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6章 番外·是心动②
    宋暖缩着身子伏在椅背上,深埋着脑袋,呼吸略微局促,在这里碰见陆星宇,尴尬又窘迫。

    她在想要怎么偷偷溜走。

    贺离沉默了会儿,伸手抓过自己挂在一旁的连帽外套,抖开后随手一扔,将宽厚的外套整个盖到了宋暖身上。

    卫衣外套的帽子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她的头上,身子也尽数掩在了衣服下。

    宋暖诧异侧眸,却见身边的少年还是那个姿势悠闲看着远处,双眸尽是懒意,像是无事发生。

    宋暖茫然了,这是……干什么?

    她拉开外套一角,露出那双纯澈的眼睛,看着少年的侧颜低软道:“同学,这个……”

    没听她说完,贺离就突然起身,像是要走的态势,宋暖心头一跳,倏地扯住了他的袖子。

    外套在宋暖身上,所以贺离此时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米白色长袖T恤,而左手袖口被她攥在了手里。

    那只手如似柔荑,白皙纤细,小小的,大概能被他完全裹在掌心。

    他在想什么……

    停留一瞬,贺离的视线从袖子上移开,偏过头看向女孩。

    他的面上没有太多情绪,片刻后宋暖就讪讪缩回了手。

    这下意识的举动她自己也无法解释,只是心底里觉得如果他走了,身边空荡荡的,容易被陆星宇看见,慌乱之下就伸手拉住了他。

    宋暖收了手后以为他会继续离开,而贺离只是静静站在原地,看了她两眼,慢腾腾转过身,抬了抬下巴说:“穿上。”

    宋暖疑惑,为什么要穿他的外套,她的毛衣很暖和,一点都不冷……

    见她还傻坐着,贺离张了张嘴想说什么,那边正好有人喊他:“贺哥!继续排练吗?!”

    这一喊,陆星宇注意到了这边,大摇大摆走了过来:“我说怎么没看见你,原来搁那儿杵着,跟谁一块儿呢?”

    宋暖小小的身躯被贺离挡住了,但她听见陆星宇的声音越来越近,心上一惊也顾不得多想,忙将手伸进了袖子里。

    她生得娇小,男生的外套宽大,拉链拉到顶,高高的束领和耷拉下的衣帽,足以遮住她的大半容貌。

    贺离懒洋洋回首,轻哼:“你管我?”

    要不是彼此熟,知道他就这狂拽的德性,陆星宇早送他一拳了。

    陆星宇笑骂了他一句后,瞟见他身后还站了个人,大得跟戏服似的灰色外套盖到了大腿下,只露着一小截裙摆,那白细的腿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女孩子。

    陆星宇拢唇发了声哨音,打趣:“背着兄弟把妹,不够意思啊!”

    “滚。”

    贺离不冷不淡骂了他一句后,抬脚就走,宋暖瞥见,压低衣帽连步跟了上去。

    他腿长,一步抵她两步,宋暖跟不上,双手只好攀住了他的左手臂,想要他走慢一点。

    这种时候,只想趁机和他一起走。

    手臂上温热的触感透过薄衫传递到肌肤,贺离的脚步顿了极短的一秒,转瞬又若无其事继续走,只是步子稍微缓下了些。

    经过聚在一处的人群,贺离双手揣在兜里,目不斜视,脚步不停:“动作教完了,你们自己排吧。”

    宋暖低垂着脑袋,紧随其后,一路跟着他的步子出了排练室。

    林萌萌懵了一下,她家暖暖怎么跟别人走了?刚要喊她,想了想觉得不对劲,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私情,一定是有私情!之前在楼下她就感觉这两个人不简单!

    陆星宇半天才反应过来:“艹,这腿,带劲啊!”

    有男生起哄了:“陆哥上啊,怂啥,跟贺哥抢女人啊!”

    “哈哈哈哈哈……”

    “边儿去!”

    空中花园,是E大最美的一处景点。

    圆形建筑,七层的高度,螺旋而上的楼梯一直从平地绵延到顶层,中间是露天的镂空设计,金灿灿的阳光垂落下来,滋养着下方的花花草草。

    宋暖跟在少年身后,一直紧追慢赶,空中花园下,贺离突然停住。

    “唔……”脚步的惯性来不及缓冲,宋暖的额头蓦地撞上了他的肩,他看起来瘦瘦的,肩臂却很坚硬。

    贺离半敛眼睑,看不出在想什么,只是那眼窝过于深邃,似起了一丝暗潮波澜。

    须臾,他侧过身,方才脸上犹豫复杂的情绪瞬息不见,他慵懒抱臂:“干嘛,想跟我回家啊?”

    午后金色的日光在他凌碎的发丝上熠熠生辉,落叶舞秋风,飘零着掉在他肩头。

    他的眸子里盛满刻意的轻佻,唇边似笑非笑。

    明知道他是故意在挑逗,宋暖却没有生气兆头,如果换做是陆星宇,她一定没有好脸色吧。

    宋暖思绪一滞,她分明不是外貌协会,可怎么有了颜狗的双标心理……

    “傻了?”贺离眯了眯眼,勾起散漫的唇角:“这么看着我,哥哥好看?”

    听见这话,宋暖恍惚间才意识过来,她轻皱起了精致的眉,抿抿唇,脱下他的外套塞还到他怀里,又轻又闷地说了句谢谢后,越过他自己快步走了。

    虽然他突然用轻浮的言辞和调戏的语气对她说话,她也不悦离开了,但宋暖觉得,他的不修边幅或许不是真的。

    脱下他的黑色外套,她自己的毛衣还是那么纯白无暇,就像没了他黑暗的桎梏,她才能展现洁白的羽翅。

    拐个弯,宋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贺离眼底的不羁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冷寂和漠然。

    他转过身,外套搭在臂弯上,往反方向离开。

    裤兜的手机在震动,贺离掏出来看了眼,脚步逐渐缓停,眸色变得深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接通,慢慢放到耳边。

    “贺少爷,贺董下午就要准备手术了,手术有很大的风险,你真的不过来陪着吗?”

    少年沉默了良久,神色冷彻,最后只是垂眸淡漠一句:“那就让他死了吧。”

    那头的人还在劝说着什么,贺离直接挂断了,他不想听见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一点都不想。

    这个世界,苟延残喘,让人疲倦。

    那天之后,宋暖再也没有遇见过贺离,虽然有彼此的微信,但却如同僵尸号。

    宋暖心里不知为何空落落的,但他们又没什么交集,平平淡淡的几面之缘而已,也确实没有保持联络的必要。

    像是两条平行线小幅波动后,又回到了最初互不打扰的状态。

    他还是那个乖戾的问题少年,她也还是那个一心学习的乖女孩。

    直到那天,室友过生日,宋暖平日里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但还是被拉去了ktv。

    包厢内,人很多,虽然都是同班同学,宋暖还是觉得不舒服。

    光影斑驳,红红绿绿的晃烁闪得她眼睛生疼,话筒里震耳的嘶吼,到处都是洒出的湿漉漉的啤酒,还有刺鼻的烟灰气。

    所有的感官都在逼促着宋暖快点离开。

    “宋暖,”副班长陈征见她一个人在角落,不玩也不唱歌,就那么默默无闻地坐着,坐到她边上:“怎么不来玩儿啊?”

    宋暖从不主动也不喜欢和男同学过多接触,当下有些抗拒,下意识往另一边挪了挪,“你们玩吧。”

    那人不依不饶,又开始劝她一起唱歌。

    “陈征,班长喝多了在厕所吐呢,你快看看去!”过生日的室友从外边进来,喊了他一声。

    陈征闻言,犹疑片刻,又瞄了宋暖几眼,才应了声,留恋不舍地出去了。

    陈征被支走后,宋暖松了口气,对着走过来的室友浅笑感激:“谢谢你啊菲菲。”

    “咱俩说什么谢不谢的,”菲菲笑着凑近她:“陈征文文气气,人也还不错的。”

    宋暖不解她的话,只是就事论事点点头,副班长是班里公认的博览群书,戴着副眼镜斯斯文文。

    “不过我们暖暖只爱学习不谈恋爱,副班长要伤心喽!”

    宋暖推了她一下:“别乱说。”

    菲菲取笑:“我的暖暖啊,陈征喜欢你,这么明显,你都没感觉?”

    宋暖恼羞,瞥了她一眼,菲菲做了个封嘴的动作,下一刻又给她出主意:“陈征这人挺固执的,要不你告诉他你有男朋友了,让他死心?”

    宋暖气笑:“我哪儿来的男朋友!”

    菲菲理所当然:“随便扯一个呗,反正他也不知道真假!”

    宋暖静默一瞬:“我先回去了,传播学的期中论文还没写完。”

    见她起身,菲菲诧异:“啊?真走了?”

    宋暖挎上小包:“走了,生日快乐。”

    知道她不爱凑热闹,菲菲也不劝了:“那你自己路上小心点啊!”

    “知道了。”

    出了ktv,室外虽然有些凉意,但空气尤其清新。

    宋暖在路边等车,却在翻包找公交卡的时候,发现自己忘了带寝室的钥匙。

    她怔了怔,这下回寝室了也进不去,找菲菲借钥匙得返回包厢,她又不太想。

    马路对面,有一家网咖,看上去环境还不错,宋暖左思右想后,给菲菲发了条消息,然后往网咖的方向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身后不远处,跟了个人。

    两分钟后,又有人从ktv里出来,白色的球鞋不紧不慢踏下台阶。

    那人正在通电话,手机里传来声音:“贺哥你人呢?”

    贺离一手揣兜里,一手握着手机,慢悠悠往外走:“网吧。”

    “别啊,等玩儿尽兴了再一起开黑啊!据说陆哥喊了几个妹子,人马上就到了!”

    马路对面,赤亮的红灯映入他的眸心,他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女孩。

    ——同学,红灯小心。

    贺离迈开的脚步一顿,敛了敛眸,片刻后长腿默默收了回来。

    耳边声音不停,贺离淡骂:“滚,没兴趣。”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红灯的数字开始闪烁,9,8,7,6……

    看着红色数字在倒计时,贺离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他这样的人,竟然有一天会乖乖地站在斑马线,等绿灯。

    网咖很正规,宽敞干净,没有半点烟味。

    宋暖在最里面的包间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开了台机子。

    她一定是全网咖唯一一个不打游戏,而是在写专业课论文的人。

    没过一会儿,有人在她边上坐了下来。

    宋暖没在意,继续心无旁骛地敲击着键盘,直到耳边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宋暖,好巧,你也来写传播学的论文啊?”

    指尖蓦地一顿,侧过头去,果然在边上看见了陈征。

    宋暖微微凝了眉,她在里边最安静的包间都能遇上,他不会故意跟来的吧……

    但是公共场合,没有规定谁不能来,宋暖礼貌性地扯了扯唇,随后继续默默写论文。

    陈征也不打扰她,开了机子和她一起写。

    贺离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男一女相邻而坐,女孩开着word,啪嗒啪嗒敲着键盘,特别认真。

    网咖写论文,白瞎了这高配电脑,他在心里轻嗤,往前走了几步,左右扫了几眼,正想寻个安静的空位,无意瞥见了女孩的容貌后,愣了愣。

    她边上的男生看似也在专心写论文,但眼神却时不时偷偷往她身上瞟。

    贺离觉得自己大概是着了魔了,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若无其事地在宋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对面那人探过手开机的时候,宋暖正好扫见,当下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虽然那一看就是男生的手,但骨指分明,修长干净,很好看。

    宋暖没有带耳麦,对面那人敲打键盘的声音沉稳快速,明显是在打游戏。

    她隐约能看见那人的握着鼠标的手,灵活移动。

    “宋暖,你在看什么?”见她没继续写了,陈征像是突然找到了插话的点。

    宋暖不动声色移开视线:“没什么。”

    陈征又趁机和她搭话,宋暖敷衍了几句,觉得自己没心思写了,于是关了机准备走,和他说了声再见,礼貌又有距离感。

    “宋暖!”刚走到过道,陈征突然就喊住了她。

    宋暖回过头,就见他扭捏了片刻后,深呼了口气,蓦地站起来走进她一步。

    他捏着手心,像是很紧张:“宋暖,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你成绩好,在学术上很有想法,我们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和爱好的!”

    突如其来的一场告白,不只宋暖怔愣住,旁侧猛烈敲击的键盘声也顿然无声。

    宋暖惊愕在原地,想拒绝却又没有经验,一时无言。

    她半晌没回应,陈征有些急了,又靠近了她一步,宋暖下意识往后退开。

    “宋暖,我是认真的,我……”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宋暖声音轻轻的,咬字却很清晰。

    事发突然,她只能信菲菲一回,随便扯一个了。

    背后那人,耳麦在脖子上挂着,听得一清二楚。

    这回反倒是陈征愣住,好一会儿他才呆呆出声:“怎么可能,他、他是谁?”

    宋暖心虚低转眼眸:“他是……E大的。”

    陈征不死心:“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吗?”

    如果不说他不一定会信自己拙劣的谎言,宋暖轻轻蹙眉,暗暗吸了口气,瞎扯吧,一了百了,她肃容:“他……他叫贺离!”

    某人眼睫微动,嘴角似掠过一丝几不可以闻的笑,他默默放开鼠标,慢悠悠取下脖颈上的耳麦。

    陈征暗恋她很久了,一时间无法接受:“怎么可能,宋暖你怎么会有男朋友呢,你平常连和男生说话都不会,你是不是为了拒绝我所以才……”

    “她为什么不能有男朋友?”

    慵懒惬意的嗓音,自宋暖背后响起。

    这低磁清朗的少年声线,听过一次便让人无法忘记。

    这声音……

    宋暖心里咯噔一下,倏地扭过头,瞠目结舌。

    贺离不急不缓,推开挡路的电竞椅,闲散站到了宋暖边上。

    陈征抬眼看着眼前身材修长的少年,没来由地就生了敌意:“你是谁啊?”

    他淡然自若,一字一句:“贺、离。”

    宋暖发着愣,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只见贺离轻偏过脑袋,视线缓缓移到宋暖身上,气定神闲:“她作证。”

    被那双浅褐色的桃花眼眸凝上一眼,宋暖心脏狂跳,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贺离俯下身平视她,唇边笑痕意味深长:“走不走啊,女朋友。”

    “……”他忽地凑得很近,宋暖陡然怯懦,透白的脸蛋一下就染上了桃红,连鼻尖都泛起了红晕。

    陈征望见她脸颊上异样的绯红:“宋暖,他说的是真的吗?”

    宋暖垂着脑袋没说话,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心思回答他。

    陈征等了会儿,以为她是默认了,眼底满是失落,觉得自己太多余,撇了撇嘴就走了。

    包间里没有别人,陈征走了,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宋暖似乎闻到了他呼吸间的丝缕酒气。

    半晌也不见那人有任何动静,宋暖悄悄抬眸想看他在干什么,结果直直撞上了他低头注视的目光,心中一颤,她立刻掩耳盗铃般移开视线。

    “不好意思同学,借用了你的名字……”宋暖盯着自己的脚尖,窘迫道歉:“你如果介意,我会和他解释清楚的。”

    少年没有出声,宋暖瞄了他一眼,只见他微抿着淡薄的唇。

    听说唇薄的男人,情也薄。

    她思绪一飘,走神想着。

    贺离双手揣在兜里,斜倚着桌边,用那双天生迷离惑人的眼眸凝着她:“大晚上来网吧写论文?寝室没电脑?”

    宋暖温声:“有,室友在ktv过生日,我等她来着……”

    噢,原来跟他一样是中途离场。

    他曲指敲了敲手边的电脑,神情倦懒,看似极不上心:“还写吗?”

    宋暖想着菲菲她们结束还早,不由自主地回答:“都行……”

    闻言,贺离点点头,伸手按下开机键,开的是自己座位旁的那台。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吖~!

    一定记得戴口罩,不要出去浪了,在家开黑打游戏它不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