“你看,积雪了!”

    南方能下这么大的雪,真的太难得了。

    江迟修将她的手拉回来,触碰到她的温度后,立马皱起了眉,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取暖:“手这么冷?”

    姜颜没当回事,笑靥如画:“我们出去玩儿雪吧?”

    “不行。”

    他果断拒绝,姜颜瞬间耷拉下了脸:“就一会儿……”

    江迟修态度坚决:“不行,会冻着。”

    “我多穿几件,不冷的,”见他没什么反应,姜颜换了个法子,拽着衣服兜里他的手摇了摇,撒娇:“老公……”

    江迟修的眉头舒缓了些,但依旧没说话。

    好气。

    姜颜蓦地把手抽了回来,扭过头去,闷声:“新年第一天你就欺负我,以后每天都得欺负我!”

    江迟修愣住,这是哪门子因果关系?

    又听她继续振振有词。

    “果然男人一旦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江迟修揉揉眉心,得,孕妇容易脾气暴躁无理取闹,看来所言非虚。

    江迟修揽过她到怀里,轻声:“胡说。”

    脸埋在他的胸前,姜颜不满低哼。

    他轻抚着她的发,哄着哄着,怀里的人就开始委屈得要哭了。

    舍不得她哭,心难以抑制地软了下来,最终江迟修还是答应了带她出去玩会儿,结果姜颜立马就眉开眼笑了。

    孕妇的情绪还真是……变幻莫测。

    出门的时候,姜颜被他裹成了一坨,长及脚踝的浅色羽绒服,里面还塞了好多件衣服,围巾在脖子上高绕了两圈,整张小脸都埋在了里边,绒绒的水貂毛针织帽将耳朵也护得严严实实。

    更不用说手套,打底裤,还有雪地靴了。

    这身装备,去大东北也绰绰有余,要不是她原先就个子高挑,看背影,一定会神似大熊猫的。

    不过太久没出门的人,欢乐得不行,也顾不得好不好看了。

    花城半岛外,就是世纪广场。

    虽然接近零的温度,天寒地冻,但年味却丝毫没有因此减弱,此时有不少人在广场嬉戏,大部分是玩雪的孩子。

    江迟修牵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口袋里,慢悠悠走着。

    裹得严丝合缝,姜颜感觉呼吸闷得慌,空着的那只手便将围巾扯开些许,原先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脸,终于见了天日。

    她的皮肤很白,像雪一样清透,躲在帽子和围巾那片柔软的白色绒毛里,漾着浅笑尤为娇俏。

    一路上经过了好几个男人,江迟修发现他们的视线都有意无意地往他边上的人那儿瞟,他这才注意到她将围巾拉扯开了。

    姜颜还没吸够清新的空气,下一刻,围巾就被某人绕回去整理好,缠得更严实。

    鼻息的热气又被堵在了围巾里,姜颜撇嘴抱怨:“我真的不冷……”

    江迟修一向对她是有求必应,但偶尔态度也会极其强硬,比如说现在。

    “不冷也得带好。”

    姜颜艰难挪动了下头,睨他一眼,控诉的声音隔了层层厚实,音色低醇:“二氧化碳浓度过高会导致意识模糊的,严重的还会休克昏迷!”

    听了这话,江迟修总算停下脚步,好笑地看了她一会儿,随后无奈伸手,地将她领口处的围巾松开了些,语气宠溺:“诡辩。”

    姜颜得逞后弯了弯眉眼,探过脑袋献上粉唇,似是给他的奖励,也像是自己主动索吻。

    江迟修轻笑,低下头轻柔地吻住她送上来的唇瓣。

    退开后,他双手交叠,拥住她肩,垂头注视着她的眼睛,语气略有些不悦:“刚刚他们都在看你。”

    姜颜环上他的腰身,仰着头:“嗯?谁?”

    某人淡淡的:“男人。”

    男人?谁啊?什么时候?她怎么不知道?

    姜颜一脸矇昧:“有吗?”

    某人将她在两臂之间圈得更紧,那霸道的占有欲毫不掩饰:“我老婆,谁都不能觊觎。”

    姜颜微顿,心里像是磕了糖,甜蜜腻人,嘴上却凭空生了醋味:“好多小姑娘还盯着你看呢!”

    江迟修不以为然:“那我以后出门戴口罩。”

    姜颜笑了声,刚想说什么,边上突然嘻嘻哈哈跑过几个半大点的孩子,互相砸着雪球,在雪地上路都走不稳,却玩得乐此不疲。

    姜颜还没任何反应,江迟修眼疾手快揽着她往自己身后边一带,随即就听见“啪”得一声。

    是雪球砸到大衣的声音。

    姜颜穿得厚,就算砸到了也是不痛不痒,但江迟修像是一根头发都舍不得她掉,拽开她替她挡了。

    姜颜意识过来,帮他拍了拍灰色大衣的后背,微微有一点潮湿,好在这料子不容易渗透进去。

    “豆豆!”远处来了大人的训斥声,那个乱砸雪球的孩子立马不和同伴玩闹了,缩着脑袋站住不动。

    孩子的母亲过来后,忙和他们道了歉,说孩子小不懂事,江迟修并不在意,说了句没事,最后大人带着自家孩子走了,看样子大概是要回去教育一顿。

    望着那对母子,姜颜双手搭在肚腹上,有感而发:“我不想要儿子。”

    江迟修扬起唇:“嗯?”

    姜颜一本正经:“男孩子太皮了,还是女孩子比较容易养。”

    拖油瓶不可避免了,她只期盼这个拖油瓶别太重。

    江迟修翘了翘唇角,故意好整以暇:“那万一是男孩子怎么办?”

    姜颜陷入了沉思,万一是男孩子,那……

    她肃穆,一点没在开玩笑:“那我可能忍不住会凶他。”

    就她这暴脾气,要是儿子太调皮,她甚至都怕控制不住自己躁动的小手抽他屁股。

    江迟修扬眉,这话他完全信,随后他言语中隐有笑意:“两个小朋友,我还带得过来。”

    两个?

    “双胞胎?”姜颜瞪大眼睛,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不行,两个惹祸精太麻烦了……”

    江迟修轻笑,勾了下她的鼻尖:“其中一个是你。”

    雪花不知何时又开始飘零,很小很小,小到落在发上,衣服上,鞋子上,都寻不到任何踪迹。

    姜颜扑哧笑了出来,去搂他的腰时,江迟修顺势敞开外套将她裹了进来,她靠在他的胸前,耳畔是他沉稳的心跳。

    “还有五个月。”下巴摩挲着她的发顶,他说。

    预产期在六月初。

    还有五个月,他们就真真正正是当爸爸妈妈的人了。

    姜颜乖乖拥着他,过去以往,从来没想过,自己后来会遇见他,然后相恋,然后结婚,还有了他们自己的宝宝。

    他总说,她是他生命中的日月星光,但其实,他更是拯救她的天使,是上天赐予她的,是她专属的。

    有他在,真的很好。

    碎雪飘絮,渐渐大了,江迟修整理好她的帽子,要在雪下大之前带她回去。

    姜颜苦着脸,他们才出来没多久,手都还没碰到雪就要回去了。

    江迟修揽着她往回走,温柔轻哄:“乖一点,等雪停了再带你出来。”

    大年初二,姜家带着礼品来拜年了,姜辰和宋暖也一起跟了来。

    上了大学后,胖了二十……不,十九斤的姜辰倒是魔鬼减肥了一波,终于瘦了回去,这么拼怕不是在学校恋上了某个小姑娘。

    而宋暖和姜颜最是亲近,她喜欢这个表姐,虽然她们差了六岁,但从小到大一旦有不能和父母言说的事,她第一个找的都是姜颜,因为先前高三学业紧张,就少了联系,如今上了大学,轻松了不少。

    “姐夫,我们拍张合照吧?”姜辰坐在沙发上,往江迟修那边挪了挪:“我跟我同学说我姐夫就是修神,他们都不信,还说我忽悠人,寒假回去我非得让他们啪啪打脸!”

    姜妈妈戳了戳他的脑袋:“整天就知道瞎玩儿,什么时候能和暖暖一样爱学习就好咯!”

    这时姜颜和宋暖从楼上下来。

    对于表姐的婚姻,宋暖羡慕极了,去哪儿找第二个又帅又多金还疼老婆的男人啊。

    姜颜从二楼走廊望下去,视线落在沙发上和长辈们有说有笑的男人身上,不自觉漾起笑容,骄傲:“嗯,确实没有更好了。”

    至少在她这儿,他是最好的。

    宋暖学习好,标准的乖乖女,至此还未谈过恋爱,除了学习,对男同学也从来没有任何想法。

    但她现在澄澈的眸里尽是倾羡,姜颜总结,她这是少女春心萌动。

    家里人多,热热闹闹的,老太太也很欢喜。

    这个年,简单传统,但却是有了浓浓的家的味道。

    二月份,LPL春季赛拉开了帷幕,又是满腔热血的一年,而S5,是江迟修退役后的第一个赛季,也是第一次,他没有站在比赛的舞台,没有去到现场,而且陪着姜颜,如同一个局外人,在家里看直播。

    江迟修不在的这几个月,TG请了个教练,这个教练很特别,放心将TG交给他,是因为江迟修相信,就算自己不在,他也完全有能力带领TG一步步往前,毫不怀疑。

    而俱乐部前些日子发布招募后,签下了很多优秀的少年队员,也许他们现在不是最强的,但未来总有一天,他们会代表TG再创巅峰,那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三月份,是养胎的第六个月,某天姜颜闲来无事,看了些奇奇怪怪的微博,隔日就拉着江迟修去了妇幼保健院。

    秉着老婆最大的原则,他答应体验一回妊娠分娩痛,提前替她探探路,然而在他带上分娩阵痛模拟仪后,当时的情况……堪比刑场。

    最后江迟修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会有二胎!

    四月份,天气开始暖和了,距离产期越来越近,孕肚也已经很明显了,医生说适量的轻运动是有益的,所以江迟修每天都会陪她散散步。

    五月份,最后一个月,姜颜每天都觉得疲乏,慢慢开始有了生产恐惧,时常睡不安稳,每个深夜,江迟修都耐心哄她,想尽办法让她能安心入睡。

    有一回睡到半夜,她突然醒来,就开始哭,江迟修手足无措,她躺在孕妇枕里,不好去抱她,只好为她擦拭眼泪,一遍遍说着他在。

    等她平复了些,江迟修温声:“做噩梦了?”

    姜颜轻轻抽泣:“我梦到……生了儿子后……你就爱孩子不爱我了……”

    那是一种患得患失的迷茫。

    她因为一个梦哭成这样子,江迟修是好笑又疼惜:“笨。”

    姜颜低低哼唧,没说话,只是觉得特别委屈。

    寂静的夜里,江迟修的嗓音略有些轻哑,但却极其沉稳,他低声说:“孩子长大了总会自己成家,但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身边的。”

    她和孩子,他当然都爱。

    孩子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而她,是一生的不离不弃。

    姜颜突然发觉,虽然是她怀孕了,但某人似乎在这整个孕期,比她更累,更操心。

    五月接近尾声。

    预产期的前几天,江迟修就陪姜颜住进了医院。

    某个半夜,姜颜突然开始阵痛难忍,进了产房后,江迟修也全程陪着。

    毕竟第一次,生产的过程很痛苦,姜颜紧紧抓着他的手,额边发丝都是湿汗,又是哭又是嘶喊,喉咙都哑了。

    江迟修一直哄着她,转移她的注意力,她脸色惨白,江迟修心疼得恨不得自己来生。

    天亮了,七点。

    在母亲历经了一夜磨难后,一个新生命终于降临了人间。

    这天,是六月份的第一天。

    儿童节,早上七点。

    七点……

    姜颜印象最深刻的那天清晨,江迟修第一次出现在星河湾的阳台,他的白衬衫和微风的温度她永远记得。

    那天早上,也是七点。

    姜颜双目迷蒙,想着想着,意识开始模糊了,耳边听见男人的轻唤,却再没有力气回应。

    等她再醒来,睁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

    江迟修坐在床边,一直握着她的手,见她醒了,语气焦急担忧:“宝宝,怎么样了?”

    姜颜极轻地摇了下头,没什么事,只是她还没什么没力气出声。

    江迟修总算松了那口气,她之前满是汗渍的脸颊,他毫不避讳地亲了亲,她的脸蛋失了先前的血色,碰在唇上冰冰凉凉的。

    江迟修心疼地凝着她的眼睛:“这辈子就这么一次,以后不生了。”

    姜颜想笑,弯了弯唇,声音虚软:“孩子呢?男的女的?”

    江迟修刚想说话,护士就抱着护理完的宝宝进来了:“母子平安,恭喜!”

    姜颜呼吸一窒。

    子……

    她想要小公主的呜呜呜!

    江迟修说了声谢谢,接过宝宝,抱到她身边:“要不要看看他?”

    姜颜偏过头,当场就哭了。

    “丑……”

    可怜的宝宝,刚出生就被妈妈嫌弃了。

    好在他有个短时间内精通所有孕产知识的爸爸。

    江迟修失笑解释:“那是因为在妈妈肚子里太久,过几天就会变好看的。”

    姜颜平静了下心情,怀疑:“真的吗?”

    江迟修唇角轻扬:“嗯,会和你一样好看。”

    姜颜抿抿唇:“……男孩子,还是像你比较好。”

    江家新添一位小成员,奶奶终于有了小曾孙抱,姜爸爸和姜妈妈当了外公外婆,长了辈分,都放下了手头的事,对自己的小外孙喜爱得不行。

    江迟修静静看着怀里的宝宝,这是他最爱的姑娘,为他诞下的小生命。

    你初临人间,他初为人父,你慢慢长大,他慢慢年长,从今往后,和他一起保护妈妈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生过宝宝,如果有不科学的地方,那……那就怪百度!

    (评论我就不一一回复啦,一起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