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7章 番外·是心动③
    贺离给她开了机子,示意她坐下后,就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唯一的大腿游戏中途突然挂机,崩盘队友们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菜鸡互啄,怼爹怼妈怼祖宗,连下一代都不放过。

    贺离仿若不见,重新握上鼠标,下一秒就进入了状态。

    宋暖坐在他边上,没有直接打开word写论文,而是被他吸引了去,安静地在旁边看他打游戏。

    宋暖虽然对游戏一窍不通,但因为她有个重度网瘾的表姐,表姐夫还是争得国家荣耀的世界冠军,耳闻目染之下,她也多少知道这个游戏。

    宋暖看不懂英雄操作,但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字幕,从“大杀特杀”到“四杀”、“五杀”,最后“超神”和“团灭”,宋暖不算特别了解,总之他很厉害就对了。

    贺离打游戏的时候很投入,没有半分闲散随性,一直到对局胜利,他才注意到身边的人没有在做正事,而是全程在看他玩,还看得相当专注。

    他忽然觉得有趣,这种只会学习的乖女孩,打起游戏措手不及的模样说不定会很可爱。

    舌尖抵了抵腮帮,他好整以暇:“想玩儿吗?”

    宋暖果然懵了:“啊?”

    “我不会……”

    贺离翘起略带玩味的弧度:“教你。”

    在他面前,宋暖就像是丧失了拒绝的能力,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已经帮她登上了个账号。

    贺离虽是怀着满心趣味,但也真的有在好好教她玩法。

    光辉女郎,简单易操作,重点是漂亮,技能炫美,姑娘家都喜欢。

    教了她技能用法和游戏的大致玩法后,贺离开了把匹配局,黄金分段的匹配局,她就算是挂机也不会输。

    刚开始,新手玩家宋暖还在慢吞吞地适应按键和操作,不过由于有某个偏心的打野,上下路的势态全程剑拔弩张,而她的中路始终是风平浪静,安稳极了。

    因为对方中路一有半点搞事的苗头,立马就会被打野爸爸贺离一脚踩灭。

    宋暖领悟能力极高,顺风顺水玩儿了两局之后,就摸索到了些精髓,连招越来越顺手,技能命中率也很高。

    后来,在贺离没有插手的情况下,宋暖一套利落的连招扔了出去,终于凭着自己的能力单杀了对面中单。

    当耳麦里扬起那一声“first blood”后,宋暖从不敢置信到展开欢悦的笑颜,激动地看向他:“啊,我会了!”

    她在打游戏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嘛!

    淡粉的双唇弯弯的,露出洁白的齿贝,她笑容甜美,唇边有一个清浅的梨涡。

    贺离轻挑眉眼,回眸正预备夸赞她一句,不曾想她如许的笑颜蓦地撞进了他的眼瞳。

    她的笑,和她的名字一样,很暖,恍惚间,让他有一瞬花开的错觉。

    他几乎快要以为,她只肖一个笑容,就能融化他心底冰冻三尺的殇。

    宋暖欢愉绽了一笑后,注意力很快重新回到了屏幕上,而少年的视线却无意中被她勾住挪不开眼,如久经干涸的土地突然灌入了温凉的清泉,一时间,他都忘了手上的动作。

    她目不斜视,鼠标轻点:“唔……差点钱,我可以打你的红吗?”

    没有中单AP会拿红的,但是她不清楚。

    女孩温软的声音荡落心上,他怔了怔,鬼使神差般:“……可以。”

    宋暖极有礼貌,玩着游戏也不忘和他说声“谢谢”,她漾笑又专注,贺离凝着她的侧脸静静沉沦了许久。

    直到被血虐的队友们缓缓在公屏打出一个“?”——

    【打野挂机了??】

    【??R了狗了,把把都是这种坑货!】

    【mlgb,打野蹲草里采灵芝呢?】

    宋暖皱皱眉:“他们是在骂你吗?”

    贺离收回思绪,面不改色回过头瞥了眼聊天框,他习以为常了,从容道:“没事。”

    这些话在路人局里已经算是很和气了,但在单纯的宋暖这儿简直是难听的辱骂。

    宋暖双手离开了鼠标键盘。

    贺离看了她一眼,“不想玩了?”

    “明明自己玩得不好还怪你,你别带他们赢了。”宋暖理所当然,不能助长这种不劳而获的心理。

    没能看到她措手不及,但一本正经要挂机的模样也挺可爱的,唇角飞快闪过一丝淡笑,贺离往后一靠,懒声:“噢。”

    菲菲一直没回复宋暖的微信,八成是玩儿得太来劲喝多了。

    将近21点,而G大的门禁是23点。

    虽然通常不会有人来查寝,但宋暖从来不会因为玩晚了在外面留宿的。

    宋暖思索片刻,轻唤他一声:“贺离。”

    嗓音甜软,从她口中听见自己的名字,竟别有韵味。

    贺离顿了顿,一瞬后笑得散漫:“不叫同学啦?”

    宋暖脸一红,那是因为之前不熟,虽然现在也不算很熟络……

    她当作没听见,犹豫了会儿后问:“你们学校几点门禁呀?”

    贺离搭着腿,懒懒靠着:“不知道。”

    宋暖诧异:“不知道?”

    “嗯。”

    宋暖突然想起来之前听林萌萌说过,他很难得才会来学校。

    “哦……”好吧。

    安静了片刻。

    贺离斜睨她一眼:“干嘛?”

    她没钥匙回不去,室友又联系不上,想着要不要在门禁之前投靠萌萌。

    宋暖支吾半晌,最后摇了摇头,“就、就问问……”

    没经验,跟男生正常交流对她来说有点难。

    贺离抬起手腕看了眼表,才九点多,不过这个点对乖乖女来说可能已经很晚了,他缓缓放下手:“回学校?”

    emmm……

    反正顺路,回去找萌萌也行。

    宋暖点头。

    贺离关了电脑,起身往外走:“嗯,送你。”

    宋暖听着感觉有哪里不对,但她来不及细想,马上也关了电脑,慌忙给林萌萌发了条微信后,就站起来跟在贺离身后出了网咖。

    但他走得很快,等宋暖追出来,贺离已经跨上了单车,在门外等她了。

    宋暖盯着单车发了会儿愣。

    贺离斜了下眉:“不走?”

    “……”宋暖看着他的眼睛,不可思议:“坐……这个?”

    她清澈乌黑的眼里满是匪夷所思,贺离略眯眼眸:“嫌弃啊?”

    宋暖忙摆摆手:“不是不是……”

    她端详了一番单车后座,思考以什么样的姿势坐他身后,最后温温吞吞,扶着座边拘谨侧倚了下来。

    回学校的那条路,夜里车辆不多。

    路灯的光影隐隐绰绰,白色单车在林荫道慢慢行驶,偶尔有风卷着几片落叶徘徊落下。

    他骑得很稳,秋夜里冰冷的晚风吹过宋暖的脸颊,她竟觉得很是清凉舒服。

    也许是因为她的脸在微微发热。

    她想起曾经在某本书上看到过,男性享受视觉上的冲击胜过其他,而女性则是对味道更为敏感。

    如果女性|爱上一个人,那一定是他身上独特的气味让人沉醉。

    而此刻携着晚风拂来的味道,是那人身上的酒精消散在夜色后,留下的淡淡薄荷香。

    隽冷孤寞,似片片枯叶。

    “贺离。”

    软软糯糯的声音在悄然的林荫小道上轻轻响起。

    前面那人停顿了几秒:“嗯。”

    宋暖抿抿唇,放缓声调,语重心长:“听说你经常不在学校……课还是要去上的呀,不然会毕不了业的。”

    贺离微愣,她这是在劝说迷途少年重归正道好好学习?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骑着单车的那人似乎低笑了声,随后宋暖就听见他的语气似笑非笑:“我来学校,你给我补课啊?”

    宋暖当真了:“好啊,不过你的专业课我不懂,我只能帮你补补高数和英语。”

    “你空的时候可以来我学校图书馆找我,或者……我去你们学校也行。”反正离得那么近,她又补了句:“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缺课呀。”

    贺离沉默须臾,夜里冷风迎面,吹得他的眼睛有些干涩。

    在某种极端情绪中太久,他都快忘了被关爱是什么感觉。

    贺离默不作声,良久,宋暖偏过头看了眼那近在咫尺的冷漠背影,撇了撇嘴,她是不是多管闲事了。

    一时无言,冷场。

    “下坡了。”半晌后他突然说了句。

    宋暖抬眸不解:“嗯?”

    还没等她反应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单车倏然往下一倾斜,宋暖没抓稳后座,人一歪,情急之下紧紧扯住了他的衣服,一个惯性脑袋也生生撞在了他的背上,才避免了摔下车去。

    他身上的气味侵入鼻尖,真的是薄荷香……

    下一刻宋暖甩了甩脑袋,她是不是傻了,差点连单车都坐不稳,还走神!

    前面那人对自己方才跌宕的车技毫无悔意,若无其事:“我喝酒了不太稳,你抓紧点。”

    没等宋暖回答,他又淡然添了句:“抱着也行。”

    “……”她没动,心想抱着也太不像话了。

    宋暖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本正经地问:“喝了酒骑自行车……算酒驾吗?”

    这说法还真是特别。

    贺离不经意勾起了唇角,调侃:“小妹妹,你很有前途。”

    “……”不算吗,“可是也很危险啊……”

    他只喝了两罐啤酒,看上去也没有半点喝醉的样子,有这么不可靠吗?

    “放心,还不至于载着你往河里骑。”

    “以防万一嘛……”宋暖自顾小声,谁知道明天和灾祸哪个先来。

    贺离忽然发现这小女孩年纪轻轻,却活成了小心谨慎的老人家心态,他翘唇:“暂时没有殉情的打算。”

    这话一出,两个人都沉默了。

    殉情这词,用在他们俩身上似乎有点歧暧昧不明。

    又骑了一段路,经过E大校门,宋暖发现他是要往G大的方向去,宋暖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角阻止:“去你们学校就好,我找萌萌的。”

    贺离微顿,淡淡应了声,掉了个头回去。

    单车在E大校园缓慢穿梭。

    贺离突然起了好奇心,是什么事能让她这么晚了也不怕错过门禁,在E大逗留。

    宋暖犹豫了片刻,还是告诉他了。

    G大的寝室和E大的寝室都是双人寝,菲菲又一直没个消息,不是她不回,是她没有钥匙回不去。

    贺离静默了数秒,突然说:“我在学校附近有套房子。”

    他这么说的意思是……

    果然听他继续淡然自若:“借你住一晚。”

    宋暖心中一颤:“……可以吗?”

    贺离平常都住那套房子,几乎不在寝室睡,因为他喜欢一个人。

    “反正我住寝室,那边也空着。”他的语气极其平静,说完后又觉得好心这词跟他没关系,故意添自己的油,加自己的醋,轻佻一笑:“只要你不怕我半夜来撬你的门。”

    说起来,他们连朋友都还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互相知道彼此的相识,连面都没见过几次,但比起同社团已有一整个学年的陆星宇,宋暖潜意识里更愿意信贺离。

    原因,她自己都不知道,大概只有女人的第六感能解释了。

    “谢谢。”宋暖温声。

    贺离嘴角掠过一丝苦笑,独自跟男生去住处,就这么信他,连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好人。

    还真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傻瓜。

    贺离说的那套房子,就在E大几百米开外的新小区,B栋14楼,独门独户,很安全,也很安静。

    领着她上了楼,将门钥匙给她后,贺离就走了,没作任何停留。

    他自然不可能回寝室,所以就在附近的酒店开了间房。

    其实家里房间不止一个,但孤男寡女毕竟不合适。

    套房的装修是冷色调的,干净清爽,却也没有半点烟火气息,黑木色的柜子,灰白的窗帘,冷暗的灯光,每一处都能显露出主人内心的冷淡,甚至……黯然。

    他看上去明明是个放纵逍遥的纨绔。

    宋暖在客厅环视一圈后,沉思了良久,才进了其中一间客房。

    睡前,宋暖靠在床头,手机捧在眼前,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发个微信。

    与此同时,酒店,同样靠在床上某人,一手枕着头,一手握着手机,就这么看着微信上方那“正在输入”出现又消失了不下十次,结果快十五分钟了他也没收到一条消息。

    宋暖从来没这么纠结过,想了几十成百句打招呼的话,最后都觉得不妥,没发出去。

    突然微信提示音“叮咚”一声清响,吓得她魂都颤抖了下。

    【明天几点的课?】

    是贺离。

    宋暖愣了一瞬,随后松了口气,她快纠结到一夜头秃了。

    只是……

    【宋暖:明天周六呀,周六是不上课的,你不知道吗?】

    那边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尴尬中夹带了点小愚蠢,沉默一分钟后只回了一个字——

    【哦。】

    他似乎很冷漠,宋暖想着,是不是自己太不给他面子,害他自尊心受挫了?

    在她的印象里,问题少年通常是有情感缺失,所以视自尊心为底线的。

    她立刻补救,斟酌了一下。

    【宋暖:贺离,你家装修很好看,如果多点颜色就更好了!】

    没回。

    【宋暖:改天我请你吃饭吧?表示感谢。】

    没回。

    【宋暖:嗯……明天你有空吗,我去你学校,把钥匙还你……】

    没回。

    宋暖:“……”

    除了萌萌之前问路的两句,这是他们成为微信好友后,第一次联系。

    虽然某人说了两句后就没反应了。

    宋暖咬唇拍了下脑门,有种打击了迷途少年脆弱心灵的罪恶感。

    ……

    这夜,宋暖入睡前迷迷糊糊想着,这大概是她十九年来做过的最叛逆的事了,如果被爸爸妈妈知道她半夜不回学校,还在男生家里借宿,大概会气个半死。

    但她想的却是,偶尔叛逆,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宋暖一向作息规律,七点前一定会起床,从来不会睡懒觉。

    她睡醒后,将自己睡的房间收拾干净后,又闲着无聊把客厅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到了十一点宋暖才收到菲菲的微信回复,说是昨晚在ktv通了宵,刚醒,这会儿准备回寝室了。

    总算能回去了。

    宋暖跪坐在客厅地板上,收好手机,准备加快速度打扫完客厅就回寝室。

    这时,一张单独摆在电视柜上的相框吸引了她的目光。

    宋暖伸手轻轻拿过,镶在木质相框内的照片有些褪色,显然是有好多个年头了。

    虽然照片的色彩暗淡了不少,但照片中的女人笑容依然亲和明丽,她身上那件别着金色纽扣的枣红色大衣,宋暖知道是当时的流行款,因为她妈妈那时候也爱这么穿。

    女人的怀里抱着个孩子,看样子也不过三四岁而已。

    宋暖默不作声看了很久,才将相框轻缓放了回去。

    他一定是很珍惜这张老照片,才会那么完好地保存到了现在。

    虽然贺离昨晚一直没回复,但宋暖走之前,还是给他发了条微信。

    人无完人,智商开挂般的好学生也有短处,比如宋暖,就是个无可救药的路痴。

    手机地图对她来说,只有查看所在地和目的地距离的作用。

    由于小区离学校很近,所以中途没有公交,而这个点不太容易打车,最后宋暖无奈下只好选择了步行。

    反正很近,她应该不会蠢到走丢吧……

    结果事实证明,在认路方面,她是真的蠢,来来回回绕了好几个方向,也没找着路。

    【回去了?】

    正呆站在十字路口迷茫的宋暖,突然收到了贺离的微信消息。

    有种找到了救星的感觉。

    【宋暖:还没……你知道回我学校的路怎么走吗?】

    【贺离:你在哪?】

    宋暖望了圈四周,说了个标志性地点。

    【贺离:栖飞路往东走,过个红绿灯再往南就到了。】

    栖飞路是哪条……

    哪个方向是东,哪个方向又是南啊……

    【宋暖:那个……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可以说左右吗?】

    说完后她觉得有点丢脸,这么大人了,连方向都认不清。

    那人顿了会儿,相当耐心,耐心得如同在和三岁小孩解释,耐心得让宋暖觉得他的字眼里充满了调侃。

    【你先回到小区正大门,往右边走,看到半岛咖啡后再右拐,朝着三友酒店的方向直行,在接近酒店的那个红绿灯左转,懂了吗?】

    再说不懂未免显得她过分弱智。

    宋暖忙说懂了。

    【贺离:到了跟我说。】

    宋暖照着他说的路走了一段,发觉不太对劲,这方向她依旧很陌生,但她还是选择相信贺离。

    最后过了红绿灯左转,到的却不是G大,而是E大的后门。

    不过G大和E大的正门面对面,到了E大后门,她也知道该怎么回去了。

    也许这条路更近吧,不然贺离为什么要这么给她指路。

    宋暖从后门走进了E大校园,预备从正门出去,她边走边发微信给他,告诉他自己已经找到路了。

    经过E大的空中花园,清透的暖阳穿透七层缝隙,一缕一缕,温柔地洒在她浓密纤长的眼睫上,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宋暖停住脚步,忍不住仰起小小的脑袋,抬手虚虚遮挡着入眼光线,望向那设计极具艺术感的建筑,自下方的嫣红草地盘旋而上,上空是蔚蓝的天,和洁净的云,像是能一路去往唯美的仙境。

    这大概是秋天最美的景象了。

    E大的空中花园,真的好漂亮啊!

    宋暖在心中感叹。

    “叮咚——”

    宋暖低下头,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是贺离发了段语音。

    嗓音倦懒依旧,似还有刚睡醒的沙哑。

    “站那儿别动。”

    他说。

    别动?为什么?

    宋暖略怔,怀疑自己听错了,尚还盯着微信发愣,想着要不要再听一遍时,身后似乎有轮子滚动的声音。

    不等宋暖回头去看,后脑勺突然就被人不轻不重拍了一下。

    熟悉的动作。

    果然下一秒,面前一晃,那人骑着单车一个侧拐,倏地凭空横停在她眼前。

    怀疑他在耍帅但她没有证据。

    “贺离!”宋暖眼睛一亮,不知是惊喜还是惊讶:“你怎么在这儿呀?”

    他短发凌乱,几丝碎发跌落在额间,惑人的眼瞳比往常多了几分迷离,宋暖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刚睡醒。

    贺离歪过头去看她,秋风起,她披散在背上的长发飘扬着,有几簇被吹到了胸前。

    她的身后,是浸在阳光下红砖白瓦的空中花园,此刻漫天的美景都成了她的陪衬。

    贺离静默了几秒,若无其事挪开视线:“今天怎么不绑头发?”

    她每次都是清爽的丸子头,第一次见她长发披肩的样子。

    宋暖解释:“噢,因为早上不小心把头绳扯断了。”

    她略微顿了一瞬,陷入自我怀疑,极不自信地问了句:“……很丑吗?”

    贺离瞟了她一眼,唇边不经意噙出一丝调笑,懒懒散散说:“还行吧。”

    “上来。”他又说了句。

    宋暖一滞:“啊?”

    贺离散漫的目光慢悠悠投向她,声线低醇质感:“不是你说要还钥匙,还要请我吃饭?小妹妹,你跟我说着玩儿的啊?”

    他的语气似是轻薄调戏,宋暖耳垂一烫,忙不迭摆手说不是,随后立刻上前一步,在后座侧坐了下来。

    迟疑一瞬后,这回,她小心试探地捏住了他黑色运动服的衣角。

    贺离没说什么,面不改色踩下脚踏。

    她很轻,坐在后面也没多少份量。

    单车穿行在校园,阳光似蜂蜜照耀着,连空气都沾染上了甜甜的味道。

    俊美少年载着乖顺的女孩,这一幕温情的画面,吸引了不少校友的目光。

    “贺离。”她温软的声音透过微风轻唤他。

    心中微微一动,还挺爱听她叫自己的名字。

    怔忡须臾后,贺离佯装漫不经心:“干嘛?”

    宋暖询问:“为什么你身上会有薄荷的味道?”

    她呆呆萌萌的。

    贺离嘴角一挑,说笑道:“体香。”

    “……”宋暖扑哧笑了出来。

    忽悠她也不找个说得过去的原因,还体香,他当自己是香妃吗!

    “贺离!上哪儿去啊?”

    正当宋暖想取笑他一番,侧前方传来了一声呼喊,有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下一刻,前面那人就被迫停了车。

    陆星宇迎面迈步而来。

    “你最近怎么回事儿啊,没玩儿多久就走了,”陆星宇捶了下他的肩:“今晚继续,没喝完不准溜啊!”

    贺离淡淡敷衍:“没空。”

    “嘿,你是找了女人,从良了?”陆星宇仿佛听了个笑话,往他身后一瞟,才发现单车后座坐了个人。

    那双露出的白色平底短靴,和之前在排练室里贺离带走的妹子穿的一模一样。

    陆星宇啧啧两声:“行啊你小子,我都还没把宋暖搞到手,你就先有女人了?”

    贺离拧起了眉,眼底蕴着对他措辞强烈的不满。

    他感觉到背后的人似乎是想躲避,往他身上缩靠了靠,几乎快要贴上他的后背了。

    陆星宇嬉皮笑脸的:“弟妹怎么躲着不来打个招呼啊?”

    说完他大步往后一迈,贺离来不及阻止,也没法阻止。

    接着气氛一阵死寂。

    三个人,一个镇定自如,一个心里烦乱,还有一个满目惊愕。

    陆星宇嘴边洋洋洒洒的笑逐渐消失。

    “我靠……宋暖?!”

    宋暖不说话也不看他,神情浅淡。

    她暗自冷静了下,先不说她和贺离什么事都没有,就算他们有点什么,恋爱自由,关他陆星宇什么事。

    这么一想,她发觉自己没什么好心虚的,于是表情理直气壮了起来。

    见宋暖对他这副爱答不理的态度,还有她双手搭在贺离腰上亲昵的姿势,两个人共坐一辆单车在校园浪漫骑行,陆星宇慢慢从一开始的错愕不已,到后来心里气不打一出来。

    mlgb的,他在隔壁老贺这儿栽跟头了?

    艹!

    陆星宇黑瞳蒙上一层冷意,咬牙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你们什么意思啊?”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