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68章 番外·是心动④
    陆星宇黑眸蒙上一层冷意,咬牙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你们什么意思啊?”

    他责问的语气,像是当场捉奸,这让宋暖听了很不舒服。

    “与你无关。”她冷语漠视。

    陆星宇哑口无言,随后气笑:“宋暖你玩儿我呢?你不是只爱学习不谈恋爱?”他扫了两人一眼:“跟他勾搭在一块儿,就是不搭理我?”

    宋暖神情淡漠,还真就不搭理他了。

    这两人都淡定如斯,不动如山,自己就像是硬碰石头的鸡蛋。

    陆星宇心里窝了团火,恼羞成怒,指着贺离:“姓贺的,我让你帮我追她,你追到自己床上了?啊?”

    贺离生冷的眸光剜了他一眼,“素质。”

    这话一听陆星宇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噎了口shit:“呵,素质?”他气乐了:“不是,你贺离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装什么赤子良民啊?!”

    贺离一言不发,只是冷着脸。

    陆星宇不解气:“整得人模人样的骗小姑娘,我把你当兄弟你却给我来一出横刀夺爱?行啊,有你的,不愧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老子不服都不行!”

    贺离眸底瞬息闪过一道锐色,他的眼神变得有点吓人。

    “陆星宇!”贺离还未有言语,宋暖先怒骂了他一声,她白皙的脸都被气红了,憋了好半天才斥出一句:“你闭嘴!”

    他的话让宋暖很生气,但一到要骂人的时候她就词穷了,愤愤瞪了陆星宇几秒后,宋暖突然低下头,翻着包像是在找什么杀手锏,最后,她掏出了手机。

    在陆星宇奇怪的眼神下,宋暖飞快打开了某段长达十分钟的手机录音,并把声音开到了最大。

    她抿着唇,蓦地扬起手机,将出声道对准陆星宇,两秒后,录音开始播放。

    录音里虽然是姑娘的声音,声线清悦,音色温甜,但发出第一个字就能无形中让人感觉到是股不好惹的恶势力——

    “你那三毛二十斤的脑袋还不扔是准备留着下酒吗?”

    “我也是佩服你,能蠢得心安理得,丑得专心致志,穷得心灵祥和,骚得坟头蹦迪。”

    “我不想骂你是猪,人家猪做错了什么要被你侮辱?”

    “小弟弟你长得可真励志啊!请问是脖子以上残疾吗?”

    “你上厕所必没纸,你上网必掉线,你斗地主3456没有7!”

    “我从来不骂人,因为我骂的都不是人!”

    “……”

    陆星宇:“???”

    录音里还在骂,这还不到一分钟。

    但陆星宇忍不住了:“操蛋,这特么谁啊?!”

    录音里的女声:“别问我是谁,问就是你的黄泉引路人!”

    “……”

    这特么是录音还是实况对骂?

    录音一句连着一句,骂得严丝合缝,陆星宇张着嘴,一句话都插不上,愣愣站在原地,发傻听着那人一字一句地往他耳朵里砸。

    没错,这段录音,是姜颜给宋暖录的。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能将人逐渐骂到沉沦的,舍她其谁。

    姜颜当初录这段的用意,是怕有人欺负她,毕竟上了大学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

    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姜颜当时还跟她说:“这十分钟听下来他要还不懂事,你就让他打我电话。”

    她那时还用了个极有味道的比喻——

    敢欺负我的人,我不把他打出shit算他拉得干净!

    录音已播放了两分钟,陆星宇已经是黑人问号脸了。

    而原本神情阴冷的贺离,深邃的眸子里都渐渐开始浮现出懵逼。

    应该差不多了,表姐说过一般程度的不服管教,送上两分钟套餐就足够了,剩下八分钟留着下次以防万一。

    宋暖收回手机。

    声音一停,陆星宇顿时感觉自己的耳朵得到了释放。

    耳蜗嗡嗡了两下后,陆星宇彻底傻了:“……这啥玩意儿?”

    宋暖将手机放回包包里,一脸正气:“不准骂他。”

    下一秒又添了句:“粗俗!”

    陆星宇震惊,粗俗?!

    谁??

    谁粗俗?!?!

    那刚刚录音里的是什么??

    神特么赤|裸裸的双标!

    陆星宇倒吸了口凉气:“宋暖你……”

    “你再说一句,我……”宋暖脑中飞速回忆姜颜曾经的怼人常用语,最后一咬牙:“我抓你去做鸡!”

    “…………”

    陆星宇原地风化,难以相信这话是从她口中说出的。

    说做鸭就算了,鸡也太过分了吧!?

    贺离险些被她逗笑,舔了下唇忍住了。

    她自以为很凶恨,其实在他眼里就是一本正经地卖萌。

    宋暖轻戳了戳他的侧腰,低声:“我们走吧。”

    也不管陆星宇难看的脸色,贺离扶好车柄,旁若无他,提醒后座的人:“嗯,坐稳。”

    黑白色单车从眼前不急不徐悠然驶远,陆星宇慢慢回过神,嘴里骂了句不干净的,紧接着猛得踹了一脚路边的小石头泄愤。

    说好请他吃饭的,宋暖原本是想请他到校外吃顿好的,但是贺离说不用,直接一路骑到了G大食堂。

    贺离说自己从来没在食堂吃过饭的时候,宋暖万分诧异,“一次都没有吗?”

    贺离只是淡然嗯了声。

    宋暖沉思了会儿,忽然觉得,他和别人都不一样,也许是性格上,也许……是经历上。

    G大的食堂,宋暖几乎吃了个遍,于是她给贺离强烈推荐了鱼香肉丝和酱茄子。

    食堂人很多,他们在一处空位坐下。

    宋暖很少披着头发出门,因为她觉得不方便,比如现在,每吃两口就得把垂落下来的头发往后捋一捋。

    余光瞥见她时不时地空出只手拨弄头发,贺离抬眸,在她头发上停留了一瞬,片刻后他徐徐放下筷子,伸手捏住卫衣帽里的松紧带,淡定自如地扯了出来。

    那人干净修长的手里多了根长长的黑色绳带,递到她眼前时,宋暖怔住了。

    见她愣着,贺离勾起嘴角,好笑瞟了眼她凌落的长发:“要不要啊。”

    他把帽子的松紧带抽出来是要给她绑头发?

    宋暖讷讷:“你的衣服……”

    懒得抬手,将绳带往她手边一丢,贺离继续执起了筷子,不以为然:“装饰而已。”

    话虽如此,但他的黑色卫衣本来就够简约了,现在连仅存的一点装饰都没了。

    宋暖捏过手边的绳带,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用他的绳带将头发往后绑好,终于可以好好吃饭了。

    “贺离?”有个男生认出了他,笑着走过来打招呼:“怎么跑这儿吃饭来了?”

    贺离略作回应,那个男生看了眼坐在他对面的宋暖,不怀好意的语气:“女朋友啊?”

    宋暖心里咯噔一下,低头继续吃饭当作没听见,心里却似乎有着一星半点的期待,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对面那人似是沉默了一瞬,随后语气平平说了句不是。

    宋暖微微一滞,确实不是,他不过是实话实说,但这饭却莫名其妙突然变得索然无味了。

    那个男生离开后,贺离解释说,他是E大校舞蹈队的,女朋友是G大的学生,所以过来陪她吃饭。

    宋暖浅浅一笑,应了声后安静吃着。

    吃完饭,他们在操场走了两圈。

    不知道是没有空排练室了,还是这个时间点没处借钥匙,有几个男生在操场一侧练舞。

    他们散步经过时,贺离瞥了眼,唇边划过懒懒的弧度:“还不错。”

    宋暖闻言,发自内心地脱口而出:“你跳得更好,如果不是知道你和萌萌是同学,我一定会以为你是艺术学院的!”

    贺离顿了顿,斜眉凝了她一眼,默然片刻后一句话淡淡带过:“小时候学过。”

    上回在排练室,她就发现,跳舞时候的他和不跳舞时候的他,截然不同,像是两个毫无干系的人。

    这让宋暖有更加强烈的感觉,他不是真的玩世不恭,也不是什么不良少年,但他将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藏得很深。

    宋暖想再看他正经跳舞的样子。

    回到寝室后,她发了个消息给林萌萌,想问她们学校的青春热映晚会是什么时候。

    【林萌萌:晚会啊,就这周五,怎么了暖暖?】

    宋暖咬了咬手指。

    【宋暖:没没,你看你是第一次上台跳舞,我应该去现场支持你一下,你觉得呢?】

    这谎撒得实在是不高明。

    【林萌萌:……我的暖啊,班级群舞,我在角落缩着你得带望远镜才能看得见我!】

    【林萌萌: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晓得你?晚会贺离有个人秀,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想去看他呀!说吧,你们俩什么时候的事?(严刑逼供·jpg)】

    宋暖怔了怔,她只是想去看他的群舞,意外之喜,原来他还有个人秀?

    【宋暖:我真的是去看你的,大萌萌萌萌萌,求一张票~(双手合十)】

    【林萌萌:我信你个鬼!暖暖你学坏了!】

    【林萌萌:而且晚会的票早分完了,我不一定能搞到,但是……你可以找你们家贺离呀,他是校舞蹈队的肯定有票(坏笑)】

    宋暖鼻尖一红,让她帮忙留意留意,如果没有再说,接着三两句敷衍了过去。

    直接找贺离要票,跨学校看晚会,这意图有点明显,宋暖有点心虚。

    那天傍晚,宋暖在E大大礼堂入口外等着,林萌萌和她约好,这个点会来给她送票的。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林萌萌骂骂咧咧地从里边出来了。

    宋暖绽笑迎了上去,只听林萌萌愤愤不平:“他明明前天答应了把票给我的,刚才我去问他要,结果你猜怎么着,说是路边碰见个漂亮妹子搭讪了两分钟,就把票送人家了,你说他是不是缺心眼?妈的老狗!”

    林萌萌口中的他,是班里一个不配拥有姓名的狗男人。

    宋暖一言未发,听她痛骂了一番后,明白了始末:“没票,那我是不是不能进去了?”

    林萌萌挠了挠眉心,愁苦:“对不起啊暖暖,我真的很想弄死他!”

    宋暖掩去眸中那一点失落,漾笑:“没事,你快去化妆吧,加油呀!”

    林萌萌深深叹了口气,她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让宋暖白来一趟,正准备回后台去化妆时,瞟到什么,她突然眼睛发光,对着宋暖身后用力挥手:“哎,贺离!贺离!这儿!”

    听见这名字,宋暖略微有些颓然的心情蓦地激灵了一下。

    完了完了,万一被贺离猜到她是特意来看他表演的怎么办?宋暖心跳猛得加快,原来做贼心虚的感觉是这样的……

    但林萌萌不知道她内心的慌乱,对着她身后走近的那人扬声:“贺离,晚会的票你有吗?”

    贺离双手揣着裤兜,在宋暖背后站定,懒声:“没有。”

    “啊?你也没有啊……”林萌萌又是重重一叹:“暖暖,看来你真的进不去了。”

    宋暖忙摆手,违心地说:“没事没事,其实我也不是特别……”

    宋暖还没说完,只听身后那人打发走了林萌萌:“快开始了,去后台确定站位。”

    林萌萌一看时间,猛得拍了下脑门:“对对对,我还没跟他们商量好台上的站位呢!暖暖我先走了啊,微信联系,拜拜!”

    说完她就慌慌张张地跑掉了。

    宋暖张了张嘴,愣在原地。

    “想进去?”

    贺离在她身后悠悠开口,宋暖才慢吞吞转过身,仰起头看向这个比她高出一大截的少年,轻轻讪笑:“还行……”

    过了两秒,又极其认真:“看不看的不重要,主要是想感受一下你们的校园文化。”

    贺离似笑非笑凝视她,小女孩表面上云淡风轻,垂下的手一下下抠着指甲。

    她紧张的时候,总会有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

    贺离勾起一丝微不可见的笑痕,摩挲了会儿下巴,似是沉思,最后玩味:“我带你进去,你请我吃夜宵,怎么说?”

    宋暖眸光明亮:“真的?你能带我进去?可你不是没票了吗?”

    一句话就能让她的小心思表露得彻底,还真是个藏不住的小女孩。

    贺离促狭一笑,慢悠悠往入口走去:“跟着。”

    宋暖微愣一瞬,心中一喜,小跑着追了上去。

    虽然有点夸张,但她此刻确实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毕竟两分钟前,她都已经准备要回寝室去了。

    负责门口严格检票的是学生会的两个女生,见到贺离,似乎都认识他,看他的眼神瞬间浮出小女子的温柔,让他进去后甚至娇滴滴说了句加油。

    但当宋暖跟在他身后想进去时,却被她们挡手拦了下来。

    “同学,大礼堂座位有限,请出示门票,谢谢配合。”

    “……”宋暖抿了抿唇,有点尴尬。

    “我带的。”

    贺离懒散回眸,轻挑了挑眉:“通融一下?”

    “这……”其中一个学生会小姐姐有些为难,万一被持票却没座位的学生投诉,那她们就完了。

    一定是被他那双惹人心醉的桃花眼眸勾去了魂魄,另一个女生想了想,从桌子下翻出了一张:“我这儿有张票,是二排学生评委座席备用的,不过这么晚了估计也没人来,先给你……朋友吧。”

    贺离伸手,两指夹过那张票根,噙着慵懒诱人的笑:“谢谢啊。”

    那女生瞬间微羞含笑,说了句不客气,那可是公认的校舞蹈队最俊美男神啊!她还兀自沉浸在贺离的笑里,转眼就看见他捉住了那个女孩子的手腕。

    “别发呆了。”贺离揶揄,随后拉着宋暖进了内堂。

    两个检票的女生望着他们的背影——

    “喂,贺离有女朋友了?我怎么没听说过?”

    “才不是,应该是……妹妹之类的吧。”

    空气里飘出了柠檬醋的酸味。

    “结束了坐着别走。”将她带到座位后,走之前贺离随口说了句。

    宋暖一懵:“嗯?”

    他抱臂,故意沉声,一副专注蹭吃蹭喝一百年的表情:“夜宵,想赖掉啊?”

    宋暖恍悟,忙不迭说好,那人这才满意点头离开。

    贺离前脚刚走,宋暖人都还没坐下,就听见有人从后边喊她。

    “宋温暖?!”

    闻声,宋暖头上划过三道黑线,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姜辰,就他爱抖机灵,从小到大宋温暖宋温暖地喊。

    他才送温暖!

    姜辰踩下台阶三两步快走了过来:“靠,还真是你!你怎么跑我们学校大礼堂来了,看晚会啊?”说着他又望了眼远处那个可疑的背影:“那不是贺离吗?你刚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听他说出贺离的名字,宋暖惊讶:“你们认识?”

    “校舞蹈队的贺离谁不知道啊?给他送情书的女生都要排到你们学校了!”姜辰突然眼睛一眯:“所以你刚才真的在和他说话?你们有情况!”

    姜辰这个大嘴巴,话唠嘴贱的,从自小的经验来看,不能被他知道太多。

    宋暖心虚一咳,矢口否认:“不是,没有,不认识。”说完又补了句:“我是来看我朋友的。”

    姜辰狐疑扫了她两眼,最后心里轻嗤,鬼才信!他明明看到贺离拉她手了!

    姜辰装得一副大人样:“表妹啊,听哥一句劝,贺离帅归帅,但他圈子野啊,听说玩儿的都是不服管教的混混,你要敢跟他有点什么,回头舅妈非抽你不可!”

    说贺离不好的话宋暖不爱听,没好气:“什么表妹,你明明跟我一边儿大,再乱喊我告诉表姐去!”

    姜辰一噎,姜颜在上,他认怂:“行行行,宋温暖,你记住啊,别被他的外表骗了!”

    宋暖敛眸,撇了撇嘴,心想,你们才是被他的外表骗了,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你什么时候对看表演感兴趣了?”宋暖换了个话题,在她的印象里,艺术这东西跟他粘不上边。

    说到这个姜辰就气:“每个班必须来十个人捧场,老子被抓来充数的!”

    随后有同学喊他入座,姜辰怨念应了声,随后说了句“不说了,我过去了”后就走了。

    宋暖慢慢在座位坐下,心里有点不平衡,她想看却没票,他有票却不想看。

    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姜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趁着晚会还没开始,给姜颜打了个电话。

    他掩唇压着嗓音:“姐,我跟你讲,宋暖有情况!”

    那边的人像是在吃什么,声音含糊,抽空回了他个字:“说。”

    姜辰起劲了:“姐我跟你说啊,我发现宋暖谈恋爱了!”

    他又吧啦吧啦,滔滔不绝说了一堆细节推断。

    他姐还没任何反应,他就先听见了一道声线深沉微哑的男人嗓音。

    “好好吃饭。”

    大概是江迟修没收了姜颜的手机,随后姜辰只听见手机里传来男人冷漠无情的两个字:“挂了。”

    姜辰回过神:“诶?姐夫,等等等等——”

    “嘟嘟嘟……”

    姜辰:“……”

    委屈之余,姜辰感慨,他姐这个魔教中人,也只有他姐夫能降服得住了。

    要是他敢收走姜颜的手机,一定会被她当场头都打爆。

    姐夫威武!

    ……

    看节目单上的介绍,贺离除了班级群舞,还有一段双人舞,是最后的压轴节目。

    宋暖等啊等,等到席位都快坐穿了,终于熬过了前边十九个,等到了他的表演秀。

    主持人唠叨了几句退场后,舞台蓦得一暗,四周全黑,忽然又打出一束束绚烂的灯光,耀眼夺目。

    随后舞台上响起了沉缓又充满希望的背景乐,升降台缓缓升起,两个背影从暗处逐渐出现在光影里。

    一个短小精悍,头编脏辫,嘻哈风破洞裤,看节目单上的介绍,这人也是校舞蹈队的。

    另一个身形修长,黑色T恤,休闲哈伦裤,短发有几许凌乱的诱惑。

    贺离……

    宋暖感觉自己心跳停了一拍,屏住呼吸,此刻眼睛里只有扑朔迷离的灯光下,那个狂狷不羁的少年。

    礼堂内充斥着激昂的背景音乐,热浪涌动,雷动的欢呼呐喊声不绝于耳,灯光璀璨绚烂不停变幻。

    两个风格不同的少年共同表演了一段超燃的popping,最后一个动作利落干净,燃爆舞台,惊艳四座,台下呼喊声不绝于耳。

    宋暖想,如果此时能冲上台,台下饥渴的女生们一定早将贺离扑倒了。

    晚会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九点多才结束。

    观众席的学生们接二连三地散场了,最后只剩下宋暖一个人还坐在原位。

    管门的大叔说,十点会来锁门,提醒她在那之前走。

    将近十点了,空旷昏暗的大礼堂终于响起了那个她等了很久的声音。

    “走了。”音色磁朗闲懒。

    宋暖突然来了精神,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只见贺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背后是深浓的夜色,此刻驻足在那儿,让宋暖觉得他就像是天使,只不过,他的羽翼是黑色的。

    他慵懒倚靠门边,玩笑说:“再不走要锁门了,你打算留这儿过夜啊小妹妹?”

    宋暖收回思绪,忙挎上小包,小碎步跑向他。

    宋暖走近了才发现,他还没有卸掉上台时化的烟熏妆,虽然很淡,只是轻微的晕染而已,但依然能显得他桀骜轻狂。

    这让他浅淡的瞳孔变得异常深邃,被他溺人的眸子看着,宋暖不知怎么心跳就快了几拍,掩饰低问:“我们去哪儿吃夜宵?”

    他倒是将妆容上的狂傲发挥得淋漓尽致,蛊惑笑说:“你们学校东街的大排档,喝点小酒吹吹风,怎么样?”

    他的语气意味深长,但宋暖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点点头,说她都可以。

    G大东门外,是一条长长的小吃街,还算正规,来这儿的几乎都是两个学校的学生。

    露天的桌椅,他们相对坐着。

    秋冬清寒的晚风吹来,宋暖竟不觉得萧瑟。

    她突然很想知道一件事。

    “贺离。”

    她总是喜欢先叫他的名字,然后等他回应了,再说接下来的话。

    有种小心翼翼的感觉。

    贺离习以为常,懒散:“嗯。”

    宋暖小声试探:“你毕业了想做什么呀?舞蹈老师吗?”

    贺离握住杯子的手一滞,敛了敛眸后将唇边那杯白酒不紧不慢放回到桌子上。

    “混吃,”他若无其事扔了颗花生米到嘴里,语气敷衍:“等死。”

    他看似惬意悠闲,但宋暖听出了他话语间的消沉,和绝望。

    宋暖默默静望了他片刻,想起姜辰说的那句“贺离圈子野,你要敢跟他有点什么,回头舅妈非抽你不可”。

    宋暖默然,没再说话了,觉得心里堵得慌,恍惚间伸手拿过桌边那瓶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她正要往嘴边送,直接被人连杯抽走了。

    宋暖茫然看着他,贺离不可思议地探了她一眼,低笑揶揄:“喝白酒,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宋暖眨了眨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倒的是白酒,不是雪碧。

    “……”宋暖错愕,有点尴尬。

    贺离眼神调侃,扬着取笑的弧度,将她的白酒尽数倒到了自己的杯子里。

    宋暖伸手接过自己的空杯子,犹豫了片刻后,轻声:“白酒……伤胃。”

    “……少喝点。”

    贺离狭眸垂敛,薄唇微抿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后他才慢条斯理:“噢。”

    嘴上说着噢,下一刻就将杯中的白酒一口饮尽了。

    “……”宋暖有点挫败,低下头。

    但没过一会儿,她就听见了汽水开瓶的声音。

    仰起脑袋,只见贺离往她杯子里倒满雪碧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宋暖静静看着,明亮乌黑的双眸不自觉慢慢漾起笑意。

    “明天周六。”他悠悠说了句。

    宋暖当他是在问自己,点点头:“对。”

    贺离凝了她一眼,好整以暇:“周六不上课。”

    宋暖一僵,以为是上回自己措辞不当,他记仇了,正想解释,谁知道贺离笑容散漫,说了下一句:“去你学校图书馆。”

    宋暖思路没转过来:“你要借书?”

    贺离的语气理所当然:“不是说好给我补课?没空啊?”

    他终于要上心学习了?

    宋暖清浅一笑:“好呀。”

    贺离看了她一眼,觉得好笑,她的表情看上去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班主任都要欣慰。

    第二天,周六。

    碧空如洗,和风轻缓。

    秋冬里的阳光总是晴朗温暖,透过图书馆的玻璃窗,洒在桌面上,薄薄地,暖暖的,惹得人心情惬意舒缓。

    贺离慵懒支着脑袋,侧着头和边上那人共看一本书,听她耐心温柔地讲题。

    她身上那件胭脂粉的柔软毛衣映在旖旎的暖阳下,是那么青春甜美。

    恰当好处的领口露出细腻的脖颈,和脸蛋一样白皙无暇。

    就算是坐着,他也比她高出许多。

    贺离略微低头,就注意到了她今天用来盘丸子头的发绳,是他那天给的黑色帽带。

    似乎是感觉到挨着她坐的那人心不在焉,宋暖话语一停,偏过脑袋抬头看他:“……你有在听吗?”

    贺离依然是一手托着脑袋的闲散姿势,面不改色:“有啊。”

    宋暖怀疑地睨了他一眼。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在认真听(不是),贺离懒懒说:“seat是不及物动词,当它表达的是坐下的意思时,必须用be+ed的结构,但并非被动语态,也不表示被动,而且表示形容,所以答案选C.”

    一缕阳光照着他的面庞,显得那浅褐色的瞳孔尤其清透。

    他说得是对的,宋暖无法反驳,小声嘟哝:“你刚刚明明没在听。”

    贺离笑了笑:“谁说我没在听,小妹妹,你不能冤枉人啊。”

    宋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有种被忽悠的错觉:“那……那你还有哪里不懂的吗?”

    “嗯……”他沉思了须臾,最后低叹:“都不太懂。”

    宋暖不太信,狐疑对上他的眸心,贺离脸不红心不跳,淡定如斯:“你也知道我几乎没去上课的。”

    这倒是真的。

    宋暖眼神动容,捋了捋耳边碎发,将书本往他那边挪近一些,继续给他讲题。

    贺离唇边不动声色地拂过笑意,佯装好学生,认真听她讲。

    他想,怎么会有人这么乖,这么容易欺负。

    他想,也许会有那么一个人,成为他一生的温暖……

    接下来几天,只要宋暖没课,贺离都会和她约在图书馆,宋暖几乎以为他是真的下定决心改邪归正,迷途知返了。

    这天晚上,寝室。

    宋暖躺在床上,临睡前收到了他定时定点般的微信。

    【贺离:明天有课吗?】

    宋暖嘴边浮出淡淡的笑纹。

    【宋暖:下午没课,上午十一点半下课。】

    【贺离:噢。】

    【贺离:明天中午去你学校。】

    【贺离:学习,顺便吃午饭。】

    宋暖笑着,回了个好,又和他说了晚安,然后关上手机心情舒畅地入睡了。

    这些天,他们不知不觉中,就开始每天睡前醒后,都会给彼此发消息了。

    虽然是打着学习的名义,但有意无意地,总有什么在慢慢变化。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宋暖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今日头条新闻。

    今天天气似乎不太好,窗外没有透进来半点阳光,是个阴天。

    她揉了揉眼睛,翻开今天的头条——

    【贺程董事长贺东临于昨晚23点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今天凌晨3点35分去世,年仅48岁,记者了解到,此前贺董曾进行过相关手术,手术成功后未痊愈,尚在调理阶段,却不幸……】

    好可惜……

    寒假的时候,她爸爸刚和贺程集团有过一次合作,和她们家也算是相识的,看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宋暖心中难免有些起伏。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应该很难接受吧。

    生命无常,总是那么始料不及。

    宋暖突然感慨,希望这个匆匆错落的世间,少一些死别和归离。

    不知怎么的,她就想到了贺离。

    她想,这个心事难猜的少年,愿他今后都能好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我酝酿许久的玻璃渣要来了,莫名开心~

    我保证一定混杂着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