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73章 番外·新征程③
    宋暖低眸浅望着他,眼底的清柔温顺使他移不开眼。

    低磁诱人的嗓音荡漾在夜色中,他说:“亲我一下。”

    宋暖懵了一瞬,在他迷离幽深的眸光凝视下,心跳猛得加速,趁着脸红暴露之前她蓦地偏过头:“好、好像可以吃饭了……我们快下去吧。”

    贺离舔了下唇,肩膀往上挪了挪,脑袋一抬,就这么枕上了她的腿。

    腿上一沉,宋暖还没来得及震惊,无处安放的手直接被他捉了过去,按在胸前。

    “亲一下。”他固执地重复了遍,语调低醇倦懒,带着诱哄的味道。

    宋暖知道自己此刻的脸一定特别烫。

    他们以情侣的关系相处,不过一周的时间,从小到大连和男生说话都屈指可数的女孩子,对男女关系尚还是懵懂的。

    宋暖潜意识里只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了,那么想见面时就不必再多此一举找理由了而已。

    直到他刚才突然的索吻,她才有所意识到,情侣之间,做些亲密的事,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但这着实让她为难,倒不是不愿意,只是日复一日的从严教养下,让她根深蒂固了男女之间存在某种禁忌关系的古板思想,一时间无法逾越。

    所以他们目前的接触,只局限于牵个手。

    但如果是贺离想要的,不论什么,宋暖都不想拒绝。

    看似桀骜实则温暖的少年,他值得全世界最好的善待。

    手被他攥进掌心按在了胸膛上,宋暖想,今天是他出院的日子,却又得知了一件糟心的事,虽然他依旧笑着和她说话,但心里一定不好受的。

    她不想他更失落。

    宋暖扭捏片刻,缓慢弯腰俯下身,屏住呼吸,在他的侧脸轻啄了下后就立刻飞快坐直了回去。

    她羞红着脸,强自镇定说:“好了,下去吃饭,你快起来……”

    脸颊上那抹温润的触感一瞬即逝,浅尝辄止,却偏偏惹得人心痒。

    贺离浅薄的唇瓣绽出一缕不明意味的笑,“噢”了声,乖乖坐了起来,边说:“明天周六,没课。”

    闻言,宋暖悄悄瞥眼过去,谁知那人移了移位置黏上她,凑在她的颈窝,声线温淳,染着几分暧昧:“别回去了。”

    宋暖瞪大眼睛,一激灵:“这怎么行!”

    她这回带寝室的钥匙了!

    贺离懒洋洋从她白皙的侧颈抬起头:“你看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坐公车回学校又得一个小时,不安全,我不放心。”

    少年怠懒的眸底印着炙热和期待,宋暖心间一跳,移开视线,支吾着:“我可以让易霖哥哥送……”

    静默了两秒,耳畔又传来他隐含笑意,沉哑的声音:“你在害羞吗?”

    宋暖绯红的脸颊更热了几度,偏着脑袋,她没说话。

    结果某人手臂一环,径直紧抱住了她的腰身,蹭着她的肩颈像极了无理取闹:“哎,我认床,睡不着可怎么办?”

    他的脸贴在她滑腻的侧颈上轻缓磨蹭,恍惚间,似有一星半点的奶香味从她身上传递鼻尖,贺离闭着眼,开始猜想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

    他亲昵的触碰,宋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小声:“……适应两天就习惯了。”

    兵来将挡,他说:“那这两天你陪我。”

    “……”宋暖无言以对。

    太突然了,在她的潜意识里,这是婚后才能做的事情,她没法接受,就算只是单纯的睡觉也不像话。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心思。

    “你住我隔壁房间,”他慢悠悠地说,随后又轻佻了语气:“嗯……如果你想和我一起睡的话,我也不介意。”

    宋暖轻瞪了他一眼,只是那人埋在她脖颈上,没看见。

    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舍不得让他失望。

    “贺离……”半晌后,宋暖轻轻推了推他,声音柔柔的:“后天,我陪你出庭。”

    陷在她肩颈浅眠的少年微微一动,良久后才发出了声“好”。

    月色流光朦胧,映着小小的一方净地。

    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贺离缓缓抬起头,揉了揉她的发,笑容轻松释然:“一切交由法律,过去那些乱糟糟的事情善恶终有报,我现在只想等着有一天,你给我写一篇报道,宋小记者。”

    他们有约定的。

    如果有一天他功成名遂,她要为他写一篇报道。

    所以,便算是他无尽落魄,深陷泥潭,为了那个难以忘怀的女孩,他也要从泥泞中挣扎着爬起,洗去一身污垢,在那条新征途上,所向披靡。

    岁月无情,而她可抵时光绵长。

    宋暖明美的双眸一柔,浅笑:“只是小记者吗,以后是宋大总编也说不定。”

    贺离恍悟,挑眉调侃:“原来我女朋友这么厉害啊?”

    宋暖被他夸张的表情逗笑。

    贺离洋洋洒洒勾住她的肩膀,唇边的勾着放浪不羁的笑:“喂,未来的宋大总编,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曾经对一个小帅仔说过,不管他多么落魄,都会陪着他,直到他结婚了?”

    哪有人面不改色夸自己的,臭不要脸。

    宋暖抿着唇,好笑地“嗯”了声。

    那人低笑一声,绕过她肩膀的手点了下她的鼻尖,嗓音在这幽深的夜色中,那么缱绻缠绵:“那你恐怕得一辈子都陪着我了。”

    心头一荡。

    宋暖掩不住嘴角弯起的痕迹,垂下眼睫,搭在腿上的手轻轻扣着指甲:“噢……”

    四下静了几秒。

    突然,边上那人吃痛低吟,宋暖随即便反应过来他一定是心口的伤复发了,立刻侧头去看他的情况。

    谁知刚一偏头,就对上了那人突然放大的脸。

    全然不给她反应的时间,贺离飞快凑过去,在她柔软的唇上印下一吻。

    那一霎那,宋暖的大脑一片空白,虽然只是轻轻一碰,如羽毛般拂过,但少年鼻息间的薄荷味瞬间充盈着她,他的唇清清凉凉的,和她的温热对比那么强烈。

    宋暖蓦地捂住唇,也顾不得满面桃红泛滥,盯着那人的眼睛傻住了。

    像是沾染了她唇上的甜味,他留恋地舔了舔嘴角,见她懵然的模样,哑笑:“初吻啊?”

    宋暖怔然片刻,羞赧低下头,心里嘀咕着别说了。

    可那人偏偏不遂她的意,贺离翘着唇,故意在她耳畔呢喃了句:“好巧啊,我也是。”

    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女孩子乖得不像话,太好欺负,那么现在,他毫不遮掩地,就是想要欺负她,并且只有他可以。

    ……

    法庭的审理是在后天。

    三个月前,空中花园天台上那场意外,嫌疑人招供了,背后的指使者竟是贺东临的妻子,贺离所谓的继母,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是因为丈夫的死加剧了她的精神问题,也许是因为贺程经营不顺被收购,她将错归咎到了贺离身上,也许是因为贺东临的遗嘱上,贺家遗产的继承人只有贺离的名字,而她未分到半碗羹汤……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法庭上一锤定音,做恶者自有法律裁决。

    终于,贺家的情仇恩怨,和贺离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骤雨终将停歇,从此,消沉绝望的少年再不复存在,他今后的日子,有星辰,有大海,还有那个女孩。

    贺离的回归,TG二队散乱将近半年之久后,再次重新投入训练的正轨,日子不再那般闲散了。

    而这学期,宋暖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所有未学学分的课程,全都挤到一块儿,她几乎是从早到晚都在埋头自学。

    再加之TG基地到G大的距离不算很近,不像从前,两校之间也就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因此,贺离和宋暖待在一起的时间较之从前少了许多。

    除了周末,只偶尔下午没课的时候,宋暖会过去一趟,但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学习。

    不过,生活和爱情,不就是如此吗。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非要时时刻刻待待在一处,只要记得,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和你想他一样,一直念着你,你们都在为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

    六月底,夏天的味道愈来愈浓。

    这天,大三上学期所有课程的考试结束了。

    监考老师收了卷后,鸦雀无声的教室秒欢腾了起来,考生们如释重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奔回寝室,预备迎接美好的暑假。

    宋暖不疾不徐整理好笔袋,才从座位上起身,正要往外走的时候,教室门口某同学探回头扬声——

    “宋暖,你男朋友来了!”

    宋暖脚步一顿:“……”

    她这不是就要出去了么,喊这么大声做什么!

    果不其然,几个还没走的女同学立马露出了倾羡的眼神。

    “宋暖,你男朋友也太好了吧,每周五都专程来接你。”

    “而且又高又帅,我酸了!”

    “确认过眼神,是我得不到的男人……”

    “俊男靓女,太好磕了吧!”

    宋暖讪讪一笑。

    她习惯了,毕竟贺离周五不训练,所以每周五他都来陪她一起上课,都在宋暖班里混了脸熟了。

    宋暖捏着笔袋,踏出教室门槛,就看见了那个悠然的短袖少年。

    贺离抱着臂,懒懒靠在墙上,视线在她那件藕粉色无袖连衣裙上逗留了会儿。

    裙子到膝盖上一些的位置,露出的手臂纤细白皙,隐约可见柔和的锁骨,还有那松软清爽的丸子头,似乎是她的标配。

    迷人的桃花眼眸微眯,贺离勾了勾嘴角,敛眸含笑:“穿这么好看,是准备好了要跟我约会吗?”

    宋暖唇边带着笑意,嗔怪:“走啦。”

    宋暖的个子只比贺离的肩膀高出那么一点,所以很容易就被他一手勾住脖子。

    贺离揽着她,没走两步臂弯里的人就抗议地戳着他的腰,小声提醒说:“人多,注意点……”

    贺离不以为然地“噢”了声,还是将她放开了,没安分够一秒,他又捉住她的手腕挎在自己臂弯上,成了宋暖主动挽着他的姿势。

    他轻描淡写:“那这样。”

    宋暖:“……”

    他的撒泼无赖,经验之谈,说不过拗不过,所以宋暖直接放弃了反抗,随他去了。

    “我们去空中花园吧。”走在楼道里,他忽然说。

    宋暖先是心中一阵悸动,毕竟那个地方,他曾经生死一线,难免有所忌讳。

    但他的语气那么平静,宋暖缓了数秒后,轻声:“好啊。”

    贺离不知道从哪儿找回了他的单车,那辆单车,曾经载着她在两个学校之间来回穿行。

    空中花园,自那件事后,他们就再也没来过。

    今日来后才发现,这里还是和从前一样,霓虹灯还在,只是还未入夜看不见炫彩的光亮,她坐过的木秋千也还在。

    夏季的花似乎开得更繁,更盛了。

    宋暖伏在久违的栏杆上,吹着暖风,放眼望去,繁花似锦,夏日的清辉描绘着馥郁的天地,那么让人心旷神怡。

    “贺离,”她歪过脑袋,安然浅笑:“我所有的课程都考完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温热的夏风拂过,他的碎发微动,贺离懒懒搭倚着,侧头对上她的眼眸,也笑:“想去传媒公司,还是电视台?”

    她眉眼弯弯,眼波潋滟:“九思娱乐。”

    贺离挑了挑眉:“江盛旗下?”

    “嗯,”宋暖点头:“九思作为娱乐公司,资源和发展都比较成熟,相比之下,话语也更有权威。”

    她说着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只不过……门槛有点高,所以我想拜托一下辰遇哥哥。”

    贺离笑了笑,轻拍了下她的头:“走后门啊小妹妹?”

    穿着藕粉色裙子的窈窕女孩,在温风金辉中,笑得比四下的花还甜美:“我答应过你的,有一天,会为你写一篇报道。”

    贺离望着她的眸子逐渐幽深,浅褐色瞳仁中,只有她笑容清甜的倒影。

    头一回他发现,自己也会沉溺美色,难以自拔。

    他携着温情的笑,声线清隽:“迟修哥说,下个赛季,由二队参加比赛。”

    宋暖面露惊喜:“真的?”

    贺离低头凝望着她,绽着一如既往的散漫笑意:“所以,你等着我功成名遂,到时候别忘了你的承诺啊,宋大总编。”

    四目相对,宋暖漾出沉醉在风里的笑颜。

    “好,我等着。”

    在这里,他倒下过,但那险些致命的一刀,成了他人生真正的分割线。

    从此,他的世界再不低迷,有的,是她的温柔和不染,她会是他一生的温暖。

    没有什么年少轻狂,他只知道,胜者为王,为她,志在必得。

    终有一天,他会为她举起荣誉的奖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宋暖。”

    “嗯?”

    “亲我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两章番外的内容,颜颜修神为主。

    我在琢磨一个完结小福利,比如说,车车?颜颜修神的?贺离暖暖的?

    你们想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