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撩[电竞] > 《反撩[电竞]》正文 第75章 番外·温柔乡②
    JC广场,江迟修很快就赶过去了。

    他进去那家餐厅,寻到姜颜,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她又被某个小大人气得咬牙的低吼。

    “江迟修你看看你儿子!”

    一看见他过来了,郁闷托腮坐着的姑娘像是有了靠山,转眼底气十足地拍桌嗔怒。

    看来又是被某个小机灵鬼气到了,江迟修目光淡淡望了过去。

    对上男人略显威严的眼神,还窝在儿童座椅啄饮料的江初言顿住,声音童稚软嫩,小声为自己辩解:“不是我……爸爸,你再不来,我就要被妈妈卖去洗盘子了。”

    “你还说!”姜颜抄手撸袖子:“你是皮卡丘的弟弟皮痒了是吗?!”

    “……”嗅到了危险,江初言略微瑟缩,小屁股往后挪了挪,身体怂了,嘴巴却很诚实,小声挑刺:“可是妈妈你没给我生哥哥呀。”

    在姜颜抽他屁股之前,江迟修拉住她的手,侧眸略微沉声:“言宝。”

    小初言吐了吐舌头,不吱声了,爸爸的话,他向来都听。

    江迟修拉开椅子,在姜颜边上坐下,低头敛眸,捏了捏她透白的脸颊,轻哄:“乖,不生气了。”

    小初言不怕了,吸了口果汁:爸爸来了,美滋滋!

    姜颜撇撇嘴:“你又护着他!”完了又追加一句:“孩子不听话,没有一个爸爸是无辜的!”

    “……”

    这是连着他一块儿谴责了,江迟修失笑:“我不是护着他,”继而拉过她纤软的手握在掌心,声调轻柔:“是怕你手疼。”

    小初言呼吸一滞,吸管上的果汁倒流了回去,充话费怎么能送他这么可爱的宝宝呢……

    姜颜看向眸光宠溺的男人,又睨了眼自家儿子,撇过头低哼了声,小声咕哝:“嘴巴这么能怼,到底像谁啊……”

    这话一出,父子俩都沉默了……

    答案,不言而喻。

    哄好了大朋友,江迟修抱起小朋友,到前台结了账,一手抱一个,一手牵一个,走出了餐厅。

    女前台望着那一家三口的背影愣愣出神:“那个男人,好眼熟啊……”

    先前拦截姜颜的女服务员正好经过,取笑:“你对帅哥都眼熟。”

    “啊……我想起来了!他他他!”女前台思绪一通,恍然大悟:“他是江迟修!”

    她激动万分:“江家二少爷江迟修啊!!”

    她虽然不混电竞圈,但也知道江盛,毕竟脚下整个JC广场都是江盛的。

    “果然漂亮的女人才能得到这种绝版男人的宠爱,呜呜呜羡慕死我了!”

    听着耳边的话,女服务员凌乱了片刻,那么说,刚才那个她误以为佯装有钱太太骗吃骗喝的姑娘,是真豪门?豪到横着走的那种?

    这是什么狗血的闹剧……

    送江初言去了新幼儿园,姜颜警告他不许再惹哭新同学,江初言再三保证后,姜颜才犹犹豫豫地跟江迟修回了家。

    路上,江迟修稳稳开着车,姜颜则是坐在副驾驶座看着手机。

    一个叫“养殖中心”的微信群,汇集了众多家有熊孩子的宝妈,这个群原本是同样当了妈妈的安然和夏夏拉她进去的,后来,姜颜每天混迹其中,试图学习如何教育熊孩子。

    虽然目前暂无任何成效,但她没有放弃。

    【朕坐拥万里姜山:太太们,四岁不到的孩子太皮怎么办?(我气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jpg)】

    【宝妈1:顽皮的孩子其实很聪明,但需要多引导,激发出潜力!】

    【宝妈2:调皮的孩子大多好动,内心富有冒险精神,不如尝试一些有利于培养耐性的爱好,例如跆拳道之类~】

    【不安心:盲猜姜太太的宝宝随妈!(坏笑·jpg)】

    【小可爱夏了夏天:+1!!】

    【朕坐拥万里姜山:……】

    安然和夏夏这两个浑水摸鱼的……

    边上的人自顾自地玩着手机,没任何声响,这让某人觉得开车有些无趣,声线缱绻,轻声唤她:“宝宝。”

    姜颜的视线一直落在手机上没抬头,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灵活点触,似是抽了个空隙淡声:“嗯?”

    语气尽是敷衍。

    江迟修不禁想起最初的时候,每每她坐副驾驶时,那迷恋沉溺的眼神,一瞬不瞬在他身后流转。

    而现在却是连眼皮子都不掀了。

    心上刻着满满的冷落。

    姜颜正聊得起劲,突然手心一空,手机被人抽走了。

    她疑惑抬头,是某人趁着红灯停车,将她的手机没收了。

    男人凝着眉,被他沉静深邃的目光盯住,姜颜不明所以,懵然:“怎么了?”

    谁知那人微沉了声,不留半分商讨的余地告诫:“以后坐车不许玩手机。”

    “……”姜颜愕然,随即反问:“为什么呀?”

    “手机比我好看?”

    “……”

    那人压低的嗓音不满的意味太过明显,很快绿灯了,他回过头去,修长的手指握住方向盘,但手机却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没再还给她。

    小气的男人。

    她在研究学习如何养殖熊儿子,又不是在和异性聊天!

    深知这个男人吃软不吃硬,若是来硬的,他能更硬,折腾到她无力服软,有过几次经验后,姜颜再也不敢了,并且对男人的精力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于是百无聊赖地干坐了会儿后。

    “老公!”她甜甜地唤了他一声。

    江迟修淡瞟了她一眼,只见边上那人笑容甜美,娇软着嗓子:“我想玩手机可以吗?”

    “不可以。”无情拒绝。

    扯了扯他的雾蓝色情侣款大衣,姜颜撒娇:“可是我好无聊……”

    江迟修心无旁骛开着车:“马上到家了。”

    “……”

    姜颜腹诽,苦着脸转回去呆坐着,在心里怨天怨地,想着想着,她就说了句气话出来:“我送你儿子去学跆拳道了!”

    亲儿子威胁。

    没想到某个寡淡的男人只淡淡一句“听你的”,就像是送别人家的儿子去似的。

    有那么一瞬间姜颜自己都怀疑江初言是不是亲生的。

    彼时在幼儿园里的小初言对自己未来即将面临的挑战还不知情。

    ……

    回家后,一进门,姜颜就往他腰间探手过去,想要拿在他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却被那人捏住手腕一扯,锢在了怀里。

    江迟修微微俯身,埋在她柔顺蓬松的发里,在她耳畔轻声:“别老是玩手机,多陪陪我。”

    姜颜本来还在拿不回手机的郁闷中,这下倒是完全愣住了,原来他是在不高兴这个呀。

    她整个人被他搂紧在怀里,隔着面料柔软的呢大衣窝在男人胸膛上,片刻后,她放软了声调解释:“群里在说怎么教育熊孩子,我还没学完呢……”

    江迟修轻轻抬起指骨分明的手,柔缓地梳理着她乌黑的长发。

    他唇角微翘:“别学了,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这是看不起她吗?

    “我才不是!”自认为很成熟的小女人低哼不悦:“都是你惯的,你看你儿子现在这么皮!”

    说着姜颜挣扎了一下,却被那人拥得更紧。

    挣不开,就有小情绪了,姜颜伸手去推他,就算推不开也不依不饶,直到男人咬上她的耳朵,唇舌的湿热突然席卷上敏感的耳垂,似有电流一闪而过,她才安分。

    江迟修抬起头,垂眸凝着她,姜颜还未做反应,脑门被他指尖一弹,吃痛嘶声间,又听见他的嗓音低磁性感:“我惯的只有你。”

    天地皆可作证,在老婆和儿子之间,他一直是偏心老婆的,连某娱乐日报都公布,他是网友票选出的年度最疼老婆的男人。

    而另一个投票是女性最想嫁的男人,结果是众望所归的年轻总裁江辰遇,全世界都知道江迟修早已有了家室,但他哥依旧矜贵单身,毫无疑问,如今江辰遇成了名媛千金唯一想要勾搭的对象。

    姜颜嘟了嘟嘴,摸着被弹的额头,突然又想到什么,看了他一眼:“你吃午饭了吗?”

    江迟修双手交叠揽着她,似笑非笑:“你觉得呢。”

    午饭时间他匆匆从基地赶过来替她付钱,应该还来不及吃吧。

    姜颜心里突然虚了虚,低声咕哝:“你可以直接转账……”

    就不用跑一趟了。

    江迟修宠溺地捏起她软嫩白净的小脸:“你在电话里那么委屈,我能放心吗?”

    这么一说,她有些过意不去了,还真就有自己做错了事的感觉,态度瞬间软了下来,她也就是只纸老虎。

    姜颜咬咬唇,乖声:“那我去给你煮碗面呀……”

    江迟修轻笑着放开了她:“好。”

    为了抬手方便,加上在室内也不冷,姜颜脱下了那件雾蓝色羊呢大衣,内搭的那条黑色针织连衣裙落入某人的视野。

    小高领的款式,长及膝盖处,修身的版型,线条柔和的大腿两侧有旗袍式的开衩,穿着肤色丝袜的长腿纤细修长,尽显黑色调的法式性感风,这一身,勾勒得她曲线完美,被外套遮掩的身材,这一刻一览无遗。

    姜颜没注意到江迟修的眸光逐渐幽深,她若无其事地理了理大衣,弯腰将外套叠好,到沙发上。

    正要转身去厨房煮面时,男人高大的身躯从背后拥抱住了她,随即他的鼻息透过针织小高领的空隙,落在她的侧颈。

    姜颜一顿,耳畔是他低哑蛊惑的嗓音:“宝宝,结束了吗?”

    姜颜也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音:“……什么?”

    他轻轻抚过裙边,凑近到她耳畔,低沉着声线说:“你说呢?”

    每个月总有那么一周的时间得让某人憋着。

    其实大姨妈昨天就结束了。

    姜颜脸一红,一下就懂了他想做什么,她蓦地按住江迟修的手,瞪了他一眼,嗔怪:“大白天的……”

    她的回答不是没结束,那就是结束了。

    姜颜推了推他:“我去给你煮面……哎……”

    话还没说完,下一秒江迟修就将人拦腰横抱了起来,不理会她的惊呼,径直上了楼,往卧室去了。

    卧室的窗帘遮光效果很好,窗外冬日的暖阳娇艳明亮,室内却充斥着缱绻的昏暗。

    他的嗓音透哑:“第一次,也是在这里。”

    姜颜咬紧唇瓣将他抱得更紧,第一次他假装喝醉,仿佛还是昨天,一转眼就四年了。

    原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真的会过得很快。

    过了很久。

    外头天光大好,室内却无半点光亮,明明冬天,却仿佛从冰窖跌入熔浆,比夏天更甚,汗流了一身。

    江迟修凑到她的耳畔,声线蛊惑低哄:“叫老公。”

    累得很了,而男人毫不餍|足,姜颜欲哭无泪,忍不住无力抱怨:“禽|兽……败|类!”

    这话一落,江迟修惩罚一般更有精力:“骂,再骂。”

    最后的最后,卧室里只剩下了姑娘低软的呜|咽和求饶声。

    ……

    今年的冬天一点都不冷,毕竟一切美好,都会纷至沓来。

    九思娱乐对世界冠军TG的采访视频,在热搜第一爆火了好几天,毕竟第二年就势如破竹一举夺冠,新TG队员们的实力让人为之惊叹。

    除却对贺离及其他队员个人的关注外,更是涌现了一大批cp粉。

    原因是采访视频中,新TG打野贺离和九思娱乐文化传媒部新主编宋暖,在采访过程中被网友扒出屡屡眉目传情。

    并且按照流程访谈“是否单身”这个话题时,贺离回答不是,这个答案刺痛了众少女嫩的心。加之两人在镜头前的表情都耐人寻味,于是脑洞大开的网友们生出了各种猜想。

    【感觉贺哥在宋主编面前就像个乖戾的小奶狗,我萌了!】

    【握草,这两人要没点什么我直播吃气球!】

    【刺激,修图cp粉前来蹲一蹲!】

    【我好不容易从失去修神的阴影中走出来,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让我失去第二春!!呜呜呜……】

    ……

    十二月二十五号。

    这天晚上,室内一片漆黑。

    姜颜神秘兮兮地用眼罩蒙住了江迟修的眼睛,引着他走到客厅。

    客厅没有开灯,但有圣诞树上的暖光,和悬空挂着的星星彩灯,光线朦胧,一室温柔缱绻。

    圣诞树上,挂着鹿铃,藤条节环,袜子,彩球诸如此类,圣诞树边,摆了大小不一好些礼物盒。

    这是姜颜今天趁着他去基地,在家捣鼓了一天的成果。

    踮起脚尖,摘下他的眼罩,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姜颜漾开嫣然的笑容,声音清越:“江先生!圣诞节快乐!”

    江迟修看清眼前的情景后,唇边噙着笑,她神神秘秘的,原来是做了这个惊喜。

    姜颜穿的是红色毛衣,白色雪花图案点缀,她柔软微卷的长发上别了个麋鹿发卡,在这温情的背景下,尤其清纯可爱。

    而江迟修则是纯白色毛衣,生得清冷寡淡的男人眸底尽是宠溺和温柔,他这一身,倒是和她,还有这个气氛配上了。

    眼前的姑娘笑得甜美欢喜,江迟修眉眼含笑,缓缓从兜里取出什么,他在姜颜疑惑的目光下,将手心的东西轻柔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是一条玫瑰金色的星月形项链。

    江迟修的笑容暖了几分,垂眸注视着她明澈的眼睛,声线温柔:“四周年快乐,江太太。”

    姜颜张了张嘴巴,今天是他们结婚四周年,她还以为自己给了他个圣诞惊喜,原来还有个更值得庆祝的日子。

    姜颜颓了几分,认错似的小声:“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居然都忘了……”

    他笑了笑,轻柔地将她的鬓发别到耳后:“我记得就好。”

    暖光蕴衬下,她脖子上的星月项链耀着光亮。

    满目皆星河,星月皆是你。

    以后,他们还会有很多很多个周年。

    ……

    江初言练完了跆拳道后,江迟修去接了他回家。

    入睡前,一如往常,夫妻俩在儿子的卧室哄他睡觉。

    但每次明明哄的是江初言,先睡着的永远都是姜颜。

    今夜也不例外。

    冬天的夜晚,屋子里暖暖的。

    小初言躺在床上,掖好了被子,听爸爸轻声和自己说着话,而妈妈已经伏在床边睡着了。

    至于他们在说什么,他们说了很多很多……

    “别跟女孩子讲道理。”

    “所以……妈妈的话,听就行了,对吗爸爸?”

    隐有笑意的低语:“嗯,经验之谈。”

    后来,小男孩打着呵欠困倦低喃:“爸爸,我的肩膀有点痒。”

    男人伸手轻轻挠了挠他的肩:“我们言宝是要长小翅膀了。”

    随后传开孩童低声稚嫩的笑。

    “再不睡会被月亮抓去罚站的。”

    渐渐的,没了声音,夜色安静。

    言宝睡熟了,江迟修缓缓将姜颜准备好的袜子和礼物挂到了儿子的床头,随后他轻轻抱起睡着的姑娘,走出了儿子的卧室,慢慢带上门,回了主卧。

    刚将人轻放到床上,盖好被子,那人就低喃了句什么,似是梦呓。

    “老公……”

    江迟修敛眸含笑,俯身亲了亲她的唇,柔声: “晚安。”

    晚安,我们还有一生的时间。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这里也结束啦,感谢大家阅读辛苦评分么么么么啾~!

    ———预收———

    古言文案专栏可看~

    【下本开】

    《吾皇万岁(重生)》:狗皇帝为我反手乾坤

    《弃暗投你呀》(本文哥哥的故事):家破人亡后我暗恋的人成了我的靠山

    【预收】

    《蜜谋(重生)》:护国将军为白月光谋权篡位

    【《弃暗投你呀》文案】

    1、

    沈暮出生艺术世家,从小就是艳羡众人的公主。

    四年前,她曾为那个相识三年的男人作过一副画,画的背后写着——

    Je crois que je suis amoureuse de toi.

    我想我爱上你了。

    谁知突逢变故,她众叛亲离,流落法国,于是这幅画欠了他四年。

    2、

    四年后,巴黎东方艺术作品展上,她的画以史无前例的高价被神秘买主收购,惊艳了整个艺术界。

    归国后,全网都在猜这个身世成谜的气质美人到底是哪家名媛闺秀。

    后来。

    #美女画家疑被神秘金主包养#一度被顶上微博热搜第一。

    3、

    江盛集团继承人江辰遇,矜贵清俊,冷性自持,是商界名流之首,被财经日报评为当代最年轻有为的总裁。

    从不接受娱媒采访的江总破天荒接了档访谈节目。

    为宣传造势,节目组突访嘉宾住宅,而高清直播镜头下,网友发现,那副曾在巴黎天价售出的油画,装裱精致,摆在他家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于是各圈猜测纷纭。

    直到有一天,狗仔偷拍到江辰遇一改往日的骄矜尊贵,狠狠出拳砸向一人,彼时的风度尽失。

    男人神情凌厉,气场森然冷彻:“欺负她?当我江辰遇死的?”

    而他身后的副驾驶座上,是一个眼眶通红的长发姑娘。

    众人一头磕死在屏幕前。

    当晚微博彻底瘫痪了。

    “七年了,”浮光掩映,江辰遇抵上她的额头,嗓音低哑:“暮暮,考虑一下我?”

    全世界都可能舍弃你,但他永远不会。

    “如果哪天当腻了公主千金,想做江太太了,就告诉我。”

    *【你拥我三年无光日月,我守你半生琉璃灯火,夜独明,永不央。】

    【阅读指南】

    ①、家破人亡后我暗恋的人成了我的靠山。

    ②、久别重逢,双向暗恋,1V1,he,双c

    ③、偏执深情矜贵总裁vs东山再起落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