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74章 番外·温柔乡①
    C市,星河湾。

    一辆渐变蓝紫色兰博基尼驶出了住宅区。

    十二月份,气温愈冷,好在今日晴朗,冬日的暖阳懒懒照着,体感便也不甚寒凉了。

    车内开着暖气,宜人舒服。

    “都是第一次做小朋友,凭什么我这么可爱哇!”

    后排儿童座椅上,孩童的嗓音清脆稚嫩,软软的小手捧着手机,小男孩对着屏幕视频,粉嘟嘟的嘴唇上一张一合,声调软萌。

    视频里的小女孩不太开心了,噘嘴:“我不可爱吗?”

    够不着地的小脚在空中晃了晃,小男孩单纯地眨了眨眼睛,不假思索:“其实,你不丑的话,也挺可爱的。”

    静止三秒后,视频里的小女孩倏然委屈得哭出了声。

    “江初言!手机拿回来!”

    一声清越却狠厉的咆哮,后座的小男孩立刻噤声,迅速关掉了视频,眨着炯炯黑圆的大眼睛,一声不吭乖分坐好。

    驾驶座上的姑娘双手握着方向盘,一缕阳光透过车窗照映在她白皙清透的侧脸,长发如墨微卷,随意散在肩后。

    明明是素妆,却那般明美清秀,只不过,她此刻沉着脸。

    “妈妈,我脚冷。”

    小男孩软声试探。

    姜颜神色一凛:“脚冷脱什么鞋?想踩风火轮啊?!”

    “……”

    他想爸爸了。

    江初言嘟了嘟嘴,妈妈好凶,不敢造次。

    车子开进了JC广场地下停车库。

    说归说,姜颜还是给江初言穿好了鞋子,边穿边在心里怨念,当初怎么就生儿子了,都怪某人的Y染色体太强!

    江初言虽不似其他男孩子那般调皮捣蛋,并且很听爸爸妈妈的话,但他小小年纪就练就了小毒舌。

    在A市时,他仅凭一张嘴,隔三差五说哭其他小朋友,小朋友跟自己的父母一哭诉,于是姜颜就被江初言的幼儿园老师电话沟通了无数次。

    正好姜颜和江迟修计划着回C市,毕竟TG基地在这儿,他们迟早是要回来的,原本是打算生完宝宝后一年就回来,也许是初为父母,都想多陪宝宝,于是一眨眼就过了三年。

    因此趁此机会,他们给江初言换了所学校,今天是要去学校报道的第一天。

    虽然期间也偶尔回过,但如今是真真正正地回来了。

    好在TG这几年的状况不需要操心,就在前两天,S8全球总决赛刚刚结束,TG一路披荆斩棘,在最后与同龄队伍FN的激烈交锋中,3:2战胜,光荣夺冠。

    而他们作为全新的二队选手,仅仅只参加了两年总决赛而已。

    这两年世界级赛事上的突出表现,让很多人都记住了贺离的名字,这个TG新队的打野,极具修神当年的风范。

    “今天回学校再惹其他小朋友哭,你以后都别想吃零食了!”姜颜牵着江初言,一边警告,一边进了一家餐厅。

    江初言心里委屈,但是爸爸不在,没胆子反驳,对于那些扬言被他欺负哭的小朋友,他是不服的,他只是真情实感地说了心里的想法,并且善意地语气柔和加以慰藉了,谁晓得那些爱哭鬼不愿承认自己的缺点。

    跟老师约好的时间是下午1点。

    吃完午饭,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姜颜正要准备结账,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不在。

    微愣一瞬,姜颜瞥向座位对面的小人:“江初言,我手机呢?”

    儿童专椅上,江初言刚将最后一个大虾塞进嘴里,鼓着小嘴边嚼边含糊着说:“唔……车里。”

    “……”

    靠。

    江初言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望一眼姜颜此刻无奈又略懵的表情,便机灵地看出了一二:“妈妈,你不会是没钱吧?”

    姜颜无法反驳。

    她八辈子不带现金的人,没有手机就等同于身无分文。

    小初言人小但聪明,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慢慢放下小勺子,满脸郁闷:“妈妈,吃饭不带钱,你是想把我丢下洗盘子吗?”

    “……”姜颜蹙眉,抿唇:“还不是你玩儿我手机,又不拿着!”

    要不是在餐厅,她早就掀桌子了!

    江初言嘀咕:“是你叫我还你的……”

    “那你还我了吗?”

    “我放回原位了哇……”

    “你……”人小鬼大牙尖嘴利到底像谁啊!姜颜吸了口气,忍了忍。

    她被逼无奈,只得招呼了服务员过来,和声悦气解释了原因,询问能否去地下停车库取手机,再回来结账。

    结果年纪不大的女服务员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眼前的女子身穿雾蓝色高定羊绒大衣,收腰的版型保暖不臃肿,显得身材高挑完美,长发干干净净披在身后,唇上淡淡的红衬得她一尘不染。

    还带了个白白嫩嫩的漂亮儿子,瞧着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

    但即便如此,也不缺佯装豪门太太骗吃骗喝的。

    女服务员礼貌:“经理不在,本店不接受赊账。”

    赊账?这个词对她简直耻辱。

    一如既往,听不得穷话。

    姜颜皮笑肉不笑:“就商场的地下车库都不行?我回来付双倍。”

    “不好意思小姐,”女服务员端正站着,瞧了眼座位上抱着饮料啄的小男孩,也不刻意为难:“或者,您将小朋友留这儿,回去取钱,这样是可以的。”

    吸果汁的小嘴巴一顿,江初言讷讷抬起小脑袋,和姜颜投来的目光对上了。

    他有危机感了……

    姜颜眯起明艳的眼眸,盯着自家儿子。

    江初言略一瑟缩:爸爸,我要找爸爸……

    半晌后,姜颜收回视线。

    不行……不管怎么说,他是江迟修的儿子,单独丢在这儿多危险。

    ……

    一举斩获S8全球总决赛冠军,今日,从决赛举办地韩国回中国的飞机落地,TG队员们凯旋而归。

    自从TG交由新成员们上场后,退役的老成员们就无需亲自比赛了,江迟修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就此失业,于是崽崽他们就成了新队员们的个人教练。

    当教练可比职业选手轻松多了,既没了比赛的巨大压力,又有了高薪保障,神仙队长!

    回基地的一路上,他们达成了共识,下次见到队长,一定要扑上去亲他一口,以表爱意!

    TG电子竞技俱乐部外。

    老K勾搭着自己的上单徒弟严格,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小严严,打团可以,补刀得稳住啊,信我,这个绝壁致命!”

    走在他们前面的崽崽、66和阿非当时就捅了鸡窝似的破口大笑。

    “信你K哥,他经验之谈!”

    “不想跟你K哥当年一样被队长关小黑屋补三千刀,就抓紧练起来!”

    老K尴尬怒摸一把小平头。

    “这个先不提,”严格神秘兮兮:“K哥,我有一事相问!”

    “嗯哼?”

    “教我把妹啊!坊间传言,当年迟修哥和修嫂能走到一起,主要是你的功劳!牛逼啊K哥!”严格发自内心竖了个大拇指。

    四个老队员面面相觑。

    坊间传言?看来他们之中出了叛徒!艹,是谁?!

    当年在酒吧,他们安排的fourloko断片酒,江迟修和姜颜应该还是不知情的,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被下套……

    下套的主谋老K保命式转移话题:“问阿离问阿离,能有宋暖妹妹这么漂亮乖巧的女朋友,不简单!”

    下一秒,严格就凑到了走在最前面的贺离身边:“阿离宝贝……呸,贺哥!说说你跟宋暖妹妹的旷世情缘啊,哥们今年势必要脱单!”

    贺离懒懒瞥了他一眼,勾起笑弧:“人民医院的小护士,你不是聊得风生水起?”

    “别提了,她伤透了我的心,”严格心里苦,“我算是明白了,她坚持两年不删我,就是为了要你的微信!我也是惊呆了!”

    “哈哈哈哈哈……”

    众人又心疼又好笑。

    “严弟,为什么要阿离不要你,有没有反省一下自己?”

    严格莫名自信:“绝不是长相的问题,易霖哥这么帅都单身,一定是她没眼力见!”

    “易霖哥那是单身贵族,你这叫又作又浪单身狗!”

    “呸!”

    “哈哈哈哈哈!”

    后面的小孩们勾肩搭背笑着,White弯着唇摇了摇头,抬手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一瞬间,所有人的笑声骤然一止。

    因为窗边站了个人。

    那人的背影高大,身姿修长笔挺,雾蓝色高定羊呢大衣简约随性,他慵懒抱臂站立在窗前,室内的暖阳射进窗户,懒懒散散洒落在他身上,映得那个气宇不凡的男人熠熠生辉。

    这个熟悉的背影是……

    呆愣了几秒,老队员们都心有灵犀地挤上来两步,用力眨了下眼,看清眼前的那一幕后,不可思议地低喃:“我靠……”

    门外有动静,窗边身型颀长的男人脚微微动了动,他慢悠悠转过了身来。

    那张清俊的脸,逆着金灿的阳光,慢慢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秒的缓冲。

    老队员们瞬间笑靥如花冲了过去:“队长!!”

    那个逆光而立,轮廓深邃的帅男人,可不就是他们许久未来基地的队长,人称XKing修神的江迟修吗!

    江迟修凝眸看着疾步如飞的他们,唇边微微一翘,笑痕慵懒寡淡。

    阿非:“队长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我靠太惊喜了吧!”

    老K:“队长越来越帅了,魅力不减当年啊!”

    崽崽:“队长!想死我了!”

    66张了张嘴,反应了一瞬,话噎了在喉咙里:“不是,狗崽子,大男人家家的,合适吗?”

    崽崽:“……”

    能怎么办呢,发自肺腑,难以抑制啊!

    江迟修笑睨了他们一眼,这群人,还是跟从前一样话多。

    White和新队员们也走上前来。

    新队员接二连三地喊迟修哥,语气崇拜激昂,毕竟XKing修神的历史战绩,是所有游戏爱好者心中的传奇和神话。

    White对上江迟修的视线,他笑着摊开手,做了个欢迎回来的手势,而江迟修也只是弯了弯唇角回应,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一个眼神便足矣,就不必多此言语了。

    崽崽四下张望一圈:“诶?队长,颜妹呢,我小侄子呢?”

    江迟修被人群围绕着,他的嗓音还是那般低沉磁性:“在家,等儿子上学。”

    哪个家?队长你名下房产那么多……

    他绝无可能会和老婆分离两座城市,所以崽崽先有了想法:“星河湾?”

    江迟修淡淡:“嗯。”

    他们从前也极偶尔的会过来C市一趟,但因为家里有个小拖油瓶,呆不了两天就得回去,可这次“在家等儿子上学”是什么意思?

    “队长,难道你们以后都在C市了?”

    “不回去了?天天来基地那种?”

    见他们满目期待,江迟修隐有笑意:“嗯。”

    随即一阵欢呼。

    TG的老板和前队长在这儿,于是他们很快就抑制不住躁动的内心开始装逼了,毕竟这次决赛的威风战绩,他们可以吹一年了。

    White率先带头开了个玩笑:“老板,此处应当有奖金。”

    奖金面前,所有人都激动到出画面,开始欢腾起哄。

    一个个财迷心窍。

    江迟修微敛修眸,拂过一丝淡笑,刻意沉默一瞬后,气定神闲地说出了他们最期冀的话:“转账。”

    休息室许久没这么热闹了,交谈声欢笑声畅快淋漓。

    叙了一阵旧后,江迟修迈开长腿,从一旁的桌子上取走了什么,又不疾不缓慢步回来。

    修长白净的指间,是一份文件。

    他踱步到贺离面前,夹着文件递了过去,江迟修噙着意味深长的笑,声线沉缓:“你的奖金,就不发了。”

    贺离微怔一瞬,接过他指间的文件,只扫了一眼,便彻底愣住。

    那是贺程的股份转让协议书。

    甲方江盛自愿将其占有的贺程公司总股份的百分百股权转让给乙方。

    甲方的签字及印章都是填写妥当,除了乙方的名字处,是空白。

    对着手里的协议书,贺离敛眸低垂,愣愣看出了神。

    一个商业价值不菲的大公司百分百的股权,意味着在空白处填写一个名字,协议便生效了,就能成为贺程所有人。

    江迟修却仿佛当这只是一张不值钱的白纸,给他也只是随手一递而已。

    转眼,他就扫了眼几个年轻朝气的新队员,深邃的眼窝沉静:“九思娱乐明天有个专题采访,你们做好准备,穿得端正点。”

    “采访啊,哇哇哇,我紧张了……”

    “诶?宋暖妹妹不就在九思吗?”

    衣服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不止,江迟修取出来看了眼,是一个来自C市的陌生来电。

    琢磨了须臾,他还是接了,刚一接通,就听见了他家姑娘委屈娇软的声音。

    “老公,你快来付钱……”

    江迟修见怪不怪,自打生了宝宝,她丢三落四的毛病便一发不可收拾,俗话说一孕傻三年,的确也是有据可循的。

    因此他要求姜颜,什么都能忘,但必须背熟他的手机号码。

    了解了事情经过,江迟修哭笑不得,他出门之前明明告诉过她,他安排了司机送言宝去学校,让她乖乖在家里待着就好了,结果她说不放心,不仅亲自开车上路,还将自己困在了餐桌上。

    自己的老婆,只能温声哄她:“来了,坐着等我。”

    众人唏嘘,队长一来就给在场的单身狗们送上了酸味狗粮豪华套餐,没人性!

    老婆呼唤,恕不奉陪,江迟修敷衍了两句,便转身离开。

    “迟修哥!”

    闻声,江迟修脚步顿住,侧过半个身子回凝。

    方才一直默不作声的贺离目光深定,带着分毫不疑的语气对他说:“我会留在TG,以后的每一个冠军,都会是中国的!”

    即使他现在完全可以拿着这股份转让书做个轻松自在的有钱人。

    如果说,江迟修和White是知己,是伯乐,那江迟修于贺离而言,大概就是知遇之恩那样。

    江迟修并不意外他会如此说,唇边划过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我记住了,”随后意有所指:“不过小暖的父母,讲究门当户对。”

    这也是他送还贺程的原因之一。

    JC广场,江迟修很快就赶过去了。

    他进去那家餐厅,寻到姜颜,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她又被某个小大人气得咬牙的低吼。

    “江迟修你看看你儿子!”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小福利,75章更新后,送给全订的小可爱们颜颜修神和暖暖贺离两辆cheche番外~(你们的附议我折服了,哼)

    指路评论区(不知道在哪的评论留言我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