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5章 番外·是心动①
    十一月初,已是深秋时节。

    气温骤降,没什么雨,空气难免有些冷瑟干燥。

    文人所说“自古逢秋悲寂寥”,种种之类,都让人们对秋天的印象更添几分荒凉和肃杀。

    G大和E大,都坐落在C市的下城区,两所大学的正校门相对而立,隔着一条十字马路的距离遥遥对望。

    这天清晨,G大传媒学院,新闻系304教室。

    等待上课的间隙,宋暖托腮翻着课本,默默无声回顾着上次课的内容。

    “宋暖,”班长从门外走过来,提了个袋子放到她课桌上:“有人送来说是给你的,我放这儿了啊。”

    豆浆、生煎。

    宋暖只愣了一瞬,随后也就司空见惯,淡淡:“谢谢班长。”

    坐在边上的室友下一秒就凑了过来,羡慕不已:“暖暖,怎么老有人给你送早餐,果然长得漂亮待遇都不一样!不会又是E大的那个陆星宇吧?”

    除了他,没有人会这么死皮赖脸。

    宋暖皱了皱清秀的眉,颇为嫌弃地将早餐推了过去:“你们吃吧。”

    室友们都知道,追求她的人送来的东西,宋暖从来不收的,但还是象征性地问了句:“真的?你不要啊?”

    宋暖心无旁骛,随手翻了一页,低头看书:“我吃过了。”

    宋暖说话总是不咸不淡,似乎对一切都是轻描淡写的态度。

    其实并不是她性子冷,她只是对某些事更为上心,比如这件从小到大耳闻目染,深入骨髓的事情——好好学习。

    所以她成了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成绩好,又懂事,大人们总说,这才是有出息,她自己也这么认为。

    直到后来姜颜结婚,她竟然开始憧憬爱情,憧憬那偏宠沉溺的爱情。

    可惜江迟修那样的男人,该是多么可遇不可求啊。

    姜颜那时候取笑说,她这是春心萌动了。

    上课时间还没到。

    宋暖想了想,从书包里拿出手机。

    【宋暖:以后不要再送了。】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

    【陆星宇:收到了吗?趁热吃,我一早去同根生煎铺买的!】

    她觉得头疼。

    宋暖因为成绩优异,大二就当上了文学社社长,而文学社是G大和E大的联合社团,陆星宇是社团成员。

    很多人都知道,E大的陆小公子是为了追新闻系系花宋暖,才进的文学社。

    而宋暖曾不止一次明确拒绝过陆星宇,可他就是无动于衷。

    宋暖又没办法删了他的微信好友,作为社长,她很无奈。

    宋暖严肃重复了遍。

    【宋暖:陆星宇,我说,你以后不要再送了。】

    那边沉默了很久,五分钟后才回复。

    【陆星宇:宋暖,今天我生日,晚上和几个熟的朋友聚餐,你也过来一起吧。】

    宋暖当然是要直截了当回绝,但陆星宇似乎是知道她的想法,紧接着就发了两条消息。

    【陆星宇:远洲888包厢,晚上6点,你过来,我就答应你不再送了。】

    【陆星宇:不然我每天早上亲自给你送!】

    宋暖锁眉,犹疑了片刻,这时上课铃声响了,她放下手机,没有回复。

    今天是周一,课程排得满满的,一整天的课下来,宋暖已经很疲乏了。

    回到寝室的时候,刚好五点半,室友喊她一起去食堂,宋暖沉默一瞬后拒绝了。

    陆星宇这人,是家里纵惯了的富二代,宋暖觉得他没什么事做不出来,于是左思右想,她还是决定去趟远洲,亲口和他说个明白。

    深秋的夜,凉风吹来轻微有些刺骨。

    宋暖出来得临时,白色及膝连衣裙外只搭了件浅蓝色的短外套,长发盘成了丸子,她本就生得娇俏,这一身,衬得她温软又邻家。

    但宋暖没想那么多,她只觉得这么穿方便舒服而已。

    下了公交车,昼夜的温差让她不禁瑟缩了下。

    红灯一秒一秒地在倒计时。

    宋暖捂着外套领子,等在十字路口旁。

    “包厢号,马上到,嗤,有女朋友了不起?今晚喝不完别想走!”

    耳边传来懒散磁朗的少年音,很是好听,宋暖不自觉微微偏过头去,而那人脚步不停,一手闲散插在裤兜里,一手握着手机,还没等到绿灯就要过马路。

    宋暖循声望去的时候,少年已经和擦肩而过,入眼的只有他颀长的背影,一身纯黑运动服,个子很高,她的身高大概只到他肩膀的位置。

    “这种混账事你也想得出来?滚,别让我扇你!”

    少年语气不善挂了电话,修长的双腿又迈出去两步,还没走出多远,突然他脖子一紧,有人拽着他的后衣领扯住了他。

    这力道,不轻不重,能感受到那人的力气虽柔弱但却使了劲。

    他拧了眉,收回伸出去的那条腿,慢悠悠转过头,垂眸冷漠打量着身后的人。

    少年侧颜俊朗,皮肤很白净,薄唇微抿着看不出喜怒,但狭长的桃花眼给宋暖一种似醉非醉的朦胧错觉,深邃的眼窝尽显他乖戾的性情。

    他的瞳孔是淡淡的褐色,被这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宋暖突然就怂软了。

    她也不知道那一刹那,自己怎么就伸出了手。

    宋暖瞄了他一眼,心虚松了手:“同学,红灯……小心点。”

    少年指骨匀称的手扯了扯衣服,浅淡的瞳眸在她身上转动了下,心想着这小女孩真是多管闲事。

    但挺漂亮。

    算了,不跟女的一般见识。

    他神情懒散,缄默转了回去,刚好绿灯亮了,他若无其事抬脚离开。

    视线停留在他的慵懒的背影上,思绪不知为何凝结在他那一眼的注视,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

    路边等着过马路的行人蜂拥而上,宋暖愣了一瞬,恍然反应过来自己也是要过马路的,于是赶忙跟上人流。

    在那短短的数秒钟里,在那拥挤的人行道上,他在前面插着裤兜走得潇洒肆意,她在后面捏着领口步子谨小慎微。

    那是宋暖第一次遇见贺离,她对他的初次印象,是那双惺忪惑人的桃花眼眸。

    而宋暖第二次遇见他,就在二十分钟后,远洲888包厢。

    宋暖到的时候,贺离正搭着陆星宇的肩和他笑骂。

    “宋暖!”陆星宇正好看见她,眼睛一亮,推开贺离就往门口跑了过去。

    “怎么站外面,快进来。”她过来,陆星宇看上去很开心,说着就要去拉她的手。

    宋暖不动声色避开,神色淡漠:“陆星宇,我来是想和你说清楚,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不喜欢你。”

    这话微信里她说了很多次,但这还是第一次当面听她说出来,陆星宇沉默须臾,仿若未闻:“宋暖,我过生日,等吃了饭我们再说别的。”

    浪费大好的学习时光跑来这儿,宋暖是铁了心要让他放弃的:“你只说让我过来,没说还要吃饭,我现在过来了,君子言出必行,希望你说到做到。”

    “谁啊?”贺离声音闲懒,从后面走出来,看见宋暖后无声一顿,随后眯了眯眼,瞟向陆星宇:“这就是你说的女朋友?”

    陆星宇眼神有些不自然,在宋暖出声说话前,他先扬了声:“你们先吃,我送送她,马上回!”

    说完他将贺离推了进去,然后拉着宋暖的胳膊连步往外走。

    他的个子跟贺离差不多高,脚步大,宋暖被他拽着一路碎步快走。

    走到电梯口时,宋暖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劲儿,大概是太愤怒了,猛得甩开了陆星宇捏在胳膊的手。

    宋暖的脸瞬间胀红,纯澈的明眸此刻毫无笑意,盯住陆星宇,她在生气:“什么女朋友?”

    陆星宇也知道自己是一厢情愿,谁都知道他在追G大系花,哥几个牛逼一吹起来,他又碍不住面子说自己还没追到,最后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他踌躇一瞬,商量的语气:“宋暖,这事儿就他们几个知道,等我生日过了,明天我就跟他们解释,行吗?给我留点面子……”

    “你!”宋暖很想骂他,可乖了十九年,英语德语唐宋诗词她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怼人的词,憋了好一会儿,最后气愤地说了句:“你别再来找我了!”

    随后她扭头就跑了,心想,这时候要是她表姐在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公交车里人不多,宋暖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的风景一瞬即逝,她忽然就落下了几滴泪。

    也许是这事让她心里委屈了。

    其实陆星宇的朋友,她都不认识,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他们怎么想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可不知道触及到了哪个点,她就是无法释怀。

    宋暖想,如果是那个人,她一定不会这样的,一定不会像自己这样扭捏矫情。

    她静默了会儿,给姜颜发了条微信,和她说了今天这事,她有事从来都会第一个找姜颜的。

    姜颜说:“那是因为你不喜欢他,或者你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能忍受他任何单方面的牵扯。”

    宋暖问:“表姐,什么才是喜欢呢?”

    姜颜浮出笑意,轻缓:“等你遇上了,你就知道了。”

    “脚怎么这么凉,伸过来。”

    语音那头,宋暖听见了男人宠溺的温柔。

    遇上了就懂了吗?

    后来,宋暖的择偶标准彻底变成了表姐夫这样的。

    接下来一周,陆星宇果然没有再来送早餐了,也没有发消息找她,宋暖也并不关心。

    天气凉了,是该多买几件厚外套了,于是趁着这天下午没课,宋暖答应了和林萌萌一起去商场逛街。

    林萌萌是宋暖的初中同学,也是宋暖的闺蜜,可惜她在E大,而宋暖在G大,不过也还好,两所学校也就一个路口的距离,因此她们随时都能约一波。

    JC广场。

    他们经过一家设计师品牌店。

    林萌萌一下子就被橱柜里精致的衣服吸引了过去。

    “哇塞!这家店的衣服也太好看了吧!之前的裙子已经是绝美了,没想到冬装还能这么有设计感!”

    宋暖仰起小小的脑袋,看了眼店名——

    Moon.

    据说这家店的设计师,是她表姐夫的奶奶。

    宋暖拉住跃跃欲试的林萌萌,劝说:“算了萌萌,我们换家店。”

    林萌萌疑惑,店都还没进去怎么就要走了:“为啥呀?你觉得不好看吗?”

    很好看,但是价格也许会吓晕她。

    宋暖昧着良心:“嗯,我不喜欢这种性感风。”

    林萌萌勾住她的胳膊:“暖暖,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宋暖轻挑秀眉,洗耳恭听。

    “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

    “……”宋暖嘁笑一声:“我更喜欢校服。”

    林萌萌刚想说她书读傻了,先进来了个电话,通完后,她有些为难地看着宋暖。

    宋暖见她这表情,问:“怎么了,干嘛苦着脸?”

    林萌萌叹了口气:“还不是学校搞了那什么青春热映晚会,班里要排练舞蹈节目,可没人会跳舞,都不知道从哪儿学,还好我们班有个校舞蹈队的,听说他今天难得来学校了,所以班长临时把大家都叫去了排练厅。”

    为了对上一个人的时间,把所有人都临时叫回去,这人排场还真是大……

    宋暖点点头:“所以你现在得赶回去练舞?”

    林萌萌不太好意思地嗯了声,这街才逛了个开头,而且说好要一起约个晚饭的,她要咕咕咕了。

    宋暖不急不缓:“没事,周末还能约,而且也不算白来。”她浅笑着扬了扬手里刚路过书店时买的那本书。

    她可太体贴了,像个小棉袄,林萌萌更是于心不忍丢下她,于是有了个主意:“暖暖,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在排练室坐着等等我,结束了我带你去吃我们学校最好吃的铁板烧,怎么样?”

    坐着等?

    宋暖选择回寝室看书。

    “得了吧,万一你一练就是几个小时,我得空守到什么时候?”

    “不会不会,最一个半小时!你相信我!”林萌萌不容她拒绝,拉着她一起走:“公车来了,快!”

    宋暖反抗了两声后,不情不愿地被架上了车。

    公交车上,林萌萌还未收到排练室地址,正好这时候她的手机快没电了,只好借着最后百分之一的电,将一个微信号发到了宋暖的手机,然后用宋暖的微信加了那人的好友,等他发地址。

    下了公车,她们走在E大校园里,那人才通过了微信好友。

    林萌萌拿宋暖的微信发了段语音,大概就是解释了下情况,再询问了遍排练室在哪儿。

    从她的话里,宋暖也知道了,那个人叫贺离。

    片刻后,那人回了简短的两个字:“九幢。”

    然后呢?九幢哪间?

    九幢教学楼下,宋暖和林萌萌陷入了沉思。

    今日有暖阳,让这个换季的深秋都变得温和了,光影穿透过窸窣的树叶,照映在宋暖墨黑干净的发上,随风轻晃。

    在这条教学楼边幽长的小路上,有人俯身踩着辆招摇的黑白色山地越野单车,匀速靠近,经过宋暖身边时,他空出了只手,顺着车速轻拍了下她的头。

    随后他落脚,在她前面一步远的地方瞬然停下车。

    宋暖一惊,蓦然抬起头,对上那人侧首投来的视线后,更是怔愣了好一会儿。

    这触碰,不像是捉弄,说是亲昵又太突兀,总之那时,意味模糊,让人不明了。

    是他……

    林萌萌欣喜:“诶?贺离!你来得正好,排练教室哪一间来着?”

    他的嗓音懒洋洋的:“521,钥匙在保卫室。”

    林萌萌积极得很:“成,我去拿,暖暖,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树荫下,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这是宋暖第二次见到他,准确的说,是第三次。

    原来,他就是贺离。

    单车轮子往后转动了两圈,贺离手臂懒散搭在单车上,那双丝丝惑人的眼睛侧凝了她一眼,神情不羁放纵。

    突然,他敛眸问:“来找陆星宇的?”

    宋暖一顿,心跳似漏了一拍,他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陆星宇没有和他们说清楚吗?

    她静默了瞬间,低声:“我不是他女朋友。”

    说完宋暖暗自捏紧了包包的细链子,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和他解释。

    闻言,贺离不经意多看了她两眼,她松软却不凌乱的丸子头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样,清风吹动耳边碎发,拂在她浅白细腻的脸蛋上,轻轻微动。

    她穿了件纯白色的厚软毛衣,豆沙粉百褶短裙到膝盖上一些的位置,往下是又细又直的腿,这一身,清新单纯,很好看。

    贺离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国民初恋这四个字。

    默默收回视线,贺离不动声色应了声:“噢。”

    宋暖偷偷瞄了他一眼,突然后悔自己刚才多话,有种在和他套近乎的感觉。

    她略有些忐忑,垂下头静静盯着自己的鞋面,而他慵懒前倾倚着车柄,像是在看眼前的风景。

    没有声响,过了半晌,贺离闲散望着前方,似很随便地淡淡一问:“那个微信是你的?”

    如果不是这里只有他们俩,宋暖一定会认为他在和其他人说话。

    浅默片刻,宋暖轻声嗯了声:“……是我的。”

    “嗯。”

    他从始至终都是懒懒散散的样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后来,宋暖在排练室一旁坐着等待时,她才知道,原来贺离就是林萌萌口中那个校舞蹈队的。

    看他的样子,宋暖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跳舞,而且跳舞时候的他,特别颠覆她对他的印象。

    以为他是恣意好闲的纨绔公子哥,却原来,他是热情狂野和淡泊优雅并存的深邃少年。

    跳舞时,他的眼眸里,似乎隐隐约约燃着一丝……受伤又危险的火光,也许是她看错了,或者是她多想了。

    宋暖不懂舞蹈,猜测他跳的大概是个性街舞之类,总之她的目光难以控制地就被他的舞姿吸引了过去。

    排练室两侧都是玻璃镜,宋暖觉得自己看那人的目光过于炽热了,容易被发现,于是干脆垂着脑袋不再抬头。

    其他人都在排练室的右侧练习,而宋暖则是坐在左侧角落的长椅上低头看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她正看得入神时,眼前突然一暗,她还来不及抬头反应,随后就有个庞然大物落了下来,正好套在了她的头上。

    头顶一沉,眼前骤然一片漆黑,宋暖吓了一跳,手上的书“啪嗒”掉到了地上。

    她忙将头上那不知名的玩意儿费力摘了下来,视线再次明亮,发现原来是个玩偶头套,大到她两臂伸开都抱不过来。

    而始作俑者在她面前悠闲地弯下腰,捡起了掉落在她脚边的书。

    贺离看了眼封面。

    东野圭吾的《假面山庄》。

    他好整以暇睨了宋暖一眼,这种软萌的小女孩爱看的不都是那些花花绿绿的言情读物吗?

    她的发际因为他的恶趣味变得有些凌乱。

    停顿片刻,手一扬,他将书轻扔到了她身边的长椅上。

    宋暖仰着头,不知道他是何意,就像她不知道先前在楼下,他拍她的头是何意一样。

    她向来性子比较软,被捉弄了还抱住玩偶头套,默默递过去还他,窘迫低语:“同学……”

    贺离散漫惬意地撑着腰,轻缓呼吸着,方才排了一个多小时的舞,他额鬓清爽的碎发此刻有略微的湿汗。

    他居高临下审视了她一番,啧,乖乖女啊。

    心里暗骂,陆星宇那斯可真够不要脸的,这么欺负个小女孩。

    贺离接过她手里的玩偶头套,随手就丢到了角落,随后慢悠悠晃前一步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虽然他坐在和她隔了个人的位置,但宋暖为了不妨碍到他,在他坐下前连忙将边上的书抱了回来。

    贺离懒散搭着腿,从边上那箱矿泉水里拿了一瓶,仰头灌了几口后,双手环胸往椅背一靠。

    休息中途。

    “G大的?”刚润过茶水的喉咙不沉不哑,有几分清朗。

    和他大大咧咧的坐姿截然不同,宋暖双腿并拢,小手落在裙子上,坐得很是端正。

    她一向如此,只是和他说话不自觉地会有些局促。

    宋暖温软“嗯”了声。

    贺离偏过头,瞧了眼坐着也比他矮一截的小女孩,莫名就来了兴致,语气玩味悠长:“新闻系,宋暖?”

    宋暖顿时怔住,困惑他是如何知晓的,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不离十,是从陆星宇那儿知道的。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像是清泉流淌在山涧,突然被堵死了流向。

    宋暖颔首,最后只轻轻发了个音。

    “怎么认识的?”他没来由地问,瞥见宋暖投来的疑惑目光,他又添了句:“陆星宇。”

    宋暖轻抠指甲盖,小声:“不熟。”

    她又答非所问了。

    贺离注意到在她手上的小动作,默然一瞬后想到什么,疏懒淡淡道:“不熟就离他远点吧。”

    虽然他们走得近,但这龟孙不是什么好人。

    贺离缓缓垂下眼脸,他也不是。

    怎么听着,像是在警告她别去祸害他朋友。

    宋暖抿了抿唇:“哦……”

    说话间,排练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边“砰”得一声推开了,门外的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吼哟,陆哥你怎么才来啊!”

    “就你事儿逼!晚来一个多小时咱们都快练完了!”

    “别怪别怪,陆哥忙着追小姑娘呢,爱而不得难受呀!”

    班里的男同学们一阵哄笑。

    “都腻歪了?”陆星宇刚来就被一股脑调侃,他骂着,一个个凑过去:“还口不口嗨了?!”

    那边生响欢腾,动静不小。

    宋暖和贺离坐在排练室离门口最远的角落,闻声都抬眸望去。

    陆星宇?!

    宋暖顿时惊慌了,在被他看到之前猛得扭过身子,面对着椅背埋下头。

    贺离凝视她一眼,又悠悠看向不远处的陆星宇。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是按照时间顺序写的,目前“是心动”篇,属于TG后记之类,所以颜颜和修神只会偶尔冒个泡。

    不喜欢后记cp的可以跳过~大概还有两个章节的篇幅。

    这段过去之后还会有颜颜和修神的主番的QAQ

    (那么,我可以撒玻璃糖渣了吗?!我想,我真的想!!我不砍颜颜修神,我砍的是暖暖贺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