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秃顶还是生病了
    杨主任已经绷不住气了,正大步流星走上台。台下同学看的乐不可支,又为宴与担心。

    但宋谙这时却是不紧不慢上前走了两步,和宴与并肩站在一起,从他手里拿过话筒。

    台下一阵惊呼。

    张辰阳先被宴与的骚操作先刷新了一遍,又被宋谙的举动弄得摸不着头脑。就算是他俩关系变好了,宋谙这是,要干什么?

    宴与正讲的激昂,突然被打断,有些不爽,就见这人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这种精神十分可嘉,让我也想起了曾经帮助他人的快乐、自豪与满足感。”

    宴与那点不爽没了,没忍住扑哧一笑,没想到宋谙还挺上道。

    宋谙同桌莫衡宇在台下笑疯了:“我宋哥,牛逼!”

    杨主任走了一半,停住了脚步,显然是没预料到事情的变化。莫非,是真的有人需要帮助?

    “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当深渊来临,有人畏首畏尾,有人束手束脚,也有人选择以自己的光芒,点亮他人。”

    迅速有同学开始记录这句话,准备当作文素材。

    杨主任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网吧抓到宴与的吗,这宋谙跑来凑什么热闹!

    他又继续往前走,就见宋谙话锋一转:“可是,我们也应该顾虑到自身的境地,选择正确而合理的方式帮助他人!所以今天,高二一班的宋谙和宴与,就在这里,以实际行动号召大家,在提升自己思想认识和道德觉悟的同时,也要遵守校纪校规,时时批评和教育自己。”

    这是在给宴与一个下台的机会。

    宴与闷笑,这厮打官腔还有点用,他凑到宋谙话筒面前随口补了一句:“是的,请同学们引以为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宴哥也挺牛逼的!”台下顿时纷纷鼓掌附带哈哈哈,杨主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停在原地,面色尴尬。

    宴与还是个没正形的吊儿郎当的样子,领子也没收拾齐整,微微翘起,更衬得少年气十足。和沉稳的宋谙站在一块,个头差不了多少,一动一静,风格迥异,却颇为养眼。更何况这又是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个人,话题度从来不缺。头一次见两人走这么近,今天这场升旗仪式,值了!

    这时候主持流程的女同学见大家都鼓掌,杨主任还愣在原地,就继续自己的职责:“升旗仪式到此结束,请各班有序离场。”

    于是这场即兴表演完美落幕。

    ·

    接着,宋哥和宴哥就被杨主任拎到了德育处。虽然最后圆回来了,但之前宴与存心找茬,杨主任回过味来,该罚还是得罚!

    不过宴与之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本来他就不放在心上,这下宋谙掺了一脚,情况更是要比想象的好了很多。两个人被叫到办公室,班主任老白也赶过来,苦口婆心开始教育。

    虽然宴与平时是搞事多了点,但也没这么当众闹出格过,而且他各种违规违纪,但成绩是实打实的好。同一级的第三名往后都总是易位,但第一第二雷打不动的一直是宋谙和宴与,所以年级里一直对他们抱了很大的期望。

    “你说说你,好好做个检讨就完事了,闹什么幺蛾子?”老白在办公室里转了又转,恨铁不成钢看着宴与。她又踱了两步,对宋谙说:“还有你!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夸你聪明。”

    宴与不嫌事大,来了一句:“你夸他呗。”

    “你给我闭嘴。”老白没好气地说,继续语重心长跟宋谙说道,“圆场就圆场,说那些乱七八糟都干什么?秀你的文采还是口才啊。”

    宋谙:“我能秀一下我的临场反应不?”

    宴与在一旁竖起大拇指,兄弟,强。这仇恨值替他拉的满满的,是个好t。

    杨主任在一边看着,都气笑了:“你这两个学生还挺猖狂的。”

    老白脸都绿了,转头问杨主任:“有扫把吗?我想打一顿。”

    见老师是真的生气了,宋谙忙拉住她:“别老师,你体罚我们自己还要担责不是?这次都是我的错。”

    他开始认错,老师神色就松快了许多。宴与也跟着一起道歉:“老师,都是我的错,我下次不会犯了。”

    “你还想有下次?”老白竖了眉,“说吧,发生什么事了,你俩这么不对劲。”

    宋谙没说话,让宴与自己选择。

    宴与去饮水机前倒了杯水,润了润嗓子,才说:“老师,我生病了。”

    杨主任:“你活蹦乱跳的生什么病?”

    宴与低垂着眼帘,叹了口气,再缓缓开口。

    “老师,我秃顶了。”

    宋谙又没忍住笑了出来,心想自己以前怎么没认清这个活宝。

    白老师又横眉竖眼,杨主任也觉得自己被耍了:“白老师,别多说,我去拿扫把。”

    “等一下老师。”宴与个子算高,头顶那一小块蓝不容易被发现。他走近老白,把头低了:“老师你看,是不是?”

    浅栗色的发根变得蓝幽幽的,不走这么近看不出来。老白懵了:“怎么回事?你不都十八了吗?”

    杨主任也没想到事情是这样,气也都消了:“宴与,你怎么分化成人鱼了??”

    宴与因为来的晚,没有时间回班,书包就一直放在身后。他拉开拉链,拿出诊断书:“这周末突然分化的,你们看。”

    他本来就打算把这事直接给老师讲的,毕竟一些课程上人鱼和普通人会有区别。而且除了外貌的变化,国家系统也已经给他录入了,这事根本瞒不住。

    他就是,心里憋得慌,想闹点事。

    老白知道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平时没心没肺的,但心里面容易藏事。她把诊断书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叹了口气看向杨主任。杨主任知道事情是这样,最后摆了摆手:“算了,也没闹出多大事,这次我就先不追究了。”

    宴与嬉皮笑脸:“谢谢老师原谅。”

    白老师皱了皱眉,拍了下他的肩膀:“既然杨老师这么说了,我就不多要求什么了。检讨回去该写完写完交过来。报告我先收着了,回头去任课老师那里调一下档案,你们先回去上课吧。”

    他俩齐齐道别:“好的老师。”

    ·

    宴与和宋谙一前一后出了德育处。第一节课还没下,这时候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朗朗的读书声。

    宴与走得很慢,宋谙也就这么跟着他,突然来了句:“走,出去溜一圈?”

    宴与有些意外,刚点头:“行啊。”就见身后哒哒哒出来个身影,是老白:“溜什么溜!回班!”

    啧。

    这下他和宴与两人被一齐押送回班。班里数学老师还在上课,复习函数,见老白把他俩带过来,就让他们赶快回到座位上。

    自然又是引发一阵窃窃私语。

    “他俩真的一起去德育处啊。”

    “之前不是连话都不说一句吗,这么同甘共苦?”

    “过了个周末我怎么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数学老师听着班级里细细碎碎的声音,额角抽动,拍了拍讲台,怒吼一声:“安静!!!”

    顿时鸦雀无声。

    完了,差点忘了这老师脾气不太好。

    为了公平听课,高二一班的座位不固定。一周往前轮一排,两周小组往右换一组。而宴与现在的位置是正是班级靠窗的角落,绝佳咸鱼躺尸处,正巧和宋谙轮了个天南海北对角线。

    虽然明面上安静了,但大家私底下小动作是不会少的。张辰阳都还没跟自己这发小兼同桌搭上话呢,前桌刘昭就扔了个纸团过来。宴与打开,上面狗爬似的两个字和一堆标点符号。

    【宋谙???!!!】

    草,怎么解释。

    旁边张辰阳偷偷摸摸过来说了一句:“我给他们讲你和宋谙为了江晚晚打架然后和好了。”

    这倒是个理由,宴与虎摸发小狗头,按着他说的回了刘昭。

    这八卦精还得寸进尺:“你不拆拆早上那学妹送的礼物?”

    “不拆,中午有空还得还给人家呢,对了,你知道她哪班的不?”宴与低头从书包里掏出课本。

    “我说你怎么突然间转性了呢,论坛早就扒出来了,我发给你啊。”张辰阳啧了一声,继续划水玩手机。

    比不得二狗哥,他是真的学不进去。

    宴与没个清净,宋谙坐在靠门最前排,也难免受到骚扰。

    就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莫衡宇只好偷偷递纸条:【老宋,你咋回事?】

    宋谙想了想,提笔回道:【交了个新朋友。】

    莫衡宇飞快写:【你??和他??】

    宋谙点了点头。

    莫衡宇:【不会真是张辰阳说的那样吧??】

    宋谙不知道张辰阳说了什么,但奇迹般接上了线,顺水推舟:【嗯是。】

    除了他们两处,还有许多学生传纸条或者是偷偷拿手机,数学老师终于忍不住了,刷刷刷在黑板上写了十道题,一道赛一道的难。

    他写完之后,转过身,笑得很黑心,开始宣判。

    “不做完,不许下课。”

    这个时候离下课还有十分钟,那一天,所有学生都回想起了被数学支配的恐惧。