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70章 番外·约定吧②
    贺离漫不经心却又透着几分正经:“那我给你补,早点修完学分怎么样?”

    宋暖含笑,学着他的语气:“噢。”

    噢?

    小女孩学坏了。

    贺离眼尾上挑,啼笑皆非:“啧,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宋暖茫然一瞬:“什么套路?”

    那人幽幽叹气,仿佛是在感慨她笨,随后故意肃声:“问我为什么。”

    听他的语气,宋暖以为他不高兴了,还真的乖乖问:“为什么?”

    宋暖竖起耳朵,准备仔细听他说。

    然而,阳光下骑车的少年半晌没有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他低低笑了几声。

    宋暖正觉奇怪,就听那人得逞笑说:“你也太好欺负了。”

    “……”

    敢情是在捉弄她吗?

    宋暖撇撇嘴,准备三分钟不搭理他。

    柔风似水,天空飘浮着白云点点,如洗的蔚蓝帷幕下,单车驶出了G大,过了一条十字马路,慢悠悠穿行在E大校园里。

    在这样闲散无事的时间里,会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还挺不错的。

    单车在空中花园停了下来,贺离将车子停靠在了一边。

    扬手一指,他问:“去过没?”

    空中花园。

    宋暖摇了摇头,她想上去看看很久了,但一直没去成。

    贺离似乎对她的回应很满意,唇角噙笑,转身迈步走上台阶。

    宋暖顿了一瞬后忙不迭跟上他。

    明明说要去食堂吃饭,结果跑这儿来了,不过这天气风暖日丽,不上去看看似乎是在浪费这大好的风光。

    空中花园蜿蜒的台阶盘旋而上,像螺旋一般直绕到顶层。

    贺离步履稳健,不紧不慢地走在宋暖跟前一步。

    “贺离,”身后的宋暖突发奇想,明亮的双眸满怀期待:“空中花园有没有什么传说之类的?”

    按以往的经历来看,总会有一些奇事轶闻流传在各自的学校里,虽然大部分可能是老学长学姐们一时兴起留下的杜撰。

    但作为校园野史,许多美丽的故事还是很让人神往的,比如X大的情人谷,比如N大的知遇桥……

    宋暖觉得,空中花园这么美的地方,也该有个唯美的故事传说才对呀。

    贺离慢慢悠悠踩着台阶,抽了个空档侧首看她一眼,小女孩眨着清澈的眼睛,那么单纯。

    两秒后,他浅薄的唇不怀好意地微微上扬:“有啊。”

    宋暖漾起惊喜又好奇的笑容,快走两步追上他:“是什么?”

    贺离凝向身边的女孩子,她扶着楼梯扶手,追赶着他的步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贺离下意识放慢脚步,眸中多了一丝兴致:“嗯……”

    他的语气是刻意的深远,边走边说:“听说E大建校初始,空中花园就在了,那时候是民国时期,社会动荡,战乱频繁,都过不上什么安稳日子,更别说那些风花雪月事了……”

    贺离顿了顿看她一眼,唇边掠过一点孤度,低沉着嗓子说:“能有个不存在硝烟的地方谈情道爱,你说,是不是很难得?”

    宋暖听得很认真,点点头,期待后续:“然后呢?”

    “然后啊……”他像是在故意吊她胃口,拖长尾音,不疾不徐:“乱世中的一方净土,就是这儿了。”

    宋暖恍悟接话:“所以空中花园,就类似情人谷那样?”

    校园约会聚集地。

    贺离原本一时没编出来,但听了她的话后,觉得这样也不错,顺着她说:“嗯,那时候,每天晚上都有很多小情侣登上天台约会,看星星看月亮。”

    好像很浪漫。

    宋暖抿着向往的微笑,片刻后又慢慢端正了神情,轻叹:“虽然美好得让人动容,可惜乱世中的爱情,有那么多人逃不过生死离别的结局。”

    他们正好走过拐角,经过无光的楼层,墙柱的角度遮挡了阳光的照射,一片阴暗。

    就在宋暖兀自感慨的时候,贺离淡声:“命运难违,但这儿的回忆是永存的……”

    他突然又压低声音,不明意味:“据说百年后的某个深夜,有个失恋的学生睡不着,独自一人上了花园天台,结果发现远处栏杆的地方,并肩站着一对男女,看背影是在吹风……”

    “而且他们穿的是……民国时期的蓝黑色学生装……”

    他忽然阴森的声调,宋暖发觉有点不太对劲,这听着不像是她想的绝美爱情故事。

    宋暖噤声,侧目向他看去,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只见那人停住脚步,对上她的视线,深深凝她一眼。

    没有日光的角落,连风都是森冷的。

    气氛诡秘,一阵阴风吹过,宋暖不禁瑟缩了下,而眼前的少年声线虚哑,听得她心里发毛。

    “那时候将近凌晨1点了,有谁会没事上来吹冷风,于是他搓了搓眼睛,再定睛看一眼,远处空空如也,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站了两秒后,猛地就往楼下逃。”

    宋暖心颤,不敢动弹,在他深沉的注视下,不由自主地微弱出声:“为、为什么……”

    贺离一字一句,阴测测:“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刚才那对男女……没有影子……”

    宋暖呼吸一窒。

    他果然……

    是在说灵异故事……

    贺离似笑非笑探了眼她脚后,微扬下巴:“看你身后。”

    明知道不能再听他忽悠,宋暖还是忍不住慢吞吞偏过头,往后面看了眼。

    第一反应是,她没有影子……

    “啊!”那一瞬,宋暖真的吓到了,惊叫一声,想也没想蓦地就扑进了那人怀里。

    衣襟被她紧紧握拳攥在手心,而她整张脸都埋进了他敞开的外套里。

    贺离任由她缩在自己胸膛上,她的反应让他觉得好笑,勾起唇角调侃:“胆子这么小啊?”

    宋暖已经是魂不附体,看加勒比海盗都吓得一夜失眠的女孩子,从小到大对这些灵异故事是避而远之的,更何况这次还是置身其中。

    半晌不见她说话,贺离垂眸看她,感觉到她的身子微微发颤,他愣了愣,试探:“真吓着了?”

    她喘息的起伏明显,贺离有些难办地舔了舔唇。

    啧,一时起了玩心,结果逗过头了,他突然有点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思忖了片刻,贺离抬手拥住她,拍着她的头轻哄:“好了好了,假的,我瞎扯的,不怕啊。”

    宋暖缓了缓神,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主动扑到他怀里,脸一红,立刻退开一步,低着头又羞又气。

    怀里的温软一空。

    贺离缓缓放下手,歪低脑袋去看她:“生气了啊?”

    宋暖将身子侧过去一些,不说话。

    完了,真闹脾气了。

    贺离抓了抓头发,谁让她这么乖,想欺负,忍不住。

    “去天台吧,这里冷飕飕的,”贺离调笑着伸出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喏,给你牵,牵着就不怕了。”

    宋暖一声不吭斜睨他一眼,谁要牵了!

    见她不搭理,贺离长长叹了口气,缓缓收回手:“不要啊,那我走了。”

    完了他还意味深长地补了句:“你跟在后面自己小心点啊。”

    宋暖瞥了他一眼,他还真的说走就走,这角落阴森森的没有半点光亮,连个影子都没有……

    想到这里,没等那人走出两步,宋暖自己就追了上去,一言不发捏住了他的衣角。

    贺离不动声色掠过一丝笑意,懒散走着,什么都没说。

    他不禁在想,难道他的手没衣服有安全感吗?

    走至顶层,跨出最后一个高阶后,瞬间阴暗溃散,日华灿烂。

    天台栽满了花卉绿植,在微风里轻缓摇曳,仿佛是迎着阳光的明媚笑颜。

    盛光美景当前,宋暖的心情一下就好起来了。

    日光下,她眯着眼缝惊叹欣赏。

    “去那边。”这么好的风景,贺离反而没多停留,说着就往栏杆边走去。

    宋暖怔愣一秒,脚步顿然停滞,她对栏杆有阴影了。

    衣服被扯住,贺离回眸,看了她一会儿后转瞬失笑:“不敢啊?”

    宋暖睨他一眼,他还好意思说!

    贺离看似正儿八经:“那边风景好,真的,不骗你。”

    他唇边的笑痕惑人又玩味,宋暖半信半疑,最后还是慢慢吞吞跟了过去。

    站在围栏边,是尽收眼底的胜景,高处俯视下,E大甚至G大都一览无遗。

    这里并不高,但身处此处偏偏让人生出能手揽日月星辰的错觉。

    清新温和的风,吹得稀薄的云悠悠飘浮,叫人误以为自己正行于云端。

    宋暖还从来没见过这座城市有这么惊艳的地方,方才的阴沉惧意直接抛之脑后,她伏上栏杆,对景色着了迷。

    贺离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搭着手闲散倚在栏杆上,慵懒而笑:“你看,没骗你吧。”

    他弯唇,幽幽轻语:“如果午夜12点来……更好看。”

    “……”宋暖瞪他。

    被她不满的双眸一盯,贺离扬了扬眉,有点委屈:“看星星看月亮啊,半夜的繁星最清亮了。”

    宋暖狐疑,觉得他是故意的。

    贺离勾着笑,转了个身,懒洋洋背靠着,偏过头去:“哎,新闻系的宋暖同学,你的职业规划是什么?记者?”

    居然就这么被他猜中了,宋暖双手握在栏杆上,侧仰着头对上他的注视:“嗯。”

    贺离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思绪飘远,她这温吞的性子,当记者容易被欺负吧……

    很快耳边传来女孩轻柔的声音:“你呢?真的……混吃等死?”

    贺离敛眸静默一瞬,之前是,但现在……

    随后他满不在乎地斜挑了下眉:“昂,不然呢?”

    宋暖当真了,瞬间苦口婆心了起来:“你这么厉害,可以做很多事情的,贺离,你未来可期,不要放弃呀。”

    贺离曲着手肘往后散漫一靠,声线蛊惑:“心疼我啊?那你要不要考虑养我?”

    他又哀怨一叹:“你看我现在,家破人亡,公司都没了,孤身一人流离失所,是不是很落魄很可怜?”

    他能这么轻松地说出这些,反而让宋暖觉得安心了不少。

    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宋暖毫不犹疑:“好啊。”

    贺离略一沉默,随后笑得放纵肆意:“那你早点修完学分,早点赚钱养我。”

    听起来这像是他要给她补课的真实目的。

    但她知道,他就是个不言于表的人,心里的想法永远和面上相反。

    宋暖突然觉得,他的心事也没那么难猜。

    静默了会儿。

    “贺离,”她凝望着身边闭上眼慵懒晒太阳的少年,温声:“和我约定吧。”

    贺离慢慢睁开眼,扭头,看她的眼神多了分探究。

    “不管你多落魄,我都会陪你的,直到你……”宋暖放低声音,缓缓说:“结婚了。”

    直到你找到那个愿意为她拼命的女孩。

    恍了恍神,浅瞳渐渐深邃,垂眸静思半晌后,贺离泛出若无其事的笑:“那你可要好好赚钱啊小妹妹,我不好养的。”

    点点金光洒落在他凌碎的发丝,和风摩挲着他懒散俊朗的脸庞,宋暖静望少年笑意疏懒的侧颜。

    大抵是沉沦了其中,她温软乖声:“那你帮我补课吧。”

    闲散倚靠身边的那人眸色幽深,最后低头轻笑:“噢。”

    ……

    闲适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是十二月底了。

    那次之后,一有空闲,他们就会约在图书馆,美其名曰学习,实际上……还真的是在认真学习。

    在贺离的教学下,宋暖觉得,她似乎可以在明年上半年就修完所有学分了,之后,就能提前实习。

    而贺离这个坐等毕业的人,除了宋暖没课的时候来给她补课外,后来甚至在她上课的时候也来,说是要跨校蹭课,多了解不同领域的知识,让宋暖给他占个座位。

    这个勤奋好学的理由,宋暖无法反驳。

    后来全班都知道了,宋暖同学每天都带着隔壁学校的贺离一起听课,关系匪浅。

    坐在角落的副班长陈征,每天都要经历“我追的女孩和别人好了”的扎心和“他们一下课就甜甜蜜蜜言笑晏晏”的视觉冲击,又气又无奈,却只能暗戳戳在贺离的名字上划圈圈诅咒。

    某次下课后去食堂吃午饭。

    菲菲八卦的语气,旁敲侧击地问他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怕她瞎扯出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宋暖忙解释说他们只是师生关系。

    菲菲才不信,她都亲眼看见过她上了人家的车,走得这么近,怎么可能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师生啊……”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贺离原本是在慢悠悠吃着饭,听她这么说,不紧不慢:“那是不是该有报酬?”

    宋暖一怔,他居然不帮着她解释,还添油加醋!

    而菲菲则是坐在边上好整以暇地期待后续。

    贺离勾了勾唇:“没钱,肉|偿你觉得怎么样?”

    菲菲一把捂住即将惊呼出声的嘴:肉|体交易?这么劲爆?!

    他如此不加掩饰的调戏,绯红瞬间蔓延上宋暖的耳朵,脸颊,甚至鼻尖,她掩饰自己的慌不择路,从餐盘里夹了块肉丢到他碗里,羞恼:“给你,肉|偿!”

    贺离低头看了眼自己碗里多出的那块红烧肉,又抬眸凝视对面那个双颊绯红的纯情少女,笑了笑,执筷将自己的鸡腿夹给了她。

    “是我肉|偿。”嗓音缱绻,他说。

    宋暖:“……”

    难道是因为她给了他打发时间的机会,所以倒贴?

    目睹全过程的菲菲吞咽口水,终于明白,贺离为什么是E大论坛女生最想谈恋爱的对象了。

    要不是暖暖先勾搭上了,她都想当场扑上去。

    十二月份的最后一天。

    元旦假期,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

    姜辰先前跑来问宋暖要不要一起回A市,宋暖踌躇了良久,最后拒绝了,说是课业多,来回浪费时间。

    其实,她是在想,如果她回去了,那个人就只能一个人跨年了。

    不想他一个人。

    所以她选择留下来陪他。

    这天早上,宋暖给贺离拨了通电话,告诉他,自己不回家。

    电话那端静默了片刻后,传来一声尾音轻快的“噢”。

    宋暖漾着浅浅的笑,她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一定心情不错。

    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往常他会说,该去图书馆好好学习了,或者是来食堂蹭饭了,然而这次他什么都没说。

    菲菲回家了,宋暖在空空的寝室一个人呆着。

    她想,要不要主动邀请他一起跨年,思忖再三,在聊天框输入又删减了好多次,最终都没发出去。

    后来,天都黑了。

    宋暖趴在桌子上,开始自我怀疑。

    他没找她一起跨年,所以她不回家是为了什么……

    宋暖握着手机,在寝室颓然了一天,全然没想到自己会是这样过完今年的最后一天。

    一直到晚上将近十一点,宋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失落半晌,打算洗漱睡觉算了,这时,沉寂一天的手机突然有了动静。

    宋暖拿过铃声不停清响的手机,瞬间又惊又喜。

    是贺离!

    “睡了没啊?”

    刚接通电话,就听见了那人独特的倦懒嗓音。

    宋暖抿着笑意,忍住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期待他的电话:“还……没。”

    “噢,那……”贺离顿了顿,宋暖握着手机放在耳边,仔细听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两秒后,他悠悠说了句:“早点睡?”

    “……啊?”她愣愣出声。

    直到手机里传来那人低低的笑声,宋暖才稍微反应了过来。

    “下来吧。”他隐含笑意,懒声说。

    心情一上一下,宋暖发现这人老喜欢捉弄她。

    那人像是嘶声哆嗦了下,呵了口气提醒她:“晚上冷,多穿点,要是冻着了我可没多余的外套脱给你啊。”

    宋暖晓得他总爱用调笑揶揄的语气说着关心的话,她乖乖地说知道了。

    出门的时候,宋暖加了条白绒围巾,手里又抱了一条黑色的。

    校园里静悄悄的,大多学生都已经回家了,枯树边的道路照明灯不算亮,只发着微弱的光线。

    冬夜的冷风真的很凉,半明半暗的昏黄灯光下,有个少年,倚在单车上,等在女生宿舍楼楼下。

    他穿着黑色运动服,虽然是冬款,但看上去似乎并不太保暖,他呵出的热气很快就在空中凝结成了白色的雾。

    好在他并没有等太久,宿舍楼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随后走出来个女孩子。

    还是那清爽简约的丸子头,她穿着奶白色的羊羔绒棉外套,围着同色围巾,修身长裤包裹着纤细笔直的腿,往下是一双毛绒绒的中短冬靴。

    看着就很暖和。

    贺离翘起唇角,看她小碎步跑向自己。

    “动作挺快啊,还以为你换衣服得好久。”

    宋暖心虚轻咳了声,她穿得整整齐齐一整天了,随时都能出门。

    贺离抬腿踩上一只脚踏:“上来,走了。”

    宋暖没有直接坐,而是将怀里抱着的黑色围巾展开,伸手绕到他的脖子上,缠了一圈。

    他坐在单车上,所以她不用踮脚也能够着。

    空落落的脖颈突然有了丝温暖,贺离微怔,却见给他围围巾的女孩子做完这事后,默不作声退后一步,乖乖坐到了后座。

    宋暖捏住他的衣服两边,学着他的语气:“快走吧,再吹会儿冷风我可没有多余的围巾给你了。”

    贺离哑然失笑,舔了舔嘴角。

    这小女孩似乎是被自己带坏的。

    夜幕之下。

    “贺离。”

    她坐在单车后座,听着轮子在路上驶过的熟悉声响,轻声问:“我们要去哪儿呀?”

    少年骑着车,话中带着深隽的笑:“看星星,看月亮。”

    宋暖以为,他会带自己去个热闹暖和的地方,毕竟跨年夜,也是值得做一番有仪式感的表面文章的。

    但她万万没料到,贺离会带她到空中花园。

    她更没想到的是,那盘旋而上的螺旋阶梯两侧的扶手,挂满了霓虹灯串,在夜色中流光溢彩,照亮了每一个台阶,一直延伸到最顶上。

    好漂亮。

    宋暖万分诧异,轻轻踏出一步,彩光斑斓的幻影笼罩在她周身。

    “我这表面文章,喜欢吗?”

    贺离抱臂在她身后,清朗的声音带着笑意。

    宋暖眸中有着星辰般的光亮,闻言她惊喜回首:“这是你弄的?”

    贺离噙着笑斜挑眉眼,不可置否。

    宋暖含笑抬起脑袋,小巧的鼻尖被风吹得有一点红,她仰视着那自下而上的绚美灯光:“真好看。”

    深深的夜色里,霓虹灯的光彩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望着她欢喜的样子,贺离不自觉浮现出柔和的笑:“上面更好看。”

    宋暖迫不及待想要上去看看,上次来这儿后的阴影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的手机壳是毛绒的,虽然好看也保暖,但衣服口袋不太方便塞,所以下了车她一直握在手里。

    贺离拢了拢脖子上的黑色围巾,走近她说:“给我,帮你拿。”

    宋暖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手机,眨了眨明美的眼睛:“好呀。”

    对他,她从来没有任何防备。

    宋暖将手机递到他面前。

    贺离淡笑了下,抬手伸向她。

    就在宋暖以为他要接过她的手机,准备松手的时候,那人同时连着她的手也一起握进了掌心。

    她冰凉的手瞬间就被他掌心的温度紧紧包裹着。

    宋暖一颤,心脏一下跳得飞快,手被他握住后,她就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而贺离没有说话,只是若无其事地牵着她,抬步走上台阶,步履从容。

    他表面上云淡风轻,仿佛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却在转过头的那一刹那,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挑。

    很快,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空中花园底层。

    “陆哥,那不是贺离的车吗?”

    这时,陆星宇和几个纨绔哥们从空中花园经过。

    陆星宇朝着那处瞥了眼,确实是贺离的车没错。

    他轻嗤,别跟他提这个名字,一提就想起抢女人的仇。

    陆星宇的神情不屑一顾:“干老子屁事,喝酒去!”

    他刚要收回视线,突然被一道莫名的银色反光刺了下眼,下一刻他似乎瞟见暗处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陆星宇皱眉,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疑惑盯着那处看了会儿。

    “咋了陆哥,走啊!”

    同伴催促了声,陆星宇犹疑片刻,懒得多管贺离的闲事,很快和他们一起勾肩搭背着走了。

    夜色很深,如泼了浓稠的墨。

    一轮冬月当空,显得那么明亮皎洁。

    月华如流水,渲染着天地,温柔辉映在花园天台。

    宋暖被眼前的景象惊讶得半晌合不上嘴。

    原本晦暗的天台,此刻有各色绚丽华美的灯,有一片开得静谧无声的花,还有一个小小的木质秋千。

    宋暖怔怔良久,忽然明白了什么:“难道你今天……都在做这些吗?”

    所以才会一整天没找她。

    贺离耸了耸肩:“临时起意,”又瞄了她一眼,佯装哀怨:“下次不回去早点告诉我啊,一天做完这些,很累的。”

    原来,他是特意在给她准备惊喜。

    宋暖心里涌上一阵暖意,乌黑潋滟的眼眸一瞬不瞬凝着他,鼻子忽然一热。

    贺离对上她的视线,抬了抬嘴角:“嗯?含情脉脉的,要感动哭了?”

    宋暖抿抿唇,违心地说:“没有。”

    他心知肚明,隐笑:“噢。”

    随后,贺离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还有一分钟。”

    二十三点五十九分。

    他笑说:“现在看月亮,下半夜看星星。”

    夜空中,有烟火。

    他弯着嘴角,拉她到秋千坐下。

    他将宋暖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绕到她身后轻轻推动秋千,然后神神秘秘地说:“倒计时。”

    宋暖坐在秋千上轻缓摇荡,望着月光,望着烟花,听着身后那人磁朗的声音。

    “三……”

    “二……”

    宋暖想着,等他说了一,自己要对他说第一句新年快乐。

    她算好了时间,笑容灿烂,霎那扭头:“新……”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他没有说一,而是说了别的,贺离垂眸静静凝着她仰起的白皙脸蛋,声音微沉好听,透着丝丝惑人的柔情:“今天,我会一个人徘徊在十字路口,或是成了每天喝得烂醉的不良少年,在网吧通宵到天亮,一点一点地被黑暗和落寞吞噬……”

    四目安静对望。

    听着他突然正经的话语,宋暖有些紧张了起来,一动不动。

    贺离眼中拂过笑意:“所以,你的出现,我很庆幸。”

    “宋暖,”他低头凝望着女孩,一如当初她在这里对他说的那些话,他温声:“和我约定吧。”

    “如果有一天我功成名遂,你为我写一篇报道。”

    出乎宋暖意料之外。

    他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重新面对这个世界,逆光前行,这是她新年最大的惊喜。

    宋暖笑颜一展:“好啊。”

    贺离狭长的桃花眼眸深深看了她一眼,他还有话要说:“宋暖,我们……”

    蓦地,他戛然而止,赫然瞟见花坛处映着两个缓慢移动的影子,细细去听,隐有沉沉靠近的脚步。

    他不继续说了,突然神情严肃,宋暖茫然一瞬:“怎么了?”

    “嘭——”

    一声花盆不慎被碰摔的脆响。

    宋暖惊愕,循声望去,天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人,戴着黑色口罩,压着黑色棒球帽,看不清面貌。

    不等他们反应,那两个男人直接冲了过来。

    很明显,他们是冲着贺离去的。

    贺离想也没想,一把将怔愣中的宋暖推开几步远,下一刻那两人就挥拳而来,他毫无防备,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宋暖惊慌失措:“贺离!”

    那两个男人是下了狠手,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贺离反抗不得,蜷缩着,宋暖只听到他忍痛的闷声。

    她一下就慌了,抱起边上的盆栽就往那两个男人身上砸去。

    那两个男人被重物砸到,吃痛后跌了几步。

    宋暖趁机冲过去扶起贺离。

    “奶奶的……”其中一个被砸到肩的男人啐骂了声,有冰凉的银具滑落到手心。

    另一个男人按住他的手臂,低声:“上头只说教训,别闹出人命。”

    男人压抑怒气,这才将手心的东西收了回去。

    “贺离……”宋暖扶起他,声音都发颤了。

    贺离沉闷咳喘几声,揩了揩嘴角血迹,哑声说了句没事。

    紧接着,他不动声色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从暗处把手机塞进宋暖手里,贴近她的耳畔,用极低的声音告诉她:“别怕,给保安室打电话。”

    这两个显然是在社会上混的男人,不是简单的学生打架斗殴,来者不善。

    那两个男人又移步靠近,贺离再次推开了宋暖,自己上前和他们撕打在一处。

    宋暖踉跄着站稳,她的手在抖,但是她告诉自己要冷静。

    毛绒绒的手机套已经被满是冷汗的手心捏得湿湿的了,她不知道E大的保安室电话,好在G大离得近。

    电话接通,宋暖立马低颤着声音求救,但还是被那两个男人发现了,他们下一刻就要扑向宋暖,却被贺离死死挡住。

    可终归以一敌二,不是对手,贺离顺势曲腿,往一人要害处用力一击,这才将人拦住。

    那人痛苦嘶吼一声,似是被惹怒,眼神丝红,扬手击向贺离胸口。

    一道银光脱手而出。

    伴随着一声异样的闷哼。

    另一个人像是一惊,反应过来同伙做了什么,忙拉扶走他。

    “你疯了!走,快走!”

    那两人突然就张皇失措地跑了。

    贺离的背影佝偻着,宋暖慌忙跑向他。

    他垂着头,似乎站不太稳,宋暖用自己小小的身子撑着他,带着点哭腔:“贺离,你有没有受伤?”

    他缓了很久,才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没……没事……”

    刚说完,他就再也站不住,脚步虚浮,双腿一软跪倒下去。

    宋暖撑不住他的重量,却还是拼命搀抱住他。

    “贺离?”她的声音里充斥着惊慌。

    贺离没什么力气了,双膝跪着,低垂的脑袋慢慢靠在了她的颈窝,宋暖只觉得脖间那人的呼吸虚弱,气息奄奄。

    要不是她抱着,他大概早就倒在了地上。

    宋暖又喊了他两声,却没有听到半点声响。

    她骤然慌了,忽然感觉到手里湿漉漉的,她懵懵低头,借着霓虹灯光,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自己的乳白色羊羔绒外套,都染满了血色。

    宋暖眸心骤变,浑身一震,惊怖,恐惧,涌上心头。

    哪里的血……

    为什么会有血……

    “贺离!贺离你说话,你说话呀……”她的泪水一下子就蓄满了眼眶,自脸颊流淌。

    冷静,要冷静……

    宋暖顿住,也不管手上都是血,蓦地擦了把自己的眼泪,她跪伏着抱紧靠在自己身上的贺离,稳住心神,空出只手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做完这件事后,宋暖再也忍不住,那人身子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宋暖声泪俱下,晃动着他:“贺离,你别睡,你刚才要说的话你还没说完呢,你别睡……”

    可是,这苍茫夜色中,没人理她。

    宋暖抱着他,哭得撕心裂肺,过了好一会儿,忽然,有一只手轻柔抚上她的发。

    宋暖一滞,是那人虚虚抬起手,微抖着轻拍了拍她的头。

    她哭笑着:“贺离……贺离!”

    而贺离用最后的力气,低哑微弱着说出了那句还未说完的话:“我们……有……可能吗……”

    没听到女孩的回答,他的手,就渐渐滑落在地了。

    星星出来了。

    说好下半夜一起看星星,怎么只剩下了女孩拼命哭喊着少年名字的声音。

    灯光也暗淡了,秋千空荡荡的,漫天的繁星却无人一起作陪,浪漫的空中花园,一瞬萧瑟。

    女孩泣不成声。

    她记得,在十字路口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

    她记得,在排练室楼下的再次相遇。

    她记得,那个少年爱拍她的脑袋,爱捉弄她,总是一副慵懒肆意的样子。

    她记得,自己坐在他单车后座的每一次。

    她记得,他身上的薄荷香,还有那双朦胧诱惑的桃花眼眸。

    她记得月光洒落在他肩头,少年惬意俊朗的侧颜,他用那散漫低磁的少年音告诉她说,我们约定吧……

    她知道,他的不羁放荡,他的满不在乎,都是装给别人看的,其实他的内心很柔软,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可是她怕……

    这只是个华丽短暂的梦……

    如果一眨眼,时间溯洄。

    她没有在菲菲生日的时候中途离开去网吧写论文,她没有陪林萌萌回学校排练厅,她也没有去远洲赴陆星宇生日的邀约……

    她只是安安静静地,在304新闻系教室,上着那节让人头疼的新闻学概论。

    “贺离……”

    ——我们有可能吗?

    作者有话要说: 1、没死

    2、别打我,我亲妈

    3、我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