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我才不要牵手呢
    “叮咚,请25号新人进行登记。”

    正和宴与聊着的小姐姐听到通知,高兴极了,忙扯着未婚夫和宴与告别。她未婚夫之前去办手续,在两人聊到一半的时候就过来了,甜甜蜜蜜,让宴与吃了不少狗粮。

    小姐姐经由人鱼特制通道到了另一间房间去了,未婚夫也走过一扇门到了登记室,两人正式开始登记结婚。宴与扒拉着尾巴目送,祝他们幸福。

    民政局结婚登记很严格,也很有仪式感。平日里人鱼为了方便生活,下半身并不会一直保持着鱼的形态,而是在双腿和尾巴之间自由切换。可是登记这一天,人鱼一定是要用最本真的形态来拍结婚照的,这也是宴与为什么这么苦逼泡在缸里的原因。

    好吧,其实分化成人鱼之后,在水里待着挺舒服的。宴与不好意思地想。毕竟他家家境很普通,加上之前他和妹妹宴然都不是人鱼,只有季春云偶尔要泡一泡,所以家里的人鱼箱并不大。

    “小与!”宴华突然喊他。

    “哎爸,怎么啦?”宴与收回神思,手臂交叠在箱沿看着他们,微微歪着头。

    宴父见他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又叹了口气:“你啊。”他转过头跟宋谙说:“宋谙啊,小与就麻烦你了,他平时被我们惯得皮了些,要是犯什么错,你跟我说,我一准收拾他!”

    他爸这话说的就让宴与不高兴了,但到底还是人家宋谙好心好意帮忙,他总不至于当个白眼狼。于是纵使心里千般不愿,宴与也只能撇撇嘴:“我不会麻烦他的。”

    宋谙也笑了:“宴与挺好的,伯父别担心。”

    季春云拉过宋谙的手,眼神中饱含着歉意:“孩子,是我们家对不住你,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尽管讲,我们一定在所不辞!”

    宋谙认真点头答应,也许这样会让宴母心里好受点。他自己其实不怎么在意,原本也不打算结婚的,权当帮个忙。昨天给国外的父母打电话,他们听到两人这么高的匹配度,也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宴与没拦,毕竟这件事确实是宋谙吃亏。他们俩明争暗斗两年,他虽然嘴上不服气,但心里还是清楚宋谙的优秀的。就这么和自己捆绑在了一起,即使是有两人极高匹配度的考量,但也……总之就是这事,他需要低头。

    就是不知道为何这家伙会答应得这样爽快,本来他当时去找他,并没有抱希望,总不至于为了报复自己吧。

    宴与闷闷地想着,又企图从宋谙脸上看出些许端倪,但宋谙只是挂着得体让人舒心的笑容。少年人穿着西装,却并不突兀,而是身姿挺拔,眉目清冷,自带一种贵气。结合他本身就不菲的家世,宴与突然对自己心中生的那一点猜测感到羞愧起来,大概是他多想了。

    这时突然有一个身影冲进来,是个还背着双肩包的小姑娘。她飞快跑到人鱼箱前:“哥!我来啦!”

    宴与伸出手摸了摸妹妹的头:“下课了?你来这干嘛?”

    宴然周末报了很多补习班,小小年纪连轴转。她哼了一声:“你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妹妹的还不过来看一看?”

    在宴然面前,他们的统一口径是宴与早就喜欢宋谙了,只是之前不好意思讲。毕竟宴然才上初三,而这协议婚姻,实在有些违背常理。所以宴然仅仅知道自己哥哥突然分化成人鱼,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所以宴与只是内心腹诽,面上还是扯着笑:“辛苦你过来。”

    “叮咚,请26号新人进行登记。”

    宴与听到这声通知,暗道一切终究还是来了。季春云悄悄擦了擦眼角的一滴泪,说道:“孩子们,去吧。”

    宋谙转头看向宴与,唇角微勾:“走吧。”

    宴与耸了耸肩:“走吧。”

    于是宴与顺着人鱼特制通道,游到了里间的登记室,方才那对小情侣已经从另一扇门走了。几乎是同时,宴与一游过去,就看见宋谙穿过了走廊,推开门。他和宋谙对视了一眼,心中莫名生出一种紧张感。

    好像他和宋谙真的要结婚了。

    宴与内心mmp,这事若是让张辰阳知道,指不定会传出来什么大新闻。

    他和宋谙并肩站直,面前坐着一个面容和善的中年女人签着文件,还有一个摄影师站在旁边,摆弄着设备。

    虽然宴与不想承认,但他和宋谙是罕见的匹配度达到99%的极契合“情侣”。于是依靠着匹配报告,他们从今天上午开始走程序,一路上省下了不少事。但即便如此也是忙碌了一天,现在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毕竟他们和别的情侣不一样,别人是充满幸福来度过这一切流程的,每一步都显得那么有仪式感,而他是被迫到了这个地步,甚至因为事情发生过于猝不及防,只感到深深的疲惫。

    一边的宋谙看见小人鱼呆楞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有些无奈,敲了敲水箱:“伸手。”

    “我不。”宴与条件反射反驳,转头对上了宋谙的眼睛,才回过神,忙把手从水面下伸出来,就见宋谙极其自然地牵住。

    干,这都什么事啊。

    但宋谙极其规矩,只是微微勾住了他的指尖。对方指尖传来的热度让宴与心里有些别扭。他手上还带着水,两人手指接触,湿漉漉的。但还没等他多想,面前的摄影师就开始倒计时。

    “3,2,1!”一瞬间白光掠过,画面定格。耳尖微红的小人鱼和面色清俊温柔的少年,手牵着手,青春正好。

    ·

    拍完照一瞬间,宴与就不自在松开了手,和宋谙走到今天这步实在有些难以令人接受。接下来再签了个字,摁下手印,又等了两分钟,结婚证就彻底办好了。宋谙去外面等他,宴与通过通道去了人鱼衣帽间,尾巴变回双腿。

    因为人鱼数量稀少,天性又比较脆弱,加上这个分局是专为人鱼服务的,所以很照顾他们,每次最多就两对情侣会碰面。宴与慢吞吞脱下绡衣,再穿回自己习惯的衣服,又自我心理催眠了两下要保持平静,才抬腿走了出去。

    宋谙和宴家人都在等他了,宴然高兴拉住他的衣摆,凑在他耳边悄悄说:“哥,新婚快乐!”

    宴与方才那点心理建设全被这个小姑娘给击倒了,这死丫头片子,话可真是会挑好听的说,插刀插得稳准狠。宴与苦水也只能往心里咽,拍了拍宴然的肩:“嗯,我快乐。”

    宋谙闻言,轻轻勾起一个笑,又收住,把红本本递给宴与。

    宴与没看见宋谙唇边隐隐约约的笑意,只看见笑面虎低垂着眼帘,觉得他心里也好受不到哪去。他接过红本本揣到兜里,对宋谙的感激又多了一分。

    这家伙也不是特别坏。

    之前大半夜他去的医院,等着医生的匹配结果。那个时候季春云和宴华不停给他做思想工作,让他知道生命是最重要的,劝他想开。

    宴与直了十八年,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纯爷们,临了来了这么一遭,真的是差点没背过气去,那点酒劲全没了。而且单变成人鱼也就罢了,他还不知道自己要依靠着哪个陌生人才能活下来。有求于人这四个字,太重了。

    但他不能让父母和妹妹担心,所以只是一一应了,即使心里的烦躁都快把整颗心烧着。时间太晚,宴父宴母另找了地方睡,他一个人在病房辗转反侧,想了很多。

    第二日早上,医生过来宣告结果。宴与因为激素不稳,还挂着水,就见医生面带喜色报告结果。

    “患者和一个姓名宋谙的匹配度高达9998,十分罕见的数值。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匹配度90的,他们预留的联系方式在这里,你们可以联系一下试试。”

    宴与心里那把火彻底烧着了:“怎么是他?”

    宴与想起自己昨晚醉着酒丢脸给宋谙打电话,劈里啪啦说了一堆,算是撕破了脸皮。他现在清醒过来,知道宋谙在他和江晚晚的感情关系上是无辜的,所以昨晚是他对不起宋谙。这个人选是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他?

    但是所有人都面带喜色。如此高的匹配度,国家会直接向匹配人的手机发送匹配通知和结婚申请。一般情况下大家收到,都会选择同意,毕竟某种意义上,基因匹配比他们自己找对象靠谱得多。

    最后他迫于父母压力下去找宋谙,准备先道歉,再顺嘴提一句,若他不愿帮忙就算了,毕竟婚姻大事,他不能上赶着祸害人。却不曾想这人听见他的情况之后,没有多想便在申请上点了同意,父母在国外,他也都有条不紊妥善安排好。

    宴与当时的心情竟然微妙的好了起来,松了口气。虽然宋谙这个人他看不惯,但是不带任何偏见来看,他确实是个靠得住的人。而且以他俩的关系,宋谙总不至于真看上他,安全得很。

    宴与还和他约定了,等自己病好,就离婚,决不拖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