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我只是去结个婚
    联结,是人鱼和人类伴侣建立亲密关系的一种方式。通常分为三步:标记、接驳、联结。

    而宴与这种激素不稳的情况,只需要进行第一步就够了,不需要有更多发展。这也让宴与心里的烦躁轻了很多,等病治好,办完离婚,他大不了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挺好的。而且这种方式也不会对宋谙造成什么影响。

    其实这种结婚申请制度最初是为了保护人鱼权益不受侵害,毕竟如果关系进展到第三步的话,人鱼的身心都会不由自主依赖伴侣,若关系破裂,就会单方面造成很大伤害。可惜他的情况特殊,这样的制度反而是一种累赘。

    出了民政局,宋谙和他们打完招呼,就自己先回家了。宴与看了眼宋谙一个人孤零零的背影,有些纳闷。虽然只有宋谙和他们家知道的协议婚姻,但是他的父母居然全程没有任何怀疑与关注,轻轻松松的就同意了。

    宴与话音在舌尖打了个转,想喊他一声,宴华就正好拦到了车,叫他上车。宴与方才也是一时冲动,不明白自己到底要喊什么,于是也就作罢了。

    坐在回去的车上,一家人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虽然天降灾祸,但也峰回路转。宴与看着窗外飞速驶动的景色,感觉这一切还像是做梦一般。

    这时候手机振动,一个电话打进来,是张辰阳。宴与接了,懒懒散散:“喂,张铁蛋?”

    “铁蛋你妈啊。”张辰阳骂骂咧咧,“你别过完个生日就寿终正寝了我给你讲,你这两天人呢?”

    宴与“哦”了一声,转头给季春云说:“妈,张铁蛋找你。”

    季春云正疑惑,宴与就听见电话那头张辰阳忙说:“哥哥哥!我错了,我是张铁蛋!你这两天去哪了啊?发那么多消息都不回。”

    宴与笑着跟季春云摆了摆手,接着垂下手,拇指食指合并摩挲了两下,再缓缓开口。

    “我去结了个婚。”

    然后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挂了电话,避免自己的耳朵受伤害。不出他所料,正在菜市场给家里买菜的张辰阳一下子就惊天动地喊了一声“靠!!!!!”,引发了大叔大婶的集体围观。

    到底还是自己发小,平时大大小小糟心事都一起分享过,宴与本就没打算瞒着他。于是他打开手机,把来龙去脉大概组织了一下,发给张辰阳,接着就收获了溢出屏幕的问号和感叹号。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别问,你哥我,身心俱疲。】

    【张铁蛋】:【太阳!!!】

    【张铁蛋】:【那你以后咋办,和那家伙住一块?他帮你标记?太阳,我接受不了】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你别日来日去了,人家摊上我也挺亏的。实话给你说,我他妈现在腿骨疼得很,走路都费劲。】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害,反正就,宋谙这人挺好的。我俩……这事你也别往外说,别给人多添麻烦,以后的事能过去就过去吧。】

    张辰阳心里不是滋味,他知道宴与一直和宋谙不对付,结果现在却到了这种地步。他想了半天,删了又删改了又改回消息。

    【张铁蛋】:【欧克,放心不可能乱说的,新婚快乐(狗头)】

    宴与回了个小蓝人捅刀拧头的表情。

    【张铁蛋】:【皇上你好狠的心!耍一把?】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拉我】

    于是两人愉快排了把游戏。宴与许是憋的狠了,大杀特杀,张辰阳隔着屏幕都瑟瑟发抖。

    不愧是我二狗哥,不得了,铁蛋佩服。

    一把结束,正好到了城东街。宴与给张辰阳说了一声下了线,就揣着衣兜下车了。

    因着中午宴与一家已经和宋谙吃过饭,晚上就没有再多占着他的时间,一家人随便找了路边一个小店就解决了晚餐。期间宴华和季春云双重夹击,语重心长,叫他跟宋谙好好相处。一边的宴然也啥都不知道,跟着添油加醋,宴与差点都被他们仨洗脑成一个贤良淑德以夫为天的大家闺秀了。

    糟粕!都是糟粕!

    吃完饭回家,季春云就开始帮宴与收拾行李。之前就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于是没花多久,宴与几乎就是被季春云赶着出了门。宴然从头到尾懵逼,周六早上知道哥哥有了个喜欢的人,周天他们就结婚同居了。但是季春云又催着她写作业,于是宴然给了哥哥一个拥抱,就依依不舍走了。

    还没忘说了句:“哥,一定要幸福!”

    宴与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地接受了妹妹的祝福,也补了句:“以后的作业,哥不能帮你补了。”

    宴然哇的一声哭出来。

    季春云本准备把宴与送到宋谙家,但宴与死活不肯,只让她送下楼。季春云拗不过他,只好站在路边,目送着出租车一路驶远。

    宴与腿越来越疼了,差点给他疼出抖腿效果,所以他才这么着急要搬过去。地址宋谙提前便给了,意料之外不是什么别墅区,就在学校附近。

    枫城一中高二一班宋谙同学,一进校就自带了一栋楼。这事当时还被宴与他们几个吐槽了好久,心想大少爷家里真是钱多烧得慌,来他们这样的普高。当时宴与觉得这样的公子哥估计成绩不咋地,结果从小到大稳拿第一的他开学第一场考试就被压了一头,从此再也没起来过。

    ……好气。

    他家离学校不远,所以到宋谙家也很快。宴与给宋谙发了条消息说明自己到了,付了钱下车。

    这个点信号不是很好,消息还在转圈圈没发出去。宴与刚拉开车门,就看见宋谙在路边等着他,手上提溜了一个大袋子。眉目淡漠而温柔,宴与眼里就是装逼成瘾。

    “嗯?”宴与从后备箱拿下行李箱,推着走过去,“你装雷达了?我瞅瞅在哪?”

    宋谙挑了挑眉:“凡人看不见。”

    他推算时间差不多了,就下来买东西,顺便等他,没想到还挺赶巧。

    “行吧,仙男,你吃饭没?”靠近宋谙身边,宴与觉得舒服了许多,腿不疼了,腰板也直了,高匹配度仙男宋谙,你值得拥有。

    宋谙听到这个称呼额角抽了抽,随口回道:“当然吃过了美丽的小人鱼。”

    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宴与:“……求别这么叫我,你家在哪?”

    “那你也别这么叫我。”宋谙笑了,“跟我走吧。”

    宴与于是一路跟着宋谙,从小区门口进去上了楼,路上闲闲搭了几句话,也是互杠的。但宴与毫无所觉,想着自己之前和宋谙相处剑拔弩张,这阵气氛倒挺和谐。

    大概二狗哥对和谐的要求有点低。

    宋谙刷开门,从鞋柜里拿出拖鞋给了宴与一双,先把行李箱搬到客房。宴与好奇地观察宋大少爷的房子,比他想象中要低调了许多。没什么小二层和大吊灯的,普普通通三室一厅外加厨房卫浴客厅,但总体面积很大。

    等等,卫浴!

    宴与想到这眼睛亮了,宋谙家总该有个标配浴缸吧!分化成人鱼之后,他对泡水这项活动兴趣倍增。但他家里的浴缸就是普普通通的规格,不自在。

    于是他蹭蹭蹭找到了浴室,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贼大的浴缸,顿时内心撒花庆祝欢呼,十分容易满足。

    宋谙一过来,就对上宴与亮晶晶的眼神。他居然瞬间意会这人的意思:“没事,都随便你用。”

    “好哥们。”宴与拍了拍宋谙的肩,说出了一句他两天前认为自己绝无可能说出的一句话。

    宋谙继续带宴与熟悉了一下房子。他父母都在国外,这个房子就是他自己买在学校旁边的,各方各面都可以看出主人的喜好,意料之外的有些冰冷寡淡。因为宋谙长相虽然清冷锋利,但眉眼总是很温和,因此吸引大批迷妹,所以宴与总叫他笑面虎。

    宴与这才反应过来,他这算是打入敌人内部防线了?

    草,魔幻。

    “你作业写没?借我抄抄?”宴与既来之则安之,到客房的书桌前坐下,拿出作业,迅速利用好身边的资源。

    宋谙也拉开一个椅子坐下,腿长的过分:“等下,我手机发给你。”

    宴与纳闷:“你作业不在你身边吗?”

    “在,给你发个全的。”

    宴与还是满头问号,打开手机,就见【笑面虎】发来了好几个pdf文档。宴与一一点开看下去,居然是各科习题答案,齐齐整整。

    宴与一阵恍惚:“你作业不自己写吗?年级第一?”

    宋谙摇头:“不写,太简单了。”

    这话真够欠抽的,宴与来了劲:“其实我也觉得简单。来旁友交流交流,你平时都刷什么题,我看那个天天习题就还不错,我带过来了……”

    他还在絮絮叨叨,就见宋谙面露无奈:“我不做题。”

    宴与一脸你玩我呢的表情:“那你说说你考试咋考的?”

    他这时已经预感到有什么不对了,果不其然,就听见宋谙这厮闲闲来了句:“就,看书就够了呗。”

    拳头好痒想打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不早了,休息吧,我先补作业。”宴与面带微笑,结束话题。

    宋谙叹了口气,望进宴与眼睛里:“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嗯?”

    “人鱼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