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4章 番外·言宝篇
    宝宝取名江初言。

    初,是初恋的初,言,是姜颜的音。

    宝宝小名叫曲奇,因为在月子期,姜颜爱吃,却又不能多吃。

    但是,怕姜颜时不时冒出一句“我还想吃曲奇”,对言宝造成心理阴影,所以这小名,就默默隐匿了。

    言宝的满月酒,江老太太极其隆重地大办了一场。

    盛宴上,许久不见的TG队员们——

    66抹泪羡慕:“我连女朋友的头发丝儿都还没找着,队长你都当爹了!”

    崽崽数着手指头:“订婚红包!结婚红包!满月红包!接下来肯定还有二胎满月红包!不行,我得赶紧娶老婆,这样下去我血本无亏!”

    老K当时就拨了电话:“喂,妈啊,你那天说给我找的相亲那姑娘……对对对,可以,没错,我相!”

    秦路歌搂着漂亮女友安然,叉腰得瑟:“别慌,都稳住,你们大秦哥下半年先结婚!哈哈哈哈……”

    众人:告辞!(抱拳)

    夏夏和她的计算机大神男友也来了。

    远洲国际,顶层宴会厅。

    招呼了一圈亲朋好友后,姜颜给江迟修介绍说:“刚刚那个是夏夏未婚夫,就以前帮我盗号那哥们儿!”

    说完她就发觉不对,立马抿嘴噤声。

    江迟修没有说话,只是别有深意看着她。

    姜颜比着手指,思想觉悟极高:“以后绝对不胡闹了,我发誓!”

    为这事他曾经不止一次提醒过她,不要为了他给自己惹麻烦。

    知道先认怂,还挺乖。

    江迟修泛出淡笑,伸手将她的小外套拢了拢,动作温柔:“奶奶让人送来了婴儿床的新样板,我们过去看看。”

    “好呀!”姜颜笑答,很快又幽幽叹了口气:“我之前都订好婴儿床了,南瓜马车那样的,特别好看!可惜用不上了……”

    江迟修挑眉:“怎么用不上?”

    “因为是女孩子的啊!”姜颜撇撇嘴,随后眸子低转,突然有了个想法:“要不……再生个妹妹?”

    江迟修被她逗笑,某人这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抱怨吃的东西淡而无味,还说每次他端着清汤饭菜给她送上楼的时候,她就觉得他像是来探监的。

    结果这哀怨的月子刚一出,转眼她就为了张好看的婴儿床生出二胎的想法了。

    江迟修摸了摸她的脸:“不生了。”

    姜颜一听,顿感挫败:“你不想要女儿吗?”

    江迟修掠过一丝笑,目光柔和:“我是不想你太辛苦。”

    姜颜想了想,若无其事:“不辛苦呀,我现在已经忘了生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除了有点疼,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时疼得都昏过去了,还没什么大不了?

    江迟修是再也不想她经历第二次了,他舍不得,低下头亲了下她的唇:“乖,这事以后再说。”

    姜颜原本还想再挣扎挣扎,但被他一吻,脑子就空了,再加上一孕傻三年这亘古不变的定理,这想法她眨眼就忘了。

    宝宝喜静,宴会厅动静太大他会哭,所以奶奶和姜妈妈在隔壁茶室哄着。

    江迟修和姜颜正要过去,在半道迎面撞见了从外边通完电话回来的White。

    White收起手机,笑着走过去:“好久不见。”

    江迟修拍了下他的肩,当作回应,淡笑:“春季赛第一,不错。”

    White扬了扬眉,倒是很谦逊:“跟XKing比,差远了。”

    这是跟他玩儿起了商业互吹?

    江迟修抬了下嘴角:“那群孩子怎么样?”

    说到这个,White露出难以言说的表情:“嗯……狂妄自大,年轻气盛,说起来还真有点头疼,你真的对他们抱有希望?”

    看样子这事还挺棘手,但他从来就喜欢挑战。

    江迟修不以为然:“年纪小不更事,等多挫败几次就知道收敛了。”

    他们一言一语,姜颜云里雾里,一脸茫然,听到后面才迷迷糊糊有些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又交谈了几句。

    一瞬间,姜颜恍然大悟,瞪大眼睛惊呼:“原来那个新聘请的教练就是你啊?!”

    见她那般诧异地盯着自己,White看向江迟修:“她还不知道?”

    江迟修理所当然:“孕妇不宜想太多。”

    按照她的性子,知道了这事一定会刨根问底的。

    姜颜开始苦口婆心了:“White,你来TG当教练不会被韩国人非议吗?毕竟你以前是POP的成员啊,虽然退役了,但转眼就跳槽对家,网上的人都不明真相,听风就是雨,你这样别说韩国撸友了,单是POP的粉丝就能撕了你呀!你为什么会答应&%@……*#%……”

    像是印证了什么,江迟修略微偏了下头:“你看。”

    White忍不住笑了声,看着喋喋不休的小青梅,耸了耸肩:“我有一半的中国血统,而且我只是训练还未上过场的新队员而已,春季赛第一是老队员自己的功劳。”

    姜颜似懂非懂地安静了。

    White对着江迟修说:“等你回来。”

    江迟修略一沉默:“再过一年。”

    至少等宝宝大一些。

    White微愣,当初说好只帮他训练到孩子出生,突然又加了霸王条款无期限延迟,敢情他是被忽悠了。

    能将TG金主告上法庭吗?

    White睨了他一眼,佯装沉冷:“我对年终奖要求很高。”

    江迟修同样淡定自若:“江盛付得起。”

    Ok.

    这对夫妻的请求他没法拒绝。

    走之前,他对姜颜轻笑说了句:“恭喜当妈妈啊,姜小颜。”

    但还是希望你能永远开心随性,永远纯心未泯,相信他一定会让你如此。

    ……

    生下言宝后的第四个月,终于宝宝会咿呀咿呀地发着小奶音了,姜颜搭在婴儿床旁,第一次感叹造物之神奇。

    这个小东西,居然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天呐,她这么厉害吗?

    突然又想生个妹妹了。

    婴儿床边,有拨浪鼓,小摇铃,还有八音盒,各种逗言宝的小玩具,姜颜还放了几个柔软的小玩偶。

    因为她听说,手抓玩具能锻炼孩子的灵敏度和感知度。

    手指训练,当然要从小抓起了,万一他和他爸爸一样有天赋,以后长大了就是为国争光的苗子!

    江迟修过来的时候,姜颜正伏在床边摇着拨浪鼓逗言宝玩儿。

    一个温声细语叫着名字,手里的拨浪鼓咚咚响,一个咯吱咯吱躺着笑。

    江迟修浮着笑,轻步走过去,从背后拥着她起身,在她耳边温声低语:“怎么跪在地上,膝盖受凉不好。”

    姜颜就着身后那人的力道站起来,随后转过身去和他面对面,笑颜一展:“我在跟言宝玩儿呀!”

    江迟修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宠溺地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好,他有乖吗?”

    “乖啊,”姜颜笑得清甜:“你看他还笑呢!”

    江迟修没有看他,眼里只有自己老婆,抚了抚她的发:“明天我让人来铺个软的地毯,但你也不能跪太久,最多十分钟。”

    为了她跪着舒服,他就要把整个房间铺上地毯,虽然她也很喜欢,但是夏天会热的,换来换去他也不嫌麻烦。

    “你给我买张小凳子就好了,家里的都太高了,”姜颜低下手比了比:“这么一点高就好。”

    他柔声:“好,都听你的。”

    姜颜欢喜一笑,就算生了宝宝,她依旧四肢纤细,皮肤柔嫩,跟从前一样清新美好,但也多了分特别的韵味,乍一看却又没任何区别。

    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女人味,只有他能感觉到。

    四目静静相对着,某人心中一动,慢慢低下头,越靠越近,姜颜不自觉地就勾住了他的脖颈,她双唇微张,很容易就让他吮到舌尖。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他们彼此依然是初见时的心动,在床边温柔缱绻地拥吻着。

    中途,婴儿床上的宝宝突然“哇”得一下就哭了起来,妈妈拨浪鼓玩儿到一半人就不见了,言宝不开心!

    甜蜜浓情被骤然打断。

    两人都意犹未尽,但还是被迫分开,这简直是成吨的折磨!

    江迟修舔了舔唇,呼了口气,还是耐着性子去哄宝宝。

    姜颜轻轻喘息着,当时就想,等江初言这麻烦精长大了,以后家里的碗筷餐盘全都罚他洗!

    言宝一向很听爸爸的话,虽然他也许并不能听懂江迟修在说什么,但一听见爸爸的声音,他很快就能止住不哭。

    等言宝安静睡着后,江迟修轻轻起身:“阿姨应该快做好晚饭了,我们先下楼吃饭。”

    表面上,姜颜撇撇唇嗯了声,其实内心想的是,还想要老公亲亲。

    她耐人寻味的小表情江迟修一目了然。

    他浅笑着偏过头,亲了下她的嘴角,嗓音低沉诱人,在她耳畔轻语:“宝宝,你先吃饱。”

    晚上再满足他。

    他的语气意味深长,在一起久了,她想听不懂都难。

    姜颜的脸颊顿时漾起轻微绯红。

    江迟修笑着将她的脑袋按到自己胸口,揽着她的肩膀出去了。

    通常他们睡前,会给宝宝喂一次奶。

    这天晚上,姜颜一如往常倚靠在床头,抱着宝宝喂奶,江迟修坐在床边陪着。

    胸前蓦地一下钻心的痛,姜颜轻轻嘶声。

    见她吃痛皱眉,江迟修轻声关切:“他又用力了?”

    他不问倒还没什么,他这么温柔地一问,姜颜就觉得委屈了,这还没长牙呢就这么皮,长了牙齿还得了!

    她咬唇点了点头,像极了在跟老师打小报告:“你儿子不听话。”

    江迟修坐近了些,指腹轻碰宝宝的脸蛋,哄着:“言宝乖,轻一点,妈妈会疼。”

    他也心疼。

    这一幕,姜颜想,还好家里有个神仙爸爸,不需要她来带宝宝,不然,不被她打屁屁算她输。

    宝宝睡着后,江迟修轻缓地将他放到了大床边的婴儿床上,关了灯,只留下床头的一盏昏暗的小夜灯,随后掀开被子一角躺了进去。

    他一躺进来,姜颜就挪了过去,钻进了他怀里。

    江迟修轻笑,伸出手臂让她枕着,另一只手搂抱住她,亲了亲她的额头。

    姜颜的脑袋蹭着他的胸膛,过了会儿想到什么,突然仰起头看他:“十月份了,是不是全球赛要开始了?”

    江迟修理了理她散乱的头发,嗯了声。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么快,轻轻眨了下眼,又是一年全球赛。

    去年TG拿冠军,他成为个人KDA榜首,仿佛就在昨天。

    姜颜开始忧心了:“不知道崽崽他们靠不靠谱……”说完她想起满月酒那天White说的话,她又问:“那些孩子都和姜辰差不多大吧,他们以后真的行吗?”

    姜颜可不想他一手创办的TG,在最巅峰之际走的却是下坡。

    江迟修垂眸笑着看她:“新队员都来了一年了,选拔的时候都有考核,所以至少资质潜力是过关的。”

    好吧。

    但就算他这么说,姜颜还是保持怀疑,除非他们以后拿冠军。

    江迟修略微沉吟了一瞬:“其他人我倒不担心,但有个叫贺离的孩子,我之前见过一次,他和姜辰同校。”

    他特意提起这人,一定是有特别的地方。

    姜颜环抱着他的腰身,乖乖听他继续说。

    “他父亲是贺程的董事长,小时候父母离异,他跟了父亲,后来父亲再婚,继母并没有生下孩子,所以他现在还是家里的独子。”

    姜颜想,贺程的小公子,家境一定是不错的。

    江迟修的下巴抵着她的发,怕吵醒宝宝睡觉,所以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White私下和我说,最近贺离很反常,训练时常没来由地缺席,学校也没去,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我猜测,也许是家庭矛盾。”

    “家庭矛盾?”钱乃万恶之源,家境殷实,还能有什么家庭矛盾?

    姜颜思索片刻,极有自己的见解:“不至于吧……我觉得,可能他是喜欢上了学校的女同学,情窦初开,光顾着追小姑娘去了,男孩子嘛,这个年纪叛逆很正常,也许就是单纯的性子野,不懂事。”

    江迟修安静听她有条有理地说完,扬唇笑了笑,她想到的,总是他想不到的。

    这么美好的姑娘,他想,下半辈子,一定要好好守护住她内心单纯的小世界。

    过了一会儿,他徐缓低叹:“但愿如此。”

    江迟修关了夜灯,屋内完全暗了下来。

    他们又低声说了些什么,只要听着他温柔磁性的嗓音轻轻落在耳边,姜颜就能很快地安心入睡。

    就快睡着了,意识朦胧的时候,某人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缓缓抚着,后来又慢慢探下去。

    脑子迷迷糊糊,但身体早就习惯了他,姜颜低咛了声,埋在他胸膛的脸被他轻轻抬起,吻了上来。

    她睡意惺忪的时候,可爱极了,会让他忍不住想要欺负,吻得愈来愈深,柔软的被子下,他们缱绻相拥,慢慢就不着寸缕了。

    交织的呼吸沉重微促,这时,一道哭声惊然响起,打破了寂静的夜。

    宝宝又不合时宜地哭了。

    思绪回温,姜颜猛得和他分了开。

    怎么有种……偷情的感觉?

    在心里默念了好多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后——

    姜颜轻轻推了推身边那人,羞涩小声:“先去看看你儿子……”

    这种关键时刻,可真是太难为男人了。

    江迟修压抑着某处,沉沉呼了口气,在言宝稚嫩又撕心裂肺的哭声里,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郑重决定,不生二胎,绝对不。

    好不容易将这小魔头哄睡着,已经是半小时后了,床上那人也没了声儿。

    江迟修关了灯,再次轻轻躺回到床上。

    过了好半晌,他极轻地低喃了声:“老婆。”

    安静了三秒后。

    装睡的人还是忍不住应了他一声,果然下一秒,人就被他捞了过去。

    江迟修翻身撑在她身体两侧,俯向她的耳畔暧昧低语:“还没睡,是在等我吗?”

    明知故问。

    姜颜咬了咬唇:“我、我是没睡着……”

    他轻笑:“那我们继续,声音轻点。”

    低哑着说完,随即他就堵住了她的唇,覆了上来。

    在这事上,他完全没有可信度。

    说的是声音轻点,做的却是狠狠欺负她的事儿。

    为了不出声,姜颜死死咬着被子,最后整个头埋进了枕头下。

    ……

    精疲力尽后,她很快就睡着了。

    似乎凌晨的样子,宝宝又哭了一次,但她没有力气再搭理了,过了会儿只迷迷糊糊地听见那人好像说了句话。

    “言宝听话,别吵到妈妈睡觉。”

    时光越久,我爱你越浓。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周四发~

    我酝酿一下,我有一罐玻璃糖渣想写→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