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当众检讨骚操作
    天光微蒙,宴与满脸不耐按掉闹钟,闻到隐隐约约的饭香气,和家里面的味道不一样。

    他起身换好衣服打开门,就见一个阿姨正在收拾屋子,而宋谙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早。”宴与含着困倦对宋谙打了个招呼,“这么早走?”

    宋谙垂眸看他,单肩背上包:“嗯,有点事。”

    阿姨也跟他打招呼:“小宴,醒了啊,赶快来吃饭。”

    “哎好,我马上。”

    宴与跟宋谙告别,先去洗漱。打扫的阿姨是宋谙请的,面容和善,一般做个饭再收拾一下屋子就走。虽然他第一次见,还挺有好感。

    镜子里,自己发根的雾蓝色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整个人朝着一种娘里娘气的趋势发展。宴与拧了拧眉,把水温调低,捧了一把水到脸上,瞬间打了个激灵。他很快把自己收拾好,到餐桌前吃早饭。

    因为宋谙和他一个班,每天都能见上,所以他只需要在宋谙家里住半个月,之后激素水平稍微稳定下来,就可以搬出去了。而且尽管宋谙从头到尾帮忙,没一点不情愿的样子,他还是不好在别人家白吃白住,就和宴华商量着按高级酒店的价位给宋谙网上发了个红包,宋谙也干脆利落收了。

    挺爽快一人。

    宴与边吃着饭边刷手机,可谓习惯极其不良好,在家里要挨捶系列。他喝着粥,和张辰阳开始新一天的互相辱骂。两人从天南吹到海北,张辰阳突然来了句:你写检讨了吗?

    宴与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一,上周二他们一帮子集体逃课开黑,被狗比杨主任抓了。鉴于他是惯犯,杨主任要他全校面前做检讨。

    他想了想,回道:【我拿以前的,没事。】

    张辰阳吃着包子,差点吐了:【您那检讨历史多悠久了啊,回回用。】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不懂了吧,这叫一招制敌。】

    【张铁蛋】:【……您说的都对!】

    他觉得自己这发小忒神奇一人,表面上热爱学习乖乖牌,但做事又出格脾气又臭。常年游走在学霸和校霸之间,奖状拿的手软,处分也背了一身。要不是宋谙风头太甚,他就是枫城一中最靓的崽。

    哦,最靓的人鱼。

    ·

    宴与属于那种不到最后关头不入学校的,所以就和宋谙错开了一大截,这也正合他意。他慢吞吞走到学校,卡点娴熟,晚一秒就被记名。

    操场上熟悉的升旗bgm已经放起来了,德育杨主任在升旗台上叭叭叭,十分激昂:“同学们,时间就是金钱!来晚的同学快速入列!升旗仪式就要开始了!”

    宴与走得不紧不慢,挪到了班里最后一个。张辰阳到的比他还晚,站在他身后气喘吁吁:“你怎么每回算时间那么准的,我刚又翻了个墙。”

    “大概是因为我头还可以吧。”宴与漫不经心轻笑。被张辰阳踹了一脚,笑骂:“你妈的。”

    这时候督察开始点名,两个女生从队前拿着名单一点点走到队尾。点到宴与,他懒懒地回了句“到”,手上就猝不及防被塞了一个东西。

    是一个粉红色的小礼物盒。

    督察的其中一个女生低声催促了一下,留着齐肩短发的学妹涨红了脸,小声说:“宴学长,生日快乐。我,”她越说越嗫嚅,“周五的时候你不在,但是我想早点把生日礼物给你。”

    她一看就是偷偷和同学换了工作,专程过来的。尽管宴与在最后一排,她动作也很小心,还是不免被人注意到。周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好事者甚至偷偷拿手机拍起了照,去论坛盖楼。

    学妹的脸已经红成西红柿了。宴与唇角微勾,笑得很温柔:“谢谢你的祝福,礼物我收下了,快回去吧。”

    “好!”学妹没想到宴与态度这样温和,高兴地说,“学长再见。”

    “嗯,再见。”

    宴与虽不想收,给那个女孩子希望,但到底不好这么当众让她下不来台。于是学妹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和同伴推搡着走了。

    之后再私下里找一下她吧,他想。

    宴与生的极好,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瞳色又浅,腰细腿长,和上本人懒散的气质,偷偷爱慕他的女生并不少。但他脾气向来直来直去,拒绝人干脆利落,有各种小礼物也会直接来一句“好意我心领了。”这倒是第一次把礼物收下。

    论坛里的吃瓜群众因为这个第一次,楼蹭蹭蹭往上盖。从学妹大胆送礼,到宴与收下,最后逐渐发酵成了宴与和学妹双向暗恋,终于捅破这层窗户纸,马上就要过在一起了,还十分有理有据。

    宋谙过来时便看到宴与笑着跟一个女生告别,把一个礼盒装进了书包。他微眯了眯眼,又回到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来:“杨主任叫我过来叫你。”

    “得,我现在过去。”

    之后张辰阳就看见宴与很自然地和宋谙一起绕过半个操场去升旗台,惊掉了下巴。

    同样震惊的不止他一个人,前方一哥们戳了戳他:“他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这俩人可从来没一道走过。

    周围齐齐投来好奇的眼神,等这位疑似知情人士的一个回答。

    张辰阳突然感觉自己身负重任,想了半天,回了句:“他俩周末打了一架,和好了。”

    握草,我太机智了。

    “啊?”一个周五晚上和他们一起喝酒的哥们刘昭偷偷侧过来悄悄问:“是不是为了江晚晚打的?”

    张辰阳被问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圆,只好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嗯……是的。”

    刘昭惊了:“这都能和好,宋谙可以啊。”

    “高二一班后排同学,高二一班后排同学,请按队列站好,要不然我扣分了啊。”杨主任牌大喇叭又开始喊着。

    原本站在队伍最前的班主任也赶过来:“张辰阳?你是不是想上天?”

    张辰阳立马端正了身体:“老白我错了,我现在想下地。”

    ·

    升旗开始,集体奏唱国歌,宴与和宋谙还有几个学生会的站在升旗台上,台下也整整齐齐。

    枫城一中学校不大,但高一到高三加起来也有两千人左右,宴与和宋谙一起过来,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站在了一块。他站在台上看着下面,颇为壮观。

    唱完国歌,就到了领导发催眠药环节。宴与这人觉多,每天早上神智都不太清醒,被这冗长的讲话折磨的不轻,就干脆轻轻靠了一点在宋谙身上,借点力。

    双腿站立在地球上生活的人类活着真是太费劲了,宴与如是想。

    宋谙感受到身侧微传来的力度,手指在身侧轻轻扣了扣,有点想直接按住脑袋把这人拨开。但这人靠的很轻,好像真的是累了,宋谙侧头看了看他异色越来越重的发顶,随他去了。

    但台上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容易被台下发现,张辰阳在底下已经听到隔壁列有女生小声惊呼:“好有cp感!!我之前怎么没觉得!”

    “对!完了我要入邪教了。”

    “一起吗姐妹呜呜呜!”

    张辰阳听着这些谈话心都碎了。他操着老妈子的心,内心疯狂呐喊:知道你累,但这是在台上啊,那么多人看着呢二狗哥!

    来,宝贝,三二一,咱们站直咯!

    但宴与根本不知道发小在为自己担心什么,听不见他内心的呼唤,就这么自然而然地靠着。直至领导的催眠药发完,他才收起了懒散站直了些,还不忘道了声:“谢谢啊。”

    宋谙深深看了他一眼,回了句“没事”,就作为学生代表上去讲话了。这下明显可见台下打起精神的人不少,全为了看男神。

    宋谙声音很好听,清朗如玉,和之前操着一口不知何地方言的中年男老师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宴与没心思听这些内容大同小异的官腔发言,闲极无聊,开始观察台下的同学。

    尽管熬夜打游戏,用眼习惯极其不良好,宴与的视力依旧是标准的50,让人羡慕不来。他很快就定位了高二三班的位置,在班级前列看见了亭亭玉立的江晚晚。

    江晚晚是在初中就分化成人鱼的,所以身上的特质很明显。她扎着淡金色的高马尾,涂着口红,在人群中明艳至极。宴与看她眼神专注地看着台上,显然是在看宋谙,有些郁闷。

    他喜欢江晚晚一年了,高一的时候文艺汇演一见钟情,并成功要到了联系方式。

    他没谈过恋爱,不太懂怎么表示心意,只是直男式尬撩尬聊。但从朋友做起,江晚晚也和他关系越来越好,即便是她通过他认识了宋谙,也让宴与觉得自己表白有成功的可能。

    可是他被拒绝了。

    宴与叹了口气,我也很好啊,为什么不能喜欢我一下。

    宋谙讲完话,整个流程本应就到此结束,但今天多了一个在全校面前念检讨的宴与,大家就被迫多留两分钟。

    不过学生们都很高兴,一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二是能少上两分钟课就少上。

    “咳。”宴与试了试麦,开始熟练地念检讨。

    “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同学们。耽误大家的时间,我深表歉意。”

    宴与声音扬了扬:“校规校纪!是我们每一个学生都应该遵守的。可我却罔顾了法度,因为个人的一点私欲就逃课了,辜负了老师和学校的期望!”

    杨主任听着这句话很熟悉,但还是很满意宴与的态度。

    但宴与这句说完,却是直接把讲稿收了,张辰阳看着,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只见他饱含感情地说:“我深知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在同学间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但,我有不得不违纪的理由,有人需要我!”

    “如果我去晚了,我的朋友,我的兄弟就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甚至遭遇不测。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处于这样的境地?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我必须要身先士卒,团结友爱,互帮互助。”

    张辰阳:“???”召唤师峡谷需要你?

    你个宴二狗搞什么事情?

    台下也逐渐骚动起来,多是嬉笑。而宴与还在情感充沛地继续发表演讲。

    宋谙站在他斜后方,看见少年的轮廓被清晨的阳光勾勒,镀上一层毛茸茸的光,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他轻笑,像个小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