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和死对头结婚了
    宴与穿着特制的绡衣,甩着一条鱼尾巴泡在民政局的水箱里,看着面前正和自己爹娘商量结婚事宜的少年,神色复杂,脸臭的宛若吃了一只苍蝇。

    草,这人生,真他妈刺激。

    四十八小时前,他还在酒吧里和一群狐朋狗友蹦迪喝酒,庆祝自己的十八岁生日,顺便咒骂了一波宋谙那个装模作样的笑面虎。

    四十八小时后的现在,他就分化成了人鱼,并且再过不久,他和笑面虎的结婚证就要热气腾腾地出炉了。

    宴与烦躁甩了甩尾巴,一切发生太快,他现在才回过了点味来。

    许是他尾巴甩动的幅度有些大,水波散开,惊扰了旁边和他一缸的安静等排号的人鱼小姐姐。小姐姐转过头,轻轻用胳膊肘碰了碰他,笑靥明灿:“很紧张吗?别怕,这可是很重要的时刻呢。”

    人鱼小姐姐很好看,尾巴还是嫩嫩的粉色,笑得温柔。宴与心生好感,也不想让人家知道自己这些糟心事,随口回了句:“是啊。”

    他根本没仔细听她刚才说的什么,先回答完了,才把那话在脑子里过了一圈儿,又补充道:“我不紧张,真的。”

    这又不是真结婚,宴与心里腹诽。再说了,哪个大老爷们突然分化成人鱼再被迫跟死对头结婚能紧张啊,剩下的全他妈是震惊是不甘是憋屈和破坏欲!

    小姐姐扑哧一笑:“嗯呐,哎,你多大了?看上去很小。”

    宴与长相少年气很足,瞳色和唇色皆淡,鼻梁高挺,面色正经时像个好学生,极具欺骗性。但是他长着这样一张脸还坐上了校霸的宝座,可知他不着四六的臭脾气。不过面对陌生人,他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前天刚成年。”

    “哇。”小姐姐瞪大眼睛,“那你一定很喜欢他,这么早就来领证。”

    宴与顿时一哽,看了眼不远处还在和他爹商谈的宋谙,一股气停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随口答应着,把话题转移到她身上。

    宋谙正和宴父说到宴与激素抑制的问题,听到身后的交谈声,随意往后瞟了一眼。就见宴与趴在水箱上,开开心心和一个女孩子聊天,好似忘了自己已经分化成了一条人鱼。

    宋谙突然觉得,昨天自己鬼迷心窍想也没想接下了这个大/麻烦,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

    这事吧,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前天宴大/麻烦过生日,还是十八岁的成年生日,一时没把住放飞自我,喝多了酒,就发生了三桩令他悔恨终身的事,一件赛一件。

    其一,他在一众损友特别是发小张辰阳的怂恿之下,鼓起胆子打电话向女神江晚晚告白了。女神声音很温柔,说了很多话,也给他发了一摞子好人卡,沉甸甸的。

    宴与带着笑挂了电话,张辰阳刚以为成功了,就见宴与新开了酒,对瓶吹,拦都拦不住。

    其二,宴与对瓶吹吹多了之后,神智不清醒,就打出了今晚第二个电话,是给宋谙的。

    因为宴与喜欢江晚晚,和江晚晚喜欢宋谙一样。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些事别人不知道,宴与心里清楚,只是他刻意忽略了。

    噼里啪啦白了一顿宋谙后,宴与就彻底醉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被发小送回家。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宋谙面前丢尽了脸。

    其三,带着一身酒气的宴与被发小送回家后,就在他爹他娘准备训斥的眼神下,迎来了迟来的分化期。原本人鱼十四岁就分化完毕了,他硬生生推了四年。

    这下打也打不得,还得上医院。宴与神志不清地被他妈季春云的惊呼声吓醒,上一秒还醉倒在家里的地板上,下一秒就到了弥散着消毒水味的病房里。被抽了血,做了一大堆检查,等待医生的审判。

    审判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宴与差点一头撞死在床头。即便是现在打了抑制剂,鱼尾重新变回了双腿,宴与还是觉得别扭无比。季春云哭着抱住他,他爸宴华也止不住叹息,出去打算点根烟,又想起来现在是在医院,顿了顿,走回来坐在病床边。

    简而言之,就是他控制分化的基因片段上的一个碱基对出现异常,导致分化期推迟。再加上人鱼生长激素分泌旺盛,于是十八岁这天,一股脑爆发了。

    宴与被生日这天老天爷送的这份大礼砸晕了头,失魂落魄,整个人都脱了神般被季春云抱着哭了又哭。他想,季春云这么多tvb狗血剧真是没白看,眼泪下的恰到好处又快又准,他都想跟着一块哭,这都什么事儿啊。

    “别哭啊,又不是什么大事。”宴与看着哭哭啼啼的季春云,强挤出一个笑容,“不就是分化成人鱼吗,也挺好的,以后我俩可以当小姐妹了。”

    季春云白了他一眼,抹了抹眼泪继续哭:“妈妈怕你受不住啊,你之前不还喜欢一个人鱼姑娘,老提她。妈妈怕你难过啊。”

    宴与这才想起自己那一叠厚厚的好人卡,额角抽动了两下,继续安慰季春云:“害,我早就不喜欢她了,没事啊。做人鱼也挺舒服的,有特权。”

    人鱼因为数量珍稀,在社会上很多地方都是有优待的。

    话音刚落,宴与就看见季女士的眼泪立刻打住了,说收就收,干脆利落,再用纸巾擦一擦,好似刚才根本没人哭过。

    宴与:???jpg。画风怎么哪里不对?这么收放自如?

    他爸还在旁边一脸沧桑的坐着,见状拍了拍宴与:“爸爸妈妈觉得分化成人鱼没什么,你依旧是我们的好儿子,主要就是怕你难过。看到你调整的这么好,我们也放心了。”

    宴与听他爸这么说,嘴角抽了抽,想说我不是我没有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不过季春云这么一哭,好像真的就替他把一些东西哭出来了,至少无论怎么样,父母都是在他身后的。

    “那以后陪妈妈逛街的任务可就交给你了啊。”季春云握紧了宴与的手。她还是希望儿子能有个好心情的,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就要乐观地面对。

    宴与笑了:“您这话说的,以前我不也陪您吗?对了,然然呢?”

    “你还有脸说,你这么晚回来,妹妹都睡了,明天有补习班,就没喊她。”

    一家人又絮絮叨叨说了些事,医生见他们情绪稳定了许多,才继续开始宣布另一个审判结果。

    “因为分化期过晚,宴与体内人鱼α激素水平超出正常值30,β激素水平低于正常值20%。”医生顿了顿,看着面色茫然的宴与,咳了一声,继续说:“这种情况虽然很罕见,但之前也有过几例。分化期过晚,激素水平紊乱,将导致他对伴侣的渴望达到一个很高的层次。”

    “这种渴望是先于生理的,譬如尾部瘙痒,疼痛,进而影响到心理,容易躁郁不安、喜怒不定。如不及时解决……患者,会很不好受。”

    这份诊断和之前确立他分化成人鱼的诊断相比,显然严峻了许多。

    季春云睁大了眼睛,声音颤抖地问;“医生,我儿子他……他会不好受到什么程度?”

    医生也有些不忍心,叹了口气:“仅有的几例案例里,有患者没有找到基因匹配率90%以上的人选,或者是迟迟不愿接受匹配人选,最后鱼尾萎缩,死于身心的双重折磨。”

    病房里顿时陷入了死寂。

    宴与原以为自己分化成人鱼就已经够让人吃不消了,没想到老天爷还买一送一,再给他安排了一个豪华大礼包。

    和之前不一样,季春云这下真的痛至心扉。她没想到儿子不仅分化成人鱼,还要面临这样的折磨。

    同为人鱼,尾巴的重要性她是知道的,本就娇弱得很,鱼尾萎缩该会是何等的酷刑!他还这样小,才刚刚成年,什么事情都没有经历过。她抓住医生的袖子,面色恳切而焦灼,泪水将掉未掉:“医生,我儿子匹配结果出了吗?有人选吗?”

    宴华则是紧皱了眉头,又压下去,转头接着季春云给儿子做心理辅导工作,劝他不要放在心上,匹配的事情爸妈会想办法,活下来最要紧。宴与也只是勉强撑着笑应了。

    “采样已提交机器分析。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先休息吧,明早应该就有结果了。”医生看了眼时间,“我要去值班了,有事的话可以直接按铃,我会过来。”

    医生拉着门,说了最后一句:“节哀。”

    病房里就剩下了他们一家三口。

    季春云伸出手抚了抚宴与的眉梢,俯身抱住他,带着哭腔:“都是妈妈不好,妈妈没给你生一副健康的身体。”

    宴与心里十分复杂,但还有些没回过味来,感觉有些不真实。看见季春云是真的难过了,宴与回抱住她,安慰道:“妈,我真没事儿,不就是找个伴嘛。早找晚找都是找,而且说不定基因匹配的更合适,对不对?”

    “儿子都没哭呢,你在这哭。”宴华拍了拍季春云的肩,“还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

    季春云也知道自己失态,把眼泪收住了,不能让儿子再为她烦心,可基因匹配她实在是没点底。

    首先是条件很苛刻,若没有人能和宴与达到90%以上的契合度,那么无感情基础之下两人形成稳定联结的可能为零。然后即便达到了那个标准,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怎么样,可不可靠,会不会借此要挟她儿子。

    但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别无他法。

    好巧不巧,宴与刚刚骂过架的宋谙就成了他的命。他恨得牙痒痒,简直想高唱一曲《让苍天知道我已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